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12.孩子丢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乌被带到族长面前,告知了事情经过,就连族长也怔愣住了。

    “阿乌他……果真做了这样的事?”看着仍还昏迷的阿乌,族长眼里一闪而逝的失望,“罢了,我知道了。”

    “阿青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听族长问自己,阿青也不意外,绷着小脸严肃道:“我已经给他吃了冬花草了。”

    “……冬花草?”

    “所以,就请族长狠狠教训他一顿后把他放回去吧,对了,等阿乌醒来,还请您告诉他,如果他愿意,也让他做族里的大夫。”

    阿青满脸正经,却看得白银直乐——明明就是他自己懒,不想当这个大夫,只想学药理,这下好了,找到个借口,难怪这么开心。

    白银:假装没看见小青龙背后甩得欢实的小尾巴。嘘——

    “阿青你……不怪他?”族长显然不可置信,这孩子是傻的吗?

    阿青瘪了瘪嘴,“怪他又如何,把他赶出族地?害了他的龙命我难道就开心了?阿乌还小,缺得大抵就是那一份关注和教养,我想,若是族长能悉心教导,阿乌以后定是一名出色的大夫。”

    族长被这一句话说的哑然。

    确实,族地中除了一直传承下来的龙族一脉外,还有许多是早年族长和祭司在外游历时捡回来的龙族幼崽。

    龙兽们也不算排外,但也不会轻易接纳和自己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幼崽。这些孩子一般都是和阿青那样,住在破落的窝,自己找食。虽然吃的方面粗糙了些,但在族地,他们不必颠沛流离,且至少是安全的。

    族长沉重地叹了口气。

    是他想到的太少了。

    说起来,昆月在世的时候,这些孩子都是由他亲自教导,教他们识得药物,教他们怎么修炼。

    可昆月已经去世十年了。

    十年不长,却也让他忽略了这些孩子。

    “依本座看,这族里的龙崽都该找大龙照看着,该教的也教给他们。至于身份的差异……像温容玉和阿青这样血脉的还是不要和那些幼崽一起养大比较好。”

    他倒是想看看,把血脉尊贵者束之高阁,蝼蚁还怎么嫉妒。

    到那时,他们只敢仰望,再也生不出半点迫害之心。

    白银一心想着怎么趋避小青龙危险,却不知这番话落在阿青耳朵里俨然成了他为龙族后代着想的表现。

    阿青激动地连连点头,“对,就是这样,族长叔!哥说得对!如果有大龙来教,小龙崽能学到的东西肯定更多,还有,还有……”

    白银看他着急得脸都红了,赶紧抱起小龙,“别着急慢慢说,一会儿咬到舌头!”

    阿青被这么一打岔,突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还有……”小青龙耷拉下脑袋,抽了抽鼻子,“还有……我忘了。”

    白银又乐了。

    小青龙瞪他:还不都是你!

    大白龙回他一个眼神:哈哈哈!

    “阿青是想说,若是所有的幼崽都能进修炼台修炼就好了。”

    “对!”

    “不过,想要幼崽都能够得到修炼之法,究其根本还是要将这修炼台扩大。”大问题是这个,根源则是南朱大陆的灵气实在太少。

    别说飞升,恐怕就是修炼到元婴期都是难上之难。

    白银曾游历大陆,对修真界的了解必然比这些‘井底之龙’多得多。修真界中,一个大宗门拼尽了资源也就能培育出一两个元婴期高手。

    而龙族,就别提了。

    那个修炼台实际上是先辈为了后代特意开辟的灵气眼,将周围的灵气尽量吸收到同一个地方,方便后代修炼。

    但也在同样的程度上,削弱了族地周围的灵气。

    “对对!哥说的对!”小青龙可劲点头,可想了想好像不对……看见族长为难的眼神,他才想起——

    龙族若有这样的条件能够扩充修炼台的灵气……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族长叔,对不起……”小青龙默默地停下兴奋,只是一只小爪子揪着大白龙的衣服,不放开。

    白银低头,小爪子死死揪着他胸前的衣衫,小青龙埋着脑袋,可怜巴巴。

    难怪前世徒弟说,无论如何祭司之位他当不得,唯有阿青才能胜任。

    那时觉得天之骄子的徒弟太过谦虚,现下看来,就凭阿青为龙族的这份心,是谁都比不上的。

    族长笑了下,慈爱地摸了摸小青龙脑袋,“没事,族长叔会想办法的。”

    小青龙乖乖地点头。

    “这样,我先看看有没有适合的大龙来教一下修炼台的孩子。”说完,族长笑道:“阿青可要快些长大,这祭司之位,恐怕非你莫属了。”

    阿青一呆,连连摇头,“族长叔你别这样,还有容玉啊!”

