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上门女婿是锦鲤 > 32.礼尚往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宋凤学本来就够生气了,再被她这么煽风点火,更是怒发冲冠。

    周睿实在没办法,只能暂时离开,再想办法。

    站在诊所门口,田鲁静劝慰道:“宋姐,别生气了,多大点事啊。小周他还年轻,不懂事,回家教训一下就行了,别在这发火,让人看了笑话。”

    “我没这样的女婿!”宋凤学说罢,气冲冲的转身回去了。

    离开诊所后,周睿也是头疼的很。

    宋凤学现在一点也不相信他,除非真找出什么证据来,否则根本不可能解决这件事。但田鲁静在病房里守着,不愿意让他进去,又怎么找假药?

    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明天检查组到来前,偷偷溜进诊所把假药全部找出来销毁。

    不过这事得小心点,万一出了差错可就麻烦了。

    正想着,门口的铃铛突然响起来。不等抬头,章鸿鸣的声音已经传进来:“周老弟,我给你送礼来了!”

    周睿连忙起身迎过去,章鸿鸣穿着一身黑西装,打着领带,浑身上下都透漏着上流社会的气息。

    “章总怎么这么早来我书店了?”周睿不解的问。

    “不是说了吗,给你送礼来了。”章鸿鸣示意他看外面,周睿探头看去,只见门口停着一辆全新的奔驰轿车。修长的车身,仿佛女子的腰线一般令人着迷。

    哪个男人不爱车?何况是周睿这种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见周睿看的出神,章鸿鸣也是高兴的很。能在几天内就找到一辆全新的顶配s级轿车,相当不容易,即便是章鸿鸣,也花费了不少力气。周睿喜欢,他就觉得这事做的值,那么辛苦也就不算什么了。

    “之前跟你说过的,奔驰s级顶配,不过颜色给你换了个红宝石黑,阳光下面稍微有点点红,比较适合年轻人。证件什么的都给你办好了,随时都能上路,不过正式的车牌还得等几天,到时候让人给你送来。”章鸿鸣介绍说。

    依依不舍的把眼睛从那辆价值超过两百万的豪车身上收回来,周睿看向章鸿鸣,道:“这礼物也太贵重了,让我怎么好意思收。”

    “这话以后就别说了,太见外。再说了,我还有事找你帮忙呢。”章鸿鸣说。

    “迁坟的事吗?什么时候去?”周睿问。

    “迁坟的事还得过两天,今天来找你,除了送车外,就是请你去我家做客。”章鸿鸣笑着说:“你可不准说不去,我可是在我爸面前立下军令状,无论如何,都要把你请到的。”

    “老爷子出院了?”周睿惊讶的问。

    说起这个,章鸿鸣就兴奋的很:“全靠你那药,不光救了我爸的命,还让他的身体恢复的好像十年前一样。老弟,咱们哥俩的交情,你不卖两颗给老哥压压身吗?我也不跟你讨价还价,一颗一千五百万,两颗三千万,怎么样?这个价格应该不低吧?”

    周睿听的发愣,一颗一千五百万?

    自己这小书店,一个月的利润还不到一千块。就算一千块吧,一年也才一万二。也就是说,得不吃不喝的赚上一千年,才能比得上一颗救命金丸的价格。

    一千年啊……紫竹林的小蛇都变成白娘子了。

    咽了咽口水,周睿不太敢相信的问:“一千五百万,是不是太贵了?”

    “哪里贵了?你知道多少人为了多活两天,甘愿倾家荡产吗?你这药的效果,别说一千五百万了,就算价格翻上十倍也有人愿意买。当然了,行情都是炒上来的,咱哥俩,你总不忍心让老哥也花上一两亿买颗药吧?”章鸿鸣说。

    周睿苦笑,就算章鸿鸣真舍得花一亿买药,他也不敢接啊。这么多钱,多烫手。

    再说了,救命金丸不是路边的大白菜,需要用道德金光来换的。

    现在道德天书上,只有一团金光,还是昨天救纪清芸后出现的。

    仅剩这么一颗独苗,周睿可不舍得随随便便拿出来换钱。万一再遇到昨天那种事怎么办?钱能解决吗?

    “不是我不想卖,而是现在真的没有。回头等有了,我免费送您两颗,就当是还这几套商铺的钱了。”周睿说。

    三套商铺,加起来价格超过四千万。章鸿鸣愿意送,周睿却不想真的白吃白喝。

    他已经这样二十多年了,现在有了道德天书在手,哪里还愿意继续下去,自然能还就还。

    然而,章鸿鸣却是脸色一沉:“这说的什么话,我章鸿鸣送出去的东西,还从没有拿回来过。你要觉得我这个人不是能交朋友的那一类,以后咱们就公事公办。但如果你觉得我章鸿鸣为人还行,就别在钱的事情上计较!”

    见章鸿鸣似乎真的生气了,周睿只好暂时作罢。不过就算不能用救命金丸来还钱,他也会在别的方面想办法偿还这个人情。

    周睿没再提前的事,章鸿鸣面色才缓和过来,笑呵呵的说:“这就对了嘛。现在我是钱多,可天有不测风云,指不定哪天还需要老弟搭手救一把呢。走走走,不说了,先跟我去家里,我爸可是等你半天了。”

    “现在就去吗?那老爷子喜欢什么?第一次上门,总不好空着手去吧。”周睿问。

    “心意到了就行,礼物什么的都是次要的。再说了,我爸喜欢的是文玩核桃,这玩意一时半会上哪找去,下次再说。”章鸿鸣拉着他就要走。

    周睿听的眼睛一亮,文玩核桃?如果老爷子喜欢别的,他还真拿不出来,可如果是核桃的话,那就算不上什么了。

    第一次用道德天书的时候,周睿可是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弄了一堆极品文玩核桃出来。

