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武逆焚天 > 第三千七百四十六章 指挥若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月宗的武者迅速的变换位置,组合成四个五人小队,以及两个十人大队的时候,左风立即便看出了其中端倪。

  可这也仅仅只限于左风一人,其他奉天皇朝、项家、叶家等等队伍,没有人参与过阔城之战,所以根本不可能知道月宗的队形代表了什么。

  原本左风也在犹豫着,要不要提醒一下,就在他纠结不已的时候,姬娆忽然朝着自己望来。

  刹那之间,左风就回想起了之前与姬娆间的那场对话,那让左风内心十分纠结和疑惑的一番对话。

  这是他与姬娆之间的第一次正面接触,而让左风感到非常意外的是,原本对方应该对自己充满敌意,甚至应该是恨之入骨。

  可实际情况却是,姬娆不仅表现出了极大的合作诚意,同时也表现的十分宽容,左风实在不太敢相信这是真实的,同时也不能理解对方的承诺,因为道理上说不通。

  理智一点的分析,这姬娆应该是用这种策略,让自己放下戒心后主动走出血色护罩,然后再来对付自己。

  然而左风本就不是一个完全理智的人,所以不可能以纯粹的理性去分析。

  正因为左风有着感性的一面,所以才会在面对手下之人时以诚相待,从不耍手段,也不愿意使用唐斌所教的那些驭人之道。

  因此左风既会理智的分析,同时也会相信自己的感觉,这姬娆不仅没有释放出半点敌意,同时也有合作的意愿。

  这种理性与感性之间的碰撞,成为了左风的内心纠结的重要原因。好在这个时候,不需要左风立即做出决断,他可以选择折中。

  也就是当双方做好准备,大战一触即发的关键时刻,姬娆向左风望来的那一眼。这一眼中是在询问,姬娆向左风询问,是否愿意同她合作。

  而左风立即就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这是他使用感性判断的结果,同时又不会忽视理性分析的结果。因为他仍旧留在这血茧当中,只要还有这一层保护,那就不会影响到自身的安全。

  在点头之后表示愿意合作,之后左风又摇了摇头,这是他一个善意的提醒,同时也是他的一次试探。

  既然准备与姬娆合作,左风决定首先拿出诚意,提醒对方不能与月宗硬碰,很直接的告诉姬娆他的战术不行。

  而作为一次试探,如果姬娆怀有别的心思,这个时候肯定不会相信左风的话,反而会疑神疑鬼,觉得是左风在搞事情。

  结果就是姬娆毫不迟疑,立刻对手下的武者作出调整,让他们改变队形。虽然同样是主动发起攻击,但是却由全力进攻,转变成了试探攻击,多个小队协作防御的队形。

  除了少数姬娆身边的亲信外,几乎没有人察觉到,姬娆临时改变策略的真正原因。可那几个亲信却不理解,为什么姬娆会选择相信左风,实际上就连左风都不清楚。

  亲信毕竟是最信任的人,他们不问缘由只讲服从,所以当姬娆下达领命后,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只是那些人的心中,对于姬娆听从左风的建议,调整为如此保守的队形,他们很不以为然,甚至会觉得白白的错过了先发制人的好机会。

  然而当两支队伍真正交手后,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姬娆的判断了。

  最前方的奉天皇朝强者,好似凝聚力量迎面一拳般重重的轰击到月宗的队伍。这群北州强者,不仅受过严格的训练,更是在战场上经受过血与火的洗礼。

  他们看似集中发动攻击,可实际上那攻击,却是分成数个梯次的爆发,如同涨潮时的海浪般,一波波一浪浪的向着对方袭去。一旦觉得攻击已经彻底过去,紧接着就会立刻面对又一波袭击,而刚觉得这一次已经结束,可是攻击却又一次出现。

  这种攻击策略让这群北州强者,在无数次面对强敌时屡试不爽。然而这一次的攻击,他们却发现,眼前月宗的武者队伍外部,好像竖起了一个坚固的“乌龟壳”,不论怎么攻击就是无法将其轰破。

  正在他们满心惊讶之时,那“龟缩”在五彩缤纷光罩内的月宗强者,突然间就爆发出了恐怖的反击。

  更让他们感到吃惊的是,那反击当中竟然还有着无数,北州强者十分熟悉的气息。他们在那一瞬间突然明白,这就是他们刚刚释放出去的攻击,被对方以特殊手段吸收后,如今又还击回来。

  若是换了一般的队伍,又或者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此时的北州武者必然吃大亏。好在进攻前的最后一刻,姬娆调整了队伍。

