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21.死了也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咚!!”

    一声巨响在书房炸响,不难听出,那是实木的椅子狠狠砸落在地上的声响。

    实木的椅子很重,这一摔竟然摔断了椅子腿。

    先知堂的主子,捡起断开的椅子腿,直往孩子身上抽。

    跟木棍打在身上没有区别。

    “你这个孽子,你知道你爹要培养一个结丹期护卫要花费多少灵石和心力吗?你那头该死的龙,竟然把护卫杀了,你这个孽子!”

    他面目狰狞,狠狠打了孩子几下,似乎气不过来,竟然拔出了刀来——

    ??一声,银白的刀刃上闪过亮眼的光芒,刀尖落在半空,离孩子的鼻尖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年舒明被吓得僵住。

    他以为只是被打。他以为,虎毒不食子,爹不会杀了他的,至少……不会杀了他的。

    “爹,我错了!我错了!”

    “孽子,孽子!我养你来干什么!还将你送去印鼎宗,你心里是不是计划好了,等你修炼好了,就回来打杀你爹,啊!?”

    年舒明下意识地抱住脑袋,乍一听这话,连连摇头,“不是爹,不是的,我不会的,我不会的……”

    “去,把那条龙杀了,杀了,听话,儿子,把他杀了!那条孽龙,害死了我的护卫,你去杀了他!”

    年舒明猛地抬起头来,然后再狠狠摇头。

    “爹,小结巴不是故意的。只是一个护卫而已,是那个护卫先动的恶念!”

    年舒明不敢置信,杀了小龙?

    他不想。

    “爹,小结巴什么都不知道,他是被我骗来的!呃——”又是狠狠一耳光。

    “爹,你饶了我吧,我错了!!”

    他求饶,心里的惧怕如攀升的藤蔓紧紧地缚住了心,比起身上的剧痛,临死的恐惧,求饶又算得什么……

    可惜,他爹已经疯了。

    “你这个不听话的孽子,去死好了,去死吧!”

    抬起手里的刀,死死地盯着求饶的儿子,心里浮现着即将杀戮的快意。手里一用力——

    “爹!!”年舒明吓得惊叫。

    同一时刻,一道稚嫩的急切也夹杂着暴露猛地撞了进来:“小年!”

    小黑龙猛地一跃,龙爪迎上落下的刀尖,‘噗嗤。’

    是利刃入肉的声音。

    刀穿破了原来被铁锁勾穿的爪背,疼得小黑龙冷汗唰啦就下来了。

    年舒明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

    但他不傻,抬手捞过那被弃在地上的椅子腿,用上了全部的力,狠狠地砸向了那个拿着刀的男人。

    他个头不高,只是砸得那人痛得松了握刀的手。

    “你这个孽子!!”咣当,刀落在了地上。

    耳边响起这句话时,年舒明还死死地盯着小黑龙血流如注的小爪子。

    他抬起眼眸,空洞得眼神仿佛失了魂魄。

    脑海中闪过得是一幕幕当年——

    “夫君,你饶了明儿,他才五岁,他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啊……”

    “你给我滚开!”

    “夫君,夫君,你饶了他,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滚开!”

    仅仅五岁的孩子,在这间书房里,看着娘亲泪流满面的跪地哀求,看着男人被怒火烧红的眼,还有那落在自己身上的拳脚,就连手背也青筋暴起。

    最后,禁不住娘亲的哀求,或者被她的哭泣声惹烦了。男人抬手抓过一个花瓶,狠狠地砸到了娘亲的头上……

    “你给我闭嘴!闭嘴!”

    他努力的撑起身子,看着娘亲昏死过去的模样,他害怕极了。

    血窟窿好大。

    血一直在流。

    请大夫,对,请大夫。

    他拔腿要往外跑,却被男人的一句话止住了脚步:“你给我站住!”

    男人说:“看见下场了吗?不听我的话,就是这个下场!”

    然后……

    娘亲死了。

    办葬礼那一天,府前冷清,风吹着冥纸,扬起,又落下。

    他还记得,那一日,很冷,很冷。

    没有下雪,却凉透心扉。

    后来,还有奶娘,还有?麽。还有眼前这一只小黑龙。

    “为什么啊?!所以爱我护我之人,为什么你都要赶尽杀绝啊!!”年舒明疯了似的喊完这句话,捡起地上的刀,几乎没有犹豫,狠狠地对着那个人,刺了过去!

    “呃——”巨大的痛呼声湮没了刀尖扎入肺腑的声音。

    “你这个……”男人想呵斥,却突然吐出一口血来。他疼得满脸苍白,却还有余力,一把扣住孩子细嫩的脖颈,死死地掐着。

    似乎就要这么掐死他。

    年舒明双眼通红,双手掐进那只捏着他脖子的手臂,眼里空得有些令人心疼。

    罢了,死了。

    死了也好。

    去找娘,找到娘,就不用受苦了。

    眼前开始昏黑。

    “小年!!”

