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女侠,种田否? > 第 99 章 第 99 章
  “还有,我怎么感觉这条秘道其实应该是通向这儿的?”

  妙妙好看的小眉头紧紧皱起,光线太暗,羊皮地图中心的线条很是凌乱,看起来颇为费力。

  萧启将火把压低,低头细看,发现妙妙所指的地方亦是一处相似大小的墨点,并无任何标注,方位是这处空间的斜上方。

  同时也明白了妙妙的怀疑,羊皮地图上代表秘道的那条墨线几乎是一条直线,并无太多起伏,直至到了尽头,却发生了变化。

  妙妙示意他把火把再凑近些,两人头挨着头仔细分辨着地图上的一切蛛丝马迹。

  正如妙妙所质疑的,代表他们此时位置的墨点是处在墨线尽头的斜下方,而她所指的那处墨点的位置却与那秘道近乎并行,怎么看,他们所在的这处空间都仿佛是一根分叉的枝丫,并非主干。

  这里似乎只是秘道右侧另开辟的一间小密室,正主应该是秘道前方那处空间才对。

  “我当年发现这里时,秘道的尽头已经塌了,只在旁边露出了一小半被乱石掩没的洞口,进来便是这里了。”

  萧启环视四周,也产生了怀疑,“难道在那秘道的前方,还有一处密室……”

  不是没有可能,那处金库,还有这秘道,四壁皆为长石所砌,建造的极为工整,而此处却比较像是掏空了一处山壁,硬抠出来的空间,密室尚算规整,石门外却很是粗旷潦草,显得太过随意。

  按常理,既然那数里长的秘道都规规矩矩的建了,没道理,把终点的密室建得却如此敷衍了事。

  所以会不会,还有一处他们没有发现的地方,才是那秘道真正的目的地?

  那又会是什么地方呢?

  心动不如行动,两人对视一眼,果断地向来路折返。

  再次回到那条狭窄的秘道中,他们举高手中的火把细细查看,果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先前行至此处时,光线昏暗,故而趴在萧启背上的妙妙并未察觉到他们实际上已经变了方向。

  秘道的正前方,已经被塌落的乱石堵了个严严实实,右侧,则是他们刚刚出来的洞口,边缘参差不齐,显然是被外力生砸出来的。

  “两边的碎石不一样!”妙妙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两边显而易见的差别。

  甬道正前方垮落的碎石大多都是规整的青石碎裂而成,而他们出来的洞口那侧却俱是不规则的山石。

  妙妙曾听二师伯提起过,凡是建于地下的秘道、密室之类的建筑,因为要抵御上方及两侧的挤压,不光要用硬度极高的石料,还会在石料的缝隙间灌入铁汁,才能万无一失。

  她蹲下身在左侧的石块中细细查看,果然发现了残留的铁渣的存在。

  “阿启,你当年没有留意到这里的疑点吗?”

  萧启摇头,当年他只是随意探了探此处,加之魂殿已经覆灭,因此并未深究。

  “从金库到此处,我们走了一个多时辰,这么长的秘道……”

  妙妙嘀嘀咕咕百思不得其解,“阿启,你说魂殿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在自家地宫下面挖这么长一条秘道?修都修了,却又不打通两处,可见并非是为了留条后路,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就算魂殿金子太多没地儿花,也犯不着这么败家吧?”

  “你之前在魂殿时,可知道这地下的秘道是做什么用途的?”

  萧启蹙眉,“从未有人提起地宫之下另有秘道的存在,魂殿的金库所在是绝密,便是当年,因为魂主失踪,剩下的人只怕也不知全貌。”

  “前面会不会是另一座金库?”妙妙不死心地敲打着四周的石壁,天马行空道:“我瞧那处离地宫的要近了许多,金子埋在自家脚底下,取用也方便!”

  就像小哥藏私房钱时,就喜欢在自己的床底下挖坑。

  “不会。”萧启被她的脑洞逗笑了,“先不说魂殿内本就有放置金银财物的地方,数量也并不比方才那间金库中的少,没必要再多此一举另建一处,单就羊皮地图上所注,两者之间并不相连,如何取用?”

  “这么古怪,一定有宝藏,再不然就是魂殿的大秘密!”妙妙捶拳,两眼放光,“我们把它挖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与其在这里乱猜,还不如直接行动,说不定,还能找到些魂主的线索。

  萧启见她兴致如此高涨,自然无有不可,若是真能寻出些什么好东西,能哄得妙妙开心,也是好的。

  不过,一番查探下来,妙妙却并不乐观,她拧眉看向将甬道堵的严严实实的石头,有些犯愁,“连丝气流都没有,阿启,你说,这前面会不会已经被堵死了?”

