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末日乐园 > 删除键都给我按得褪色成透明的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神奇了,我卡得一连吃了五个人头全家桶,居然这章快出来了,虽然较短……

  此时站在面前的旦力一行人,已经与半个小时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刚才那个弟弟呢?”旦力一边说,一边抬起一侧嘴唇,露出了左边半排牙。他的声音仍然温和可亲,然而皱巴巴的面容却仿佛被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疯狂林三酒也不知道自己之前怎么会没发现,他的瞳孔深处分明呈现出了一种令人心惊的颜色,好像是画家不小心泼的油墨,有的地方浓、有的地方淡,叫人不敢盯着他看久了。

  楼琴和林三酒都没有应声,仅用一个预备战斗的架势回应了他。

  “嘿嘿,”朱明春跟着一笑,木讷的表情立时消失了,眯起一只眼睛,声音里透着残忍的意味。“旦力大哥,他们肯定藏不远,让我去找那个小子吧?”

  一旁的黄晓霓马上瞥了他一眼,红艳艳的嘴唇一勾,又像是嘲讽、又像是不屑。

  旦力连眼珠也没转一下,仿佛面前的两个敌人不存在似的,当着她们的面,用一种谈论猎物的语气说道:“……可以,但是必须活着带回来至于别的条件,你是知道的。”

  楼琴的脸都气白了,不得不攥住了自己的裙子边,才稳住了两只发抖的拳头那边朱明春应了一声好,身子一动便向她们身后的方向冲去。一直盯着他的楼琴登时也动了,往他前进的方向踏上几步,脚下一跃,一记脖子以下不能描写便朝朱明春袭了过去。

  “后背都空出来了呢!”靴子跟“磕磕哒哒”的声音几乎是同一时间扑了上来,黄晓霓尖声一笑,伸出一只染着红红指甲的手,挟着风抓向了楼琴的后背。

  她的身边可还有人呢一旁的林三酒岂会让她得手,侧身一步,伸长了手臂便朝黄晓霓横扫过去,胸前肌肉一拉开,登时露出了底下的森森白骨。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黄晓霓明明看见了这一下冲着自己咽喉而来的攻势,却仍不避不让,张开成五爪似的手依旧直直向楼琴背后落去林三酒还来不及疑惑,只听身后风声一动,她迅速收回手臂一低头,一个圆圆的球影擦着她后脑的骨头挥了过去,紧接一根绳影一抖,球就被旦力拉回了手里原来他的武器,是一根足有大腿那么粗的、挂着沉重金属球的铁链。

  楼琴显然也意识到了身后的危险,顾不得追击朱明春,身体向旁边一跃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直到这个时候朱明春才脚上一拌,哐地摔倒在地。

  第一次交手,基本上打了个和。

  摔倒在地的朱明春,似乎一心急着要去捉楼野,干脆在地上一滚便跳了起来,丝毫不恋战。楼琴还要再追上去,却已经失去了时机:黄晓霓和旦力都已经像阴魂似的纠缠了上来,她和林三酒一时都被拖住了,眼睁睁地看着朱明春消失在了身后那栋楼里。

  林三酒与身边的楼琴迅速交换了一个目光,索性也干脆不去管他了,沉下脸盯住了自己面前的对手。

  “噢?不去追吗?”旦力又一次掀起一边嘴角地笑了,温柔地说:“……看来你们对那个弟弟的藏身之处很有自信啊。”

  林三酒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丝毫没有听他废话的心情,心里一动,脚下便腾空而起,朝他飞身扑去意识体没有重量,移动起来的速度快得叫人措手不及,侏儒旦力头一次遇上这种对手,明明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眼前一花,猝不及防之下,林三酒投下的阴影却已覆盖住了他。

