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18.异样恩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银和小青龙来得很快。

    毕竟白银是成年的大龙。就算在前一世,南朱大陆也几乎没有能够与他抗衡的存在。而回到一千年前,就更是如此了。

    神识化境,以极快的速度扫过附近的人族城镇。不消三个时辰就锁定了祈城。

    带着小青龙一路急奔,穿过魔兽林再来到祈城,也不过才过去了一日。

    “累吗?”白银多此一举的问。虽然小青龙一直都在他背上,可是颠簸也是不少的。

    白银:哼,疼媳妇的老爷们不需要解释。

    小青龙摇了摇头,神色倦倦,“我想快点找到小结巴。”

    小结巴性子懦弱,容易被欺负。

    白银也点了点头,快步往年府方向走去。

    是的,他已经找到了小结巴,就在年府,毕竟祈城虽大,毫不掩饰的龙气却只有那一处。

    边走着,他心中也泛起了疑惑。

    前一世,小结巴也被带到了祈城吗?实在是他记忆中阴沉的二长老和阿青口中的小结巴让他无法联想成同一只龙。

    这历史轨迹,到底有没有改变?

    如果小结巴真的就是二长老,那么他必定经历了一些残酷的事,听阿青说,小结巴虽然性格软糯,但面对阿青时,也是一只认真开朗的小龙。

    这让他不免会想,上一世小结巴是否也被陷害流落人族,饱受折磨后成为了那样难以言喻的个性……

    如果小结巴这一世也不可避免的……白银突然不敢继续想下去。

    二长老一脉必然会被铲除,小结巴也会成为他所认识的那位二长老,那么阿青呢……

    八百年后,世界的轨迹是否会殊途同归,他能护住阿青吗?

    白银敛下眸,回来这么久,第一次心中生出了危机感。

    也许,能从小结巴身上明白。

    如果能够阻止小结巴的变化,是否他也能同样阻止阿青的死。

    那便试试吧。

    ……

    白银加快了步伐,来到了目的地。

    “叔,就是这里吗?”小青龙看见大白龙突然不动了,有些疑惑地问。

    白银哪里是不动了。他是被惊住了。

    偌大的宅邸上挂着漆红的匾额——先知堂。

    他随手拉过路上的行人,问:“请问这里可是先知堂?不知道这府里人家贵姓?”

    路人突然猛地被一黑斗篷人拉住,吓了一跳,又见他面色坦荡说话有礼,便点了点头,“祈城先知堂,主家姓年。”

    糟!

    白银木然放开他。

    小青龙悄悄从他后颈探出一个脑袋,“怎么了叔?”

    白银摇了摇头,“我们进去吧。”

    真是孽缘。

    先知堂,姓年,年舒明。

    一千年后,二长老的伴侣。说是伴侣未免太过,毕竟在他看来,这对伴侣的性子都有很大问题。

    现下,他已然能断定,小结巴确实就是一千年后他所认识的,性格强势且阴沉的二长老。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两人的缘分竟然是从一千年前开始的。

    到现在,他还能记得前世见到年舒明时的情景。

    那时正值龙族和修真者抗衡之际,龙族设下阵法要引杀受诱前来的修真者。也正好他当时得知阿青死讯黯然回族地。

    这才知道,阿青的死大家都知道了,唯独徒弟将他瞒着,让他去找。南朱大陆,何其之大,他以为阿青揣着蛋出去游历,谁想找遍了各地,也只得到了一个死讯。

    那时,他心情算不得好,活生生的阿青总是在脑海里晃,让他懊悔又无力。

    正巧在这个时候,已经是祭司的徒弟带着族谱来找他。

    他就是在族谱上,见到了年舒明的名字。

    而在陌生的名字旁边,是二长老的名讳,不,没有名讳,只是‘二长老’三个字。小结巴这个名字,甚至被抹去得毫无痕迹。

    他那时疑惑,便随口问了一问,“年舒明?”

    “年舒明么?是人族,不过是二长老的伴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温容玉叹了口气,“这些您迟早是要过目的,师父也别忘了,你是族长啊。”

    身为族长但总觉得有点失责的他决定去看看这个人。

    随后,他便去了二长老的屋子。

    刚走到头,便见一人从另一个方向走来,浑身都是伤,很是狼狈,但手上还抓着两只海兽。

    是那种能吃的海兽,名叫海劣,不过味道太怪,他们龙是不吃这种的。因为这种海兽太弱,所以口感也不怎么好。

    白银觉得有些疑惑,便想叫住他。

    眼前这个人,是纯粹的人族,所以,他应该是二长老的……是年舒明。

    青年看见他了,还对他笑了笑,“你来找他?”他一手抱着鱼,一手指着屋子。

    白银只能点点头。

    年舒明把他迎了进去,抬声就喊:“孽龙,家里来人了!”

    二长老闻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瞥了眼院子里的他和年舒明。

    他敏锐地注意到,年舒明微微抖了抖脖子,抱着鱼默默地走了进去。

    显然是害怕。

    白银越是看不懂,就开口问了二长老:“他就是你带回来的人类?”

