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财神门徒 > 第二十四章 暴发户(求收藏、推荐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又到了周五,黑马大赛第一周的最后一天。除了林东所在的D组之外,其他各组战况焦灼,没到最后一刻,都无法轻言胜负。林东所推荐的恒瑞药业和国泰制药,因为连续几天的涨停,已将同组的选手甩开了一大截。也因为如此,公司暗地里已经有许多双眼睛在默默注视着他。

    除了美丽的副总温欣瑶之外,那些炒股票有一套的同事均将林东列入了重点关注名单。在元和证券的历史上,还没有人如林东这般闪耀,所推荐的股票竟然连续多天的涨停。

    周五的早上,除了林东自己之外,还有许多双眼睛也在盯着他所推荐的两只股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穿着大裤衩的林东倚靠在椅子上,正喝着一瓶冰镇的牛奶饮料。这一瓶七八块钱的饮料,林东是决计不舍得买的,但他一大早到了公司就发现有人放在了他的桌上,不用想,肯定是高倩干的。

    徐立仁噼噼啪啪按着鼠标,盯着屏幕的目光恶毒无比,他这几曰一直在跟踪林东,已经摸清了林东每天的去向,只是他还不知为何林东每天回到海安证券的散户大厅。

    九点半一到,恒瑞药业和国泰制药继续保持强劲的上扬态势,双双涨停!

    纪建明叹了口气,对坐在他旁边的高倩道:“林东这小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呐!”他这话是道出了公司许多同事的心里话,这次的黑马大赛,最闪耀的明星就属林东了。

    听了别人赞赏林东的话,高倩的心里自然是极高兴的,心花怒放,“老纪,你也挺厉害的。我看林东啊,他多半是行大运了。”

    徐立仁听了,立马附和:“对!高倩说得对,林东这小子真是走狗屎运了。”

    纪建明笑了笑,心想徐立仁这家伙情商也太低了,竟然听不出高倩话里的意思。

    这时,林东收拾好了东西,刚打算出门。 s1();

    “喂,你们谁是林东啊?”

    一个彪形大汉,挺着老大的将军肚,一脸的横肉,衣服上沾满了油渍,粗壮的手臂油光光的,拎着一个同样沾满油污的布包。

    全办公室的人的眼球都被这突然闯入的家伙吸引去了,林东站了起来,朝那人走去。

    “先生,您好,我就是林东,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噢,你就是林东啊,俺是那个老钱介绍来的,俺要开户啊,你看,俺钱都带来了。”说完,把手里拎着的布包往地上一放,拉开拉链,露出一摞摞百元大钞,据目测,不低于五十万元。

    “哇,好家伙!这回我是开了眼见了!”

    办公室里不少同事发出了惊呼声,自从元和证券成立以来,还没有一个拎着那么多现金上门开户的人。

    “娘的,整一个暴发户啊!”徐立仁感叹道,刚说完林东这小子走狗屎运了,立马就有人提着几十万现金来找他开户,这张嘴也太欠抽了。

    这个屠夫模样的暴发户提到了老钱,林东就明白了,应该是钱四海介绍过来的,不过上次电话里钱四海说的朋友不是要去转户的吗,难道不是同一个人?

    “先生贵姓啊?您是钱老板  的朋友吧,久仰了。”林东客套了一番。

    那家伙伸手握住了林东的手,林东只觉这人掌心油腻腻的,说不定真是个卖肉的屠夫。

    “俺姓屠,俺和老钱是一个菜场的。俺卖肉,他卖菜,他说跟你赚了很多钱,俺眼红了,所以就过来寻你了。”

    果然不出众人所料,这冒冒失失的家伙真是个卖肉的屠夫。林东瞧他模样,应该对股票一无所知。

    “屠先生,请问您之前有接触过股票吗?”

    老屠摇摇头,“俺听说过,前些年可火了,好多人炒股票赚发了。”

    “也就是您自己本身并没有接触过股票是吗?如果那样的话,我劝您做一些固定收益类的理财产品,因为炒股票风险很大,弄不好可能会血本无归。”

    办公室的同事听林东那么说,简直要抓狂了,哪有把送上门来的客户往外推的道理?林东这小子不会是哪根筋搭错了吧。

    一切向钱看,固然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更多的钱财。但这不是林东的理念。

    不违本心,方得始终。

    设身处地的为客户着想,用心将客户的利益最优化,把最合适的产品推荐给客户,这样才能俘获客户的心。 s1();

    从客户身上牟利,应当如割韭菜一般,割完一茬还有一茬,而不应该是拔苗。

    这就是林东的心得。

    老屠本身也没什么主意,听林东说有其他产品,立马就问道:“林经理啊,俺听你的,只要能让俺赚钱就行。”

    林东笑了笑,老屠虽然看上去一脸凶样,其实却是个极好相处的人,“一年百分之十的收益怎么样?”

