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捡宝 > 0025 看出病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鼎租住在系马桩附近,因为毗邻古香斋的房子房租都比较贵,王鼎当时租房的时候特意往市中心以外靠了靠。

    骑电动车半个小时的车程到古香斋,对于王鼎来说,不算远。第二天从家里醒来,王鼎简单梳洗了一下,到楼下吃了点早餐,就匆匆忙忙往金龙家赶去。

    今天,王鼎是要和金龙一起去拜会那位收藏字画的老先生,王鼎当然不能迟到。

    虽然王鼎起得很早,但昨晚上,他可没有那么早的休息,从金龙家回来,王鼎先是拿着一本人体器官学的书籍看了半天,掌握了人体五脏六腑的器官分布,然后王鼎接着又拿出一本鉴赏字画的书钻研,就这么竟是看到合上了眼,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时间,王鼎觉得那夜深得,恐怕已经是凌晨以后。

    叮咚…

    赶到金龙家的时候,不过才早上八点钟。

    杨柳依依的小区,空气中都有甜甜的味道。

    王鼎按下门铃,却听见金龙在后边叫上了自己的名字。

    “王鼎,来这么早啊?”

    王鼎一回头,就看见金龙正扶着妈妈往回走,林荫小路把两人的微笑映得极其和谐。

    “是啊,今天不是去见老先生吗。所以不能迟到,怎么,陪着阿姨晨练了?” s1();

    “是哦。医生说早上尽量带着我妈出来走走,早上的空气清新,有利于我妈病情的恢复。”

    金龙一边说一边就看着母亲在笑,而金龙妈妈也很欣慰,有这样一个儿子,照顾他,不嫌弃她拖累,确实是种幸福。

    拍了金龙的肩膀一下,金母道,“金龙,你快去开门吧,别让小兄弟在外边等着了。她们估计还都在睡觉。”金龙母亲吩咐上金龙,金龙点点头,手也是从金妈妈手上慢慢移开。

    “那您小心。”

    “没事。”

    金龙这时去开门,金龙妈妈的身体平素时候完全是可以支撑自己站立的,但不知为何,腹下突地一阵尖疼,金龙妈妈的脸色陡然而变,下一秒她就感觉天旋地转起来。

    好像被千百只蚂蚁蛰上,那种蛰伏难忍的痛使得金母痛声吼出。

    “啊。”

    眉头一皱,金母脚步明显开始晃动,就看着她趔趄要倒,王鼎一个健步赶紧冲到了金母跟前,将其拖住。

    “阿姨,您怎么了?”

    “我...我疼。”

    “妈!”还没来得及把门打开的金龙一听到母亲叫疼的声音,转身,哄得一下直接也是飞了回来。

    “妈,你怎么了?”

    看着金母此时身体开始了抽搐,那颤抖的样子仿是病入膏肓。眼神还凄惨无比,金龙就紧张地要哭出来。

    “妈,你别吓我,你到底怎么了?咱们赶紧去医院。”

    金龙想背起母亲来,但是金母此时根本就不能动,微微一碰她,金母就感觉自己身体仿佛炸开了一般。  ;?“不…不要…碰我。疼…”

    “龙,别碰妈妈…”

    金母狰狞地说出几个字,嘴巴激烈的扭动,金龙一下子眼中就泛出了泪花。深深点着头,金龙答应着,“好,妈,好,我不碰你,你挺住,我这就叫医生。您一定挺住!”

    拿出手机,金龙下一秒就拨上了120急救电话。

    事发的前后,王鼎都在一旁,他可谓见到了金母那痛苦的表情,心中被揪起一块,王鼎跟着也难受起来。

    世界上所有的母亲都是伟大的,她们都不应该遭受到这种病痛的折磨,不是吗?

    昨晚上,王鼎是研究了人体的内部器官构造图,此刻,见着金母突发状况的绞痛,王鼎想要再次试验一下!

    想到这里,王鼎集中精神,当意念传达出去,那通灵的玉牌下一秒便打开来,这一次,玉牌上的篆文却是闪动起来,叫王鼎更为惊讶,原来篆文并不是死寂的。

    还没来得及思考篆文的作用,流动的灵气顷刻间已飞入眉心,王鼎控制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一片光辉,就推上金母的身上。

    和昨天的情景一样,此时在金母身前又是一个扇形轮廓的光辉区域出现,那区域刚好可以把金母整个人罩在光辉中。

    王鼎这回可能是因为昨晚上眼瞳休息了的缘故,不再感觉不适。并且,能够明澈地感受自己控制那光芒的漾动。可诚然,这扇形区域的大小和距离还是有所限制,只要超出自己眼前一米,就浑然没有了。 s1();

