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锦绣医图之贵女当嫁 > 第736 章 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河城守卫森严,又是在大军压境的时候,北国探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消息传递出去。

    “可恶。”当阔别看到探子传递回来的消息,气得一巴掌将一张桌子拍碎了。

    主帅抓过桌子上的纸张看了一眼,随即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赵家果真无用,筹谋那么久,居然刚动手就被人瓮中捉鳖。二皇子,既然李元白不愁粮草,我看此事得从长计议才行。”

    “既然是敌军,二皇子就不能心软。哪怕是得到一座空城,也得先将城拿下才行。”另一位将军也在担忧,“我们几十万大军在外面围城,没有落脚的地方,长久下去可不行。”

    “二皇子,可不能有妇人之仁呀。”

    “二皇子。”

    ......

    “就算是下毒,也不能屠城。”阔别苦笑,“以霍七七和李元白的性子,如果满城的百姓因此遭殃的话,他们绝不会坐以待毙,会以同样的手段报复北国的百姓。”

    “难不成霍七七下毒的本领比毒教的人还要厉害?”有人不服。

    阔别缓缓点头,没有解释。

    跟随在阔别身边的琪琪格却不得不解释一番,“霍七七不但医术厉害,她用毒的本领绝对是炉火纯青。在大漠之中,师祖留下的蝎子和毒虫对她和李元白都无用,可见霍七七用毒手段之高。”

    “难不成真的要坐以待毙?”有人气愤。

    “李元白仗着地利,盘踞在城中不出,想拖垮我们,我们绝不能真如他所想那般,最后不战而败。”

    “如果城中百姓中毒的话,李元白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

    “只要城中百姓人心浮动,我们就有机会。”

    ......

    大家七嘴八舌,阔别不厌其烦,他微微皱着眉,“琪琪格,你将腹泻的毒传给城中的探子。”

    众人见他答应,顿时大喜。

    与此同时,城中的霍七七也在烦恼,“阔别和琪琪格善于用毒。如果他们在水源中下毒的话,百姓人数众多,而城中郎中人手绝对不够。如此一来,在百姓之中必然会造成恐慌。和小人打交道,咱们得提前准备才好。要是阔别和琪琪格没有对百姓动脑筋的话,就当我是小人想多了。”

    “多防备一些总比闹出事情再想办法好。”霍易宁不高兴地维护七七。

    霍易安也跟着附和,“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毒教这些年,什么龌龊的手段没有使过。他们蛰伏这么多,这一次绝对不会轻易撤兵。王爷要想一劳永逸,最好的办法就是重创他们。”

    “人不可一日无水。我们要如何防范?”有将士虽然觉得霍七七想多了,不过也没有质问她的意思。

    “王妃所考虑甚好。北国就是一群小人,多防备一些,也算是有备无患。”当然也有人支持霍七七。

    李元白让人拉开桌子上的布,一块沙盘立刻呈现在众人的眼前。

    霍七七看得出这是北地的地形图。

    众人立刻围过去看。

    “黑河贯穿整个城,百姓的日常用水几乎全是从河中取。要是敌人下毒,防不胜防。”李元晋冷冷地开口,他可不管霍七七高不高兴,只按照自己的意愿说,“王妃可有法子防备?”

    “挖井。”霍易安张口就来。“城中有水井,每日只管安排人守着就行,虽然麻烦些,但保险。”

    李元晋一愣,这个办法还真好。城中大户人家都有水井,他们不缺水,百姓虽然取水比较麻烦,但麻烦和性命相比,总归是命更重要。

    “每日从不同的入水口提取水源来检测。只要敌人用毒,总有办法检测到。”

