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11.又不是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不起……对不起……阿青,对不起!”

    阿乌坐在崖边,也没有逃,他甚至不敢往崖底看,唯恐看见那层层浓云散尽后小小青龙血肉模糊的尸体。

    “我不想害你的,不是我……不是我想害你的。”阿乌哭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天龙根呢,为什么我不是青龙呢!”

    他们明明是一样的,相差无两的身世,同样的天赋卓然,从小一起受着祭司师父的教导。

    可偏偏一个青龙血脉天龙根,就让阿青成了祭司候选,成了长辈们眼中的天之骄子。

    明明,他比阿青更加努力啊!

    阿乌抹着眼泪,不甘心,不甘心啊!

    “本座就奇怪了,你不去嫉妒温容玉,你嫉妒阿青?你脑子是被天雷劈过?给你劈傻了?”

    一道不屑至极的声音从底下突然蹿了上来。

    阿乌一抖,都忘了哭。

    几乎占据了崖边整个半空的大白龙从崖边飞了上来,就停在空中,冷眼瞅着他:“温容玉今年300岁吧,是族里纯正的青龙血脉传承者,族中好几位长老都与他有亲信关系,一出生就众星捧月,他才该是你们这一辈中的天之骄子吧?”

    “阿青跟你一样,连姓氏都没有。他懈怠修炼,又懒于族事,唯一的爱好便是采药治药,这有什么好让你妒忌的?没有天龙根,不是青龙,你去恨你那在黄泉底下的爹娘去啊!”

    白银真是没忍住。你说这小屁龙崽子,怎么这么糟心呢!

    阿青听完这话,从他胳膊底下钻了个脑洞出来,抗议:“叔,我不懒!”

    白银拍了拍他脑门。

    阿乌已经完全愣住了。

    阿青……没事?

    “你……”他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从大白龙身上下来稳稳站住的小青龙,一阵恐慌涌入脑海。

    对,对了,他刚才把阿青推了下去,现在……现在阿青没死……

    “阿青,我,我……”

    小青龙木然地看着他,“你怎么?阿乌,谁要你害我的?!”

    阿乌前肢抱住头,畏缩着不敢看他。

    “我在问你,谁要你害我的!”小青龙一把抓住他的爪子,“你今日不老实交代,我就把你交给族长叔,你在族里一点根基都没有,你最好想清楚,不说的话,把你赶出去都是轻的!”

    白银在后头幽幽地加上一句:“到时候被修真者抓住,剥皮抽筋。”

    阿乌浑身一颤,哭了起来:“你们都威胁我,我今年才四百岁,我能怎么办!难道我说了就不会被赶出去了吗!你们看我好欺负,都威胁我,都威胁我!就因为我没有天龙根,不会说好话,所以祭司师父不喜欢我,不让我继承祭司之位!”

    阿青皱眉,意思是你把我从悬崖上推下去你还理直气壮的了?

    “阿乌,我不许你说祭司师父的小话!”阿青狠狠推了他一把。祭司候选必须要天龙根青龙血脉,这是族里的规定!

    阿青气得白肚皮都跟着小胸脯发颤。

    “你说不说!”

    “反正不说就带去族长叔那里!”阿青拽着他的胳膊就要拖走!

    “我不去,我不去!”阿乌自然不从,挣扎之下还要对阿青动手!

    白银目光骤冷,一攥拳头就要弄死这崽子!

    可阿青反应极快,从腰间掏出一颗绿药丸,倏地弹进了阿乌嘴里。

    “唔……你给我吃了什么!?”阿乌瞪大眼,不可置信,“这个味道……你给我吃了噬魂草?!”

    阿青松开她笑出声,“是啊,现在你也不用跟我去族长叔那里了,噬魂草,一月不解,必死无疑。”

    “阿青,你真恶毒!”

    小青龙丝毫不惧,瞪了回去,“咱俩到底谁恶毒!你刚才把我从这里推下去,你就不恶毒!?”

    阿乌愣住。

    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辩驳:“我不是故意的……是族老逼我的,对,对!是族老要害你,你把噬魂草的解药给我!”

    这话听得阿青一脸茫然,反而是身后白银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阿青不清楚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于是就凝声喝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族老,一向是以族里受龙尊敬的长辈才能被称之为族老。整个龙族也没有几位。可是,他做了什么大坏事?值得族老背后出手对付他?

    阿乌还沉浸在已经吃了噬魂草的巨大惊恐之中,乍听阿青的怒喝,只能讪讪开口:“族老说……”

    ……

    “小阿乌啊,你可想清楚了,等阿青不在了,你可就是族里唯一懂医药的小龙崽了,等你长大了,势必会继承这祭司之位,到时候谁也不敢欺负你了啊……”

    族老微颤着话音,循循善诱,给他画了一张大大的饼,那几乎是他梦中的蓝图。

    动摇吗?

    自然是有的。

    却也不是那么丧心病狂的。

    “族老,我不能做那样的事!”

