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深夜书屋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怒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内的中央空调并没有人去动它,但屋子里的温度,却真的降低了太多太多,屋外屋内因过大的温度差,导致玻璃上都挂上了水珠。

  在这个时候,没人敢去开玩笑,哪怕是安律师和老道,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去做什么活跃气氛的事儿。

  毕竟,在场的大家心里也都清楚;

  褪去咸鱼的外表,褪去平时喜欢躺在沙发上晒太Y的画风,褪去一切的一切的外衣,

  眼前这位自家的老板,

  可是杀过阎王的人啊!

  J年了,风风雨雨地过来,经历了多少大风大L,哪怕是当初在Y间最为棘手和恐怖的许清朗的师傅,可都没能杀掉的一个人啊!

  结果,

  这一下子,

  就死了俩。

  宛若夏日的雨,说来就来,不给人任何的反应时间。

  周泽辛辛苦苦地往家里搬东西,不惜一次次地被赢勾嘲讽,继续我行我素地坚持着,所喜欢的,不就是这种“满足感“么?

  自己都舍不得丢的东西,自己收藏的东西,

  凭什么要别人来替自己去销毁?

  周泽目光微凝,似有一些不满,抬头看向安律师,

  道:

  “结果呢?”

  安律师抿了抿嘴唇,缓过神来,马上道:

  “所获得的讯息很有限,但大概知道了对方的真实身份,对方姓吴,叫吴生,元代人,生前是当地起兵反抗暴元的领袖,后兵败被杀,当地百姓为了纪念他,曾给他立过生祠。

  栉风沐雨多年,成了一种类似于城隍却又游离在这T系之外的存在,后来因为不知名的变故,陷入了沉睡或者是封印。

  因为最近一年风向变了的原因,他的封印解除了,苏醒了过来。

  现在,

  他正在做的事就是让当初一直追随在自己身边的当年手下的亡魂,给自己去寻找香火,想要重塑法身。”

  安律师一口气把所问到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听完了这些话,

  周泽点点头,

  道:

  “看起来,也是个英雄人物。”

  虽然名字没在历史上有明确的记载,可能当初的反抗起义也很快被扑灭了,大概距离之后的陈友谅他们早了一代吧;

  但能被当地百姓建立生祠,足以证明在当地区域的声望。

  “哦,对了,还有一点就是,那些手下亡魂被他羁绊在身边很多很多年,早就和他共生一T了,所以那些分身被灭掉之后,也会导致他本人的虚弱和亏空。

  所以,我认为月牙和郑强的死,大概率应该是…………”

  小男娃点头附和安律师道:

  “是的,这类的存在,他们不方便对普通百姓出手的,因为这会坏了他之前累积下来的功德,等于是自毁根基,但,月牙和郑强他们,不是人。”

  “明白了。”

  周泽站起身,

  向包厢走去。

  安律师和小男娃也主动地跟在周泽身后又来到了包厢门口,其他人则是在更外围看着。

  推开包厢的门,

  那个nv人坐在椅子上,神智有些迷茫。

  被精神力强行撬开了心理防线,获取了内心深处的秘密,本人不付出点伤害,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完全主动地自己敞开心扉,但这就更不可能了。

  “老板,你还有什么想问的,我来问她。”

  安律师伸手指了指那个nv人。

  周泽摇摇头,

  主动走到了nv人身边。

  安律师和小男娃看着周泽,不清楚

  周泽要做什么。

  “嗡!”

  左手食指的指甲长了出来,

  很长很长,

  泛着黑Se的光泽。

  而后,

  没有任何的预兆,

  也没有丝毫地铺垫,

  周泽手指向下,

  锋锐尖长的指甲直接洞穿了nv人的后脑勺。

  nv人身T随之一颤,

  在僵尸煞气的疯狂侵入之下,

  其R身和灵魂开始被疯狂地腐蚀,

  在场的众人在冥冥之中,都听到了nv人来自灵魂深处的凄厉惨叫。

  “噗哧!”

  周泽手指一转,

  惨叫声戛然而止,

  一缕黑烟自伤口位置升腾而起。

  周泽chou出了指甲,弯下腰,从地上散落的塑料盒里chou出了J张面巾纸,轻轻地擦拭自己的指甲。

  “老板,额,这是?”

  安律师有些不明所以。

  周泽抬头,看向安律师,反问道:

  “不是说他是因为损失了J具分身后,不得不开始进补的么?