    众人纷纷点头说是。

    李元白立刻吩咐人下去准备,将命令传达下去,当然其中的缘由也列在了告示上。

    琪琪格不信邪,没等城中探子将消息传递出来,她就领着几个人在城外水源的上游下了大量的毒。

    这种毒虽然不能一时要了人的命,但会让人出现发热和腹泻的症状,如果中毒者没有得到及时的诊治,最后病人也会因为脱水而死。

    这种毒和鼠疫有些像,琪琪格目的,就是要让百姓认为城中出现鼠疫。

    她这边下毒,城中的告示也贴了出来。

    不少百姓看到告示,心里都有些害怕,当天就将家中水缸中的水倒了,又将缸清理好多遍后,才从府衙规定的水井中去提水。

    而水井边上果然有兵士看守。

    城中北国的探子见状,顿时心急如焚。他们想将消息传递出去,可惜城门口有重兵把守,城门也被封锁了。

    消息根本传递不下去。

    琪琪格和阔别等了几日,也没听到城中传递出消息,渐渐就有些焦躁起来。

    而此时,城中果然出现了一点儿慌乱。

    哪怕告示上的警告再严厉,也阻止不了有人偷懒。

    城中有人图方便,就直接在河道中取水。随即,城中各处的药铺立刻挤满了病人。

    病人上吐下泻,还有发热症状。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不到一天的时间,城中几乎人人都知道有鼠疫蔓延。所有人立刻慌了,有的人甚至想逃离黑河城,前往七台河或者其他的城避难。

    “幸亏王妃未雨绸缪,北国就是一般畜生,他们果然选择了下毒。”花期气愤地说。

    “王妃,城中人心浮动,怎么办?”舒云担忧地问,“要不奴婢看看?”

    “将药丸带上,一起出去吧。”霍七七叹口气。

    主仆一行人离开府邸,几乎被眼前所见惊呆了。

    虽然外面大军压境,但城中的一切交易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在李元白和霍易安的安排下,黑河的粮食更是十分充足。

    家有余粮,什么都不用愁。百姓们的日常生活还是一如既往。

    霍七七回来的时候,大街上还很热闹。但如今,街上空荡荡的,扔个棍出去都砸不到人。

    一行人心都不舒畅,疾走来到了附近的药铺。

    比起大街上,药铺的人却不少,地上、椅子上到处都是病人。

    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气味。

    “王妃。”剪羽担忧地看了霍七七一眼。

    霍七七摆摆手,随即进了药铺。

    “夫人要是看病,这边请。”药铺中的药童见霍七七穿着不凡,容貌更是美得不可方物,根本不敢怠慢霍七七。

    “我懂点医术,见药铺中病人多,所以过来帮忙。”霍七七淡笑回答。

    “夫人懂医术?”正忙得头昏脑涨的郎中不禁打量了霍七七一眼。

    霍七七微笑点点头。

    “小人见过王妃。”忽然,郎中噗通给她跪下。

    霍七七有些惊讶,“你认识我?”

    “小的早就听闻王妃容貌倾国倾城,试想,城中又有谁的容貌能比过王妃?”郎中战战兢兢地回答。

    “算你聪明。”景慕冷哼一声。

    铺子里所有人立刻给霍七七行礼。

    霍七七找了一张椅子落座,就在大堂之中开始给病人看诊。

    众人不明所以,不过也有几个胆大的人排在了她的面前。

    连续看了几个病人以后,霍七七就明白北国下的是什么毒。

    她开了几味药,让花期和花溪找了大锅熬上。

    等药熬好后,凡是相同病症的病人都得到了一碗汤药。

    有人迟疑,也有人犹豫,几个丫头狠狠地盯着病人。

    病人顶不住压力,大多闭上眼睛将手中的汤药喝下去了。

    还别说,霍七七开的药十分管用,一碗药下肚,一炷香以后,所有病人全都止泻也不再呕吐,渐渐地,身上也不再发热。

    “神医。”

    “王妃是菩萨呀。”

    不用半日,全城都知道了这个好消息。其他药房的病人立刻转移过来。

    一时间,几个丫头忙得不可开交。

    到了晚上的时候,所有病人都得到了妥贴的安排,谣言也止住了。

    “累了吧?”李元白从城墙回来,看到霍七七略显疲惫的神色,立刻心疼起来。

    “不累。又不用我动手熬药。”霍七七笑嘻嘻地回答,“城外如何?”

