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16.傻傻相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日子过得很快,天一黑,再一亮,便又是一日。

    小黑龙不敢睡得太死,一直竖着耳朵听着动静。

    等到打着哈欠的人类来察看了它仍没有醒过来才又打着哈欠离开之后,小黑龙才稍微放松下来。

    他该准备走了。

    小结巴想着,把铁索挣开,他就去找个地方躲起来,悄悄等着小年。

    这些天以来,那些人类给他下的药几乎已经淡去了,起先几天的麻痹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剧烈的疼痛。

    不过好在小年给他带了药来。

    ‘噗嗤——’使用力量将嵌入皮肉的铁勾锁硬生生拔出的疼痛让小结巴微微红了眼眶。

    好疼啊。

    可转念想想担心他的族长和阿青,还有可能正往这里赶来看他的小年,小结巴坚强地抿住唇。

    “噗嗤。”接连四声。

    所有铁勾都被他取了出来。

    血流了一地。

    小结巴不敢多待,抬爪一挥,囚笼的铁牢竟然不堪一击的应声而碎。

    小黑龙带着伤掀开了窗户,扭着身子,就像一只巨大的壁虎,动作灵活利落地爬了出去。

    小黑龙跑出了房子,掩人耳目地藏在无人问津的杂草堆了,将小年给的药丸咬碎了,一点点地化在伤口上。

    非常疼。

    疼地他眼眶都不自觉地发红。

    缓了好一会,才抬起脑袋看一眼天色,差不多快到小年来找他的时候了。

    再和小年见一面,便要回族地了。

    小结巴坚定地想好了自己所有的打算。

    可偏偏,世事无常。

    “小结巴。”稚嫩且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小黑龙惊喜地回过头去——

    被小男孩身后的衣着奇怪又统一的大汉们惊住。

    “小年……”

    小男孩对他露出笑来,“怎么了,啊,你从那里跑出来了?那真是太好啦,我不用给那些家伙灵石了。你可真是给我省下好一笔灵石呢。来,走吧,我带你去我家。”

    小年明明在笑。

    小结巴心中的疑惑冒了出来,明明在笑,为什么,这么冷呢?

    “我,我……小年,他,他们是是谁?”小黑龙没见过这么多的人类。

    他需要仰高头才能看清他们的模样。

    凶煞得很。

    他好像从这些人身上嗅到了血腥味。

    小结巴迟疑了。

    为什么小年会带这些人来找他?

    年舒明不以为然地看了眼身边的护卫,蹲下身和小黑龙平视,“哦你说他们啊,他们是我爹派来保护我的人,我也和你说过的啊,我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嘛。”

    如此厚脸皮说自己是有钱人家的公子的,恐怕也只有眼前这一位。

    偏偏在场诸多护卫,没有一人敢反驳。

    因为年舒明的身世背景,实在不能以简单的‘有钱人家’来概括。

    小结巴是单纯,却也不傻。

    人类很危险,族长耳提面命,他懂事,他都听进去了。

    这一次,小结巴开始犹疑起来了。

    小年的家里,全都是人。

    而他自己,是龙兽。

    人和龙,可以结合吗?

    “小年,我可以,可以只和你,和你一起吗?”小结巴望着小男孩,仿佛是等着他说可以。

    他相信小年,他就去认个路,然后就回族地,等告诉族长一声了,再,再回来找小年。

    年舒明失笑,“当然。”就像一个主人纵容一只任性的宠物一般,满是宠溺。

    小结巴看不懂其他,只是傻傻地笑了起来。

    护卫们却硬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年舒明走在前,小小的胳膊里抱着一团小小的黑龙。

    护卫不敢上前,只好跟在身后守卫。

    小结巴趴在他的臂怀里,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陌生的地方,但也许是因为有小年在,他并不害怕。甚至心思敏捷,龙眼防备地转悠,随时随地地警惕着周围,唯恐有谁突然冲撞了他喜欢的小年。

    龙,要保护将将,将来的伴侣,是责任!也……也是爱!

    小龙心里满满的、胀胀的。

    情不自禁地,他甚至连自己和小年以后的日子都想好了。

    小年是个小少爷,那他就对他很好很好,让小年知道,就算跟着自己一起过日子,以后也绝对不会亏待他。

    有他在,绝对要好好护着小年!

    光是想想小年长大后的模样,想想他守在窝里一如既往地对自己笑……小结巴突然有了一种使命感。

    回去族地以后,不能让人欺负了。他还要保护小年!

    不能,不能再做以前的小结巴了。

    也许是受过伤见过血的缘故,小结巴的胆子大了不少。可惜,他终究还是太单纯了。

    小年带他走进了一座好大好大的宅院。

    小结巴颤着胆子惊呼,“好漂亮。”

    他住的是小破洞,小年住的却是这样的大房子,也难怪……小年是有钱人家的公子。

    “小结巴,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和我一起住。”

    喔!小年又再对他笑了。

    小结巴那点自卑还没冒头,就被男孩的笑给抹了个干净。

    “好,好……”

    “你的爪子好了吗?看起来那个药还不错。”年舒明勾了勾笑,捏着他的小黑爪,轻轻摸了摸。

    年舒明:啊,这就是鳞片的触感……

    唔,就是不太硬,是因为覆在爪子上的比较少吗?