    金母在光辉中,王鼎可以透过金母的皮肤、肌肉看到里边,在掌握了基本的器官构图之后,王鼎逐个也是选择器官,把其他组织带过,王鼎一个个检查着。

    别的器官工作正常,表面上,王鼎看不出什么奇怪。可突地,王鼎在人体阑尾的那个位置就发现了一个化脓的刀口。

    这条刀口大约五厘米长,透过刀口两侧的肌肉看进去,王卓发现里边的情况比想像的还要严重,这个伤口两侧的组织不仅没有愈合,而且还化脓溃烂了,触目惊心。

    王鼎大概知道,金母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在接受过手术治疗,既然没有手术治疗的话,那就不应当出现伤口不愈合,反而化脓甚至溃烂的景象,那这种情形为什么呢?

    看到这番情景,王鼎忍不住继续往下看,这一回王鼎直接穿过刀口,看到了里面的内脏组织,他发现金母的阑尾是被切除了,切除的也很利落,缝合的也很好,现在伤口已经完全长合,但是在阑尾原来位置,却多了一块手指大小的黑色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

    王鼎昨天研究,根本就没发现还有这种东西存在,仔细甄别了足有两秒钟,王鼎震惊了。在金母的身体里,竟然残留了一块止血棉!这一块已经被血痂染成了黑色的止血棉恰恰就是金母一直叫疼的真正原因所在!

    你想一想,有一块止血棉在身体里,被缝合在肌肉组织里边,这怎么会不疼?炎症当然就好不了,不但好不了,查不出病理,病人就只能曰渐消瘦,被病痛折磨地死去活来。

    王鼎知道了,这所有痛苦的始作俑者就是这一块止血绵,而将这块止血棉缝合在金母  肚子里的医院就是罪魁祸首。

    王鼎震惊于医院如此不负责任的手术,但还没有从惊色中醒来,王鼎却感受到有一股莫名的灵气从篆文上涌出。

    那灵气就随着自己的目光进入到金母的身体里,金母被那灵气润色的伤口,看似没有变化,但金母却是不在那么阵痛。

    这....是篆文的作用?

    “妈,好点了吗?”

    金龙看着母亲不在惨叫,擦着眼角的泪道。

    “我好一点了。没吓到你吧?”

    金母孱弱地说。

    “妈,我叫了医生了,他们马上来。”

    王鼎不在相信这些医生了。虽然暂时自己通过篆文运生的灵气减少了金母的疼痛,但是如果不取出那止血棉,金母没得康复。

    “金哥。”看着一旁焦急的金龙,王鼎再也忍不住想要告诉他真相。 s1();

    “怎么,王鼎?真不好意思,又叫你见笑了。”

    “说什么话呢,金妈妈病了,我心里也不好受。不过,我想问一下,你带着金妈妈去医院的时候,检查全面彻底吗?”

    王鼎是在纳闷,怎么这个止血棉自己可以看到,但医院的人却发现不了。

    “检查怎么说呢,之前在赣城第二医院全身都检查过,但没发现问题,后来就医生建议,我们自己针对姓的检查了,医生说是肝或者肾的问题,所以现在主要针对这两项。”

    庸医,绝对的庸医!王鼎真心想把那个医生揪出来狂打一遍,“金龙哥,我以前也学过一点医术,我想问一下,是不是金母之前做过阑尾炎的手术?”

    “啊,你怎么知道!”

    金龙觉得王鼎很玄乎了。

    “做过阑尾炎的手术,那当时做完手术后没什么不良反应吗?”

    王鼎是在提示,而金龙对于母亲一直很关心,回想起来,好像就是那次手术之后的一段时间母亲开始不舒服了。

    “呃,好像就是那时候我妈得病的。”

    王鼎确认了,就是那个止血棉的问题。“金哥,我建议你在针对阑尾的位置做个检查,虽然是把阑尾切除了,但我早就听说过,阑尾切除后伤口有时候并不能恢复的很好,这伤口一旦发炎,化脓,影响那就大了。不要只是针对肝和肾什么的去检查,也许病理不在那上边。”

    王鼎断言的肯定真就哄住了金龙,尤其他简单的一看,就能知道金母做过阑尾手术,也叫金龙相信王鼎以前确实学过医。

    “那我一会就叫医生给我妈好好检查一下。不过,王鼎,我妈身体不舒服,我今天就去不了老先生那里了。这是老先生的地址,你直接过去找他,我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就是。”

    “好,可以。妈妈重要,金哥你陪着阿姨就是。我自己去找老先生。”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