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九十四章 甘露先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客栈外面,阴风骤然。

  暴风骤雨之中,站着两道身影,撑着伞的女人低眉顺眼,只披着一件被雨水打湿的轻薄红衫,依偎在文弱男人的怀中,男人的模样看起来斯文至极,一只手却在女人丰腴有致的臀部不断捏出各种形状,女人眉眼柔光滟滟,身段放得极低,哀声道:“先生......奴家等不及了。”

  文弱男人的目光始终落在那间客栈里。

  他的声音极轻,轻佻笑道:“等不及如何?”

  满面通红的女子咬牙含唇,扭动腰肢,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此刻的模样若是让外人看到,会让人无比诧异,在东境地位极其高崇,列在“三灾四劫”之中的大修行者,竟然还会有如此下贱浪荡的一面?

  只不过能让她心甘情愿在大雨天为其撑伞的,世上就只有一个。

  韩约的目光落在那间客栈里,他轻声道:“二殿下的眼光不错,宁奕是一个天才,未来会在大隋天下大放光明。”

  女子的面容涨红,她勉强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嗯”字。

  韩约收回那只手,轻声道:“但我看中的,不是宁奕。”

  女子有些诧异。

  “桃花,若是她比你先出现,三灾四劫里就不会有你。”韩约的目光落在客栈里,跨越了层层的桎梏,落在了那个身段玲珑初长成的小女孩身上,他喃喃道:“这是一个好苗子,若是愿意随我一同修行,未来会比你们七个都要引人瞩目。”

  名为“桃花”,列在“四劫”之中的丰腴女人,声音幽怨道:“除了脸蛋,她还有什么?”

  韩约轻声道:“要论修行天赋,她甩你一万条街。”

  桃花面色苍白,她声音倔强道:“先生若是喜欢,我这就去替先生掠来,她背后无非就是一座蜀山,一座白鹿洞书院,大不了打死奴婢,奴婢心甘。”

  韩约笑着瞥了一眼女子,讥讽道:“蠢货,若是只有一座蜀山,一座白鹿洞书院,我自己不会动手?你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一些?”

  桃花面露委屈,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命星三重天的境界,今夜之后,便大可以去试一试,若是能把她带回东境,我赏你踏入星君的大机缘。”韩约平静开口。

  桃花眼里陡然浮现喜色。

  “但若是失手了,死在了天都,也不要怪我无情。”韩约木然道:“你的尸身,我绝不会出手修复,死了便是死了,与我东境毫无关联,此后魂飞魄散,愿意来我琉璃盏里做一根灯芯,倒是可以。”

  桃花神情幽怨道:“先生是不是太小瞧我了?”

  韩约笑道:“待会有一场好戏,你待在这里看好了。至于今夜之后,这个姓裴的丫头就会与宁奕分别,你大可以找机会动手。”

  说完这句话后,韩约便不再理睬女子,径直向前走去。

  桃花拎着伞想要跟上前。

  韩约陡然止住身子。

  “忘了我刚刚说的什么了?”他转过头来,声音漠然至极:“待在这里,离这间客栈远一点,自己闻闻身上的腐臭味道,吓到了我东境的客人怎么办?”

  桃花默默止住脚步,韩约不撑伞,她便收了伞,淋着漫天大雨,不敢动用修为,模样凄惨至极。

  美人淋雨,只可惜这一幕画面,被韩约看在眼里,却毫无恻隐之心。

  韩约无动于衷,重新转过身子,临行之前,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神情疑惑道:“我这副模样好看吗?会不会让他们觉得反感?”

  桃花低眉顺眼,摇了摇头,从嗓子眼里极其轻柔的挤出声音道:“先生什么样子都好看。”

  姿态低卑到了极点。

  韩约冷笑一声,道:“知道了。”

  ......

  ......

  抱着那柄“大隋天下剑气行走”,丫头站在一层楼的入口,宁奕不许她上楼,她便很是老实的站在一层楼,踮起脚能看清上面发生的一些事情。

  宁奕打杀了第一间屋子里的人。

  紧接着,丫头的身后,那扇由她亲手关闭的大门,剧烈抖动起来。

  裴烦皱起眉头,她回过头来,看到那扇大门支离破碎,似乎承受不住外面的大风,轰然破碎,溅了一地碎屑。

  外面何时来的如此大风?