  接着他下巴处忽然传来一股巨力这股力量太大了,好像要把下巴给砸进脑壳里去一样,震得他一开始竟然什么都没感觉到,只是一片麻木:一直到旦力斜飞着摔了出去以后,这才发觉自己咬破了半边舌头、牙齿也碎了四五颗,鲜血混着剧痛在他的鼻腔、口腔里蔓延开来,一时连眼前的景物都模糊不清了。

  林三酒一息也没放松,纵身跃了过去在她的意识力扫描里,楼琴和黄晓霓也正战成了一团,暂时不需要她操心,眼下重要的是先把对面这个矮子解决掉。

  她刚才的那一拳,力量之大简直像是横冲过来的火车车头,换成击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可能此时连头都飞出去了;然而即使是被这么重的一拳砸中了,旦力却仅仅是受了些伤,林三酒刚一向他冲去,他已忙利落地跳了起来,坠着金属球的锁链再一次袭了过来。

  实事求是地说,他的攻击十分凌厉。

  金属球本身的重量,已经相当可观;加上锁链挥舞时的离心力,呼呼的风声几乎能将人掀倒在地林三酒朝空中一跳,顿时浮在了半空,直径足有五六米的金属球“轰”地一声砸进了地面,在震动中飘起了大量烟尘。

  旦力看看她,又看看被地面卡住的金属球,表情不由有点傻。

  虽然之前在楼上见过几人飞行在空中的样子,但是他一直以为那是什么飞行装置旦力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奇怪的鲜红肌肉体居然能够说飞就飞起来,灵活得跟个堕落种一样。

  说它是阴灵吧,可又不像,被它一拳砸在下巴上时那种真切、沉重的触感,比真人还凶狠。

  ……修炼意识力到现在,林三酒才真正地在对战中体会到了意识体的好处。不夸张地说,简直像是作弊器当她最开始还只是一个大脑的时候,意识力轻飘飘的发虚,整个身体也像是一缕烟雾似的,甚至楼琴都摸不到她;然而在一段时间的进境之后,意识体凝实地犹如实物、力道猛了近十倍不说,之前的一些阴灵般的特质也保留了下来

  比如说,当旦力突然冲着她捏碎了一个鸡蛋模样的东西时,林三酒忽然感觉到肩膀一沉,仿佛无数山岳压在了她的身上似的换成另一个进化者,要想不被压成肉泥,只能靠自己的肉体力量苦苦支撑,同时还得提防着旦力的偷袭;然而林三酒完全没有这个担忧。

  她一松劲儿,登时便被那无形重力压成了扁扁一片,然而还不等旦力露出一点笑模样来,她已经又从那隐形山峦下挤了出来那无形重力的目的就是要把人压扁,既然她顺势成了薄薄一片,自然也就没有再受力的余地了;林三酒刚一钻出来,身体啪地一声就恢复了原状,丝毫未损。

  那个在十二界里价格惊人、叫做“泰山压顶”的鸡蛋状特殊物品,就这么白白浪费了。

  旦力心疼得半边脸都抽了一下,忽然目光一转。

  正当林三酒疑惑他怎么还不拿出自己的进阶能力时,只见侏儒突然转头就跑,竟连武器也扔在地上不要了,像是吓破了胆似的,一头就钻回了银行大楼里。

  “演技真差,”林三酒咕哝了一句,嘱咐意老师替自己盯住了意识力扫描以后,一个加速也追了上去。“一看就知道这狗人有别的计划嘛。”

  不过不管是什么,她都不怕事实上,林三酒简直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旦力黔驴技穷后绝望的脸了。

  当意识体刚刚撞开大门,冲进了一楼大厅的时候,整栋楼的灯光不知怎么,突然啪地一下全灭了,黑暗登时吞噬了眼前所能见到的一切,连意识力扫描也受到了影响,过了好几秒钟,景物的大致轮廓才渐渐又一次出现在扫描画面里。

  周围一片寂静,好半天也没有一点异动。然而林三酒却清楚地意识到,侏儒旦力的能力发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