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35.第三十五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日之后, 白银一行便来到了赤魔宗。

    人族的地方, 即便安上了个‘魔’字, 也是不如龙族族地那样糙的。

    赤魔宗宗派整个立于山涧断崖之上, 高阁耸立,层楼叠榭。

    而他们,此时就站在崖底,纵然抬高了头, 也未必能让视线穿透云层而上。

    白银是怎么看见的?

    自是神识。

    毕竟他是来自一千年后的化神期高阶龙修。

    在一千年后, 南朱大陆几乎被毁, 整个龙兽一族都搬迁到了东青境去,东青境是个被灵气充斥得几乎满溢的大陆。

    龙修的修为分阶不如人族那样复杂。

    一千岁以前不分阶, 一千岁化形是为元婴期初阶。元婴之上便是化神, 顾名思义, 化神识为灵,穿梭天地之间再无所缚。

    人族的化神期之后,还有合体大乘渡劫……许多阶段。

    而龙修, 在化神期之后,便是渡劫期。

    渡劫之后, 即为兽神。

    ……暂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白银偏偏头, 就看见小青龙支着脑袋, 想往上望,又可怜巴巴地什么也瞧不见, 然后只得望着自己。那小模样?选?

    “叔, 我们不飞上去吗?”

    白银不置可否, “我已用神识击打了他们的山门,不消多时,便会有人来接小结巴。至于我们……你忘了,我们如今行走在外,尚不可透露身份?”

    小青龙:“喔!”

    不能飞也没事。

    他是懂事的小青龙!

    白银:等下一次,下一次带媳妇去深山老林,飞来飞去也没人管。

    “小结巴也是,谨慎行事,切不可透露身份。赤魔宗素来有在屠龙之事上掺一脚,你的气息定要掩藏好,龙血也不能让旁人取了去。”白银眉目一竖,以往温和逗趣的模样全然消失,严厉地对他道。

    “义父放心。”小结巴很是警惕。

    身为‘义爹’的小青龙也很担心,苦口婆心地对他说:“小结巴,可不要随便相信人类,那种看起来越是温柔可亲的,你越是要小心!”

    “……”小结巴:我该喊义爹吗?

    “阿青说的没错,赤魔宗里的人类,没有值得你交心的。自己警醒着,人修狡猾,魔修更甚。”年舒明那档子事白银也懒得同他再提,但赤魔宗里,魔修里,没有值得小结巴能够结识的。

    “义父,我知道了!”小结巴心里也是冷硬的。

    他来魔宗,又不是真的为了修炼。

    他是为了小年。

    等拿到‘共生’,他就走。

    白银却不是这样打算的,他想让小结巴留在赤魔宗,届时,以小结巴的身份,要打探修真界的情报就不难了。

    但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他笑了笑,“好了,你心里有数即可。他们也该来了。”

    ……

    赤魔宗上,得知有强者闯入的消息,宗门立刻召集了人手,可哪怕是几位金丹期长老同时出手,也没能拦下那股发着幽幽白光的神识。

    惊愕之下,恐是强敌入侵。

    赤魔宗上下一呼百应,在宗里的,几乎都赶了过来。

    等一群人像下饺子似的踩着崖上的铁索飞向崖底时,白银也惊了一下。

    怎么来了这么多?

    黑压压一片。

    “不知这位……来我赤魔宗有何贵干?”一位身着金边黑袍的白发青年(?)上前一步,与白银平视。

    当他视线不小心触及到白银怀中的小青龙时,瞳孔猛地一缩。

    龙……

    而他身后,也有眼尖的弟子已经注意到了白银怀里的那只小青龙。

    “你们看,那……那是龙吗?”

    魔修弟子们都顺着他手指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骤然间群呼众喊,气氛一下子便热了起来。

    小青龙大大方方地任他们探看,一点也不怯场,反而有些兴致勃勃。

    反正叔打得过。

    白发青年皱了皱眉,“你是龙修?”还未曾见过龙修敢如此堂而皇之的踏入人族境地的。

    白银见青年眼神没什么变化,不像那些弟子,眼中已经冒出了复杂的光。

    不过这也不足为奇。

    堂堂魔宗中的领头人,若是连这些镇定都没有才奇怪了。

    “我是人修。”大白龙恬不知耻地回了一句,说完还举起小青龙看了看,笑说:“看来是我们阿青让你误会了。”

    身后的弟子这下都看清了小青龙。

    有一人惊呼出声:“师叔,那是龙!”

    被称为师叔的白发青年仿佛没听见似的,只问白银:“既是人修,来此为何?”

    也不是没有人修饲养龙兽的。

    只是他也是第一次见,心里难免还是惊异。

    “数日前,贵宗长老留下令牌,许我义子在宗内任职修行。今我便带着义子来认认门。”白银抓过身边的黑衣少年。

    小青龙:可别说,小结巴这身衣服,看起来和这个赤魔宗还挺搭哒。

    小结巴依言拿出令牌。

    白发青年点头接过。

    上次师弟回来,的确曾说在外时遇到了一位前辈,前辈许了让他徒弟来宗内挂职。

    想起师弟高兴地不能自已,献宝似的同自己说这些的模样,白发青年目光柔和了一分。

    眼前这个小少年,竟然已经是金丹期中阶。

    如此小的年纪,真让人觉得可怕。

    白发青年纵是如此想,面上却不显,只对小结巴说:“我师弟的确曾与我谈及此事。既是如此,你日后便是我宗门内客卿长老。”

    “谢……”小结巴想了想,他还不知道这青年的名字。

    “我名宁尘,赤魔宗副宗主。”

    “多谢副宗主。”

    “你的名字呢?”宁尘皱了皱眉,问他。

    小结巴一怔,下意识地回头看他的义父。

    白银朝着他笑了笑,“姓白。”

    小结巴豁然开朗,回头对那宗主道:“姓白,白思明!”