    也不是没拒绝过。

    可惜……

    “你拒绝了?哼,你可别忘了,以老朽堂堂族老的身份,要把你这个没根没底的孩子赶出族地是多容易的事!外头可不那么好混,可没有什么修炼台给你用,不仅如此,还有大群的修真者在捉捕龙兽,我可不相信你在外头能活得过十日!”

    族老的这些话仿佛一根刺,扎进了阿乌心里最软的地方。

    龙,都是自私的。

    失去现在安静的生活,失去修炼台的灵气,甚至是失去性命。

    威胁就像一把单刃的匕首,不能把尖锐的一端对着自己,就只能让别人鲜血淋漓。

    ……

    阿青听完这些,沉默了好一会儿。

    不是他无脑善良,而是就这些原因上,他没有办法责怪阿乌。

    他和阿乌一样,族地就是家。

    吃着百家饭长大,住着破落的山洞。唯一能够为之自豪的就是修炼的天赋。

    被赶出族地,犹如失去一切。

    而一位族老,要给一个小辈按一个罪名,赶出去,那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是,阿乌,我还是不能原谅你。噬魂草的解药我不会给你的。”

    阿乌听了这话,瞬间就炸了起来,爪子上闪过点点紫光,就要朝阿青打去,俨然是一副疯魔的样子。

    奈何他动作太慢,早在察觉他动作之前,大白龙就已经把小青龙卷到了身边。

    冷眼旁观他又哭又笑的样子。

    “你凭什么怪我,我没有做错!!如果你不死,他们就会害死我!”

    “我是为了自己,我有什么不对!!!”

    “我也不想的啊,我也不想的……祭司大人教会我识药,是希望我救死扶伤,可谁也没有给过我机会啊!”

    “你,阿青,你!若那日族老威胁的人是你,你又会怎么做,你就不会下死手吗!!”

    阿青看着他瞳孔发红,动作癫狂的样子,漠然又失望。

    “至少,我会告诉族长叔,告诉族里的长辈。而不是拿别的龙的性命去交易。阿乌,你的命是命,我的就不是了吗?”

    说完,阿青再也不想看他歇斯底里的样子,伸出爪子扯了扯大白龙,“叔,把他绑起来,带回去交给族长吧。”

    白银点头,一抹白光闪过,就把那只小龙捆了起来。

    拖走。

    “阿青,不要,不要,我不回去,族长会把我赶出去的,一定会的!!!”

    “阿青你放过我,你不是没事吗,你放过我吧!”

    白银烦躁地瞪他一眼,“闭嘴。”

    就像是言灵之术一样,他一喝,阿乌就立马昏了过去,比迷药还好使。

    阿青看见这一幕很是惊奇,眨巴眨巴眼,“叔,这是什么厉害招数!?”

    白银勾了勾唇,“懒于修炼的小龙崽,自然是不会知道的。”

    小青龙羞愤地红了脸,“你又说我懒!”不就是不爱修炼吗!

    白银吹起个口哨。

    要他的小阿青学会什么阴谋阳谋太难了,就连能不能长个心眼都难说。不过,唯独修炼这件事,他还是希望,多刺激刺激,能让小家伙好好修炼,至少要有实力傍身。

    “对了!小青龙啊!”

    “嗯?”

    “刚才这小子问你,如若你是他,在旁人的性命与自己的性命之间,你会如何选?”

    阿青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

    “旁人的性命。”

    白银一愣。卧槽不是吧?他媳妇真的是个傻的?

    “你以为我会这样选?”小青龙一爪子拍到大白龙的头,“又不是傻!本小龙很是惜命的!”

    白银勾勾唇,把坐到脖子上的小青龙拉进怀里,狠命揉吧两下:“算你聪明。”

    他就怕啊,这小东西真的傻,为了别人的命可以不要自己的。

    吧唧一口亲在脑门上。

    哎哟,真稀罕。

    阿青轻哼一声,“那是!”

    旁人的性命和自己的相比,那自然是自己的重要,无论如何,活着才有一切可能啊。

    但那个‘旁人’,也得看是谁啊。

    小时候,宁愿用自己的命换师父的,却也换不来。

    阿青又哼哼,他才不傻呢。

    当然是最重要的那一个‘旁人’,才能珍贵到他用命去换啊。

    “哼哼什么呢?”

    “没呢没呢,我们快回去吧!”

    “哦对了,你真给他吃什么噬魂草了?”这山里还有那么邪门的东西?十日就要命?

    阿青眯着眼笑,“没有,没有什么噬魂草。”

    “那……”

    得意的小青龙挺挺胸脯,“我喂他吃的是冬花草制的药丸。小时候师父教我们识药,怕我们误食了冬花草,便说那个是噬魂草。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冬花草吃了只会拉肚子,可阿乌到现在都还以为,噬魂草会要人的命。”

    “……”白银笑出声,“你还当真按我说的做了?生气就喂它吃冬花草?”

    阿青脸一红,重重地哼了一声,抱头,埋脸,不听!

    大傻子龙说的话,什么都听不见!

    不听!

    那小模样,看得白银直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