    二长老面无表情地点头,“嗯。”

    “刚才……他是去捉海劣了?”

    “嗯。”

    “捉海劣,自己吃?”

    二长老这次没回话,抬眸冷冷地看着他,“你到底来做什么?人类的名讳我已经报给温容玉了,你来是想多管闲事?”

    “……”他一脸茫然。二长老对他怎么这种态度?白银细不可闻地皱了皱眉,“没有,只是你要留他在族里,最好把他的底细都查清楚了。”

    “自然。”说完,阴着脸转身就走了。

    白银被怠慢了,也没多待,只是走之前往屋内看了一眼。

    这一看就愣住了。

    那年姓的青年跪在黑龙身前,用鞭子抽自己……

    白银呆滞。

    想上前,但想起二长老说他多管闲事的话,又停了脚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他细想,年舒明抽完了自己,又趴跪在他面前,小声地问:“为什么今天还要抽?心情不渝吗?”

    二长老没说话,只是微笑了一下,犹如恶鬼降世,“是啊,心情很不好。”他捏住年舒明胳膊上的伤口,森冷地问:“疼吗?”

    年舒明乖乖地点头,“疼。”

    “疼就对了,下次要乖,知道吗?不认识的人,不可以说话。外面那一个,更不许你多看一眼。知道吗?如果多看几眼,会死的。”二长老说着似是而非的话,低声警告年舒明,又似乎在警告屋外的自己。

    年舒明瑟缩了一下,再次点了点头。

    白银就更不明白,关本座什么事?

    现在想想,也许是跟阿青有关。如果二长老真的是当年的小结巴的话。

    他继续待在那里,似乎也不好,虽然心里怀着疑惑,但还是想转身离开了。

    不过,接下来更厉害的一幕就出现了。

    二长老蹲了下来,与跪着的青年平视,抬手轻轻地抚过他的鬓发,温柔地捧他的脸,笑着说:“乖乖的,就好了。”

    青年也笑了出来,“今天带回来两只海劣,还挨打了,所以……”

    二长老轻轻吻了吻他的脸颊,“嗯,很乖。”

    他给他上药,像温柔的情人,给他亲吻,关怀与爱意。

    是的,爱意。

    白银满头雾水,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能看出‘爱意’来,更不懂这条龙和人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

    那之后,他有去过年舒明常去的海域,那里是被二长老划归的区域,也就是说,一般龙是不可以擅自闯入的。

    白银也只悄悄去过那么一回。

    他不像其他龙那样对人类避之不及,也许是实力强大的缘故,若不是站在龙的立场上,他看待人类和龙兽倒也没有什么差别。

    他问年舒明:“你……每天都来这里?”

    年舒明一愣,见是他,竟然有些惊慌,忽地记起什么,微微张开的嘴猛地闭了起来。

    白银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是想起了二长老的威胁——绝对不能和自己说话。

    “你不用说话,点头或是摇头就可以。”

    年舒明似乎没想到还有这种方法,有些无奈地笑了一下。

    “来这里,每天都弄得浑身是伤,是你自愿的吗?你是修真者,应该不用吃这些海劣度日。”

    年舒明没点头也没摇头,只在海滩上轻轻划下几个字——他会高兴。

    白银一滞,“那日我在屋外见到的,也都是你自愿的?”包括自己鞭打自己?

    年舒明仍然点了点海滩上那几个字。

    接着,他又问了好几个问题。

    年舒明仍只点着那几个字。

    白银心里渐渐冷漠,敢情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他还真多管闲事了。

    “其实,孽龙心里也很痛苦的。他没爹没娘,好朋友也死了,如果我也不在了,他该多难受?”年舒明笑了笑,说出话来,“我们谁也不比谁好。只是找了一种适合自己的活法,我需要他爱,他需要我在。”

    白银说:“我不懂。”

    何止不懂,简直匪夷所思。

    “他喜欢勤奋的孩子,所以我就出来捕鱼了,他喜欢看我伤痕累累的样子,所以我就给他看。只要我乖乖地做好,他就会亲亲我,爱着我。人们说的爱,不就是这样的吗?”年舒明始终在笑。

    “会亲吻你,爱着你,不止他一个吧?”为什么就能做到这一步呢?

    年舒明不解地看向他,“哦,可是,我最想要知道的就是龙的一切了,我想要,他给我了,并且只让我一个人了解他,这就是对我来说最大的爱了啊。而且,你不懂的,他对我很好。”

    说着说着他竟然笑了起来,又重复了一遍,“他对我很好。”

    白银看着被海风吹着似乎有些微微发抖的青年,不懂他一遍遍重复的话,也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但他眼神清澈,白银信了,他说的是真的。

    也许,二长老真的对他很好吧。

    说起来,白银还很是感慨,他来找这个青年的作为,也许就像二长老斥他那样,多管闲事。

    “……”白银:好吧,你们随便吧,老子不想管了。

    从那之后,白银再也没有见过年舒明。

    不过后来听别的龙说,那两人似乎仍然这么‘恩爱’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