    “文玩核桃我这还有些,老爷子喜欢哪个品种的?我给他带点去。”周睿又问。

    “品种?狮子头吧好像,不过他对品相挺挑的,你……”章鸿鸣犹豫了下,没把话说完。

    以老爷子的眼光,普通的文玩核桃怎么能入他的眼。而周睿的语气,却像是把文玩核桃当成了普通物件,还说“带点去”。这可不是吃的核桃,能称个几斤几两的。数量再多,品相不好也白搭。

    周睿的底细,章鸿鸣也找人查过。从小父母双亡,岳母开诊所,岳父大学教授,妻子则是青州一家二流公司的副总监。这样的家庭在青州不说差,却也算不上太冒尖。

    尽管周睿能拿出神奇的救命金丸,还对风水术有一定了解,但章鸿鸣并不觉得,他在文玩核桃上能有什么成就。

    隔行如隔山,文玩更是如此,里面水深着呢!

    这种话,章鸿鸣没办法说的太直白。

    他稍微委婉点,周睿也没怎么听的出来,只道:“我那些核桃应该还行吧,起码个头挺大的。”

    看着走到书店吧台下扒拉东西的周睿,章鸿鸣苦笑一声。

    还行?

    听你说“那些核桃”,就知道行不行了。

    俗话说的好,物以稀为贵,能用“那些”来做计数单位的,又能是多好的东西?

    很快,周睿提着一个有些老旧的手提袋走回来,笑呵呵的说:“走吧,这些应该够老爷子玩的了。”

    看着鼓鼓囊囊,尤其还印着饿了吧logo的老旧手提袋,章鸿鸣实在哭笑不得,却又不好直接驳周睿的面子,只好敷衍道:“礼轻情意重,东西好不好都是次要的,只要你人去就够了。”

    周睿没听出来他话里的第二层意思,从章鸿鸣手里接过车钥匙后,先把手提袋放进后备箱,然后才坐进驾驶室。

    在众多品牌中,奔驰的内饰奢华感绝对是一顶一的。像周睿这样的“土包子”,看的眼花缭乱,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

    好在平时家里人累了,偶尔也会让他充当司机开车去接回来,所以对于架势,周睿不算太陌生。

    小心翼翼的启动后,车辆以龟速开始前进。

    章鸿鸣失笑:“老弟,你这样开下去,等到家天都黑了。”

    周睿脸一红,头一回开这么高级的车,生怕磕着碰着,自然速度慢的很。

    直到渐渐熟悉车况后,速度才提升起来。

    尽管如此,到章鸿鸣家的时候,一个小时都过去了。

    作为青州顶尖的富豪,章鸿鸣的住宅,自然也是最顶级的。

    青州临江别墅,均价二十万一平方。一套房子,就是普通人几辈子都赚不来的钱。

    别墅门前已经停了不少车,档次都相当高,周睿这辆最顶配的s级在其中只能算中档。

    下了车之后,周睿从后备箱拿了手提袋,跟在章鸿鸣后面进了别墅。

    大厅里站了几十人,正前方的太师椅上,则坐着一位红光满面的老者。

    周睿一眼就认出来,正是之前吃了自己一颗救命金丸的老爷子。

    老爷子面前,站着一个年轻人,正殷勤的说些什么。周睿走到近前的时候,正见老爷子手里拿着两颗文玩核桃,而那个年轻人刚好说到这核桃的来历:“我从一个香江收藏家手里好不容易买来的,正儿八经清朝贝勒把玩过的极品三棱狮子头,可不好找!”

    看的出,老爷子对这对核桃很是喜欢,在手里把玩个不停。那个年轻人看在眼里,满脸得意。

    章家的家族产业众多,老爷子章程和自然是许多人巴结讨好的对象。

    那个年轻人,是章程和的外孙,叫祁皓轩。

    今天老爷子出院,凡是来的人都送了礼物,可只有他送的这对核桃最得老爷子喜爱。

    这时候,章鸿鸣走到跟前,弯腰道:“爸,周先生来了。”

    在老爷子面前,章鸿鸣的称谓也正经了许多。老爷子一听,立刻激动的把手里的核桃放在旁边茶几上,然后站起来走向周睿。

    核桃和茶几碰撞出的声音,让刚才还满脸得意的祁皓轩,脸色立刻微微发沉。

    再看到老爷子已经紧紧握住那个陌生男子的手,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他就更加不爽。

    这谁啊,突然跑来抢风头?

    “果然英雄出少年,小友,我这把老骨头可真是要多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哪里还有时间再看一眼这个世界。”章程和语气复杂的说,在生死面前,没有人不害怕。越有钱,越会恐惧死亡。

    见老爷子如此客气,周睿连忙道:“这是您吉人自有天相,我只不过恰逢其会罢了。”

    “好好好。”周睿的得体应答,让章程和对他的印象更好,直接拉着手往椅子那走,道:“要是不嫌弃,今天就坐在我旁边。”

    屋子里的人都纷纷讶然的看过来,有人更是忍不住找章鸿鸣询问,这个年轻人什么来头,怎么老爷子对他那么热情?

    章鸿鸣呵呵一笑,说:“我爸的病,就是靠他的药治好的,再不热情点,岂不是让人说我们章家不懂礼节?”

    众人更加愕然,老爷子之前病的有多重,他们是知道的,几乎算是必死无疑了。现在突然病愈出院,本身就让人惊讶万分,再得知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治好的,就更加不可思议了。

    哪个有名的医生,不是古稀之年?最少最少,也得四五十岁吧。

    可周睿才多大?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何德何能治的了老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