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38.第三十八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客栈底楼, 酒菜琳琅, 座无虚席, 小二在这一片吵闹声中抱着托盘穿梭自如, 好不忙活。

    白银带着徒弟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坐在一群修真或凡世人身边。

    他倒是一脸‘我就是人’的模样,谁也看不透他那藏在斗篷下的究竟是人躯还是兽身。

    “吃点东西。”

    白银将空桌上的膳牌退给徒弟。

    阎和倒也不客气。

    他现今虽然筑基,但还不到辟谷的时候,年纪尚小, 多吃点长身体。

    正待两人点完了菜, ‘云家’二字突然入了耳。

    阎和敏锐地看向隔壁桌。

    他们却还在说着。

    “嗨呀, 你们说这次云家出的货那么好,哪一派能拿下来?”粗壮大汉姿势大咧地坐着, 单脚踩在凳上, 手里扣着一壶上好的烈酒。

    与他同桌的灰衣汉子单手支着下巴, 夹着肉菜往嘴里塞,颇有些含糊地发声,“这可说不好, 这次云家的货出的那样好,咱们洛城里好几家都想要吧。”

    喝酒的大汉一听这个, 便把酒壶一搁, 豪迈道:“那可未必。”

    “哦?”

    便见两个汉子都低下头去。

    阎和竖着耳朵, 凝了一丝灵气在耳间,将两人的对话悉数听了个全——

    “我听说, 这一次, 修真界中的几大宗门都派了弟子来。”

    “啊?”

    “真的, 你还记得吧,我家里的妹妹可就在那云家宅邸里做姨娘。”

    “你妹妹至多就是个妾,能听得到这些私密事?”

    “嗨,你竟还不信!我听说云家这次出的货可不是别人,就是这云家最小的公子!”

    “云家的公子?这云老头怕是想灵石想疯了,拿亲儿子去换钱?”

    “谁知道呢……反正听说,这一次啊,修真界最厉害的那几个宗门都要来人!”

    “那这云家的小公子,怕真是个宝。”

    “嘿嘿,这鼎炉的事,咱们凡人可不懂咯……”

    阎和听完,半知不解,侧头问师父:“师父,何为鼎炉?”

    就见他师爹从斗篷里拱出一个小身子,小声道:“小和,鼎炉就是双修!?补!”

    小青龙看过不少话本,这鼎炉,倒在几本看不得的黄皮书上见过。

    阎和一愣。

    显然,这双修?补之术,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早了。

    白银见小青龙懂这么多,就盯着怀里的小团子猛瞧,媳妇,咱什么时候双修啊?

    小青龙果然懂他意识,当即捂住脸,又缩了回去,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白银笑笑,转而同徒弟道:“天道有阴阳,人族修道,择其一而行。阴者为魔,阳者入道。阴阳相合,则天道眷顾。修炼起来自是事半功倍。”

    “那岂不是得要魔修与道修相互?补?”

    “也不是那么说。阴阳相合极其困难,也有结为伴侣者用这法子修行,但究竟是少部分。这?补之事若放在普通道修魔修身上,大都行不通。”

    “那他们说的鼎炉……”

    “鼎炉乃阴阳之体。是上好的?补之躯。只是这生为鼎炉的人,却是可怜了。”白银毫不在意地笑了笑。

    阎和点头。

    却又有些哑然。

    天地之大,世间还真是无奇不有。

    “叔,你试过吗?”小青龙表情怪异地趴在他胸口,小声质问。

    怎么懂这么多。

    大龙就可以懂这么多了吗?

    怕别是跟那什么鼎炉试过了!

    白银丢个冤枉的眼神过去,天地良心,我可还是个纯洁龙!这前世今生的,就你一个啊!

    小青龙小声哼哼。

    正巧小二端了牛肉上来。

    白银夹起一片嫩牛肉,讨好地喂给小青龙。

    小青龙张嘴接好,又缩回宽大的斗篷里。

    白银一笑。

    他就知道,妥了。

    媳妇还是信他的。

    不过转念想到鼎炉这东西,白银又来了兴致,问他徒弟:“你如今刚筑基,本不合该用鼎炉。但若是不日到了金丹期,这鼎炉养个百年,对你突破元婴期可是大有帮助。你若想要,我们恰好借故去一趟云家。”

    阎和一惊,师父问他要不要鼎炉?

    白银笑得一脸yin荡,痞里痞气道:“不过啊,你小子还小,金丹期前绝不能破身。把你的童子鸡保护好,可别让人先?了去。”说完,还低头瞥了眼徒弟腰下的小叽叽。

    阎和:……

    “师父……您……”

    “嗯?”白银无辜眨眨眼。

    “师爹,你管管!”阎和扶额。

    小青龙探出一个小龙头,嘴里还含着白银喂给它的牛肉,满眼迷茫地:“嗯?”

    “没事,你乖乖吃。”

    “昂!”

    “师父,这要不要鼎炉还另说,不过云家定是要去的。”阎和对这云家执念极深。一想到爹娘极有可能是被这云家赶走,受尽委屈,便恨不得把那云主家抓出来打一顿。

    白银不置可否,执筷临空点了点,“先吃。”

    “嗯。”

    ……

    “哈哈……嗝,今天喝得,可,真够劲儿!”

    灰衣汉子扶着壮汉,两人摇摇晃晃地出了客栈,“喝得痛快吧……走,我听说,这绮丽楼来了新的漂亮角儿,今儿正是出台的日子,咱,看看去?”

