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修真小说 > 沧神诀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家团聚
  翌日,按照计划,赵成安今日陪同萧苏夫妇一起,前往寻找萧忆瑶……

  昨晚的事情虽有“惦记”,但赵成安的性格大大咧咧,并没有因为那件事愁眉不展,反而一副神情气爽的样子。而萧天的性格也差不多,昨天训斥了赵成安一顿,今天心态又重归于好,一路上时不时和赵成安打起嘴舌玩笑,在外人看来活像一对年轻耍宝的父子。

  不过讲了一段话,赵成安也觉得无趣,萧苏夫妇在前面带路,自己一个人就慢慢悠悠跟在后面,时不时观望着街道四周,仿佛闲来游逛一般,暂时不把任何烦恼放在心上。

  约莫几刻,三人来到了萧家山庄的休息所,寻找秘遗期间,萧家的子弟就在这里歇脚。同样出生萧家的萧天,对门下弟子还算面熟,随便打了一个招呼,便推门走进了室院里面……

  “早上好啊——”萧天还是一如既往,面对这些门下的后生,热情招呼道。

  “诶,是萧前辈——”“萧前辈来了……”“萧前辈早……”室院里,一个个小鬼头望见萧天前辈,纷纷鞠躬行礼道。

  “哟,萧博大哥管教得不错嘛,一个个这么有礼貌……”苏佳望着眼前的众人,笑应一句,随后调侃说道,“反观我们家忆瑶,一天到晚跟个疯丫头似的,管都管不住……”

  “哼,谁要是能管住她,那真是上辈子积的德……”赵成安在后面听了,忍不住小声嘟囔一句。

  “你们大师兄萧震羽呢?”萧天环顾四周,没有发现领队的弟子,遂不禁问道。

  “大师兄一早出去买东西了,他说中午才回来……”一旁的弟子解释说道,“萧前辈,您找大师兄有什么事吗?”

  “哦,没事,只是随便问问……”萧天摆头继续道,“对了,忆瑶人呢?”

  “额,小师妹她……”旁边的弟子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在一旁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八成又在使唤她的那些同门师兄,指东摸西吧……”苏佳在一旁调侃道,“送她去萧家山庄还不到一个月,萧博大哥就给我回信,说忆瑶那丫头,把整个山庄搅了个天翻地覆,谁见到她都管她叫‘大姐’,为此萧博大哥还训了她不止好几回……”

  “呵呵,猜到了……”赵成安继续在背后冷笑。

  “真是的,这丫头就没让我省过心……”萧天无奈拍了拍脑门,随后命令道,“忆瑶人呢,叫她出来——”

  “好……好……”面前的弟子颤颤巍巍,随后眼神示意后面的人,上二楼客房叫人……

  “小师妹,你爹娘来找你了——”弟子上楼后,一边敲门一边喊道。

  然而里面一点回应也没有,仿佛根本没有人在。

  “这个丫头,搞什么鬼?……”萧天抬头望着房门,凝眼一声。

  苏佳仿佛有什么主意,看准房门的空隙,楼下远距离一记追风派飞针,不偏不倚正中门楔,随着“咔嚓”一声断响,房门不径自开。

  “好……好厉害……”赵成安望着苏佳高超的暗器手段,不由惊诧道。www.175book.com

  萧家众弟子也是叹为观止,然而话回正题,萧家弟子打开门,果然不见萧忆瑶的人影。

  “小师妹不见了!——”楼上弟子大喊一声,表情不由惊异。

  萧天连忙上楼望去,却见屋子格窗早被打开,外面直通后院的屋檐,看样子是知道自己的爹娘要来,萧忆瑶提前一步逃跑了。

  “这个丫头……”萧天望此情景,不禁咬牙锤了锤拳。

  “八成是让你们打听我和阿天的下落,知道我们来了,所以提前通知她跑了对吧……”苏佳则仿佛猜到了什么,故意冲面前的一众弟子冷眼望道。

  “额……”“这个……”看样子是让苏佳给说中了,下面的弟子个个慌神,皆露出尴尬的笑脸。

  “哼,还真是一群舔狗啊,小瑶那个家伙,使唤自己的师兄师弟,简直把自己当公主了……”赵成安暗暗调侃一句,随后似乎有什么注意,趁着萧苏夫妇没有察觉,默默转身离开了室院……