    “异想天开。”李元白给出四个字评价。

    霍七七一想立刻明白,估计北国大军正等着黑河城中出现动乱好趁机动手。

    琪琪格和阔别等了几日,也不见城中有什么动静,他们马上明白,下毒无用。

    一种毒不成,那就再来一次。琪琪格还真不信霍七七能照顾到所有百姓。

    而事实上,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城中百姓在知道所谓的瘟疫只是北国大军在水源中下了毒,所有人也就学精了。就算不用府衙的人清查,再也没有人去水源取水用。

    城中的水一时间变得十分珍贵。

    知府大人见状,立刻采取手段,动员大户人家开放水源用水。

    全城百姓立刻出现同舟共济现象,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李元晋,想不想报复回去?”不用去药铺,霍七七又开始没事找事做。

    李元晋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懒得搭理她。一般来说,霍七七找他,绝对没有好事。

    “诺,这种药和北国人下的毒相似,不过,他们可没有我这效果好。你只要在上风出撒出,凡是沾上药粉的人都得倒霉。”霍七七笑嘻嘻地压低声音和他商量。

    李元晋死活不说话。

    霍七七干脆丢出几个药包,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李元晋看着地上的几个药包,一时陷入两难境地。

    “你不去,我去。”霍易宁从墙角晃出来,他笑嘻嘻过去捡地上的药包。

    “你不怕沾上?”李元晋瞪了他一眼,说完他又后悔了。

    霍七七对几个兄长可是巴心巴肺的好,轮到他操心?

    “每日的饭菜你都白吃呢?”霍易宁鄙夷地瞪了他一眼,“七七每日在饭菜中早就给我用了不少解毒丸。”

    李元晋一愣,然后若无其事从地上也捡了几个药包。

    当天晚上,从城中出了几个身影。

    “该死。”

    “二皇子,是否是鼠疫?”第二日,相同的症状立刻在北国的营地中发生。北国大军开始慌乱。

    “果然是霍七七。”阔别苦笑,他自小学习的就是如何用毒。将士们身上的症状根本瞒不住他,但很可惜,解毒的过程十分麻烦。

    而且,他知道,此事只是霍七七和李元白给他的一次小小的警告。

    双方没有正式交手,阔别和琪琪格却已经知道,他们输得十分彻底。

    通过这一次警告,阔别和琪琪格再也不敢想任何歪门邪道。

    “既然能用毒,不如直接给外面那些龟孙子下毒。”李元晋直接找到了霍七七,目的,自然是为了要毒药。

    “学医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杀人。如果将毒用在战场上,我们和毒教的人又有什么区别?”霍七七懒洋洋地拒绝。

    李元晋鄙夷地看了她一眼,他觉得霍七七脑子有毛病。两军对垒,不管用的是什么手段,最后只要取胜就好。

    “别说王妃不同意,本王也不屑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李元白知道手下不少将领也有李元晋一样的想法,不用霍七七开口,他就直接表明了态度,“大丈夫有所为,也有不可为。我们保家卫国,男子汉大丈夫自然是在战场上见真章,而不是用下作的手段去谋取胜利。”

    众人见他发怒,纷纷低下了头。

    霍易安点头,轻声附和,“王妃之所以出手,无非是给北国一个警告。如果他们再继续任意妄为,王妃也绝不会放过他们。”

    这还差不多!总不能只让敌人下毒,他们就被动接受吧。

    只要北国不耍手段,许多将士还是希望大家在战场上见。

    谁也不想看到生灵涂炭,死伤无数。

    不能用毒,北国大军就处在相对弱势的境地。双方期间也有交手,只是大规模的厮杀却没有。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一个冬季就过去,春季开始到来,冰封的小河开始化冻,山上的树木也开始发青抽芽。

    “二皇子,粮草不足,不能再拖下去了。”

    “二皇子,末将愿意身先士卒,领兵去攻城。”

    “南诏的兵马已经节节败退,再拖延下去,对我们不利呀。”

    ......

    阔别在众人的请求声中有些烦躁,他冷冷地望着远处的城墙,然后下令,“攻城。”

    铭通十五年,北国大军攻城,惠王领兵反击,双方在城外终于发生了大规模的战争。

    北地军队英勇善战,在惠王的带领下,奋勇杀敌,最终取得胜利。

    北国二皇子阔别见大势已去,只能匆匆带着几个将领逃离,北国将士节节败退,五十多万的大军,最后只剩下不足二十万人离去。

    这一战,北国元气大伤。

    “王爷威武。”亲眼看到北国大军离去,霍七七高兴得直接跳起来。举贤不避亲,她毫不吝啬当众夸奖自己的夫君。

    李元白轻笑,回应,“本王也是因为娶了一位贤妻才有如今成就。”

