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八十三章 宁奕的处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奕的呼吸声音,急促起来。

  这一次,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了。

  他没有想到,皇宫里的那位,竟然会把如此大的事情,交给自己来处置。

  老宦官的那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所有人都听到了,简单而又明了的提了应天府府主朱候的名字,让其去红拂河底下做皇城的护道者,这便意味着,陛下对于三座书院这一次的行为,是真的动怒了。

  三座书院有罪。

  至于这三座书院究竟有多重的罪,全都交给宁奕来处置......太宗陛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那么就算宁奕认为,三座书院参与斗争的修行者,以及来到青山府邸想要杀死自己的这些人,全都有罪,不可容忍,而且他全部都要杀掉,皇宫也会如此去做。

  三座书院的修行者,此时此刻,面色全都变了。

  尤其是夷吾星君,他看着宁奕的眼神,便不再像是之前的那般......而是带上了一丝恐惧。

  宁奕站在青山下。

  他感到丝丝缕缕的目光汇聚而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是一种陌生的感觉,但并不排除。

  被万人聚焦在眼中,或许这就是权力的滋味?

  在这一刻,宁奕就是所有人的目光中心。

  三皇子面色难看,他觉得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吹得自己的面颊火辣辣疼痛,忍不住攥拢了双拳,深深吸了一口气。

  吃了一个大亏。

  二皇子李白鲸则是截然不同,他目光炽热望着宁奕,眼里满是期待。

  只是有一点,十分遗憾,书院之争的事发之前,他没有与这位宁奕先生有过交谈和结好。

  但此时此刻,他眼中的暗示意味,再明显不过......书院这块肉,谁都想要,三皇子提前来了青山府邸,弄砸了一切,看起来与宁奕的关系并不融洽,对于二皇子而言,这反而是天大的好事。

  这世上没有人会不愿意交好一位大隋皇子,宁奕只需要稍微松口,那么书院的这块肉,就会稳稳落入东境圣山联盟的口中,而至于蜀山后山的那些不愉快,李白鲸并不在意,而且他已经想好了,在第二道诏令之后,东境这一方阵营,该如何去交好这位宁奕先生。

  “关于应天府......”

  宁奕犹豫了很久,他揉了揉眉心,轻声说道:“还有嵩阳书院,岳麓书院。”

  老宦官笑着望向他。

  宁奕的眼神扫过了所有的人,他看到了三皇子阴鸷的眼神,也看到了二皇子的期待,三司那些人的等待与焦灼......但是他的心中,面临着一个很重要的选择。

  山路上,剑器近曾经问过他。

  若是有一天,你按照自己信奉的道理行事,走到最后,却发现自己走错了,那么该怎么办?

  宁奕的回答是,错了,就要付出代价。

  三座书院做错了,就应该付出代价,但是负责惩罚的那个人,落在了自己的头上,一切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宁奕信奉的道理,是予善者善,予恶者恶,三座书院要打杀自己,自己本该毫不犹豫的做出雷霆选择。

  但是现在,短暂而又漫长的思忖当中,他陷入了一种进退艰难的境地。

  剑修的剑道境界,与自己的为人处世有关,宁奕不修行浩然之剑,也不修行杀戮之剑,他既不做老好人也不做滥杀无辜之人......世间万物都是剑,能杀人的是剑,能救人的是剑,握住了剑,就握住了选择的权力。

  选择。

  太宗把这柄名为“选择”的沉重的剑,交到了宁奕的手上。

  公与私,该如何区分,该不该区分。

  若是自己借着这个机会,对于三座书院任意打杀,那么便沦为了自己也看不起的那一类人。

  若是自己无所作为,若是自己把三座书院都交给东境二皇子......结局都是一样。

  宁奕的道心,面临了一个很严肃的考验。

  剑者,能否内外兼修,知行如一?

  这是太宗陛下“送”过来的礼物。

  他要隔着天都城,看一看这个叫“宁奕”的少年,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

  ......

