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隐婚蜜爱:墨少,宠上瘾! > 第560章 楚微俏被蛇咬(孟少正式更名楚斯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斯修一脸急切道:“俏俏,唯一的降落伞你用吧。”

  楚微俏看了一眼楚斯修,“还是你用吧。”

  “我没事的,你先安全了再说。”楚斯修心里有些奇怪,这么紧急的情况下,楚微俏怎么这么淡定?

  说实话,如果这两人演技再好一点的话,楚微俏真的不想拆穿他们。

  楚微俏低声道:“你难道忘了吗?我会飞的,要什么降落伞。”

  楚斯修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可你终究不是真能飞,你看现在这个高度,就算你用轻功,也是凶险万分的,还是用降落伞吧。”

  “不用,我要睡觉。”楚微俏继续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所以楚微俏知道飞机故障是假的?

  楚斯修有一种整段戏垮掉的感觉。

  驾驶员:大少爷对不起,我尽力了。

  “俏俏,我是看你心情不太好,所以就想逗你一笑啦。”楚斯修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你不会生气吧?”

  楚微俏担心自己不说话,楚斯修又要喋喋不休了,便开口道:“生什么气,发生什么事了吗?什么都没发生吧。”

  楚斯修:“……”这也太敷衍了吧。

  飞机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楚微俏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俏俏,你要去的地方在这山上吗?”楚斯修也跟着走了下来。

  楚微俏点头,“是啊。”

  楚斯修:“那早知道就开直升机来了,可以直接送你到山上。”

  楚微俏道:“我自己走上去就行,也快的。”

  楚斯修跟上了楚微俏的脚步,“天这么黑,还要走山路,我送你上去吧。”

  楚微俏拒绝道:“不用了。”

  楚斯修问楚微俏,“你需要多久?要不我在这里等你吧。”

  楚微俏摇了摇头,“不用等我,应该不会马上走。”

  楚斯修担心道:“你确定这样不会有危险吗?你要去找谁啊?”

  楚微俏说道:“去找我师父,绝对安全,你放心吧,我不是第一次来了。”

  楚斯修点了点头,“那好吧,需要飞机再联系我,随叫随到。”

  楚微俏走在山路上,周围很安静,偶尔有鸟叫声。

  之前来的时候,是墨庭深背她上山的,如今只能她自己爬上去。

  环境会影响到人的心情,吵闹的环境会令人烦躁,但是安静清新的环境,能让人安静下来。

  楚微俏觉得糟糕的心情得到了缓解,现在已经好多了。

  “啊……”

  这时候,楚微俏忽然感到小腿上传来剧痛。

  她好像被蛇咬了!

  楚微俏没有带手机,她故意把手机放在了家里,不过她带了手电筒。

  她照了一下,蛇已经不见踪影,她的小腿上有两个压印。

  没看到蛇,楚微俏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毒。

  想到自己的血能解毒,楚微俏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吮吸着自己的血液。

  楚微俏加快了脚步,生怕这里还有蛇。

  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既然她的血能解毒,那她应该就不会中毒吧?

  刚到山上,楚微俏就看到了恋姝。

  还没说话呢,恋姝就开始攻击她了。

  “夜闯岩山,有何居心?”其实恋姝认出了楚微俏,她是故意想和楚微俏打架。

  楚微俏连忙说道:“恋姝,是我,楚微俏。”

  恋姝收起了招式,打量着楚微俏,“哦,是你啊,刚才没看清,毕竟这个时间会上山的,不是小偷就是贼。”

  楚微俏:“……”这是在变着法的骂她?

  “我是来找师父的。”

  恋姝瞥了一眼楚微俏,没好气道:“师父不用睡觉的吗?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

  “我只是表明我的来意,我先去休息了,等早上再去找师父。”这个恋姝,对她敌意还挺大的。

  恋姝叫住了楚微俏,“你要去哪里休息?”

  楚微俏望了一眼恋姝,“当然是你师兄的房间。”

  恋姝不悦道:“你不可以住。”

  楚微俏:“为什么?”

  恋姝轻哼了一声,“我才打扫好的,你别去弄脏了。”

  楚微俏笑了笑,“那行啊,我跟你睡呗。”

  “下半夜是我值夜。”恋姝才不想跟楚微俏一个房间。

  楚微俏点了点头,“那不是正好?你值你的夜,我睡我的觉。”

  恋姝一脸嫌弃道:“你也别想睡我的房间,我不喜欢外人进我的房间。”

  楚微俏道:“那我就只能睡你师兄房间了,到时候我再打扫一遍就是了。”

  “我师兄呢?”恋姝往入口处看了看,没看到墨庭深的身影。

  楚微俏:“他在工作。”

  恋姝双手环胸,语气不是很好,“那你来做什么?”

  楚微俏压低了声音说道:“找师父,商量大事。”

  “什么大事?”恋姝很好奇,最近也没听师父提过什么大事啊。

  楚微俏一脸神秘的说道:“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说完,楚微俏就转身往墨庭深的房间走去。

  恋姝瞪着楚微俏离开的方向,一脸忿忿道:“不说就不说,谁稀罕啊!”

  楚微俏不知道现在墨庭深有没有发现她不见了,是不是很着急?有没有派人找她?

  她在床上慢慢躺了下来,可是满怀心事的她,又怎能安然入睡?

  墨庭深为什么要去监狱找许念柔?难不成真要保释她?

  许念柔那样伤害墨禹轩,墨庭深怎么可以保释她?

  除了保释,楚微俏想不到墨庭深为什么要去找许念柔,找她叙旧?还是谈心?

  要不要干脆就像楚斯修说的,把主动权掌握在手里,这样总比蒙在鼓里好。

  可现在楚微俏只想待在这里,不想回去。

  她想冷静一段时间,但说白了,内心深处就是想逃避。

  也许楚斯修说得对,从一开始,墨庭深就骗了她。

  墨庭深说,他和许念柔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是现在想想,哪个男人会在妻子面前,承认自己曾经和别的女人很恩爱?

  一般这种情况下,肯定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否认了再说。

  此时楚微俏想好好睡一觉,可是她睡不着。

  明天要是顶着个大黑眼圈去找师父,就不太好了。

  想了想,楚微俏打算起来运动一下,累了就会困了。

  楚微俏刚下床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