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梦境指南 > 213、灰脑病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百万倍级别的电子显微镜下,可以看到一颗颗灰白色半透明的豆子一样的东西整齐地连在一起,组成一条珍珠项链一样的条状物,每两条项链拧成一根白色的麻花,一根根麻花并排放在一起,像一块用久了的老麻布。

    梅以求穿着白色的大褂,叼着烟斗,站在大屏幕前,看着病毒样本分析图片。他的头发乱蓬蓬地炸开来,好像大脑能量正不断地往外辐射。

    青木和梅子青则像个等着老师上课小学生一样坐在下面。

    “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病毒,也许现在说病毒还不是很准确,因为它同时具有病毒和类病毒微生物的某些特征,只是和病毒更接近一些,我暂时就以病毒称呼它,并给它取了个名字——灰脑病毒。”

    梅以求终于开口说话了,墙上的幻灯片图片不停地变换着。

    “你们来看。”大屏幕上的图片被定格并放大,可以清楚地看见局部单颗豆状颗粒,“这是病毒粒子。”

    然后图片被还原成麻布样,并被移到了右边,左边出现一团排列混乱的灰白色半透明豆子,和原先那张图形成对比。

    梅以求指着图片说:“左边是脑膜炎奈瑟氏菌,右边是灰脑病毒。不考虑它们的排列,仅看病毒粒子的形状,两种病毒非常相似,只不过大小差了很多。脑膜炎奈瑟氏菌的直径大约有0.6微米,比灰脑病毒整整大了五十倍。”

    “在此之前,世界上最小的病毒是在英国国家实验室里合成的一种人工病毒,因为抛弃了构成病毒外壳的那些又大又复杂的蛋白质,而是设计了非常短的蛋白质片段,所以病毒的直径只有12纳米。但是你们现在看到的这种灰脑病毒,它的平均直径不到10纳米,最小的只有7个纳米。”

    “医院没有这种病毒样本,不可能把它筛查出来,而普通的实验室很难把这么小的病毒体从已经损坏的脑灰质细胞中分离出来。如果不是有人给了我足够的提示,我想很可能我也不会发现它,没人会想到有一种这么小的病毒存在,而且它还会装死。”

    “装死?”

    “没错。它侵害我们的大脑皮层,使得脑细胞逐渐坏死,由于病毒按照铰链整齐地排列,死亡后的脑细胞看起来就像风化的纤维一样。通常来说,病毒会大量繁殖,然后感染周边细胞,或者通过血液侵害身体其它组织,而已经死亡的脑细胞内的病毒因为失去了生存环境也会跟着死亡。但是这种病毒比较特别,它的侵害目标似乎非常明确,它只感染大脑皮层,甚至是特定的一个区域,而不会进入血管和脑脊液。那些已经死亡的脑细胞上的病毒体看起来也已经死了,但分离出来以后,它们却重新表现出了活性,这表明它们并不是一种单纯的病毒体,它们具有类病毒体微生物的特征。”

    “这就是夏老爷子和姚阿姨脑子里病变的原因?”

    “是的。加上霍普金斯医学中心对莱斯特先生的取样检查和威廉·沃尔夫提供的在芝加哥彼得实验室里做的脑细胞样本检测,已经有四个样本证据,可以非常肯定这种病毒体的存在就是引起他们脑部病变的主因了,只是目前对它的研究还处于很初步的阶段,要想在短期内治愈这个病的希望极其渺茫。”

    青木问道:“那么病毒和入侵的寄生意识到底有没有关系?”

    梅以求说:“暂时没有办法证明,理论上来说,它们之间不存在直接关系。”

    梅子青插嘴道:“但是目前每个感染病毒的都恰好遭到了意识入侵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

    “这正是令人疑惑的地方,我们的研究也因此陷入了困境。”梅以求吸了口烟,烟雾喷出来从投影仪的光线里飘过,在墙上的幻灯片里投射出一片不停变换的黑影。

    “无论是莱斯特先生的分析,还是我们最近做的研究,都可以确定入侵者是一种纯意识体,他们的目的是找到一个合适的宿主来寄生。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的入侵是意识层面的,和物质本身没有关系。而病毒体再小,也是物质组成的,并且病毒的结构和基因组成都符合我们这个世界的生物秩序,不太可能是外太空带过来的。”

    “何况,他们入侵人类的意识是为了占领我们的大脑,而这种病毒却是会破坏大脑的,这和他们的目的相矛盾啊!”

    梅子青说:“那有没有可能是人类大脑遭遇入侵后的一种自抵抗行为所产生的类似排异反应的后果,就像如炎症和发烧一样?”

    梅以求点点头说:“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前提是我们的身体能够识别自己的意识,那又是另一个研究领域了。如果真是这样,那灰脑病毒要么像某些细菌那样早就潜伏在人类体内,要么像生物酶一样可以由细胞在某种特定情形下主动生成,但我们的多项实验结果表明,这两种可能都不存在。”

    青木问道:“病毒如果不控制的话,最终后果会是什么?”

    梅以求说:“理论上说,应该是植物人。因为病毒只感染特定的大脑皮层,影响神经中枢,而不会破坏脑干。”

    “植物人?大脑?植物人的大脑……”青木似乎想起了什么。

    梅子青突然问道:“教授,您刚才说是有人提醒了你才让你发现了这种病毒?”

    梅以求说:“是的,有人给我发了一封超密邮件,提示可能有一种未曾发现的定向寄生病毒存在,并说如果我找到它的话,会给我提供更多的材料,以研究这种病毒的来源和特性。”

    “那么说,他知道的比我们多?”梅子青有点好奇是谁,“那他为什么自己不研究,而是通过您来做这个研究呢?”

    “这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梅以求耸着肩说。

    “会不会是个陷阱?”梅子青警惕地提醒道。

    “就算是个陷阱,我们也只能跳进去。我已经把这里的进展通过邮件告诉他了,昨晚收到他的回复说后面的资料必须当面提交,所以约定今天在我的实验室见面。”梅以求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如果他是个守时的人的话,现在应该快到了。”

    他的话刚说完没一会儿,就响起了“有客来访”的智能AI提示,墙上的大屏幕上出现实验室大门口的场景,一个容貌气质极为出众的女子,牵着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的手,正看着门禁摄像头朝他们微笑。

    “啊,我认得她!”梅子青惊讶地叫起来,“她曾经来找过教授,但是教授您当时正把自己关起来谁也不见呢!”

    然而此时比梅子青更惊讶的是青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