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25.杀意乍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银原以为这修魔者为了小蛋而来,却不想是为了阎家小子…

    究竟到了这个地步,也不能就这样将他放走。

    白银拦下此人的间隙,脑中已过了千万遍将这人灭口的方式。

    修魔者被他的眼神盯得冷汗连连,连声道:“前辈勿恼,人修本是一家,何必大打出手?”

    白银摩挲摩挲下巴,也不否认,“一家?你是哪一家的?”

    这就是问他的宗门了。修魔者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在下乃赤魔宗三长老。金丹五阶修为。”

    这时候,修为能上元婴的整片大陆也没两个,金丹五阶,的确能够的上一位长老身份了。

    只是……赤魔宗?

    白银想,有点耳熟。

    但是……

    正当白银要开口,突然衣袖处传来一股拉力。

    “?”竟然是小结巴。

    “叔,赤魔宗,是魔宗吗?”

    白银:不知道为什么,从这小子眼睛里看出了‘共生之法’这四个字。

    “是,你想去吗?”

    “想。”黑衣少年郑重地点了点头,目光向后一转,落到了阎家的屋子里。他出来前把小年放在床榻上了。

    白银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

    正好,修真界中得安排几个人(卧)手(底)。上一世是温容玉去了印鼎宗,没曾想这一次兜兜转转却成了小结巴。

    不过也好,论实力,温容玉甚至比不上小结巴。

    但是论脑子……小结巴这容易被骗的个性,说实话也不能让他彻底放心。

    小青龙在一边急了,“小结巴要去赤魔宗?”原因他也知道,但是……

    白银拍拍小青龙的头,“没事,现在还不去。”

    “叔?”小青龙歪头,我不懂什么意思了昂?

    “得再等等。”白银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转头对那满脸茫然的修魔者笑道:“我徒弟还不曾去修真界走动,若你宗门愿意接收他,可愿意留下名牌,待他再大些,便来宗门司职。如何?”

    司职,自然就不是当弟子了。

    可就算不是弟子,修魔者听了这话也觉得是天上掉下大馅饼了。一下就把他给砸晕了。

    急忙摸出自己的长老令牌交给黑衣少年,“前辈说的是,除了您又还能有谁能做这位的师父呢。这是我赤魔宗的长老令,等这位……前来时,出示令牌即可。”

    小结巴点头接过。

    还是大龙考虑的周到,现下他实力不稳,小年也没有安顿好,实在不是立刻前去赤魔宗的好时机。

    修魔者则把他那张还算能看的脸都给快笑成了一朵雏菊。

    此行没收到徒弟,但白捡了一名金丹期的天才客卿长老,回去得让师兄好好夸夸他啊!

    转头再看看仍未解除的屏障,修魔者也不恼了,反而觉得自己捡了这么大便宜,也给投桃报李,“前辈可知这山面西处有一群人修?”

    白银皱眉,等他继续说。

    “在下来时偶然瞧见,约莫十来人,其中有一些人手中还带着古怪的法器,我瞧着倒是想专门捕杀兽族的司者。也许是碰巧来了这山头,但前辈您带着小龙……还是不要与他们碰面为好。”修魔者说完,又笑呵呵地搓了搓手,“在下当然不是说您打不过他们。只是人多势众的……”

    若是让怀里的小青龙受伤就不好了。白银一秒懂。

    当即抬手,放了他走。

    修魔者不敢逗留,速速离去了。

    白银三龙又回了阎家。

    春筝婶看起来面色有几分恍惚,恐怕也是被刚才他们的严阵以待给吓了一跳。

    阎叔倒是不怕,揽着一儿一女坐在旁边,也遵着小阿青的话,没让儿女出院子去。

    见他们回了,心想事情已然是解决了,便笑了笑。

    “小安小和不必担心,坏人已经被打跑了!”小青龙跳上桌子,对着两个孩子说道。

    小安乐呵呵地把他抱过来,“爹爹和哥哥都在,我才不怕呢。”

    “是哦,小安可这厉害。”

    再看看旁边微微低着头的小和,那与阎叔不大像的面容里也没显露出紧绷,更不见畏缩和惧怕。

    这一下,别说小青龙了,就连白银也有几分喜欢上了这两个孩子。

    就是…这孩子的脸…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白银没深想,只是记起修魔者说的话,一伸手,扣住小和的脉搏。

    阎叔有一瞬间的紧绷,不过很快松懈下来,他相信,小阿青的长辈(白银:???)不会伤害他的儿子。

    “那人说的没错,你这小子,有修炼的天赋。”而且,还不弱的那种。

    白银:好奇怪哦,前世修真界元婴期的高手就那么几个,现下一回来,怎么随便摸一个孩子的脉都是天赋强者。当然了,本座才不可能嫉妒这些小毛头呢!

    阎和眼一亮,抬起头来仰视着俊美的青年,“我可以修炼?修真?”