    秀恩爱什么的向来讨人厌,而且更可气的是,这两个人也太不要脸了。当着这么多将士的面就开始相互恭维,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痛快地李元晋狠狠地瞪了霍七七和李元白一眼。

    “郡王文韬武略让人佩服,我一直想和郡王切磋一二,只是大敌当前,一直没有机会。如今终于得尝所愿。”霍易宁皮笑肉不笑站出来。

    打架?谁怕谁!李元晋凶狠地瞪着霍易宁。

    霍七七护短,“大哥,有人要揍二哥,等会儿你可不要手软呀。”

    李元晋闻言,脚下一个踉跄,不要脸!“霍易宁,你不会是怕了我吧?只要你求饶,我就放过你。”

    “傻瓜,能二打一轻松获胜,谁还傻不拉几一对一浪费时间。大哥、二哥,你们动作快点,我回府给你们做好吃的。”霍七七说完,得意洋洋地走了。

    李元晋.......

    众位将士都同情地看着李元晋,李元晋立刻火大,“两个就两个,揍死你们。”

    “加上本王一个如何?”一道阴森森的声音忽然响起。

    李元晋艰难的转过头。

    “本王眼不瞎,看到你瞪了王妃。既然你对王妃不满,王妃又是一个弱女子,那只能由我这个做夫君的为她讨回公道了。”李元白淡淡地说。

    难为他对一个外人一口气说那么多话。

    “三个就三个。”李元晋咬牙切齿。

    众人真想对他竖起大拇指,郡王乃是真英雄呀,居然还敢一挑三。

    就在众人等着看好戏的时候,大家就看到李元晋撒腿就逃,而霍易宁则紧追而去。

    至于李元白和霍易安,则还站在原地并没有动身。

    众人看到李元晋狼狈的身影都忍不住笑起来。

    虽然北地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许多事务还得李元白处理。

    这样一来,霍七七和李元白只能继续留在北地。

    夏季很快来临,京城传来消息,怀王和勤王联手,带领叛军已经攻打下几个州。

    霍七七和李元白接到圣旨后,带领身边的精兵立刻往回赶,霍家兄弟同行,而李元晋则被留在北地,以防北国再有什么小动作。

    北方是李元白的地盘,一路上,战争虽然还没有波及到这儿,但百姓们人心惶惶。李元白一路上集合府衙和各州兵马往回赶。

    经过二十多天的赶路,兵马总算是及时回到了京城。

    “儿臣参见父皇。”顾不上休息,李元白就带着霍七七去了宫中。

    “平身。”皇上气色不错,见到他们夫妻更是喜不自禁。

    三公和翎王见状,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

    “皇上,叛军已经攻下几个州,南诏虽然软弱,也有神医谷坐镇,可一日不除,终将是一个祸患。”太傅忧心忡忡。

    “霍七七,你如何看待南诏?”皇上扭头问霍七七。

    “皇上,臣妾只是小女子,对国家大事一窍不通。南诏离京城那么远,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前面还很恭敬,后面却再也顾不得规矩。平心而论,霍七七还真不想去南诏。

    “你虽然不擅武斗,但对蛊毒颇有见识。”皇上笑眯眯看着她。

    “神医谷靠近南诏,论起蛊毒,他们比我懂得多。”霍七七也笑眯眯地解释,“我不能喧宾夺主不是?”

    众人无语,这种事也叫喧宾夺主?

    “儿臣愿意领兵平息叛军。”李元白可不愿意媳妇离开自己的身边,直接向皇上请缨。

    皇上的目的也正是这个,叛军人数不算太多,但两个儿子一起造反,还是让他十分恼火。而且国内有战乱,最终受损的绝对是他这个皇上。

    “惠王听旨。”

    “儿臣在。”

    “朕命你带领二十万大军尽快平息叛军。反抗者,格杀勿论。”皇上下令。

    “儿臣遵旨。”李元白听出皇上的意思,皇上是在暗示他,如果怀王和勤王顽固不化,他可以大开杀戒。

    李元白刚回到京城又要出征,这一次霍七七没有跟随。

    用她的话来说,那就是男人干大事,她这个小女子就不跟着瞎掺和了。

    不过她人虽然没有跟去,该给李元白准备的东西却一点儿也没少。

    金疮药、解毒丸,甚至还准备了一些毒药,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十几日后,传来消息,李元白和叛军的先锋队伍对上。接着又有好消息传来,齐王和瑞王同时领兵围堵叛军。