    “小年你你在摸、摸哪里……”小黑龙满脸通红,尾巴,尾巴不能随便摸的。

    年舒明在小黑龙埋头的瞬间瘪了瘪嘴。

    他还以为龙兽的鳞片都是尖锐坚硬的,结果,软趴趴的。

    啊,真没意思。

    “对不起哦,碰到你尾巴了。”不过好在,尾巴似乎是龙族的敏感点,嗯,记下了。

    小结巴摇了摇头,其实也没关系,反正小年将来也会是他的媳妇。

    尾巴什么的,摸一下,也,也是可以的。

    年舒明不知道他又脸红什么,但此刻心里却是有些烦躁了。

    他不是很喜欢这只龙的性子,就像站在高处的人找到了宝箱,正当喜不自胜时突然发现箱子里空无一物。

    龙兽,不应该是翱翔天际,万兽之首吗?

    和话本里写的,怎么完全不一样?

    小男孩眼中闪过失望。

    他以为自己掩饰地很好,却不知道小结巴因为在族地中备受欺负而对旁人的情绪有多敏感。

    小结巴没有问,只是把头低了更深的一分。

    年舒明见了这幕,更是心烦。算了,还是等养大点再看看吧。

    谁也没有说话,心思各异地往住处走。

    “少主,主子叫您过去,商量您过两日去印鼎宗的事。”

    “行吧。”应了下来,年舒明低头对小黑龙道:“我还有事,就让这个人带你去住处吧!”说着,任性地把小黑龙往陌生的护卫怀里一扔。

    转身就走。

    而小结巴在接触到陌生人时却瞬间绷紧了身上的鳞片。

    几乎是年舒明转身的那一刹那,小黑龙已经跃出陌生人的怀抱,朝他追了过来。

    “小年。”

    “怎么了?”年舒明笑了笑,该装的还是要装的。

    小结巴磕巴了一下,“你,还回来吗?我该回回族地了。”

    年舒明嘴角的笑一僵。

    “回族地?为什么?你不想和我待在一起吗?”小男孩歪了歪头,大眼睛里有些委屈。

    小结巴:就像被自己抛弃了一样。

    “我,不是,那个……阿青和族长,会会担心……”

    小男孩叹了口气,蹲下身摸了摸小黑龙的爪子,“那你也要等我回来,等我回来了再说,嗯?如

    果回来看不见小结巴,我会不开心的。”

    小结巴倏地又红了脸,这仿佛情人间的昵语啊……

    却不知,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和一只情窦初开的小黑龙,使得这一幕有多滑稽。

    “那,那好。我在这里,等,等你。”

    年舒明这才又爽朗的笑了。

    “嗯!不过,你要跟着这个人一起去住处,在屋子里等我吧,好不好?”

    “好!”

    年舒明满意地离开。

    虽然讨厌这只龙的个性,但也感谢这种个性,让他很简单就能哄住这只愚蠢的龙。

    他也不是看不懂小结巴眼睛里的那种痴迷,那简直令他恶心。

    他才十一岁啊,难道这龙看上他的身体了?现在的龙对□□没有什么概念吗?

    真恶心。

    小结巴打了个寒颤。

    并不知道他的光在暗地里把他想成了什么样。事实上,他们龙兽在成年之前,所有感情都是尤其单纯的,简单的说,他们没有情/欲……

    “走吧,小龙,我们去少主给您安排的住处?”

    “喔!好!谢……谢……”小结巴回过神,仰高了头看那个护卫。

    护卫笑着,有些阴冷。

    他带着小龙走进偏远角落,扒开了石门上爬满的绿藤,露出石门真正的模样。

    “来,请进。”

    住惯了破洞的小结巴没觉得这住处有什么不对,但他异常警醒地从护卫身上感受到了恶意。

    小结巴:我,我还是找小年,不不等!

    想完,拔腿就跑。

    四肢迈开,跑了两步,噗通一下,小黑龙摔了。

    身后传来护卫阴测测地声音,“跑啊……原还以为少主给你的药没用,没想到只是发作的晚了一些嘛。”

    小结巴胸口猛地一紧。

    护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步一步,靴子擦过地面的声音令他瞳孔竖立,鳞片不由地绷了起来。

    危险!

    危险!

    快跑……

    小结巴吃力地爬了起来,想迈开步子跑,但四肢却像是灌了铅一般,重得他拼尽全力也抬不起来。

    空气就像凝滞了一般。

    他回头,看见男人对他笑了。就像白面上覆上一双弯成月牙的空洞双眼,他看不见笑意,但却看懂了那复杂。

    贪婪与喜悦夹杂着疯狂。

    一只大手,从他的头顶上落了下来。

    越来越近!

    死字蒙上心头,小结巴瞬间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轰——!’

    以小黑龙为中心,五尺之内,地面猛地炸开,尘土飞扬!!

    年舒明站在长廊转角处,稚嫩的脸上终于露出兴味的笑意。

    啊。

    有意思。

    当那道光芒消失,卷起的灰土也都散去,才显露出中心的一人一龙。

    护卫的尸体,和重伤的小黑龙。

    年舒明缓缓走了过去,在接近小龙还有五步之遥时,他突然加快了步伐,面上带着焦急。

    “小结巴,小结巴,你怎么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小黑龙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小男孩满脸关心的样子。

    他原本心存了一份警惕,但却也在这满目的焦急中退败。

    “小年,你你……给给我的药……”

    男孩一听完,立刻掏出了自己腰间的小袋子,里头瓶瓶罐罐地不少,他仔细翻找了一番,脸上的血色刹那间褪去——

    “对不起,对不起!小结巴,我给错药了!!”

    年轻的小脸上露出惶恐和苍白,仿佛怕极了他会误会。

    小结巴这么一听,心一下子就软了。

    别人说的,他信三分。

    小年说的,他信七分。

    “没,没关系。”小结巴轻轻笑了一下,心里放松下来,身体的疲惫和伤痛也随之而来,就这么一倒睡了过去。

    “小结巴!!小结巴!!”

    彻底失去意识前,他又听见那一声声担忧的喊声。

    小结巴:这一刻,我应该信他十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