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43.第四十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过多久, 云十七就醒了。

    “醒了醒了!”

    一醒来, 睁眼就是一只胖乎乎的小青龙, 大眼笑得弯弯地看着自己。

    云十七没见过龙, 当即被吓了一跳。

    他往后缩,却撞上一堵肉墙。

    肉墙冷漠:“别动!”

    云十七扭头,哦!是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小子!

    “我……怎么会在这里?”云十七才九岁,声音雌雄莫辨, 语调软巴巴的, 就像个可怜的小姑娘。

    阎和很喜欢妹妹。

    爱屋及乌地, 竟也没有先前那么讨厌这个大大咧咧的小姑娘了。

    师父说,这姑娘是云家的小小姐。

    可这小小姐好像又是云家要卖的那个鼎炉。

    于是阎和想了想, 反应过来了。

    云家的小公子其实是个姑娘, 小姑娘才九岁, 就要被卖出去,很是可怜。

    这云家也真是丧心病狂,长得这么可爱的小小姐, 也舍得拿去卖。

    他妹妹小时候丑得跟个泥巴人儿一样,也没见他爹娘拿去扔掉呢。(阎小安:你是亲哥哥吗?)

    “你被人下药了。是小和救了你。”小青龙甩着尾巴, 轻轻戳了戳小姑娘的胳膊肉。

    啊!

    小孩子的胳膊好软喔!

    小青龙眼睛亮亮的。

    云十七这才想起来。

    他被一个大叔下了迷药……

    “谢谢你啊!”云十七弯眸就笑, 他五官亲人, 不笑时也看起来就很乖,一笑就暖暖的。

    也许是阴阳体的特殊资质, 这一看, 都能想象将来长大会有多惑人。

    不过云十七可不知道这些。

    他甚至连阴阳体具体是个什么意思也闹不懂。

    起初逃跑也是因为知道他那个丧心病狂的爹想把他卖去给人当小倌。仅此而已。

    云十七往外一探头, 发现自己现下已经不在城里了。

    他们坐在马车上,窗外的风景缓缓倒退,让他心里一松。

    离开洛城了。

    就彻底地,远离云家了。

    ——娘说的没错,那玉镯子,还真的能给他带来好运!

    “给你治伤的是我师爹,谢我做什么?”阎和想,就算你谢我,我也不会把那枚镯子拿出来的。

    他救了人,得了玉镯。

    钱货两清。

    云十七这才反应过来,此时趴在自己胳膊边的小青龙……

    “你,是什么兽啊?”

    小孩子喜欢热闹,云十七也不能免俗。

    小青龙长得胖乎乎,青皮白肚,鳞片被顺得特别整齐,就连小爪子都干干净净。俨然是被好生宠着的。

    他想伸手摸摸小青龙,又不大敢。

    阿青一把抓住那软嫩的小手,啊……小孩子好软啊。

    “我是龙!”

    云十七一惊,“你是龙啊?”他似乎很好奇,蹲下身,尽量与小青龙平视,“你……长得好可爱啊。”

    小青龙歪头,“你也很可爱啊。”

    阎和:……

    阎和没想到,只是寒暄似的互相夸赞了两句,这小丫头就把他师爹抱到怀里去了。

    “我……在哪里下车吧?不能耽误你们的行程。”云十七没想过他们知道自己身体有异于常人的事,只非常感谢阎和把他救了出来。

    但若是给人添了麻烦,他迟早是要自己走的。

    阎和一听这个丫头说话就想反驳,“你不晕了?能走了?”

    云十七一愣。

    他晕,自然还是晕的。

    那迷药量大,他也不过是刚醒而已,如今浑身都是无力的。

    只是……

    “既然晕,就别废话。难不成我们还会把你卖了?”阎和恶声恶气,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浑身脏兮兮的,也不知那人贩子怎么瞧得上你!”

    小青龙皱眉,小和这话说得有些重了。

    云十七倒也不在意,似乎比这个更重的话他也听过,只是腼腆道:“我也不知道怎么看得上我。”说完,还挠挠头。

    他是个男孩子啊。

    难不成他真有做小倌的天赋?

    他爹要卖他,人贩子大叔也想拐他。

    想着想着,云十七就笑了出来。

    阎和:这个笨蛋真的特别爱笑。

    好烦哦。

    “你就跟着我们走,别想跑。”

    “嗯?”

    “我说,你别想跑。你是鼎炉,师父说了,以后你就是我的鼎炉!”阎和淡定地说完,转身出去了。

    他要去帮师父赶车。

    不和这个鼎炉待在一起!

    小青龙仰头,看着小徒弟红着耳朵走出去了。

    再看看一脸震惊的云十七,小青龙弯了弯眸。

    有希望的啊。

    只是……

    小青龙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小和,好像还不知道这个孩子是男孩子哦!

    不过也没事啦。

    他也是公的。

    大白龙也是公的!

    大家都是公的,♂没问题的啦!

    “

    小和说话讨厌。但是人很听话,你不要生气。”小青龙摸了摸小十七的脑袋。

    云十七本来也不生气,就腆着脸笑,“嗯!”

    ……

    “师父。”阎和到了车外,看见白银和剑修两人一人一边坐着,他也不知道坐哪儿了。

    白银挪了挪地方,“坐。”

    “嗯。”

    “你怎么出来了,那孩子醒了?”

    阎和点头,“醒了。”

    “你的鼎炉你不好好在里头看着,出来作甚?”白银揶揄地问他。

    阎和磕巴,“我……”

    白银笑了笑,“你是不是还要事要问我?”

    阎和没想到师父连这个都能猜得到,于是抿着唇点了点头,“师父,云家和我爹娘……”

    原本他们是为了云家和阎家夫妇的事才去的洛城,可这还什么都没有做,便走了。

    这让他怎么甘心呢?

