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17.我舍不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结巴重伤昏过去时,年舒明也没有离开他的身边。

    不是说有多同情,只是年舒明有点不大理解。

    他原本就没有走远,眼看清了护卫只是想把小结巴带回住处,但不知道为什么,小结巴突然就爆发了那样强势的力量……

    年舒明抬手戳了戳小黑龙的脸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还蛮有意思的就是了。

    原以为这小黑龙恐怕是力量太弱才被那些不过筑基的人类给锁住,还要被拿去卖掉。可想想,好像有不对。

    “既然你一开始,就有这样的力量,为什么还会被抓住呢?”年舒明单手撑着下巴,给小黑龙掖了掖被角。

    “突然对你有了点兴趣,这可怎么办才好啊……”幽幽的叹气声从男孩的粉嫩的唇里滑落出来,看似天真的脸上竟然真的有了一丝忧愁。

    几番算计,你这只笨蛋龙,应该信任本公子了吧?

    思来想去,年舒明决定,还是先好好的把小龙养着。

    而另一方面,他也该去见他爹了。

    ……

    年舒明安顿好小结巴,才晃晃悠悠地走到了他爹的书房。

    当今的先知堂尊主,真是气派。

    嗤笑一声,大步走了进去。

    “爹。”

    ‘砰——’一声巨响,花瓶在脚边碎裂,飞溅的瓷片从腿边划开,甚至割出一道短浅的血痕。

    男孩就像没瞧见这一幕似的,不痛不痒地微笑:“爹这是在发什么脾气?”

    “发脾气?呵,我让护卫去唤你,你耽搁了多久才来?现在你爹的话你也不放在眼里了?!”

    “那哪敢,我这不是在安顿那只龙么……”男孩低下头,做低伏小。

    而端坐在厚椅上的男人,凝着犹如刀一般的视线,在他身上来回的剐。

    “舒明,你长大了。”他的眼一眯,似乎刀已经直指年舒明雪白的脖颈。

    男孩抿唇一笑,“爹说什么,舒明听不懂。我还小呢,万事都还要靠着爹的。”

    “你知道就好。”男人冷哼一声,似乎终于结束了这场目光凌迟。

    “在家中再待七日,就启程去印鼎宗。”

    年舒明听了这话,有些惊愕地抬头,“不是说过两日就去吗?”他心里隐约有些不安。

    而座上那位是他爹的男人,朝他招了招手。

    年舒明小心地往前走了一步。

    “呃——”重重地一拳打在腹间,让他不由地呕出一口酸水。

    “是啊,不再待上七日,伤怎么养得好?”男人狰狞一笑,双眼中压抑的痛苦似乎终于有了宣泄口,一拳又一拳地落下,每一击都挥向他唯一的儿子。

    年舒明像个破布袋似的任由他打,他抱着脑袋,做好了一切防范,却仍然抵挡不住剧痛在身体上肆虐。

    俨然这一幕不是第一次发生。

    抱着脑袋,颤颤巍巍地说:“爹……很疼,爹,我错了,我不会去了,我乖乖地听话,您说什么时候去我就什么时候去。”

    过了许久,他爹才终于停下了手。

    “我这两日心情不大好,你要乖乖听话,知道吗舒明?”捏着他的下巴,男人笑道。

    年舒明很怂地点点头。

    他在外耀武扬威,却从小在父亲并不正常的打骂下长大。

    他也没有母亲。

    他想,若是有,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满身伤痕。

    “回去吧,管好你的龙,如果乱跑出来了,我会把他杀掉的。嗯?”

    “是。”

    拖着伤,年舒明出了书房。

    下人们不是没听见那些声音,只是都习以为常地垂下眼,不敢听,也当做听不到。

    当初有一个?麽便是见不得小少爷被这样打,就冲了进去,想拦,最后当着小少爷的面,被尊主给打死了。

    听说小少爷就连那一次也没有哭,看得下人们都觉得这个孩子太冷漠。

    从此之后,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少爷可怜,他们这些下人的命,也是命啊。

    ……

    年舒明拖着受伤的身体,没有回房,反而去了安排给小结巴的住处。

    他想到他爹刚才说的话——

    回去吧,管好你的龙,如果乱跑出来了,我会把他杀掉的。嗯?

