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修真小说 > 请不要打扰我修仙 > 第490章 好哥哥
  砰!

  卧室的大门在鼻子前关上。

  但李清月瓷娃娃般的脸蛋上却没有半点失落或生气,大大的眸子里神光流转。

  “小哥哥喜欢仙子呢……”

  晚上。

  李清月专程跑来和姐姐睡一块,半夜时轻声在她耳边说:“姐姐,姐夫说他喜欢黑丝。”

  “什么是黑丝?”李凛月一愣,她的衣饰长裙全是御用服装师一手包办的,从没听说过黑丝这种东西。

  李清月奶声奶气地说:“就是黑色的丝制长袜。”

  “你哪学的这么多怪话?”李凛月拍了一下妹妹的额头,“小小年纪不学好,尽搅些乌七八糟的东西,明天给我把《宫廷礼仪学》抄三遍。”

  李清月撅起小嘴,“姐姐真坏,不理你啦。”

  跳下床噔噔噔的跑回自己卧室里了。

  “这孩子……”李凛月叹了口气,但思绪转瞬被繁复的军务占领,这件小事很快被忘之脑后了。

  第二天。

  李凛月专程去视察食物后勤供应。

  她本身是没有这个差事的,公主是荣誉封号,不是职位,本身也不能认领别的职位。

  现在父亲连战连胜,她才有权力做这件事,否则元帅部里是必然有反对者诘难的,后勤官员也不会听从她的命令。

  她只能通过旁人来控制权力,李凛月非常想改变这个局面,而父亲的胜利就是转折的契机。

  林文混在一大堆追随者中神游物外。

  【小化身术】真的是个非常神奇的法术,这个法术的妙用远不是说明上那一行短短的文字能概括的。

  只要用得好,它是完全能当作底牌的,是他绝地盘翻,以弱胜强,跨阶杀敌,暴打黄毛拯救小师妹的杀手锏。

  一路上,各路追随者不断地疯狂献殷勤,卖力地展现自己,个个表现得如同火眼金睛,洞若观火,明察秋毫的神探一般,对各路军需官,管理员,后勤负责人横挑鼻子竖挑眼。

  只有林文一个人默默地一句话不说。

  李凛月满脑子都是复杂纠葛的线团,百万级军队的军需是非常非常繁琐的事务,光后勤的主要管理者就有二十多人,次主要的有两百多人。

  而各个库管的头就有上千人了,想要彻底厘清是非常困难的。

  追随者们和负责人们争吵不休,一些被迫前来的高级将领冷眼旁观,李凛月感觉到压力山大,大长老已经腾出手来确保了关键军需品的基本秩序,上层搞鬼已成为不可能。

  现在能搞事的就是下级官员。

  如果李凛月处理不好,她就没有理由再来插手军队事务。

  正烦恼间,她忽然想起林文还没说过话。

  为这位未来的丈夫吹吹风,竖立威信,也是必要的。

  想了想,李凛月选了一件已经明了的小事,唤道:“小文,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刷!

  追随者的目光齐齐集中在林文身上,嫉妒和冒酸水的不在少数。

  “啊?”林文从睡梦中惊醒,“发生什么事了?”

  这种态度立刻就引发了不满,但在座的都是聪明人,没有贸然跳出来展示自己的粗鄙。www.175book.com

  一人温和地说:“小文呐,公主殿下正在视察仓库后勤……”

  他事无巨细的把整个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刻意竖立自己形象的同时也在从侧面显示这个家伙的无能和惫懒。

  “哦。”林文终于听明白了,“要我清理渣滓了对吧,早说嘛。我等了好久了。”

  转身从一位追随者怀中掏出手枪,

  那人不满道:“你干什么?把枪还我?”

  林文置之不理,走上前去,看了那群主要负责人一眼。

  “嗯,你是黑的。”

  砰!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个主负责人满脸惊愕地倒在地上,似乎不敢相信他就这么死了。

  然而林文的动作并没有停止。

  “你也是黑的。”

  砰。

  “黑的。”

  砰。

  “黑一半。”

  砰,大腿中枪。

  “草,你都黑穿地心了。”

  砰!

  “四分之一黑,算了。”

  转瞬之间,林文毙了四分之一的人,打瘸了四分之一的人。

  他现在打手枪的技术极为高超,又快又准,毫不含糊。

  当众人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把前方的主负责人处理完了,正在向后方的次主负责人走去。

  “你在干什么?”

  “快!快拦住他!他疯了!”

  “卫兵!卫兵!”

  一位高级将领喝道:“李凛月,你的人在搞什么!”

  李凛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道:“林文,你干什么?快回来……”

  林文却忽然转身,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向她。

  “你……”

  砰!

  枪口喷出火焰,枪声响彻仓库,李凛月惊得后退了一步,却发现她没有中枪,而是她身后的一人中枪倒下了。

  “柏克!”

  高级将领唾沫横飞,暴喝道:“快,快拿下他!他是刺客,他是叛徒!他要刺杀公主殿下!”

  林文冷笑道:“张大你的狗眼看看,那人手持利刃,从后背接近公主想干什么?”

  李凛月猛地侧身,果然看见那人右手袖中藏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而且他的位置正在她背后。

  嘭!

  两名皇家禁卫撞破仓库天窗,跳进来护在李凛月身边。

  他们转身过来,面向众人,浑身上下冷光闪烁。

  从后方涌进来的卫兵都不敢再动,只围在外面,形成一个半包围圈。

  那高级将领脸色铁青,指着林文怒喝道:“你为什么滥杀无辜?”

  林文冷笑一声:“什么叫无辜?他们合谋刺杀公主,我岂不能杀?”