    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昏黑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道能够救赎的声音——

    他心想,嗓子都快裂了,你叫小声一点吧。

    他想,我后悔了,也好像明白了。

    罢了,都要死了。小结巴,你会没事的。

    我爹他啊,没有天赋,无法修炼,所以,才会这么恨啊,恨这个被实力至上的世间,连带着,恨上了这个世间的所有人。

    还好,他打不过你的。

    你会没事的。

    “小年!!!”

    ……

    小青龙赶到的时候,还是晚了一些。

    小黑龙方才跑得太快,而他们要在这偌大的宅院里找小结巴说来很容易,但由于这宅院里都有或多或少的小结巴的龙气,所以才晚了。

    此时,这间屋子里已经涌出了浓重的血腥味。

    周围的下人们不是没有嗅到,只是都害怕得不敢抬头。

    护卫们也守在院中巡逻,不会走进去。

    至于里面的响动,他们习以为常,更不会去打扰主子的兴致。

    白银披着斗篷身影忽闪,跃入房中。

    刚进房里,小青龙就从白银身上跳了下来,直蹿了进去。

    “小结巴!!”

    满地残尸。血流满地,昏迷的小少年被安顿在一旁,而一具人类的尸体倒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小黑龙就蹲在那具尸体旁边,忽地听见有谁喊他,他抬眸瞧了一眼,咧开嘴笑了起来,“阿青。”

    小青龙满心抽痛,连忙将他从血泊里拉了出来。

    “怎么了,你怎么了?!”

    小黑龙抿唇笑,“阿青,其实,杀人,还是很简单的。人类,一点也不可怕。”

    阿青愣住,只握着小结巴的手,足下无论如何挪不动半步。

    小结巴说话很慢,很冷,几个字就要停顿一下,但却再也不结巴了。

    阿青: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看见一起相处了四百年的弟弟,突然就变了模样。我就有一种感觉,我认识的那个小结巴,可能再不会回来了。

    小青龙回过神来,立刻张望四周,终于,他在地上找了小结巴骤变的原因。

    年舒明脸色煞白地躺在地上,双眼紧阖,就连呼吸的起伏都消失了。

    这是……死了。

    “小结巴……”小青龙想问,可又不敢。

    他不曾经历过这样的生离死别。

    遑论前一刻,小结巴还在房里笑着说他和年舒明之间发生的事,他满眼欢笑,满心爱恋。

    小黑龙没有再说话,只是让阿青握着他的手,似乎阿青的爪子的暖的,他们握在一起,就会让自己也暖一暖。

    “阿青给我捂暖了,我就,去捂着小年。他现在,很冷。”

    “……小结巴,你让我试试,也许,我能救他……”

    “阿青,我,没能救下他。”小黑龙眼里有一些水色,那是他现在仅剩的脆弱,“阿青也,不能。你说过的,死了,就不能救了。”

    原来,一个人要捏碎一个孩子的喉骨,真的这么简单,瞬息之间而已。

    小青龙止住脚步,如鲠在喉,什么也再说不出来。

    ……

    看着那满地残肢,白银内心无比复杂,该是说,劫数吗?

    为什么前一世年舒明活得好好的,这一世,却……

    是和自己的出现有关系吗?

    是自己的归来,改变了这一切吗?

    看啊,这两个人的结局,原来是可以改变的。

    却变得,让他一言难尽。

    ……

    “该回去了。”小青龙拉了拉小结巴的手,“我们把小年也带回去。”

    小黑龙点头。

    只见他径直走向年舒明的尸体,往地上一蹲。

    一阵黑光闪过,小龙的身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黑衣的少年,出现在眼前。

    他说:“小年我带你回去。”

    少年面无表情,一手穿过年舒明的脑后,一手穿过他的腿弯。将人稳稳地抱了起来,抬步往房外走。

    房外的护卫们没有谁敢拦。

    都被黑衣少年身上浓厚的煞气给惊呆了。

    那是一种憎恨,他也同样,恨着这个世间的人类。

    ……

    阿青惊呆了。

    小结巴,化形了……

    他扭头看向身侧同样惊讶的白龙,叔,他这是……

    白银目光沉沉地点头,强制化形。

    不,也许不是强制。

    小结巴天赋惊人,提早化形成年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也许,是因为年舒明的死,给他的刺激太大了吧。

    先前还说,龙族,永不叛侣,就算死,也不背叛。

    谁曾想现在,小结巴却要落得个孤寡此生的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