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47.第四十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既然想不出来该如何做, 那不如先与我切磋一番。”

    就在两相沉默之际, 剑修突兀地开口了。

    他听这些人说话, 一知半解。

    可他没忘记,他的目的是要和白银比试一场。

    白银沉重的心思仿佛一下子浮上海面, 面对剑修坚定的目光,他倒也不拒绝。

    只转身将怀里的小青龙交给天命子, “帮我先照顾着。”

    “好。”天命子依言接过。

    小青龙并不挣扎,反而还助威道:“叔!要赢他!”

    白银笑了笑, 转身。

    “龙修。”天命子又叫住了他。

    白银顿住脚步, 却没回头。

    “天道认不认同我不知道,可我希望你永远记得,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他来到一千年前,是为了什么?

    白银下意识地朝天命子臂弯里的小青龙看过去。

    阿青也看着他,弯了弯眸,“叔, 不会输的!”

    白银点头,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从心头涌上来,“自是不会输的。”

    是啊。

    即便是总有一日拗不过天道, 他也还能陪小青龙一千年。

    他才刚回来, 现在就想未来如何,未必太悲观了。

    白银似乎一瞬间将眼神中的灰败绝望褪去,洗尽铅华似的朝着剑修走去。

    剑修迎上他, “这里打不了, 我们换个地方。”

    白银一扫周围, 的确,他们所在的地方不适合对战。

    周围都是城镇,元婴期强者和化神期强者的对战,就是轻飘飘一招,都能毁掉这个山清水秀的小镇。

    他说,“走吧,换个地方打。”

    毁掉这个小镇,没有那种必要。

    剑修也被他激起了战意,当即点头,“走。”

    剑修领头走了。

    白银回身,先把他的龙抱回来。又犹豫了一下,把天命子也给拽上了。

    ……

    又行了五日,剑修御剑带着天命子飞,白银则本体化龙带着他的小龙,两人来到了大陆最高最寒的地方——无涯雪山。

    无涯雪山坐落在大陆极北,常年飞雪飘绕,冰雾蒙蒙。

    天命子抱着小龙,站在雪地里瑟瑟发抖。

    小青龙支着脖子,看着在雪中各自出招的两人。

    每一缕飘起的雪花,都能够被他们伸手凝成利剑,雪白的冰锥密密麻麻地扫过,犹如狂风过境。

    一拂袖,就将冰锥打得倒飞出去。

    白银始终背着一只手,嘴角挂着温和的笑,玄色锦衣上积着薄薄的一层雪,仿佛白衣仙人,从容不迫地游走于剑修的攻击之中。

    小青龙用小爪子支着自己的下颌。

    他曾经看过的,话本里的武道高手,就是穿着一袭白衣,纵生死于方寸之间。

    而他一步一招,都淡定微笑,仿佛世间所有,都尽在掌握。

    小青龙拿不出更好的词来形容他的大白龙。

    大白龙很强,他是知道的。

    可当这两人战在一起时,那又是不一样的冲击。

    啊,他就是那么强。

    厉害得自己甚至舍不得挪开眼。

    ……

    最无言以对的恐怕就是天命子了。

    所以说,为什么这两个家伙打架,要带上他来?

    白银开打之前,美名其曰,“要你替本座看着小青龙,他喜欢乱跑。”

    这片雪山虽然荒凉无人烟。可若是打起来,恐怕会引起周围山峦上的雪崩。

    他可不敢让小青龙乱跑。

    若是让雪埋了,就是他掘地三尺也挖不出那巴掌大的小青龙。

    小青龙:就好气哦,虽然本小龙是皮了一点,可是也不蠢啊!

    小青龙大眼中的抗议被白银一个揉头就给揉散了。

    他说,“你在这乖乖等我。”

    小青龙撅嘴,“好吧。”

    他知道,大白龙不开心。

    与那剑修打一架,却是发泄心中情绪最好的办法。

    于是,小青龙就静静地窝在天命子怀里。

    对于这个没有胡须的算命先生,他是不那么喜欢啦。但是天命子是昆月师父的师父啊!

    他必须喜欢的!

    嗯,尊敬!

    天命子可不知道小青龙这满心的想法,只觉得这天寒地冻的,这两个有修为的家伙简直在为难他这个凡人。

    可正当天命子冷得牙齿打架的时候,小青龙拿出了乾坤袋。

    小爪子支着披风的衣角,给他披上了。

    一股浓浓的暖意从心里蹿了上来。

    “师祖,不冷了吧?”小青龙满脸的得意,大白龙的乾坤袋里好东西可多啦。

    天命子叹了口气,揉了揉他的脑袋,“不冷了。”

    有时候他也搞不懂,这世间怎么就有这么深的羁绊呢?

    阿青连死也不愿意离开白银,就算无法/轮回转世也想等到白银成仙而去。

    他也曾经以为,一切都会如天命所显的那样。

    等白银成仙而去,阿青成为孤魂野鬼,永世浮沉在这世间,不得超生,不入轮回。

    可谁又会想到,会是现在这样呢?

