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言情小说 > 一两银子买来的媳妇儿 > 第 111 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入狱
  楚相元匆匆赶到睿王府见萧锦谦,把容时宁被刑部带走之事给他说清楚,让他想想办法。

  “这件事无凭无据的,但靠张升远一人说,定不了罪的,只是会吃点苦头,我会找人上下打点一番,你先回去安抚阿乐姑娘他们。”萧锦谦也没有想到萧锦煦竟然这么明目张胆。

  楚相元无法只能先走了。

  这边阿乐坐在院子中观察外面的天色,心想,这时间时宁也该回来了,不知道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绊住了,内心有些不安。

  霜降过来:“姑娘,要先把饭菜端上桌吗?还是在等等。”

  “端上来吧,他们都饿了,让小君和姑娘们先吃,我再等等时宁。”

  “是。”

  阿乐一直在外面等着,中途小君也问过大哥怎么还没回来,被她以和同僚聚会,回来的晚应付住了。

  直到月上中天,容时宁还是没来,连派去接他的谷雨都没回来,心中的担忧越来越重,平日里时宁回来一向准时,就算有事也会派人前来说一声,今日是出什么事了?

  阿乐胡思乱想,在想着要不要亲自去府衙看看,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谷雨驾着马车过来,阿乐忙迎上前去,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不是容时宁竟然是楚相元时,脸上失望的表情难以掩饰。

  “兄长,时宁没同你一起回来吗?”阿乐焦急的问道。

  楚相元把今日白天发生的事给阿乐说了一遍,最后只能干巴巴的安慰:“你别着急,我和小王爷商量过了,不会有什么大事。”

  阿乐听完,脸色灰败,空气的温度都感觉冷下来几度,茫然无措。

  楚相元看到她这样也难受,只能说道:“时宁的事有我和小王爷呢,小君他们三个孩子这段时间照顾好。”

  阿乐呆愣愣的回过神:“我知道了,兄长等一下。”阿乐急忙忙的跑进去,又急忙忙的跑出来。把一个用手帕抱住的小包递给楚相元:“这是一万两银票,兄长先拿着打点,不够只管来找我拿。”

  “好。”楚相元到不缺钱,但不收下,阿乐只怕更担心,因此也没有推辞,接下了。

  送到了楚相元,阿乐转辗难眠,只盼望着天亮,好想个法子见到容时宁

  容时宁坐在刑部的监狱,四周漆黑一片,阴暗潮湿,远处只有狱头星点微弱的灯火,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屁股下面坐的是破损脏污的草席,还有一些小动物来来往往,不时还有几声惨叫声传过来,端来食物也是馊的,前世今生,容时宁没有呆过如此恶劣的环境,也没受过这样的哭,容时宁正在神游,一阵急促又熟悉的脚步声传过来,。

  阿乐把银子递给狱卒

  狱卒颠了颠银子,打开牢门,冷冰冰的说道:“一刻钟的时间,快点。”

  阿乐环顾四周,沉默不语的把食盒中的饭菜拿出来摆在缺了一只腿的桌子上,这些饭菜都是她今天赶早起来新做的,来的时候用棉布放在食盒中裹着保温。

  放好饭菜,又接着不停的把拿过来的被子铺好。

  容时宁叹了一口气,从背后把阿乐揽在怀中,俯身,在阿乐的耳边轻声说道:“对不起。”前世今生两世,容时宁只和怀里的人道歉过,对任何人他都没有丝毫的愧疚之心,唯独阿乐,看着她沉默的忙碌,心像是被蚂蚁啃噬,止不住的疼。

  阿乐靠在容时宁怀里,她之前一直不敢说话,担心一开口说话,就忍不住掉眼泪,如今再也忍不住了,哑声:“时宁这次会没事的吧。”

  “会的,我会安安全全的离开这个地方的。”容时宁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我会守好家里等着时宁回来。”

  得到容时宁亲口保证,阿乐心定下不少,现在也不是腻歪的时候,从容时宁怀中起来,阿乐坐在容时宁对面,给他夹时宁喜欢吃的菜。“这些都是我做的,时宁多吃一点。”

  容时宁这才拿起筷子慢条斯理吃,两人说着一些家常话。

  阿乐才感觉进来一会儿,狱卒过来催促赶人,:“时间到了,赶快走。”

  阿乐磨蹭了一会儿,在狱卒再三催促下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最后容时宁叮嘱道:“我很快就会回去的,照顾好自己。”

  阿乐走了不久,大牢里又来了一个人。

  容时宁看着栏杆门外穿着锦袍的萧锦煦平静的行礼。

  萧锦煦摇了摇折扇:“不愧是能击退烈阳军队的人,都下大牢了,还能这么淡定。”

