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四十一章 剑修的诞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二月的天都,微薄的雪意。

  暮色沉沉,阳光落尽。

  小雨巷的尽头,在一位路人的路过之时,传出了轻微的一道声响。

  这条在大雪天里,会有烈麝降落,然后重新飞掠离开的神奇小巷,一直没什么人入内,整一条街都很冷清。

  据说有一位面目狰狞的大汉,看守着巷子尽头的小院,如果有好奇的孩童入内,会恶狠狠的威胁对方离开,并且教训对方一顿。

  孩子信以为真,大人只当这是一个“狼来了”的故事。

  这个故事可以扼杀好奇心,小孩有好奇心,大人很少有。

  声音传来——

  这位路人微微停顿了一下。

  他想要确认那道声音的来源。

  因为那道声音......很像是撕碎布料的声音。

  据说这座小院子,是某位天都大人物,篆养笼中金丝雀的场所......而某些时候,撕碎布料,意味着......路人的面色变得复杂而精彩,他罕见的生出了一丝不该有的好奇,然后凑近了头颅,想要仔细去听。

  他多待了一会,紧接着听到了痛苦的呼喊声音。

  这个声音却不是出自女子的口中。

  仅仅发出了一个刹那,就在空中湮灭。

  这位路人有些惘然,下意识做出了他人生当中最为后悔的选择。

  他走进了这条小巷,顿时闻到了一股腥臭怪味。

  实在太黑。

  于是他艰难点燃了手中拎着的灯笼,对着狭窄小巷的远处......照了过去。

  然后他被吓得跌倒在地,连滚带爬,一路翻滚,离开了这里。

  那条小巷的石壁两侧,挂满了血肉,连地上也平铺了一层鲜血。

  黑暗当中,并无察觉,若是拎着灯笼去照,那么便犹如踏入了地狱,阴曹地府。

  一张血肉模糊的蛛网挂在巷子里,悬在蛛网上的,是一张血肉模糊的人脸,在剑气冲击当中被掀了下来,黏在血肉当中来回随风摇晃,“眼眶”空洞。

  这条小巷很快聚集了一群人。

  所有人都围在巷子外,不敢入内。

  有人禀告了天都的执法司,等着官府来解决问题。

  这可是天子脚下!

  竟然还有人敢动手?

  如此血腥的杀人,手段实在太过残忍。

  据说杀人狂魔还在里面,第一个发现的路人,一番添油加醋,将撕碎布料的声音和呼喊声音,被夸张成了生吞心肝,咀嚼血肉的声音。

  人一多,便不可能再安静,巷子里的隔音法阵即便有些破损,在嘈杂的环境当中,也听不出来还发生了什么。

  然而就在有人胆大妄为,拎着灯笼,仗着自己初境修为,想要在官府和书院抵达现场之前,亲自动手去“制裁”那位杀人狂魔的时候。

  第二道声音传来。

  箭镞横飞的声音。

  刚刚踏入猩红小巷,面色惨白的初境修行者,拎着灯笼,碍于面子,想退又不能退,咬着牙继续走了两步,但脚底的粘稠实在让他毛骨悚然。

  天人交战期间,一柄箭镞就这么毫无预兆从小巷那端疾射过来。

  这位初境修行者呆呆拎着灯笼,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这么被箭镞射穿肩头。

  轰然一声。

  血花炸开。

  人群尖叫逃窜。

  等到四座书院弟子赶来,拖出那位重伤但未死的初境修行者的时候,小巷,连同这条街,都空无一人。

  恐惧是唯一能够扼杀好奇的东西。

  ......

  ......

  小轮转王的第二箭,贴着宁奕的面颊射出,擦出一道血痕,射破院子的木门,从小巷的这端疾射而出。

  “你的箭法看起来并不如何。”宁奕拎着细雪,淡淡道:“比起我妹要差了许多。”

  有了先前的预警,避开这一箭便变得不再困难。

  那道始终保持着安全距离的阴暗影子,知道宁奕乃是体魄强悍,肉搏厮杀一等一的好手,自己想要猎杀对方,恐怕是一件相当艰难的事情。

  宁奕的感知力太强。

  有着如此强大的感知力,十分克制小轮转王这种地府杀手的发挥。

  小轮转王面色阴沉,他几乎所有的招式,都需要提前的蓄势,以威力巨大而著称,但是宁奕如今仅仅凭借感知就可以躲掉。

  这要如何去刺杀?