  暗潮汹涌的短暂沉默之后,宁奕终于开口。

  “如果按照大隋律法来处置,那么三座书院闭门十年思过,断绝香火,门下弟子无缘大朝会。”

  少年抬起头来,平静说出这么一句话。

  青君的面色变得苍白起来,他扶着青山府邸的断裂长石,指节青筋毕露,攥紧石块,其他两座书院的大君子不在青山府邸,如果知道了这个消息,也会如此。这是一道晴天霹雳,惩处之严厉,对于大人物不痛不痒,但是对于青君等年轻的修行者,则是不折不扣的灭顶之灾,断去了大朝会的造化......他们辛辛苦苦的准备,就全都成了泡影。

  书院的谋划,三位大君子都不知情,今夜的风雨飘摇,其实与他们无关。

  但是青山下的宁奕,只是原原本本,把大隋律法,关于书院触犯的条例,以及对应的处置,念了出来而已。

  “这是早就立下来的规矩。”宁奕轻声说道。

  接下来的那句话,让三皇子眯起双眼。

  一众大人物,全都皱起了眉头。

  宁奕说道:“但是我觉得这条规矩并不合理。”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望向三位书院的府主,轻声道:“做错事情的是你们,凭什么要让别人来替你们承担痛苦?”

  “乌烟瘴气之辈,狼鹰狗吠之徒,书院之争,非是书院之罪,而是人之罪,人做错了事情,人来担着,关书院那块千年牌匾什么事情?”

  宁奕挑起眉毛,对着老宦官认真说道:“我要做的第一条处置,是将那些参与书院谋划的修行者......全都贬出书院。”

  老人神情微妙点了点头。

  这一句话说出来,三皇子的面色变得很微妙,他瞥向二皇子,发现李白鲸的眼神当中带着一丝疑惑,炽热逐渐褪去。

  宁奕的后续是什么?

  “我从蜀山走出,并非书院中人.......故而这场书院之争,有人比我更有权力处置门内的孽徒,所以贬出书院的那些人,我希望由苏幕遮前辈进行处置,最好是流放驱除到南疆地域,平乱征战。”宁奕再一次望向老宦官,说道:“我唯有一条要求,即便这些人戴罪立功,能够重获自由之身,此生此世......也不得再入天都皇城。”

  苏幕遮望着宁奕,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当中带着一丝赞许。

  嵩阳书院和岳麓书院的两位老人,面色并不好看,流放南疆平乱......这其实与宣告养老并没有区别,只不过比起朱候的结局,这样的结局更能够让他们接受。

  他们不甘的望向两位皇子,令他们失望的是......最后的那根救命稻草,看起来已经抛弃了自己。

  三皇子眯起双眼,目光停在宁奕的身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二皇子同样若有所思,只是闭眸思考,手指轻轻敲打车厢莲花。

  这一句话,已经把书院的肥肉丢进了大海里,谁也吃不到......宁奕并没有把三座书院推垮,而是轻轻拉了一把,把已经支离破碎的部分,丢进了悬崖之下,而且这个抉择,让东境和西境,都无法获得好处。

  二皇子睁开双眼,他望向宁奕,同样是面带微笑,只是稍微觉得有些遗憾。

  “有两个人,是个例外。”

  站在青山下的少年,说完了对于这场书院之争的处置,他看着老人,认真说道:“陛下既然给了我选择的权力,那么我便有权对涉世的所有人,进行我的处置。是这样的吗?”

  满头雪发的老宦官,极有耐心的笑着点头,轻轻道:“是的。”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宁奕低垂眉眼,平静说道:“我希望陛下能够赏赐白鹿洞书院的水月先生,她曾两次救了我一命,如果没有水月先生,那么今天......我将不会站在这里。”

  摘下斗笠的水月,感到了诸多的目光,她的神情和心情,颇有些复杂。

  小雨巷,她曾经帮过宁奕一次。

  青山府邸,同样是她告诉苏幕遮,这才保下宁奕。

  但其实......宁奕已经报过恩情,他昭雪了白鹿洞千年前的真相,把三座书院的合攻化解,如果没有宁奕,白鹿洞书院,同样也会在昨夜就倒下。

  老宦官点了点头,轻柔道:“这件事情,咱家会如实跟陛下汇报。”

  老宦官顿了顿,好奇道:“还有一个人是谁?”

  宁奕眯起双眼,他的目光落在青山府邸的场间,一时之间,在对方先前站立的位置,竟然没有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宁奕转动头颅。

  那个人曾经在蜀山后山,试图出手杀死自己。

  那个人曾经在西境地界,想要设下埋伏,等到自己走出蜀山,就直接动手。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他的目光最终落定——

  那是一个面色苍白,披头散发,此时此刻慌乱无措,唯恐避之不及的阴柔男人。

  “夷吾星君!”

  宁奕冷笑一声,高声道:“你躲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