  “下管为官本分,尽忠职守,并未做危害皇上和朝廷之事,自然是淡定的。”

  “进了这刑部大牢,有没有罪可不是你说了算,是要好好查一查的。”萧锦煦凉凉的说道。

  “下官自然配合刑部的调查,相信刑部也不会无辜冤枉人,毕竟下官也是皇上钦点的探花,授职翰林院编修,若只是因为张大人的一番说辞,就定下我的罪,那恐怕会浇凉天下学子的一片热枕之心,黎明百姓也会慌慌终日。高启的那首诗原也是早远之事,且不说下官没看,如今又把这个翻出来做什么,传扬出去,这不是让天下的人都议论皇上吗,皇上颜面何存,想比三皇子也明白这个道理,不会因小失大吧。”

  萧锦煦脸色云愠怒,似乎是想到什么,随即又笑道:“容大人成为阶下囚,依然口齿伶俐,你说的对,这件事没有证据不说,的确也不宜传扬出去。但容大人通敌叛国的罪名也不知道你那张伶俐的嘴巴能不能洗掉。“

  “这通敌叛国的罪名从何说起?”若说高启一事,容时宁的确没有放在心上,但这通敌叛国的罪名不论是放在那个朝代都是必死无疑,而且还是这个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时代。

  “容大人身边的阿乐姑娘,在永安城时和骠骑大将军安怀义之女安如玉两个弱女子一起被烈阳国的苏力青皇子带走,后来又莫名其妙的回来了,这其中的曲折谁知道呢,总不至于是苏力青怜香惜玉故意放走这两人吧。”萧锦煦笑了笑说道。

  容时宁眼神冰凉的看着萧锦煦,这是逼迫他承认曾在永安城之事,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三皇子既然了解的这么清楚,那也清楚烈阳国大将西利普死于安如玉之手,又如何与烈阳国勾结在一起。”

  “烈阳国大将西利普凶猛残暴,你说他死于安如玉之手谁信呢?不本殿倒是没想到容大人竟然和骠骑大将军家有同生共死的情谊,只不过通敌叛国之事安将军府上也牵扯其中,也不知道家族荣耀与你谁更重要啊。”萧锦谦阴凉的笑了笑。www.175book.com

  原来萧锦煦是想把他和安家趁这次机会一起除掉,安怀义手握重兵,是傅皇贵妃一派最忌惮的力量,不过他倒也不用担心,安家能屹立多年不到,自然有自己的生存法则,比他这无依无靠的不知道强上多少,萧锦煦这么说,也不过是想让他自乱阵脚。

  看着容时宁不在言语,萧锦煦得意的笑道:“任凭容大人在聪明,也终究不过是一个任人践踏的蝼蚁。本殿也劝你也不要白费功夫,乖乖认罪,不然你家的那个阿乐姑娘可是要被抓进来了仔细询问是否与烈阳国有勾结,她一个弱女子恐怕也受不住这阴冷潮湿的大牢。”

  萧锦煦还记得那日元宵节灯会上见到的笑靥如花的女子,实在是不忍心伤害,不过他得不到的,自然也不希望别人得到,要毁了才好。

  容时宁脸色不便,眼眸幽深,寒光凌厉,盯着萧锦煦。

  萧锦煦没来由的慌了一下,随后又暗道自己越来越没有出息了,一个小人物也值得他这样害怕。

  最后萧锦煦吩咐狱卒看好萧锦煦便离开了。

  牢房中惨叫声不断,容时宁还是安安静静的端在那里,刑部的人也没有对他审问,更没有严刑拷打,就这么放任不管,容时宁可不认为这是萧锦煦对他无可奈何,只不过是他的职位太小,参与不了傅家与安家之间的斗争,他是一个导火线而已,审问和证据都不重要,最终只不过看两家争端谁胜出,这种无能为力,只能坐着等死的感觉容时宁好久没有感到。

  阿乐隔几天就会来一次给容时宁送吃的,容时宁不想让阿乐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只是阿乐倔强起来,连他都不得不退步。他相信,如果不是狱卒不允许,阿乐会想在刑部的大牢住下。

  这天,楚相元一人前来,容时宁便知道两派的争端终于有了一个结果了。

  楚相元站在门外,神色忧思,没有开口,容时宁主动问道:“情况对我很不利吗?”

  “恩。”楚相元点点头,发出一个音节。

  容时宁看着他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模样,无奈道:“好了,你别做这个模样,快点说吧,等下说不完狱卒又要过来赶你走了。”

  听到容时宁这么说,楚相元放轻松了不少,容时宁在他心目中是无所不能的存在,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化险为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