    白银自是颔首。

    然后,目光落到孩子的脸上,这才真正看清阎和的五官,但他忽然就像看到了没办法相信的东西,他手一抖,松开了阎和的手。

    赤阎?!

    白银控制不住地在心里惊呼。

    小青龙不明所以的看了过来,然后亲眼见着白银那双眼睛竖了起来,兽瞳渐渐凝成,一股庞大的杀意开始凝聚。

    阿青:……

    小青龙挣开小安的怀抱,趁着没有谁注意到之前,猛地扑倒在大白龙的脸上。

    没错,脸上。

    白银下意识地就要一个手刀就要了结了那小孩,谁知道被小青龙软白的肚皮一撞,“嘶——”

    鼻子……

    老子高挺的鼻子……一定塌了吧!

    小青龙整个扒在他脸上,挡住那双骇人的异瞳,连忙说道:“哥!我困了,我们去睡觉!睡觉!”

    哎哟,急得小脸都红了。

    “……”阎叔春筝婶:不是才睡醒吗?

    “……”阎家兄妹两脸茫然:到底是叔还是哥嘞?

    “哥,我们去睡觉!”小青龙再次重复,这一次可就是有点低喝出声了。

    白银知道,再不走可要把媳妇逼急了。

    再者说了,他现在的异瞳和压抑着的杀意,要是不走,可能还真控制不住。

    于是,白银就这小青龙趴他脸上的姿势,抱着龙走了。

    站在一旁的小结巴也敏锐地察觉到什么,正要跟上去——

    “小结巴,你别过来!我们要睡觉!”

    “……”小结巴歪头:难道真的是我想错了,或许阿青只是,只是想和大龙做那样这样的事?

    看了眼天色。

    光天化日。

    羞羞龙哒。

    ……

    “小东西,你能从我脸上下来了不?”白银倒在宽大的椅子里,阖着眼问那只还趴在他脸上的小青龙。

    阿青磨磨蹭蹭地挪开一眼,撑开他的眼睛看,见不是竖瞳了,才重重叹了口气。

    “叔,你怎么了?”他改坐到他肩头,小胳膊揽着白银的脖子,小小声地问。

    小青龙也知道,叔其实脾气挺好的一只龙,也没见他怎么恼过。就是那日二长老他们闯进石室他把石室掀翻的那日,也没有像这样,露出强烈的杀意,强烈到连瞳孔都竖起来了。

    “我没事。”白银看看坐在自己肩膀上,乖得不行的小青龙,杀意慢慢褪去,只剩下一片暖心。

    这小家伙,可能真的知道怎么治他吧。

    “你跟我说吧,我发四,不说出去!”

    “没什么好说的啊。”白银笑着捏了捏他的小脸,“你不是进来陪我睡觉的吗?”

    小青龙气呼呼地反驳:“可是我睡过了,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小青龙怎么也想不明白,那股杀意是针对谁的?阎叔?不对啊,那就是小和?可是小和才十二三岁,怎么会让大白龙这样?

    白银揉了揉他的脑袋,“那我睡。”

    “哦……”

    他阖上眼,假寐。

    他知道,小青龙估计很气,有可能气得小胸脯都开始上下起伏了,尾巴也不甩了,且心里估摸还盘算着怎么折腾不说实话的自己呢。

    可白银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其实阎和未来会是第一修魔大宗赤阎宗的宗主吗?说其实上一世阿青的死他也有份吗?说前世他手刃了所有害死阿青的修真者,明明有那个实力却仍没办法狠狠捅赤阎一刀给媳妇报仇吗?

    白银觉得心里很沉重:他娘的,就知道不可能随便摸个孩子的脉都是天赋强者。

    一千年前,真特么的,全都是债啊!

    “叔……”小青龙不甘寂寞,小声唤他。

    “你的小尾巴……给我收好了!”白银阖着眼,感受到那小尾巴一甩一甩,讨好般地扫过自己的脖子……真的痒得慌。

    “哥~~”小青龙索性往下缩了缩,来到他的胸口,蹭蹭头。

    好似在说,你像以前那样摸摸我的头呀。

    白银心都快化了,脸上还是一脸的没表情,眼睛也不睁开。

    “睡觉。”

    “我不。叔,你要是不爱待在这,咱们现在就走吧,回族地!反正已经看过阎叔和春筝婶了!”小青龙说。

    白银听了这话就睁开了眼,本来微微扩开的瞳孔又紧缩成了竖状,声音也沉了一个八度,“你怕本座对他们下手?”

    小青龙心一抽,摇头。

    “那为什么要急着走?刚才是我冲动了,现下你放心,本座不屑对一点修为都没有的凡人下手。”

    “我……”

    “好了,你出去吧。”

    ‘啪!’小青龙一爪子拍在他脸上,怒气冲冲,“你能不能听我说话了,本座本座的,烦死龙啦!”

    “……”白银:看吧,我媳妇比我还牛。

    凶他还不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