  出门后,赵成安转头望了望,一个轻功飞至屋檐,大概俯视了房屋的整体轮廓,随后瞅准了萧忆瑶房间开窗的方位,胯紧跃步飞了过去。

  大概穿过两条街的距离,大早上街道上行人不多,赵成安沿途定睛望去,正好看见一个小女孩儿,正偷偷摸摸往无人的巷道奔跑。

  是萧忆瑶没错了——赵成安果然是萧忆瑶的“死党”,对她知根知底熟悉,一下子就能猜出逃跑的方位。

  “哼,平日里拽得不行,一见到自己爹娘就抱头鼠窜,今天我还非得让你出出丑不可……”赵成安似乎有什么鬼点子,独自暗笑一声,随后施展轻功,便往萧忆瑶逃跑的方向追去……

  而萧忆瑶这边,今天一早吩咐自己的师兄师弟打听到爹娘来了,遂吓得赶忙从住房窗户跑了出来。

  “切,真是的,好死不死,我老头老娘非得挑这个时候来……”萧忆瑶一边跑,一边暗自嘀咕道,“在开封城剑道大会的时候就管东管西的,现在出这么远的门,还得被他们叫唤,我才不回去呢……”

  说着,萧忆瑶一个转身拐到了巷道一角。然而自己跑得有些累了,想要歇息下找点水喝,才发觉自己走的匆忙,出门没有带钱,这下子可把自己苦恼了。

  “天啊,我今天真是倒了大霉,钱包也没带……”萧忆瑶抓头发泄道,“要是让我爹娘进我房间,没收我的零钱,那可就惨了……”

  就在萧忆瑶痛苦间,刚才转进来的巷道拐角,突然传来赵成安的声音……

  “哟,这不是易兄弟(易天寒)吗?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你,几日不见想我了是吗……”赵成安好像是路上偶遇了易天寒,不停在跟前寒暄道。

  “是易公子——”萧忆瑶听到易天寒的“消息”,好像有什么意动,不禁欣喜道,“嘻嘻,要不这几天陪着易公子,让他照顾我吃喝,好避避我老头老娘的风头……”

  一想到这儿,萧忆瑶啥也没顾忌地就从巷道现身,然而当她走出看见赵成安时,整个人顿时傻眼了——

  根本就没有什么易天寒,从头到尾,只不过是赵成安一个人在这里演独角戏……

  “哼,终于肯出来了……”赵成安见计划得手,故意在萧忆瑶面前显摆道。

  “奇怪,你刚才不是在跟易公子讲话吗,他人呢?”萧忆瑶还天真的以为是真的易天寒来了,不禁傻问道。

  “哪有什么‘易公子’,从头到尾就我一个人……”赵成安坏笑一声,大拇指指着自己胸口说道。

  “你骗我?——”萧忆瑶这才察觉到自己上当了,指手怒声道。

  “不这么骗你,你又怎么可能乖乖现身呢?”赵成安继续坏笑道,“想不到平日里反应机敏的你,一听到易天寒那个家伙,警觉力就变得这么差,怎么回事啊……”

  “你……你管我——”萧忆瑶愤斥一声,随后羞红着脸双手插间道,“一大早跑来这里,到底找我干嘛?”

  “明知故问……”赵成安扬嘴说道,“找你的当然是你爹娘,我只是顺便过来的……”

  “好啊,你居然恩将仇报——”萧忆瑶听到这里顿时来气,指着赵成安的鼻子说道,“昨天我帮你那么大的忙,今天你就反过来咬我一口是吧?”

  “哪里恩将仇报了?是萧伯伯苏阿姨他们自己要来的,我只是跟着他们一起……”赵成安顿时反驳道,“再说了,又不是拉你回去抽鞭子,你那么害怕干嘛?”