    白,乃父姓。

    思明,思我爱人之名。

    从此,再无小结巴,只有白思明!

    骤然天光闪耀,洒在干净得带着少年气的脸上,明媚无双。

    【哼,就算你有了名字,我以后也只会叫你小结巴。】

    【小结巴!小结巴!】

    【算了,知道你这笨蛋龙听不见。】

    【不过,白思明这名字尚可,本公子准你一直用!】

    不知为何,短短几句话就这么浸进了心里。

    白思明恍惚地左右看看。

    再回头,看向白银,“义父……我好像听见……”

    白银微微颔首,“嗯。”

    年舒明的魂体,一直都在。

    黑衣少年蓦地红了眼眶,“小年……”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回应。

    白思明愣愣地,“你怎么不回我了。”

    【跟笨蛋龙没什么好说的吧!】

    “嘿嘿。”少年又开心地笑起来。

    宁尘站在边上,看着这仿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一出,沉默地等着。

    别人看不出,他却未必。

    魔宗有一共生法,能束魂能养命。那是极其阴邪的法子。

    方才听见的声音,让他隐约猜到了什么。他没说话,反而确信了白银的确是人修。

    龙修,怎么可能知道魔宗的秘密呢?

    “随我走吧。”

    “是。”白思明回头看了眼白银一行,“那义父,阿青,小和,我去了!”

    “去吧去吧。”小青龙摆摆手。

    白银微笑点头。

    阎和:……好歹是个大少年了,大家直呼其名不好吗?叫什么‘小和’……

    ……

    宁尘也没有管那些弟子,径直带着小结巴去了宗里。

    而那些魔修弟子……

    心里有忿忿不平的,这宁尘师叔分明就知道龙就在眼前,也不帮忙。

    他们这一群筑基期的弟子,万一拿不下这条小龙呢?

    可转念一想,大家这么多人,倒也不怕。

    传说,龙兽的内丹吃了可以徒增百年修为,也不知是真是假……

    不过,试试不就知道了?

    也许是从他们如狼似虎的眼神中窥探到什么,还不等他们发起攻击,白银冷着脸,抬手虚空一抓。

    砰地一声巨响。

    那人群中的一位魔修已经爆体而亡,血花四溅。

    “叔,你怎么又遮我的眼睛?”小青龙眼前突然黑了下来,迷茫地抓着白银的手。

    白银亲了亲他的脸,“乖乖的。”

    这次他学聪明了,封了小青龙的嗅觉。

    而这时,魔修已经全都被吓住。

    死的这一个……便是刚才高呼‘师叔那是龙’的人。

    如此骇人的手段。

    徒手临空爆了一个金丹期魔修?

    众魔修弟子心狠狠一缩,惊疑不定又带着惧怕的视线纷纷落到白银身上,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白银冷笑,“还想要我的龙吗?”

    魔修弟子腿一软,吓得撒腿就跑,唯恐下一个爆体横死的就是自己。

    有一就有二。

    刹那间,那黑压压的一片就散了不少。

    不过也不是没有留下来的。

    其中一个,模样姣好的青年就走了上来,自报家门道:“我想要前辈怀里的龙,若前辈愿意割爱,我洛城云家定以厚礼相报。”

    白银倒想往他那自命不凡的脸狠狠扇一巴掌。

    “你都说了,割爱。我不缺那点灵石,何必割爱?”还真有不要脸的来问他要他的小宝贝龙。

    小青龙这时已经拉开了白银的手,刚才说的话他都听见了。

    他不生气,反而把小爪子搭在白银手上,问他:“叔,爱是什么?为何要割爱?”

    哎哟,看我媳妇那一脸天真懵懂。

    白银弯唇,把他捧起来,亲一口。

    “你是爱,我的爱。”

    小青龙脸一红,被那双眼睛注视着,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说:……好像突然懂了。

    自觉懂了这句话意思的小青龙转头就不悦了,对着那什么洛城云家的小子说道:“我们不割。”

    云姓弟子:……

    “对,我们不割。”白银捏了捏小肉爪子,“走吧,小结巴也送到这里了,我们也该去做我们的事了。”

    小青龙举爪,大喊:“喔!出发!”

    走了两步,小青龙注意到阎和没跟住,赶紧扭身:“小和,走啦!”

    阎和的目光在那云姓弟子脸上停留了片刻。

    洛城,云家。

    爹以前做活的主顾家。

    阎和目光有一瞬间发冷,又在顷刻间恢复。

    笑着回身,“来了师爹。”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有那云姓弟子知道,被他盯住的一瞬间,仿佛被毒蛇扼住了喉咙,遍体生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