  那就让他再亏空一点。”

  “哦,是,老板英明,这样我们就能趁他病,要…………”

  周泽没等安律师马P拍完就直接打断道:

  “不要把月牙和郑强出事的事告诉刘楚宇,他之前因为要处理常州歌剧院闹鬼的事耽搁了半天,就让他按照原定计划来通城吧。”

  说着说着,

  周泽看向了老张,

  道:

  “用手机定位他的位置。”

  这不是商量,这是命令。

  “哦…………好。”老张点了头。

  周泽看了看时间,

  道:

  “我去洗个手,一刻钟后,我们出发。”

  说完,

  周泽就一个人走入了卫生间。

  待得卫生间的门被从里面关闭后,

  小男娃咬了咬嘴唇,而他身边的安律师则是长舒一口气。

  “呵呵,刚刚,压力真的有点大。”小男娃有些讪讪地说道。

  刚刚那一幕,和他所了解的周泽,完全不同,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习惯就好。”安律师说道。

  “你习惯了?”小男娃反问道。

  安律师摇摇头,“我正在强迫自己习惯。”

  小男娃“呵呵”笑了两声,道:“你是安不起,没你习惯不了的上司。”

  安律师则是伸手揉了揉脸,

  很认真地道:

  “所以,我忽然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犯J。”

  小男娃愣了一下,疑H道:“怎么说?”

  “我以前居然隔三差五地去劝老板努力奋发起来。”

  T了T嘴唇,

  安律师深吸一口气,继续道:

  “其实,还是以前的老板更可ai一些。”

  “不过,看见他这么生气,我还挺感动的,对手下这么看重的上司,现在也不多见了。”道。

  安律师撇撇嘴,

  道:

  “那得看你是把自己代入到已经死去的月牙和郑强身上,还是代入到刘楚宇身上了。”

  ………………

  “这碗大,千万别虚荣心作祟,真心话,这大碗宽面也很贵…………”

  刘楚宇一边开着车一边跟着车载音乐哼唱着。

  H昏天,天空提早Y沉了下来,风也在变大,这是要下雨的样子,S润的凉爽已经先一步抵达,在这种感觉下,开着车,唱着歌,飚在高速路上,确实是一种享受。

  手,

  放在车窗外,

  微微弯曲,做拿捏状,

  感受着风力所带来的美妙触感,再通过自己脚下的油门进行微调。

  圆润,

  饱满,

  呼……

  真是令人羡慕又嫉妒的弧度。

  刘楚宇抿了抿嘴唇,透过反光镜看了看自己的脸,昨晚忙了一宿,事情了结后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往通城方向赶。

  啧啧啧,

  熬夜,确实是美好P肤的天敌。

  等到了通城见到头儿后,得好好调理一下自己了。

  书店的那位姓许的厨娘,对P肤保养应该是很有心得,自己这下子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向人家取取经了,总不能每次见面都被对方盖下了风头。

  嗯哼,对了,让月牙帮自己针灸一下,别的地方的针灸推拿馆都不靠谱,靠谱的水平也不咋地,还是月牙的技术好,一套针扎下来,舒F,惬意。

  刘楚宇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哈欠,他们仨外地鬼差其实都已经事先沟通好了,这以后,也就不回各自驻地了,还是留在通城更好一些,这边的发展前景也更大。

  “呵呵,以后大家就都住一起了,还真的跟搞传销一样。”

  毕竟,在外人看来,一堆人靠着一家只是不停地在赔本的书店生活,显然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情。

  车子,驶入了前面的F务站,刘楚宇下了车,进了卫生间。

  过了会儿,他一边拿着纸巾擦拭着自己的手一边走了出来。

  然后,

  他停下了脚步,没再动了。

  先前开进来时倒是不觉得什么,只以为是这天儿快下雨了,所以F务站的外面没什么人,但等他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时也没看见人后,

  他清楚,

  自己遇到事儿了。

  若是真的能人烟稀少到这种地步,那这F务站估计早就被撤了。

  好在,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鬼差,用不了J天,可能还会成为信任的捕头。

  寻常人遇到可能会被吓得大喊大叫的场景,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只能算是家常便饭的日常。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一滩烂泥开始在他面前出现,且不断地冒着气泡。

  刘楚宇后退了J步,左手掐印,右手则摸出了一枚护心镜,目光,则是死死地盯着前方刚出现的烂泥。

  然而,

  一道举着匕首的黑Se身影,却在悄无声息间出现在了刘楚宇的身后。

  像是切豆腐一样,

  匕首刺了出去,

  光滑,

  细腻,

  直接洞穿了刘楚宇的X膛。

  刘楚宇当即张大了嘴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觉得自己X口那里靠近心脏的地方,是那么的冰凉。

  “咕嘟咕嘟…………”

  这是下方烂泥潭沸腾的声音,

  同时刘楚宇X口位置的鲜血不断涌出的声响,

  哪怕在此时,

  刘楚宇依旧不敢相信,

  自己,

  就要这样子地面临结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