    他懒,对族事也绝对没有师父那样的妥帖,怕是做不好的。

    白银眉头轻蹙,“阿青不做祭司。”

    族长瞪眼,“白小子!”

    “他不做。”白银再次强调,说完一把抱紧小青龙就跑!

    等族长回过神来——

    “……这混小子!”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白银这臭小子会把他的未来祭司给带歪。

    算了算了,不想这些。

    低头一看,阿乌还躺在那呢。

    阿乌小脸灰扑扑的,眼睛也闭着,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

    族长蹲下身,将小龙抱起,嘴里念叨着:“你说你,怎么不行,偏偏去惹那只可恶的白龙。”

    “你说你,阿青没了难道你就不会伤心吗?”

    “阿乌啊,傻啊。”

    他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事实上,白银把小龙带来他这里的原因,恐怕只有一个。

    ——借着阿乌的事,把二长老一派连根拔起。

    【阿青:不是不是,大白龙只是出了力气帮我带阿乌来的。

    白银:媳妇你怕别是个傻子?

    阿青:???

    白银:(望天)我什么也没说。】

    不管怎么说,有了阿乌的事情在前,人赃并获,这族老对族里的小辈下手,那就是谁都饶不得他。

    至此,谁都以为这件事恐怕就告一段落了。

    但就在这个关头,出事了。

    “族长!二长老家的小蛋和小结巴没了!”

    族长手里还抱着昏睡的阿乌,乍听这一消息,瞳孔一缩,“怎么没了?!”

    来人很急,但也被族长的脸色吓了一跳,“就是不见了!族地里都找遍了,也没见到!”

    族长心里微微一松——

    玛德智障,他还以为‘没了’是死了。

    原来只是丢了。

    不对!

    什么只是丢了!在族地找不到可是大事!

    “到底怎么回事,你且细细说来。”

    “听二长老家的说,小蛋昨日下午出去玩,彻夜未归后,就担心得四处找。听闻族里的孩子说,

    曾在族地门口看见过小蛋出去,在那之后,便再也没谁见过小蛋了!”

    族长呼吸一滞,族地门口……

    “他竟是跑出族地去了!?”

    一只小小的龙崽,化形都不会,出了族地不是找死吗?别说修真者会不会发现他,就是被族地前头那片魔兽林里的鸟兽瞧见了,恐怕都活不下来!

    倒还真是会跑!

    族长气得一握拳,“那小结巴呢,小结巴那孩子也出了族地?”心想,不应该啊,小结巴懂事又寡言,也不是贪玩的性子。

    那怎么会丢?

    “小结巴……小结巴不知道是怎么丢的,只住在小结巴窝附近的孩子说,已经整整两日多没瞧见过小结巴了。”

    “族地各处都找过了吗!”

    “是,都找过了……族长,你说小结巴会不会是也和小蛋一样跑出族地去了……”

    族长一喝,“胡说什么!小结巴不可能出去的!”

    那孩子最乖,最懂事的。

    和二长老家那个被宠惯大的小蛋可不一样!

    “都丢了两日了,现在才来告诉我,你们的胆子啊,可真是越发大了!”他眯眼一看,就知道这人是二长老那一派的。

    “这,这不是……”

    “闭嘴,现在召集族里所有的大龙,再把族地仔细找找,一定要把小结巴找到!”

    “那二长老家的小蛋……”

    族长气愤地啐了一口,“平日里千叮咛万嘱咐,说绝对不能出族地绝对不能出,现如今丢了,让他们家的自己找去!”

    “别管其他,先把小结巴给找到!”

    “是,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