  “要是小黑在就好了……”

  从羊皮地图上看,此处离那处墨点标准的神秘空间还有段距离,若是前方真的全塌了,任凭他们二人功力再高,想再重新挖穿这条秘道也是难如登天。

  若是有削金断玉的七杀剑在,还不是小菜一碟,任它多坚硬的石头也能轻而易举地劈开。

  “或许没有,我试试。”萧启示意妙妙退后几步,自己探手在塌陷的乱石堆各处缝隙间仔细摸索起来,寻找着薄弱点。

  这秘道是用长形青石所建,质地极硬,甚为牢固,更是再过个百八十年,都依然不会损坏。

  估计是当年如意山庄的人炸毁地宫时的产生了强烈的震动,而这个位置又恰好在右侧挖空了大半开辟了间密室,所以两两作用下,才会让位于其下方的这段秘道发生了垮塌。

  但是从右侧空间的塌陷程度来看,前方应该也很大可能还有幸存的空间。

  “妙妙,你退到我身后去。”萧启护好妙妙,随后将掌心平贴在石堆上,微一运力,打出了一记掌风,随后侧耳倾听着石堆后传出来的动静。

  随着掌风中的内力层层递进,石堆后隐隐传来了细微的震动声,随即便是一阵喀啦喀拉的声间,像是有碎石在地面上滚动一般。

  这下连妙妙都听出来了,顿时眼前一亮,有戏!

  “石堆后应该是空的。”萧启大概探出了前面的情况,随即收手,面上却有了些犹豫,迟迟没有下步动作。

  “阿启?”

  妙妙不解,既然知道前面还有路,那便像之前一样,辟出一条通道便好啦,怎么阿启看起来像是有什么顾虑一般。

  萧启沉吟半晌,方道:“妙妙,我先送你回去吧!”

  哈?

  “我们不挖了吗?”正为前方乍现曙光兴奋的妙妙被泼了盆冷水,不明白为何阿启突然叫停了寻宝行动,很是奇怪。

  “前方情况不明,此处又深处地下,我们还是先回去,做好万全准备再来吧。”

  萧启没说出口的是,这秘道既能塌一次,便能塌第二次,这里不比地上,万一真的发生什么意外,任他功夫再高,也没法护妙妙周全。

  为稳妥计,还是先带妙妙回去,自己再来此处查个清楚。

  他是绝对不会让妙妙冒一丝丝风险的!

  而且……

  萧启苦笑,提醒尚未想到前事的妙妙,“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怎么出来的了?”

  他先前因为误会妙妙骗他,盛怒之下理智全无,不仅出手伤了柳烟罗,还不管不顾直接掳了妙妙离开,如今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只怕汀泉小筑早就闹翻天了。

  “糟了!!”

  妙妙这才想起来被她忽略已久的那场争吵,急道:“我们出来多久了?”

  什么宝藏、什么秘密,此时早就被她一股脑的扔到了九霄云外。

  “应该没多久吧?”她急得跳脚,拉着拉着萧启便向来路跑去,“快趁小哥他们没发现之前回去。”

  萧启闷不吭声地把她再次背起,才小声道:“已经一日一夜了……”

  “这么久……怎么会?”

  乖乖伏在他背上的妙妙傻眼了!www.175book.com

  完蛋了,这么长的时间,小哥和林奚哥哥肯定发现她失踪了。

  若只是不在汀泉小筑她还能寻个借口搪塞过去,可当时柳柳也在,亲眼见到阿启狂怒的模样。

  还……被掐了个半死……

  然后,自己又不见了……

  妙妙绝望地瘫在萧启的背上,已经不敢想像小哥他们发现这一切会如何联想,不由喃喃道:“我们闯大祸了!小哥他们一定急疯了。”

  以小哥的性子,只怕此时已经把平安京掀了,说不定,往家中报信的鸽子都已经在路上了。

  萧启身子一僵,低低道:“回去以后,我会向萧澄赔罪,任他处置。”

  祸是他闯的,人也是他伤的,萧澄要打要骂,他都认了。

  妙妙抽了抽嘴角,“你不明白,我怕的不是小哥,他又打不过你……”

  还好骗!

  她担心的是,小哥说过,爹爹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妙妙原本是打算让阿启与小哥好好培养一下感情,再循序渐进地一点点透露阿启的身份,也能让家人更能接受一下,这样才能为阿启顺利地融入如意山庄创造良好的开端。

  本来一切进展顺利,小哥也如她所愿与阿启极为投缘。

  如今,只怕要前功尽弃!

  爹爹可不像小哥这般好忽悠。

  而且……

  妙妙突然想到一个更为紧要的事情,连忙紧张地扒在萧启的肩头,“阿启,你掐晕柳柳时用的是什么功夫?”

  可千万不要是她想的那个!

  萧启脚步一顿,“你怎么知道她只是晕了,而不是被我拧断了脖子?”

  “你说什么胡话?!”妙妙毫不犹豫道,“我当然相信你了!”

  阿启只是一时生气,又不是杀人狂,怎么可能会真的要了柳柳的命?

  她的阿启,又不是坏人!

  萧启心中暖流涌动,也更加为之前的猜忌唾弃自己。

  他不该怀疑妙妙的。

  妙妙见他不吭声,急得圈着他的脖子晃了晃,“阿启?!”

  都火上房了,阿启怎么还在发呆!

  萧启回神,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她为何焦急,面色也是一僵。

  “是……锁魂手……”

  完了!

  妙妙闻言面如死灰。

  阿启的身份,瞒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