  事情到了如今这个场面,自己的必杀一箭被宁奕格挡,就已经不再是暗杀。

  而是一场明杀。

  从雾气当中走出来的小轮转王,是一个年纪比宁奕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修行者,他的面容也并不丑陋,甚至看不出有多少阴鸷气息。

  走出那片藏身的黑暗,杀手就变成了可以站在光明之下的普通人。

  小轮转王长着一张极其平凡的面容,他的五官和气质,属于让人看过一眼,很快就会忘记的那种。

  宁奕听说过杀手组织的甄选,长得太帅的不要,长得太丑的也不要,这两者都容易引起注意,越是路人脸,越是好杀人。

  宁奕心底忍俊不禁:“小轮转王......这厮还真是祖师爷赏饭吃。”

  之间红符街的对视,他本以为对方会是一个年逾五十的老辈人物,活成了人精,眼神当中带着谨慎和老辣。

  不愧是地府的顶级杀手,第一眼的印象,就成功误导了自己。

  “宁奕,你很不错。”

  走出雾气的年轻男子,一开口,让宁奕头皮发麻。

  “我活了五十年,第一次在人身上失手。”

  这个模样,活了五十年?

  宁奕神情复杂,心底简直哔了狗,五十年才修到中境第六境,这是一把年纪活到乌龟身上了?怪不得从来不失手,宁奕绝对相信,这个“小轮转王”,盯一个人能盯十年,他算是见识到了天都的繁华,藏了五十年的半老古董,跑过来跟自己争大世,玩暗杀?

  难怪不敢对青君动手。

  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真要刺杀青君,就凭借这些手段,这位五十岁的“老轮转王”,恐怕会被青君直接活生生打死。

  “这一次我露了面,无论结局如何,‘小轮转王’都会消失在这个世上。”他平静说道:“我杀不了你,也不想杀你了。”

  宁奕虚眯双眼。

  “我只想问一个问题。”小轮转王凝视着宁奕的双眼,认真说道:“青山府邸的那件事情......是不是与你有关?”

  宁奕挑了挑眉。

  他听说过青山府邸的那件事,外界传得沸沸扬扬,大概怀疑的对象,一个是自己,另外一个就是这位小轮转王,只可惜今日见面,两位都是扮猪吃虎的角色。

  宁奕语调平静道:“与我有没有关,与你有什么关系?”

  小轮转王并不恼怒。

  他知道自己说出这件事情,一定会让宁奕动心。

  他缓慢开口道:“我盯着青君已经一年,虽然潜不进去青山府邸,但是有一个重大的发现。”

  宁奕冷笑一声,道:“你这叫什么,临阵倒戈,替三皇子做事,现在要与我合作?”

  “识时务者为俊杰,杀不了你,三皇子会追杀我,杀我比杀你要简单太多。”小轮转王面无表情,道:“我本身就行走在黑暗当中,背后又没有师门,死了便死了,没人会在乎这么一条贱命。”

  “我以后不会再用‘小轮转王’的身份了......”

  他背负双手,屏住身上的星辉,平静说道:“在离开天都之前,我要做一件事情,但是一个人做不了。”

  宁奕平静道:“说。”

  “青君的功法,需要大量的星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需要极多的资源吧?”小轮转王不动声色道:“我需要资源破境,我距离后境只差最后一些。”

  “青山府邸地下,有一条地脉,似乎连接着应天府的一处禁地。如果我没有猜错......是应天府历代以来的墓陵。”

  小轮转王眯起双眼,道:“我可以带你悄无声息的溜进去,所有的资源,你我平分,如何?”

  宁奕微微眯起双眼。

  他微微思索着这件事情,接着面前的那道小轮转王身影,便猛地炸散开来。

  漫天黑雾——

  宁奕连忙后退,来不及掠到安全之处,便有一股巨大的威压掀开黑雾,当头砸来!

  背负双手,十指不断掐诀,将所有星辉都聚拢在袖内的小轮转王,陡然出现在宁奕头顶。

  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柄漆黑沉重的大尺,这柄沉重大尺绝非凡物,无数符箓跳窜,湛蓝色的雷霆纹路隐约闪烁,有风雷声音呼啸。

  小轮转王说了那么多,还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

  能够贴近自己。

  完成这最后一杀!

  宁奕呼吸一窒。

  头顶的身影掀开黑雾,一尺砸下!

  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细雪震颤,宁奕攥起剑柄,脑海当中,红符街对峙的那一剑,与后山的那副壁画,缓慢贴合在一起......平静至极的一剑,狂暴至极的一剑,两两重叠。

  差了一点的那么一丝剑意,就在此刻,完成了圆满。

  徐藏曾经说过。

  天下千万持剑之人,剑修万里挑一。

  若无剑意,便算不上剑修。

  剑意与星辉修行境界无关。

  与体魄锤炼程度也无关。

  若是感悟到了,便可悟出剑意,除非后境星辉,否则一剑之下,尽皆碎开。

  剑修可敌后境修行者。

  但一位剑修的诞生,要比后境要艰难的太多。

  这是资质的认可,也是一条崭新之路的开启。

  宁奕的眉心,一缕剑意,滋生而出,顺延细雪,在空中递斩而出——

  与那柄重尺,碰撞在了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