    白银自是猜到,只说,“云家丢了小公子,惹了各大宗门弟子大怒。日后日子必定是不好过的。”

    “可……”他还是没有知道爹娘为什么会被赶走,甚至躲到山里住。

    阎和的执着白银懂。

    但他却说,“这件事,为师不能帮你做了。”

    “?”

    “现如今,有一件必须要去做的事。半分都耽搁不得。”白银沉声,很认真地说。

    他找天命子有两件事。

    一,灵脉所在。

    二,穿越的他究竟能不能改变未来。若是改变了,阿青没有死,那一千年后,到底会发生多大的变化?

    天命子来去无踪,行踪不定。

    如今剑修带他们去找,也只是在上一次他遇到天命子的地方碰碰运气。

    “那……”

    “阎和,师父需要你帮一个忙。”

    白银这话一出,阎和立马绷直了背脊。

    “我将足够的灵石给你,你在修真界中建立一个地下组织,司职于情报传送。两百年内,我希望各个宗门的消息你都能够掌握妥当。”

    阎和瞠目。

    完全没想到师父竟然会让他帮这么大一个忙。

    就连身边的剑修也为之一愣。

    各大宗门的情报?

    这个锦衣人想干什么?

    白银却似乎毫不避讳他,将准备好的灵石全都交给了徒弟,“等你有了自己的势力,你就可以自己去查关于你爹娘的事,云家的事,全都可以。”

    阎和的眼里闪过一丝亮芒,但又很快黯淡下去。

    “师父,我可以吗?”

    “可以!”几乎是斩钉截铁的话。

    白银:笑话,若非自己的出现,阎和一千年后就会是赤魔宗的宗主,站在这片大陆最顶端的修真者之一。这样的人,建一个情报组织算什么。小问题,不慌。

    阎和最后还是极其郑重地接过了师父给的空间锦囊。

    当然了,这不是他自己的乾坤袋。

    是他闲来无事炼的,空间比较小。

    “对了,把你的鼎炉也带去。”

    “啊?为何?”

    “你的鼎炉,你不养难不成还要为师给你养啊?小子?”白银扑棱了一把阎和的脑袋,“哪有这种美事!再者说了,你把鼎炉留在我这,你师爹还不翻了天。”

    阎和一个踉跄,仔细一想,师父说的也没错。

    他的鼎炉,放在师父这里,确实不合适。

    再说,惹师爹生气可不行。

    “好,我带她走。”

    白银看着徒弟眼中明明灭灭的光亮,心想,还是得提点几句。可别当时候他徒弟遇到什么难事,也把云十七拿去卖掉了,可有的后悔。

    为了促进徒弟夫夫两感情进步,白银轻咳一声,“那孩子,险些就被亲爹给卖了,现如今跟着你了,你也别太欺负他。”

    阎和点头,“师父放心。”

    他至多就是不理那个笨蛋。

    “该教他修炼的还是得教。他是道魔双修之体,与你的修炼自是不同。你那锦囊里放了几本道魔双修的册子,好好看过了再教他。”

    “嗯!”

    “既然要了这个鼎炉,那你也就得护着他,莫叫人随便欺负了去。待他好些。”说完,白银轻轻输了口气。

    该说的,他反正也说了吧。

    瞧小结巴和年舒明那两个孩子,无师自通的。虽然在他看来吧,两个十来岁的小屁孩,什么情爱都不懂。但人家小结巴多聪明,这么早就知道要护着媳妇,将来长大了媳妇还不得死心塌地跟着他?

    阎和就不一样了。

    他傻。

    白银自顾自地想了许多。

    却没瞧见阎和变得越来越奇怪的脸色。

    “怎么了?”

    阎和盯着他背后,小声道:“师爹。”

    小青龙瘪着嘴,很不高兴。

    “小和的媳妇儿,你这么关心,你是不是也想要一个鼎炉?”

    白银转头:!!!

    “我……这不是……”有口难辩。

    “你闭嘴!”小青龙强势打断,“我今天就和小十七一起睡,你们师徒一起睡叭。”转身,小尾巴耷拉着,钻进车里。

    “噗。”阎和没忍住,看着他师父那犹如青菜的脸色。

    白银正直地诠释了什么叫面如菜色,“噗,你还噗!老子是为了谁!”

    阎和憋住笑,认真地点头,“师父放心。”

    他虽然不是龙,但他们阎家祖辈那么多代,从来都是没有什么三妻四妾的说法的。

    那丫头虽然是个鼎炉,但人家出生云家,既是大户小姐又长得很漂亮。

    阎和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可挑的了。

    鼎炉嘛,傻是傻了点。当媳妇,还是可以的。

    ……

    这天。

    白银怀里没有了小青龙。

    他眼巴巴地看着车里一个劲往云十七怀里钻的小青龙:啊,媳妇,真可爱啊。小尾巴都蜷起来了。真的这么舒服吗?比自己怀里还舒服吗?

    大白龙郁闷了。

    这个鼎炉,简直是他的无妄之灾好吗!

    白银死死地瞪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徒弟。

    没办法。

    睡!

    深夜。

    怀里传来稀疏声响。

    白银本就未熟睡,微微眯着眼,看向那团乖乖钻回自己怀里的小青龙。

    心里暖了暖,把小青龙抱紧了。

    “叔……”小青龙小小声。

    “嗯?”

    “不可以要鼎炉。”

    “好。”白银轻轻揉了揉小龙脑袋。

    小青龙嘿嘿一笑,趴好。

    心想,虽然小十七的怀里很软,但是大白龙的他比较习惯呐。

    没一会儿,就在熟悉的怀抱里睡了过去。

    熟不知,某只龙悄悄地看着他的睡颜,看了一整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