    望着漫天白雪,天命子又想起了一千年后的那日。

    “前辈,怎么办,怎么办!”

    那一日,许久许久不曾见过的魂体又来找他了。

    那时,龙族已经悉数搬迁到了灵气充裕的东青境,而阿青,自然也是跟着去了。

    留在南朱大陆上的天命子就没有想过会再见到阿青。

    至少,在白银成仙之前,他们不会再见面了。

    可面对突然出现的魂体,天命子还是揉了揉额角,“你怎么又来了?”

    他本想冷漠对待这个执迷不悟的徒孙。

    可话到嘴边,又成了无可奈何的关切,“那龙修出事了?”

    魂体重重地点了点头。

    “前辈,族长他回去了!”

    “回去?”

    “族长他回一千年前去了!”

    天命子如遭雷劈,恍神回来,抬手戳青年的脑门,“你是不是傻了,胡说什么?”

    阿青急得都快哭了,“真的,是真的!小龙给了族长一个法阵,然后,族长就被吸进去了!”

    天命子眨了眨眼。

    真的假的?

    法阵?

    回到一千年前?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我,我想去找他……”魂体的魂气又忽地涌出一团,花了他的脸。

    天命子皱眉,“找什么找!这天地之大,哪里来的什么穿梭时空的法阵,他用这些邪门歪道,非但回不到一千年前,说不定还会卷入时空乱流,连能不能活不下来都是个迷!”

    阿青一下子惊呆了。

    “那,族长怎么办!?他会死吗?可是族长的朋友说了,会回去的!”

    其实最吃惊的不是阿青,而是天命子。

    他拥有窥探天机的力量,却从未见过有谁能够改变自己的命数的。

    白银的命数是在五百年后飞升。

    可若是他真的回到一千年前,那么他未来的命数,还会和自己看见的一样吗?

    天命子不知道。

    他掐指一算。

    还不等他凝神细看,一道惊雷自晴空之上劈下。

    劈得就是他。

    天命子惊愕地抬起头,“你个混账天道,你劈我干嘛!”

    晴空无话。

    他便明白了。

    白银的命数,变了。

    而改变的命数,是天道也不允许他继续探看的。

    怎么办?

    怎么办?

    天命子心里乱作一团,可面上不显,看着面前恍惚的魂体,拳头握得死紧。

    “前辈,族长会死吗?”

    “不管他会不会死,依你所言,他若是真的回到一千年前,没个一千年也回不来了,趁着这机会,你赶紧去投胎转世吧!”

    魂体使劲地摇头。

    “前辈,你帮我吧,你帮我回去吧!”阿青跪了下来。

    天命子怒得一把将他扯起,“我只是个凡人,我帮不了你!”

    他转身就走。

    乱了,乱了。

    全都乱了。

    “前辈!前辈!!”

    天命子不敢听,快步地走。

    却架不住魂体飘得更快。

    “前辈,求求你,帮帮我!求求你了!”阿青维持着跪着的姿势,跟着他飘。

    天命子恶狠狠地瞪回去,“阿青,你只是个魂体,那龙修用的邪门歪道穿梭时空,就连能不能活着都不知道,而你一个魂体,你已经死了,你还在肖想什么?!这个世间无数变化,与你再没有半点干系,你还不懂吗!”

    “我只是个凡人,我帮不了你,我帮不了你啊!”

    昆月啊昆月,你怎么就有这样的一个徒弟!

    阿青被他一手挥开,自己的话就像一把利刃,插进阿青素来开朗的笑容里,他跌在半空中,面上无悲无喜。

    似乎也是认命了。

    天命子阖上眼,不忍再看。

    天命子忍不住在心中质问——

    天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你到底……想做什么?!

    ……

    现如今,想那些又有什么用呢。

    天命子垂下头,看着怀中目不转睛的小青龙,沉默了又沉默。

    轻轻拾起披风的衣角,将小青龙裹住,露出那双大眼,任他看着。

    “这龙修,到底有什么好的?”

    小青龙猛地扭头,“师祖你不懂的!”

    天命子叹气。

    我就是不懂啊。

    别的他也不想再问,只是投去目光,也看着雪中对峙的两人。

    “师祖,我……”

    “什么?”天命子低头,“你说什么?”风雪声音太大,一时竟没有听清楚。

    小青龙躲在雪白的袄子里,露出红扑扑的小脸,笑着说:“师祖,我喜欢他!”

    天命子扭头。

    一颗豆大的水滴自眼眶中落下。

    悄无声息地掉进雪里,凝结成冰。

    “前辈,我喜欢他啊!!”

    “求求你了前辈,帮我回去好不好!!”

    当年,也有那么一个痴心人,以灵魂的姿态跪在他面前,一声声泣血的恳求,几乎将他那颗冷漠的心狠狠撕扯。

    天命子哽咽着笑了。

    哪里是什么当年。

    他都快忘了。这里是一千年前了……

    夹着雪的风瑟瑟吹过。

    鹅毛般的大雪,终是在青年的发间,落下一层白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