    二王和李元白不同,他们手中并没有任何兵马,但他们动用了封地的府兵,以及征用了府衙的守卫将士。人数少,动用的战术也不同,他们主要是以扰乱敌人注意力为主。

    三王配合默契,很快就将叛军绞杀,怀王和赵家誓死不投降,直接被齐王当场击杀。

    齐王很清楚自己的地位,皇位和他无缘,他也守本分。既然如此,残害手足的名头就不能落在李元白头上,所以他主动拦了过去。

    追随怀王的残余势力见主子死了,群龙无首之下,也被击杀了。

    勤王没有骨气,他见大势已去,直接领着手下的残兵投降,于是他被李元白带回到了京城。

    上位者,往往足够心狠。勤王虽然是实打实的皇子,皇上也没有对他手软,回京后不过五日,勤王就被皇上下旨处死。

    众位大臣全都明白,皇上这是为惠王铺路,排除异己。

    朝廷上下一片战战兢兢。

    平定叛军以后,就是论功行赏。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又在情理之中的是,皇上给李元白的赏赐居然是立为太子。

    “再过几日就是你的生辰,太子妃是不是太履行承诺呢?”,晚上,李元白缠上了霍七七。

    “不是还有几日才到吗?”霍七七斜睨看着他。

    “只是相差几日而已。”李元白搂住了她,眼神有些迷离。美人在怀,再忍就不是男人。

    霍七七轻笑。

    李元白得到鼓励,直接将她扑倒在身下亲吻。

    不大一会儿,屋内就是一片春光。

    第二日霍七七惨了,她的双腿都合不拢,气得她好几次偷偷拧李元白身上的软肉。

    李元白也不躲,只是心满意足看着她。

    几个丫头看到她脖子露出的痕迹,都忍不住高兴起来。

    三个月过后,南疆传来好消息。陈将军足智多谋,加上神医谷协助,又因为南诏兵士抽大烟的缘故,南诏终于兵败如山倒。

    宸王直接战死在对弈中,而宸世子则因为身上的蛊反噬而身亡。

    “霍七七,你用的是什么药水,怎么李元珏那小子沾了药水后,就被反噬呢?”战事结束后,白一星实在抵不过心中的好奇,马不停蹄溜到了京城来找霍七七解惑。

    “想知道呀?”霍七七笑眯眯看着他。

    白一星用力点头,一双眼睛晶晶亮。

    “你越想知道,我越不会告诉你。”霍七七笑得更开心了。

    白一星脸上的笑容顿时垮了。

    “这是解药,你拿回去给神医谷的人服下,今后不会再遭罪了。”霍七七扔给老头一个大瓶子。神医谷的弟子和霍家虽然中的毒相似,不过并不完全相同。而且神医谷中,中毒者都是早年追随国师的人后代,后加入神医谷的弟子并没有任何症状。

    霍七七虽然嘴上不喜欢他们,不过想到神医谷这些年遭受的无妄之灾,她其实还是蛮同情的。同时,对于那个无缘谋面的国师大人也多了几分嫌弃。

    为了一个女人,哪怕那个女人是霍家人,霍七七还是觉得国师残忍。只是为了一个女人,就赌上了神医谷所有人以及他们后代的命,值得吗?

    白一星似乎看出她眼中的嫌弃和不以为然,他正色解释,“当初并不是祖师爷逼着弟子试毒,而是所有弟子主动要求试毒。”

    霍七七......

    算了,她还真弄不懂古人脑子中的脑沟。敢情她心里不舒服半天,完全是白操心了。

    “成,随你们高兴。今后咱们再无瓜葛,你老就别老往我们府中来了。”霍七七开始赶人。

    “怎么没有关系?”白一星跳脚,“祖师爷曾经推算过留下遗言,神医谷的存在就是为了霍家出的第一个姑娘,霍七七,你甭想丢下神医谷。”

    “随你高兴。”霍七七不高兴,“你愿意折腾,我也不拦着你们。不过,你别想从我这儿得到半天好处,休想。”

    白一星......