  当对方发动反击的瞬间,队伍中的核心队伍,立刻就穿插着冲到前方,以最佳的姿态构建了一道防御屏障。

  连队伍中的姬娆,这个时候目光也不禁微微闪烁,显然连作出决策的她,对于眼前的变化也感到十分吃惊。实际上决定信任左风,对于姬娆来说也不是一件轻松的决定,可是她却决定相信,因为一个她非常信任的人,曾经对她说过的一番话。

  姬娆就好像是赌博般,在最后关头将一部分的赌注押在左风身上,否则的话她现在可能已经输的十分难看了。

  感到吃惊的当然不光是姬娆一方,月宗的众多强者,同样也感到意外。他们本来是有信心在交手之初,就将眼前临时凑成的队伍,给直接打垮。然而这群人竟然还准备了后手,将月宗的攻击给拦了下来。

  不过月宗显然不肯就此罢手,只听到队伍当中,有人沉声喝道:“进!”

  整个月宗的队伍,立即就改变排列方式,带着极为狂猛的势头狂飙突进,径直朝着奉天皇朝这边碾压而来。

  到了这个时候,姬娆等人也终于看出来,月宗的武者们,用自身灵气配合独特的队形,凝聚成阵法。

  那每一名武者就是一处阵眼,而武者们释放出来的灵气,直接化作了阵法的阵络。所以那一支支月宗队伍,此时已经化作了一座座移动的阵法,不仅能够防御同时还能够进攻。

  之前那样的攻击,只不过是防御阵法的效果,如今队伍迅速调整,直接就变成了攻击队形。

  原本还能够勉强抵挡,可是到了这一刻,姬娆也感到了压力太大,所有人都对眼前这一幕毫无任何准备。即便是姬娆也是在左风的提醒下,提前做出了布置,可是计划远远赶不上变化。

  然而姬娆终究不是一名普通的统帅,即便面对如此危局,她仍然还是当机立断的发出了下一个重要命令。

  “两翼,同时攻击对方最头前的队伍!”

  战斗之前就已经布置好两翼武者,他们的任务是从两边包抄,而两翼布置的攻击目标,原本是左翼攻击月宗队伍的中段,右翼灵活选择目标,左翼如果一旦得手,那么右翼就直接从后包抄。假如左翼攻击受挫,那么就右翼便配合左翼攻击中段,务求将月宗的队伍分割开。

  两翼武者早就准备好,此时听到了姬娆的命令,只是迅速的调整攻击方向和目标,径直向着月宗最头前攻击而去。

  不得不说姬娆的反应和判断,是非常敏锐且正确的。当月宗发动攻击向前推进时,几乎瞬间就打的奉天皇朝难以招架。

  如果给对方机会长驱直入,甚至有可能直接将他们这二百多人的队伍,直接给冲散。

  结果是左右两翼的武者,从左右两侧发动了攻击,正好将月宗最头前的队伍给截住。正面的压力稍微一缓,姬娆立刻带领着身边几名强者,同时发动反击。

  姬娆、查库尔、叶朝和庞林,除了这几名实实在在的凝念期强者外,还有肖北漠和项鸿这样的准凝念期强者。

  他们这些人利用个人的修为优势,爆发出了强大的攻击,终于还是让月宗无法继续前进。

  “退”

  直到月宗的队伍中,有人高声喝出这一个字,所有小队和大队再次变换。整个月宗的队伍,仿佛变成了一只铁桶般,紧密的相互配合,防御的风雨不透。

  姬娆看的清楚,对方虽然后退,可是并未露出一点空隙。这个时候如果发动追击,吃亏的很可能是自己这边。

  所以她也是毫不犹豫的高声命令道:“所有人返回原来位置,不要追击,保持队形!”

  从姬娆命令手下人发动攻击,到此时各自后撤,实际上前后都没有用上两息的时间。可是其中的凶险,只有亲身参与到战斗中的人才能够体会到。

  如果不是姬娆指挥,如果不是将原本的队伍打乱,重新进行了分配,如果不是姬娆在发动攻击之前,临时调整了策略和部署。

  他们这些人很难全身而退,甚至这个时候可能已经演变成,被月宗一面倒的追击,连勉强防御都做不到。

  姬娆立刻命令队伍重新调整,原本他想着的还是以攻击为主,现在她必须要改变策略。让人感到有些意外的是,她也没有将队伍调整为完全防御的阵型。

  整个队伍却是在他的调配下,缓缓的展开,这样的队形让所有人都有些搞不懂了。

  尤其是珂刹部的查库尔,他看着眼前的队形十分眼熟,因为草原之间部落战争,就经常会采用这种兽骑武者的冲锋队形。

  可是如今大家没有坐骑,又是在近距离交手,他不理解姬娆为什么要布置出这样的队形来。

  姬娆并未向大家解释什么,而是再一次转头,向着血色护罩当中的左风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