  “你不知道,要是被我爹娘抓住,回去准没好果子吃……”萧忆瑶立刻紧声道,“开封城剑道大会的时候,我可是足足被他们罚跪灵堂两天两夜,这次要被带回去,指不定还怎么对我呢……”

  “哼,那是你该,谁叫你比霜儿还惹事呢……”赵成安露出不屑的表情道,“反正要见你的是你爹娘,跟我没关系,要么乖乖跟我回去,要么自己等着挨板子……”

  “你——”萧忆瑶望着赵成安故意耍宝的眼神,想气也气不出来。

  “果然还是安安你了解忆瑶啊……”然而正说着,房顶上方传来萧天的声音——原来赵成安离开后,萧天也顺着逃跑的路线追了过来,正好赵成安在这里把萧忆瑶逮个正着,萧天飞使轻功几步,就找到了女儿的方位。

  “爹……爹……”见到了自己的父亲,萧忆瑶脸色的吓傻了,一时紧张地说不出话,两腿止不住地打颤……

  抓到了逃跑现行,回去自然没好果子吃,果不其然,把萧忆瑶带回室院后,萧苏夫妇二人,几乎是当着所有萧家弟子的面,把自己的女儿狠狠训斥了一顿。

  而赵成安则在一旁爽翻了,平时没少受萧忆瑶欺负,这次对方在自己等人面前出这么大的洋相,几乎可以算脸皮丢尽的社死现场了……

  “真是的,又背着我们偷偷行动,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娘有多担心你?——”萧天上来就直接“开骂”起来,“听说这段日子,峰泠镇众武林弟子争斗不停,又有五十年前的古墓派‘妖魔’出山,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该怎么办?!——”

  萧忆瑶不敢说话,但也没有做出过于羞愧的样子,反倒是不屑一顾地瞟向一边,眼皮子都快翘翻了——尤其是望向赵成安这边,自己被爹娘训斥,几乎都是他害的,萧忆瑶不禁冲对方投去“鄙视”的眼神。

  “咻——”赵成安则故意摆出一副嘲讽的面孔,还扬嘴吹起了口哨,其实望着萧忆瑶被痛骂训斥的画面,自己心里别提多爽了。

  萧天和苏佳夫妻两个轮流上阵,基本把自己女儿从头到脚嚷嚷了半个时辰。也许是骂累了,夫妻二人坐在一旁喝水休息,而下面的萧家弟子众人,则纷纷露出胆怯的目光……

  “我们回来了——”然而就在这时,早上出门买东西的萧震羽,带着一众师弟回到了这里,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幅“美如画”的场景,不禁疑问道,“萧前辈和苏前辈也来了……怎么了,忆瑶师妹又犯什么事了?”

  “要你多嘴……”萧忆瑶平时就看不惯萧震羽,瞥视一眼嘟囔道。

  “嗯?”萧天看着女儿死性不改的表情,故意瞪了一眼。

  “没什么,做女儿的犯了点错,被爹娘教训了……”赵成安则趁着机会,故意添油加醋道,“亲手斥责女儿,在所有弟子面前大义灭亲以儆效尤,萧伯伯和苏阿姨可真是无私啊……”

  “你这个臭瘪三,给我等着瞧……”萧忆瑶见着赵成安那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暗暗咬牙道。

  “姐姐也真是的,老给爹娘惹麻烦……”然而正在说话间,萧震羽身后,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竟直呼萧忆瑶为“姐姐”。

  “姐姐?”果然,赵成安听到这里,也不禁好奇瞥头望去。

  只见一素衣少年,风华正茂刚正俊朗,年龄比萧忆瑶偏小,执着入神的双眼,仿佛继承了萧天与苏佳的坚定和自信——没错,他就是萧忆瑶的亲弟弟,萧天与苏佳的小儿子萧子晗。

  “子晗,你怎么也在这里?”萧天见到了自己的儿子,不由惊异道。

  “这位公子是……”赵成安凑到萧震羽身边,不由轻声问道。

  “他是萧前辈家的小公子,也是忆瑶师妹的弟弟,叫萧子晗……”萧震羽在剑道大会上,与赵成安也有过一面之缘,遂有礼回答道,“剑道大会结束后,萧前辈和苏前辈特意把忆瑶师妹跟子晗师弟送至山庄,相当于同时初入师门……”

  “对哦,我想起来了,在开封城的时候,小瑶那家伙是说过,她跟慕姐姐和二妞一样,都有一个弟弟的……”赵成安不禁想起了之前在开封的事……

  “是姐姐带我来的……”萧子晗语气天真道,“姐姐说这里有好玩的,萧家山庄的师兄师弟都要来,又不放心我一个人留在山庄,所以也带着我一起来了……”

  “完了……”见自己弟弟说漏了嘴,萧忆瑶两眼一黑,知道自己又要被说教一通了。

  “喂,忆瑶,你为什么把子晗也带来这里了?”果然,萧天转头就训斥起萧忆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