  “你凭什么说他们合谋?即便有嫌疑,也要经过元帅部的审核,谁给你的权力在这里杀人?”

  “我说合谋就合谋,我想杀人就杀人,你若不服,上前一步试试?”

  “你!”

  高级将领的脸从铁青转为铁红,怒骂道:“你太狂妄了!你知不知道你犯了死罪?我出去就能把你毙了!”

  “你毙。”

  “你以为我不敢?”

  他狠话不断,但始终没有上前一步。

  林文失望地转过身,这个人也是全黑的,但【身无彩凤】提示杀他有大量恶缘,应该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不过,如果他主动恶意致命攻击林文,林文可以反杀且不会有任何恶缘。

  但这家伙怂了,那就算了。

  砰!

  林文一枪又毙掉了一个次主负责人,那人刚刚松了口气的神情还残留在脸上没有消失。

  在场所有人都绷不住了。

  “你是不是疯了?”

  “快拦住他!他已经疯了!”

  “住手!”

  “卫兵卫兵!”

  “皇家禁卫,你们干什么吃的,快拦住他!”

  但皇家禁卫只拦在公主身前,冷冰冰的声音如同一把寒刃,“禁止任何人靠近殿下!否则视为刺杀者!”

  砰砰砰砰!

  枪声极快,林文狂打手枪,一旁的架子上全是弹夹,换了一个又一个,根本不用担心子弹不够用。

  卫兵们也不敢上前,将领高官们内讧,他们上去找死吗?

  次负责人们鬼哭狼嚎,四散奔逃,但都逃不过林文的手枪射击。

  他射得极快极准,次次正中靶心,躲在那里都不管用。

  枪声接连不断,呼喊声也是接连不断,厉声警告的,人身威胁的,好言劝告的都有,但林文置之不理。

  很快,就有更高级的将领冲了进来,这些人是认识林文的。

  “林郡长!放下枪,有话好好说。”

  林文答道:“稍等,我把他们杀完就来。”

  一人怒道:“林郡长!你搞清楚了,这里是军营,不是长山郡,你的节度权在这里不管用!你滥杀无辜,我们可以用军法处置你的!”

  林文笑道:“你可以查查这些死人,但凡有一个无辜的,我随你们处置。”

  说话间又有几人中枪躺地,次负责人像受惊的鸟兽一般向另一面挤去。

  仓库是个很大的房间,皇家禁卫护着公主在中部区域,入口处是追随者、将领和卫兵,另一面是货运用的大铁门,一般是不开打的。

  中间有一段是无遮掩的平地,敢往这边跑的人都已经中枪倒地。

  而入口这边又没人敢上去,只能看着他追杀那些军需官。

  一个更高级将领说到:“殿下,林郡长是您的人吧?请您下令让他住手。”

  李凛月犹豫了一下,知道她必须出声,否则对于整个皇派都非常不利。

  “小文,回来别杀了!让军事审判庭来审理他们。”

  林文随口答道:“杀完了再审理,死人不会说谎。”

  公主的追随者们一下子跳起来了:“你说什么?”

  “你竟然不听殿下的命令?”

  “还不快回来,不然就开除你的粉籍!”

  那将领似笑非笑地说:“看来公主殿下也没办法掌控属下嘛。”

  李凛月雪白的脸蛋上涌起一抹红晕,喝道:“回来!小文!”

  林文简短地答了一个字:“等!”

  枪声更快了。

  公主脸上涨得通红,追随者们更是骂声一片。

  高级将领们见公主也约束不了,只能亲自上阵,但只换来了一连串的枪声做为回答。

  这边的事情很快传到元帅部,几名元帅立刻作出反应,准备调兵包围仓库,但符文玉提出了个更加阴险的建议。

  他装作忧虑地说:“林郡长是强大实体集团的首领,是三权的拥有者,为了避免事情闹大,我们还是通知陛下来处理吧。”

  李龙兴此时正亲自在前线,帝国军自大胜以来,反推进教皇国领地,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才出发到前线坐阵。

  战线的拉长,导致后勤的供给尤为重要,这也是李凛月今天去检查的原因之一。

  李龙兴知道事情后,很快明白这是符文玉踢过来的皮球,立即答道:“让尚连山去制止林文,把一切交由大长老的调查团处理,林文等我本人回来处理。”

  很快,仓库里就迎来了一位更高军衔的将领。

  帝国元帅尚连山。

  尚连山赶到时,也不禁为现场的荒谬和林文的大胆而咂舌。

  他知道事不宜迟,深吸一口气,喊道:“林郡长,我是帝国元帅尚连山,立即放下枪回来,等待调查团处理,他们会给于公正的审判的。”

  此时林文基本把黑人杀干净了,只剩下个位数在和他躲迷藏。

  他听到尚连山的话,心想还得是得低调一点,别好心办坏了事,高声答道:“好,稍等。”

  一把掀开一叠军用背心,一枪毙掉藏在里面的全黑人。

  尚连山没想到林文连他的话也不听,急道:“林文,听我一句劝,放下枪回来吧,听老人言,不会吃亏的。”

  林文微微一笑。

  “我林文一生,从不听人劝告。”

  一脚踢飞医疗包,毙掉了最后一位全黑的人。

  “除非是对的。”

  林文补充了一句,扔掉枪,向他们走来。

  在他身后,是满地的尸体,无数瑟瑟发抖的人。

  鲜血在地面上蜿蜒而出,他踏着血,有恃无恐地走来,像地狱里归来的杀神。

  所有人都脸色煞白,高级将领们更是怒火和恐惧交织,尚连山神色复杂。

  只有李凛月看着林文,眼里神光流转,异彩涟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