    壮汉摇了摇头,步履蹒跚,迷迷糊糊地听见他这话,只晃了晃脑袋,“啊,去不成了。今儿,没灵石了。”

    “那成吧,你先回吧。我看看去。”

    “嗯……嗯。”

    两人分道扬镳。

    壮汉摸出怀里还剩半壶的酒,摇摇晃晃地边喝边往小巷子里走。

    天色渐渐暗下来。

    壮汉眼前也是灰茫茫的,一条小巷在眼前愣是晃成了三条。

    他晃晃头,又揉了揉眼,努力地辨认眼前的方向。

    突然,肩头一重。

    有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壮汉转头,高大的青年手里抱着一只小兽,身边还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

    “你,你谁啊……”壮汉喝蒙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然后,他看那锦衣人笑了笑,“我像请先生帮个忙。”

    壮汉还是头一次听人叫自己先生,当即乐得哈哈大笑,大着舌头说道:“帮忙……什么……”话音夏然而止。

    他死死地瞪大眼,看着锦衣人递到他面前的一堆金灵石。

    灰蒙的眼似乎一下子就被那些金光给点亮。

    壮汉吞了吞口水,“什,什么忙……”

    他从没见过这样多的钱。

    伸手一够,就要抢锦衣人手里的金灵石。

    然而,他往前一扑。

    没扑到。

    锦衣人成了三个,在眼前晃荡,重影。

    壮汉努力地撑开眼。

    “你,要我帮,帮什么忙?”

    “你家中妹妹在云家做姨娘,我要你帮我去探听些消息。”白银取出一枚金灵石,放到壮汉手里,“事成之后,剩下的便都是你的。”

    壮汉接过金灵石,连忙装进婆娘缝的荷包里,往怀里一藏。

    再对上白银的眼,便就多了一副谄媚样,“不知大人要打听点什么?”

    白银勾唇,“十五年前,云家……”

    壮汉迷迷糊糊地记下十五年前,云家,还有什么姓阎的夫妻俩。

    最后,看了看白银手里的好多颗灵石,连声道:“大人放心,这事,我,我肯定给您办妥嘞!”

    白银露出满意地微笑,“那你去吧。”

    “好的!”

    直到醉汉跌跌撞撞地走了,阎和才问师父:“您不怕他拿了灵石不做事吗?一个醉鬼,能成何事?”

    白银揽过徒弟的脖子,笑着转身,“你不再凡世间长大,不清楚何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好生学着吧。”

    “哦……”

    阎和:师父说能行,那他便就等着吧。

    “小和,听叔的没错的!”他师爹补上一句,特别乖地靠在师父怀里,似乎是吃饱了就想睡觉了。

    阎和:……

    他很想问,那师父说修炼好,您怎么总是偷懒。

    但是很可惜。

    他不敢说。

    说到底,都是师父惯的。

    师爹啊,无法无天。

    他怂。

    惹不起惹不起。

    ……

    经过几日的打听,白银几日也对这云家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

    云家,洛城中的修真世家,已有数百年历史,说是底蕴深厚也不为过,在洛城中也是出名的大门户。

    与云家差不多的,也还有一两家,但都是后起之秀。若真要相提并论,便还是稍逊一筹。

    但最能引之谈议的,果然还是当属云家旗下的一家拍卖行,行号凌云。

    这凌云拍卖行只卖稀罕物,且要价奇高,只有非同一般的大宗门弟子或是修真世家能够光临此行。他们也并非日日都开张,仅仅是主家弄到新玩意儿后,便会进行拍卖。

    而今日初五,约莫在三日后,凌云拍卖行便会开一次。

    这一次压轴的,是云家的小公子。

    “听说是难得一见的阴阳体,怎么样徒弟,心不心动?”白银勾着徒弟的脖子,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仿佛只要徒弟说要,他挥挥手就能把那小公子买下来似的。

    阎和叹了口气,“师父,我才十二。”

    亏他师父能跟个拉媒的老婆子似的说这些。

    白银不以为然,“十二也不小了。据说那小公子也才八九岁,要不你带回去养养,几年嘛,一晃就过了。”

    “叔,小和不养鼎炉。”小青龙出声制止,小眉头都皱起来了,“小和日后还要回去娶媳妇生孩子的。你让他养鼎炉,届时阎叔怪我怎么办?”

    白银大笑,“他养鼎炉与娶媳妇有何冲突?”

    小青龙没想到他会这么反问,当即理所当然又有些迷茫地歪头,“双修之事,不是只能和媳妇儿做吗?”

    “……”白银:本座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小青龙也不笑了,就很平静的问,“叔也想要鼎炉吗?因为我还小,不能和你做那种事?”

    “呃——”

    白银刚想解释,小青龙背过小身子,不说话了。

    “……不,这是两回事。阿青,你看,小和是人,我们是龙,人族很多都是三妻四妾的,但我们龙就只要一个的……”

    小青龙扭头,瞥了他一眼,还是不舒坦。

    “阎叔也只有春筝婶,我们小和也只会娶一个媳妇的!”小青龙看向小和,“小和,你说对不对?”

    “……对。”阎和:“师爹说的对,我爹也只有我娘一个。”

    再说了。

    他看见师爹醋劲这样大,光是想想今后若是自己娶上三四个,恐怕头都大。

    阎和叹了口气。

    不不不,自己竟也被师父师爹带坏了。

    阎和深吸一口气,静心静心。

    我才十二。

    才十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