    就仿佛他和小结巴,才是同一世界的。

    也是,小结巴傻,被他骗,说不定以后会被拔鳞放血。而他又何尝不傻,若是不傻,怎么还会做了先知堂十年的少主呢。

    年舒明背靠着门框,侧头看着屋里昏睡的小结巴,抿唇笑了。

    “我不过就是不想变成你这样连父母都没有的孤儿,我受着这些,我也不后悔。”

    小结巴似乎是听见了年舒明没有刻意压声的话,咿唔着就醒了过来。

    “你醒了?”年舒明立刻忘掉那些不愉快,快步走到小结巴床前。

    小结巴轻轻地点了点头,眼里在发光,似乎没想到一醒来就能看见他的小年。

    “小年。”

    “嗯。”

    “刚才……那个人……”小结巴有些懊恼,其实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为什么那个人散发的恶意会让他直接不受控制的动了力量。

    年舒明没说,只是摇了摇头,“你别管他了。”

    他也根本不在乎一个护卫的性命。

    小结巴爬了起来,身体虽然疲惫,但是体内却有充盈的力量,令他精神大振。

    就连看向年舒明的的视线,也变得更加澄澈。

    也就一眼,他就皱起了小眉头,“小年,你受伤了吗?”仔细嗅了嗅,还有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年舒明弯了弯眼角,“刚才摔了一跤。”

    “喔……”小结巴半信半疑。

    年舒明很不愉快地瞪他一眼,“你做什么这个神情,你不信我?!”

    “我,我信,信的!”小结巴赶紧解释。

    “我说摔了就是摔了!”

    “可是……”

    “没有可是!我说的,你信,就行了!”简直霸道。

    年舒明:就是霸道,那又怎么样!

    小结巴生性温和还有些怯懦,自然不会与他争,也就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小年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年舒明被那干干净净的大龙眼看得有些别扭。就像,就像扭曲的心思在干净的阳光下一下子被揭开了遮羞布,有一种无所遁形的窘迫。

    他别开眼,小声地问:“小结巴,你是孤儿吧。”

    小结巴点头。

    “我也是。”年舒明笑了下。

    小结巴伸出小爪子,用肉垫摸了摸他的脸颊,“为,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孤儿?”

    小结巴摇头,“为什么,会,会这样笑。就算是,是孤儿,我也很开心。从小,很开心。”他说话几次停顿,努力不再结巴。

    年舒明一怔,笑容消失。

    “你为什么开心?”

    “我有阿青,有族长……”小结巴笑了出来,很是灿烂,“他们,对我,很好!”

    “哦……”不是第一次听见小结巴提到阿青和族长了。

    年舒明不否认,自己现在有一点嫉妒这只小龙了。

    “那你为什么还会被人抓起来?”

    “我是,被,被骗了!”小结巴说起这个,就很愤怒,“他骗,骗我说阿青出了族地,所以我,就就……”

    年舒明摆摆手,他能猜到了。

    大抵是诱骗之计。

    “我,不喜欢,有有谁骗我。阿青不会,族长,也不会。他们对我,很好。所以我很很开心。”小结巴的怒气隐约散去,又认真地看向年舒明,“小年,有爹,不开心是因为,因为爹爹吗?”

    年舒明有些惊讶,这只笨蛋龙怎么这么聪明?一想到自己也骗了他……

    再想想刚才在小结巴力量下暴毙的护卫,年舒明突然有些怂,于是急忙应声:“嗯,我爹对我不好。”

    从小他锦衣玉食,无论走到哪里都被护卫簇拥着,哪怕是修真宗门的弟子也要遵称他一声少主。可他也知道,除了这些,他什么都没有。

    “我娘是被我爹打死的。”

    小结巴哑然。

    年舒明也哑口无言。

    他亲眼见过很多人被爹泄愤打死。

    有他娘,有他奶娘,甚至是冲进屋子为了回护他的阿麽。

    “我宁愿没有爹。”可是,如果没有爹,就会失去现在的一切,变成孤儿,无父无母,甚至没有背景傍身,就连在人前也维持不了他的光鲜。

    所以他不能,也无法。

    “我,会对小年好。”

    “如果,你爹打你,我就,就打他。”

    年舒明看着眼前认真握住拳头的小龙,心里的酸涩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我可还想着养大了你,从你口中套了龙族辛密,再把你扔给护卫们的呢。

    “谢谢你,小结巴。”

    如果你知道我骗你,可能会恨不得掐死我吧。

    年舒明弯唇,有种骗到人的快意,又有种奇怪的不忍。

    “小结巴,如果有一日,我也骗了你呢?”

    小结巴听见这句话,猛地抬头——

    极其认真道:“我会原谅小年。”

    “无论我骗了你什么?”

    小结巴皱眉,不太懂,只说,“如果是很严重重的事,我会生气。不可以伤害阿青和,族长!”

    年舒明:哼,我就知道,这笨龙也不是真的蠢,约莫在心里也隐约晓得,我不是什么好人。

    “不伤害,害阿青和族长,我就原谅。”

    年舒明默然,没有说话。

    如果有人对他这样好,他也舍不得伤害他们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