    他说什么了,要求什么呢?这丫头怎么能将神医谷的谷主看低?不过,话说,如果霍七七能在金疡术上多指点他一二,他还是很高兴的。再比说,霍七七能多给他一点儿药酒和药丸,他更高兴。

    “王妃,王公子求见。”就在两个人斗嘴之际,花溪进来禀报。

    王少杰?霍七七脸上惊讶一闪而过,她从北地回来,就没有见到王少杰。

    王少杰为了给她筹集调运粮食,一直和漕帮走得近。

    能见到老友,霍七七挺高兴,“赶紧让他进来。”

    王少杰不是孤身一人而来,而是和清雅姑娘一同进来。

    霍七七诧异地瞥了清雅姑娘一眼。

    清雅姑娘脸色一红,给她请安以后,端端正正落座。

    “我和清雅打算成亲。清雅没有父母,希望王妃能多帮衬一二。”王少杰直接说明来意。

    霍七七猛得扭头看着清雅姑娘。

    清雅姑娘有些不安,她红着脸再给霍七七行礼,“清雅谢过王妃。”

    “既然你们是两情相悦,我就当这个红娘了。放心好了,清雅所有的陪嫁我出了。”霍七七轻笑。

    “陪嫁就不用了。”王少杰恭恭敬敬地说,“有王妃给的份额,而且我还有庄子收入,我和清雅并不缺银子。我们并不想宴请他人。”

    “也好。”霍七七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冒失了,心里正隐隐后悔。

    “后日是黄道吉日,我和领着媒人去提亲。家中事情多,我先走一步。”王少杰来去匆匆。

    清雅姑娘深深看了霍七七一眼,再给她行了礼,然后随着王少杰一起离开。

    霍七七后悔不是因为害怕多出一份嫁妆,而是她想到清雅姑娘的身份。当年,她以男儿身包养了清雅多年,清雅对她的情义,她都懂。如果她再出嫁妆,只怕被有心人拿来说事,那样对于清雅姑娘来说,无疑是一种侮辱和伤害。

    接着她又想到她和王少杰之间的感情,到底因为身份的不同,两个人而有所疏远了。

    从没有听说过王少杰和清雅姑娘之间有任何暧昧地关系,两个人怎么就要成亲呢?但愿两个人是真心相爱。

    “谢谢你给我一份依靠。”王府外,清雅姑娘轻声对王少杰道谢。

    “不用谢,我们都希望她比谁都过得幸福。今后我们两人携手一起护着她吧。”王少杰说完,眼中不禁多了几分落寞。他眼前似乎闪现当年他和霍七七之间的种种,他从没有将霍七七当女人看过,他是真心实意将霍七七当成了唯一的朋友。

    可朋友身份的改变,让他无所适从......

    王少杰和清雅姑娘的动作很快,一个月内就成婚。虽然两个人低调。但到底因为两个人和霍七七的关系不同,成亲之日,王家还是来了不少宾客。

    齐王夫妻、瑞王夫妻以及霍家和顾家、陈家、长公主府的小郡主、漕帮都到了现场。婚宴也算热闹,霍七七十分端庄,出了一份厚礼,却并不算突出,任谁不能挑出错来。

    王少杰和清雅姑娘获得了幸福,霍七七这边却遇上了麻烦事。

    “太子成亲一年多,太子妃却无所出。太子该娶侧妃为皇家开枝散叶才对。”早朝上,一个大臣站出来上了奏折。

    有人开腔,立刻就有人附和。

    储君已定,李元白这个太子在众位大臣眼中,完全就是个香馍馍。

    谁不想自己姑娘伺候太子,成为太子身边的女人。哪怕明知今后自家姑娘争不过霍七七,但只要自家姑娘成为太子的侧妃,抓住时机为太子生下长子,那以后娘家人还不辉煌腾达起来。

    护国公冷冷地看了七嘴八舌的大臣,也不说话。

    “护国公,你如何看。”皇上暗暗叫苦,群臣难缠,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替罪羊。

    “太子为皇家开枝散叶在情理之中,老臣无话可说。”护国公也狡猾,他才不会傻傻地被皇上利用了。

    皇上......