    “一年百分之十,十万就赚一万,一百万就赚十万,不少啊……”老屠心里默算着。

    “这个产品风险其实不大,为期一年,它的担保方是市政斧,但是起点比较高,要一百万起。如果您买一百万,到期之后,您拿到的本金加利息应该是一百一十万元。”

    “嗯,好。我买三百万!”

    老屠话一出口,办公室内就掀起了一阵惊呼声。这个信托项目,每卖出一百万就有一万的奖励,林东一下子卖出三百万,那就是三万块的奖励啊!三万块,可是许多人半年的工资啊!怎能不让人红眼!

    林东领着老屠到了公司信托专员陈健那里,由陈健带着老屠去办各项手续。

    回到办公室,掌声雷动。

    林东压抑着激动的心情,面色沉静,坐在电脑前,喝了口水。这时,手机响了。

    “喂,小林啊,今天怎么没过来?”

    电话是老张头打来的,他们这群人已经把林东当成了主心骨,一见林东没来,心里空荡荡的,忍不住就打了电话过来。

    林东心情极好,笑道:“张大爷,上午有点事情,忙完了我就过去。”

    林东收拾好东西,高倩抢先一步出了门,等到他出了办公大楼,高倩的白色奥迪已经停在了门口,正等着他。

    &nb  sp;???“上车吧,我送你去海安。”高倩摇下车窗,带着墨镜,颇有点大姐大的味道。

    林东坐在副驾驶上,高倩一踩油门,奥迪咆哮奔了出去。

    “倩,我现在越看你越觉得你有点匪气。”

    听了这话,高倩不以为忤,反而笑道:“那是,你也不瞧瞧我是谁的女儿!”

    林东忽然想到了与高倩姓格截然相反的郁小夏,问道:“你的那个好姐妹姓‘郁’,不会是郁天龙郁四爷的女儿吧?”

    “小夏正是郁四爷的女儿,你脑瓜子不错啊。”

    林东愣住了,苏城道上两大佬的女儿他都认识了。

    “别忘了啊,这周曰中午,高五爷有请。”高倩提醒了一句。

    林东在离海安证券不远处下了车,拎着水杯晃悠悠朝散户大厅走去。高倩在车内目送他远去的背影,眼中满是爱意。

    刚进散户大厅,林东就被一群大爷大妈围住了,他扫了一眼,围着他的这群人都是昨天信了他的话买入股票的。

    “同志们,小林来了……” s1();

    林东一愣,问老张头道:“张大爷,这是咋回事呢?”

    老张头笑道:“小林,经我们几个早上商议,大伙儿决定凑份子请你吃顿饭,地点都订好了。”

    林东倒是没想到会有那么一出,摸头笑了笑,“各位长辈,不用那么客气吧?”

    “要的要的,咱们还等着以后继续跟着你赚钱哩。”

    众人七嘴八舌,林东招架不住,只好认了,他心里也因此突然萌生了一个主意。

    到了中午,一群人簇拥着林东,直奔老张头家里去了。林东本以为会是在饭店吃饭,没想到竟然是老张头家。老张头老伴死得早,儿女们都住在别处,空荡的一个大院子只有他一个人住。

    老张头住的地方挺像个四合院,白墙青瓦,墙外爬山虎长得正盛,爬满了半边墙壁。院子里搭了一个木架,丝瓜、葡萄等植物顺着木架生长,枝繁叶茂,遮下了一大片阴凉。

    “张大爷,您这地方真有点世外桃源的感觉。”

    林东赞叹一句,能在苏城的市区找到这样的一处宅院,的确不易。如今住宅商业化,许多人都住进了高大的公寓内,失去了亲近自然的机会。老张头这里却不一样,花鸟草木都有,就像林东老家的院子,微风吹来,草木的香气便荡漾了开来,吸入鼻中,令人神清气爽。

    “小林,你是不知道,老张退休之前是在园艺单位工作的,你看那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多漂亮啊,一般人哪会打理的那么好。”

    林东一眼望去,姹紫嫣红,五光十色,真是美不胜收。

    这时,一群大爷大妈择菜的择菜,淘米的淘米,杀鱼的杀鱼,忙活成了一片,倒是林东一人闲着无事,只能东看看西看看。

    老张头从外面沽了两瓶黄酒回来,招呼林东和他一起摆放桌椅板凳,就在木架下的阴凉处设席。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