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快穿:我只想种田 > 第64章 狗娃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姐弟的斗嘴实在让人脑仁疼,吵来吵去就那么几个来回到原地。

  警察叔叔受不了了,其中一个严肃叱骂:“什么矛盾不能和平解决!还带刀!对了,脸上跟手里都什么,都是血!坦白从宽,你是不是.....”

  众人目光都往秦鱼伸手瞟了下,不见血啊,倒是看见大腿雪白雪白的。

  奚景瞥了众人一眼,侧了个角度挡住秦鱼。

  秦苟表情狰狞:“什么玩意啊!我脸上这是颜料!”

  警察叔叔:“你当我傻?那你手上也是颜料?那明明是血!我劝你马上坦白从宽,老实交代!”

  秦苟急躁了,大骂:“这是我自己的血!”

  咦?你自己的血?

  警察叔叔依旧不信,系主任此时也声色严肃:“秦苟,你要老实交代....你刚刚提着刀追你姐姐,浑身是血,脸色那么狰狞,难道是因为砍了自己?”

  秦苟瞪他:“废话,你手被切出一大口子不疼?不狰狞?”

  特么还真有道理啊!

  秦鱼:“你没事砍自己手干嘛?”

  秦苟:“不都是被你吓的!我正在暗房做事,你忽然进来喊我,把我吓到了,我紧张下就把手切到了,好不容易整理好出来,结果看到你跟见鬼一样看到我就跑,我能不气,能不追?”

  秦鱼:“......”

  听起来竟都是我的错?

  秦鱼眼力好,的确看到秦苟这厮手上有伤口,脸上颜料,手上有血,但他自己的脑子忽然跟倒了一瓶菊花凉茶似的,一下子清新透爽了。

  但猛然又想到那只断臂.......

  她的目光闪烁不定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关于那只手,要么是秦苟干得,要么不是他干的。

  如果是秦苟干的,那他的说辞就不重要了——是,手上的血是他的,可万一是他杀人分尸恰好她来了吓到了砍伤自己呢?

  追她可以自圆其说,但那只断臂才是关键。

  如果是秦苟放的,放那么明显?这不是作死么。

  如果不是他的,那是别人故意放在那里的。

  秦鱼思索了下,但忽想到黄金屋到现在还没传来任务提示——阻止秦苟作恶!

  如今这就需要抉择了,是选择怀疑秦苟并且揭发他,还是选择信任秦苟并且保护他不被诬陷?

  一秒钟考虑,秦鱼看向秦苟,“秦苟,你跟我来一下,我们聊点悄悄话。”

  秦苟瞪她,“信我?不怕我把你砍死啊!”

  奚景皱眉,冷冷盯着他。

  秦鱼微笑:“你手里的刀还是要扔的。”

  秦苟脸色又难看了,觉得秦鱼还是不信他,但一想秦鱼愿意跟他独处,好像也不是那么怀疑他。

  所以他答应了。

  奚景有些担心——作为差点就被这厮***的人,她很不喜欢他。

  “没事的,没有刀,他打不过我,虽然他有绝技之霹雳无敌超级霸王手刀!但我也有双龙出海亢龙有悔猴子偷桃!”

  秦苟:“......”

  奚景:“.....”

  厉害了我的秦大小姐。

  警察们是不太愿意让两人独处的,但他们从系主任口中也知道两人身份,知道这些家庭的孩子多少都有些隐秘,就让他们在自己等人看得见的地方私聊。

  但秦鱼还拉上了奚景。

  三人面对面,秦鱼先开口:“奚景,你们为什么过来?还找到警察。”

  她拉奚景过来就是为了确定为什么会有警察来。

  能拿到是幕后的人叫来的?

  “不是我找到警察,而是警察来找你。”

  找我?秦鱼一怔,但马上反应过来:“因为张瑶?”

  “对,张瑶失踪两天,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她的父母找不到他,在学校也纠缠了挺久,刚刚还叫来了警察,好像有人提到说看到你在学校,他爸妈知道了,就一定要求警察来找你询问....”

  秦鱼:“怀疑我啊?”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

  搞明白警察不是特地过来找秦苟的就行,那么就剩下....

  秦鱼转头看向一脸不耐的秦苟。

  “秦苟,我现在问你的每个问题你都必须给我老实回答,我不是在开玩笑。”

  顿了下,秦鱼还特地显露了几分姐姐对弟弟的语重心长。

  “你毕竟是我亲弟弟,亲妈死了,亲爹又娶了后妈,算起来,也就你我是一体的,我不希望你出事。”

  秦苟见多了秦鱼张扬霸道的样子,难得看她这么情深义重,“好吧好吧,搞得我好像杀人放火草菅人命一样,你问,我回答就行了!”

  他一副不耐的样子,但奚景却看得出这厮没有生气。

  她聪明绝顶,观察力也惊人,几次接触下来,倒也看出这两姐弟吵闹是有的,但从未动真格,这秦苟对秦鱼也不是表面上那么不喜欢.....

  然而秦鱼这般慎重,隐隐还有些慌乱,绝不像只是被秦苟提刀追杀那么简单。

  倒好像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让她心神不宁.....

  奚景揣度,却也问秦鱼自己是否需要回避。

  秦鱼本来想着秦苟没问题还好,如果有问题,这个隐秘没必要让奚景知道,免得秦苟将来黑化要杀人灭口,把奚景给害了,但她又想到从她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奚景就已经跟他们纠缠在了一起,命运仿佛也牵连了,所以避着她也未必是好事儿。

  “不用,你可信,我也希望你能帮我一下。”

  帮忙?奚景对这个说法很受用,因她已将秦鱼当做对自己有大恩的朋友,自然想出一份力。

  “好。”她答应了,秦鱼就问秦苟了。“你几点到雕塑室,待了多久?是不是离开过?老实回答!”

  秦苟不喜欢她这审问犯人一样的语气,但自己毕竟答应过,就耐着性子回答:“早上七点过来的,就没出去过。”

  “没出过哪里?暗房?还是整个雕塑室?”

  “都没出去过。”

  “你来雕塑室做什么?”

  秦苟的表情这才变了变,嘴硬:“这个我不能说!”

  秦鱼皱眉:“有什么不能说的,打飞机不成?你也打不了那么久啊!”

  靠!秦苟瞪眼,奚景也微红了脸,瞪了瞪秦鱼。

  “反正我不能说,你激我也没用!”

  这狗娃子!秦鱼试过从这家伙嘴里套问不出什么,时间也不多了,不能耗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