    一计不成,再来一计,他又看着李元白。

    “君无戏言,父皇答应过儿臣的话,如何能反悔?别说儿臣刚成亲不久,不能令太子妃怀上孩子,就算太子妃真的不能生孩子,儿臣也不会改变初衷,改变当初对她的承诺。如果有人不服,可以直接找本宫说。”李元白的态度一如既往强硬,“本宫倒是要看看,说话的人到底安的是什么心,非要逼着本宫做一个出尔反尔的小人。”

    这个罪名太大了。太子虽然不是君,可他是储君,也是未来的君,君无戏言!

    众位大臣面面相觑。

    “老臣离祖籍多年,如今年事已高,老臣恳请皇上允许老臣卸任回祖籍。”护国公忽然开始叫起来。

    “护国公是不是打算将太子妃也带走?”李元白没好气地问。

    “呵呵,太子妃还从没有回过祖籍,她前些日子在老臣面前念叨过,说也想回祖籍看看去。”护国公讪笑回答,“皇上,你看?”

    “护国公老当益壮,哪能卸任。”翎王一直在看好戏,他接到皇上递过去的眼神,只好当了出头鸟。“提到霍家的祖籍,臣弟倒是觉得皇上该好好嘉奖霍家才是。整个清源镇为了给大军筹集粮食,百姓可是将口粮都挤出来了。而整个清源镇也正是因为霍家带头,粮食才获得大丰收。”

    “说得极是,朕也有此念头。”皇上笑呵呵应承下来。

    得了,话题就这样从太子选妃,直接转移到了嘉奖霍氏一门。

    众位大臣不敢硬逼李元白,个个都心有戚戚然。

    李元白果然够强势,接下来几个月,凡是在大殿上吵着让他娶侧妃的大臣,都让他逮住各种各样的机会整顿了一番。有的是因为个人能力不济,有的是子女不争气,还有的更吓人,居然上纲上线到贪污廉政方面。

    几番折腾下来,再也无人敢提让他娶妃纳妾的话题。

    霍七七不争气,成亲两年还没有怀孕。

    霍易沉和瑞王、齐王家的小宝贝都下地跑,后成亲的霍易宁和霍易行家小宝贝都出生的时候,她的肚子居然还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这下,不但大臣们着急,就连护国公和太后都跟着急起来。

    “七七呀......”护国公刚开口,霍七七就摆摆手,“祖父,你就甭瞎操心了,我想生的时候,自然就会生。这种事得靠缘分。”

    护国公......

    得,人家心里有数,他这个老人家还有什么话可说。

    护国公折腾完了,霍七七还没有回东宫,太后又将她请去宫中旁敲侧击问起来。

    霍七七叹口气,算了,也别折腾了。还是赶紧造娃吧。

    “夫君,我这身衣服如何?”晚上,霍七七穿着情趣内衣躺在床上。

    吊带的衫子,勾人的小内内,白皙的肌肤,李元白是英雄不假,但英雄也难过美人关,美色当前,刺激得他鼻血差点儿流出来。

    还等什么,赶紧上床搂着美人吧。

    三个月后,东宫终于传出好消息,太子妃有喜。

    老爷子、太后和皇上一起松了一口气。

    群臣也老实了。

    再过几个月,霍七七挺着大肚子在外面晒太阳补钙,霍无忧一手抱着霍易沉家中的小胖子,一手拉着自家弟弟,而霍无极另一只手则拉着萧蓝心一起来到她的面前。

    “弟弟,我们来看你了。”看到霍七七,霍无极一把甩掉大哥的手,冲到了霍七七面前,然后轻轻将耳朵贴近她的大肚子。

    萧蓝心同款。

    两个小家伙死死地霸占了霍七七身边的位置。

    “哎哟,弟弟踢了我一脚。”

    “弟弟的脚好有力呀。姑姑,你都不知道,二叔和三叔家的弟弟一点儿都不可爱,老爱哭。”

    “弟弟可爱。”萧蓝心不高兴地反驳,然后又小心将小手放在霍七七肚子上。

    “嗯嗯,姑姑肚子里的弟弟最可爱,以后我要保护他。”

    “保护。”

    两个小家伙发出誓言。

    霍七七捧着大肚子,看着站在不远处刚刚进门的李元白身上,只是笑。

    李元白看着她的眼神则带着浓浓的宠溺,岁月静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