  大雨磅礴。

  一个书生的影子,很是狼狈的走在大雨里,看起来被淋得极其凄惨,一路上被风吹动,被逼无奈,向着客栈走来。

  裴烦丫头远远瞧见那个书生的无助模样,看起来文弱而又无辜,面容倒是俊俏,多半是哪位来天都负笈游学,势必考取功名,背井离乡上千里的那种穷苦士子。

  只是今夜天都之外,正值多事之秋,哪里会有简单人物?

  从二层楼抱着油纸伞往下走的宁奕,同样看到了这个书生。

  书生进了客栈,浑身被雨淋湿,看起来倒不像是如何有修为的修行者,他浑身冻得打颤,轻声道:“不知可还有住房?”

  头颅深深嵌入柜台里的“店小二”,此刻双手按住柜台,缓慢将头颅拔出,带出碎裂木屑,他不合常理的转动头颅,“咔嚓咔嚓”的声音摇曳而起,而后他双手伸向眼眶,视若无人地连血带筋拔出两颗眼球,扔进嘴里咀嚼,两个鲜血淋漓的眼眶,到了此刻,竟然变得有些“神采飞扬”。

  书生看到了这一幕,吓得魂飞魄散,两股战战几欲跌倒,再瞥一眼地上的尸骸,几乎明白了一切,这间客栈就是所谓的黑吃黑,被自己赶上了。

  瘦高男人转动头颅,对着书生笑道:“您要什么?”

  书生还没有开口,瘦高男人便伸出一只手来,书生的面皮隔着数尺被直接撕扯开来,瘦高男人捧着一张脸面,像是捧着热气腾腾的薄面饼子,一口一口吃下,大快朵颐。

  这一次,不仅仅是近在咫尺的丫头面色难看。

  连刚刚走下二层楼楼梯的宁奕,还有楼上窥见这一幕的老人,也都觉得恶心无比。

  站在客栈外淋着大雨的桃花,神情幽怨到了极点。

  韩约问她这副面容是否好看。

  她是发自肺腑的觉得好看。

  但是如今这副面容还是毁了,先生向来轻贱看她,可竟到了如此地步么?

  修行一具皮囊并不容易,哪怕是先生也要耗费一些功夫,就为了为那个女孩的第一次见面,值得如此吗?

  桃花默默攥紧伞柄,不言也不语。

  ......

  ......

  当众表演了一出撕面好戏的“瘦高男人”,重新站直,拿着幽幽的黑眼眶注视宁奕,微微躬身道:“东境的贵宾前来,刚刚有眼无珠的罪,现在便以眼还眼的偿......不知可够?”

  宁奕若有所思。

  老者则是有了一丝不祥预感。

  瘦高男人轻笑道:“看来是不够。”

  “客栈里住的那些山泽野修,要是宁先生不喜欢,我便替先生除了,如何?”

  宁奕笑了笑,道:“那便有劳了。”

  老者瞳孔微微收缩。

  瘦高男人陡然出现在二层楼上,他一巴掌按住老者面颊,双脚如蜻蜓点水,二层楼的走廊一瞬之间炸裂开来,噼里啪啦的踏地声音爆响而起,老者已经被抵到走廊尽头,瘦高男人收回手掌,看着脑袋嵌入墙壁气绝身亡的老者,轻声笑了笑,回头问道:“宁先生?”

  宁奕抱着油纸伞,他轻声道:“我无仁慈之心,你尽管动手便是。他们听到了我的姓氏,知晓了我的山门,此刻多半躲在屋子里想打杀我,结局其实已经逃不过是一个‘死’字。“

  宁奕顿了顿,道:”今夜你来出手,也省了一些麻烦。”

  瘦高男人轻笑着说了一个好字。

  宁奕走下二层楼。

  不多时,拎着七八颗头颅的瘦高男人,双手沾满鲜血,坐在楼梯尽头,松开手掌,骨碌碌的头颅滚落,他望着宁奕,认真道:“东境的招待不周,可算偿还?“

  宁奕笑着问道:“还有三间天字房。”

  瘦高男人笑道:“其实有一间是留给宁先生你的,只不过他实在太蠢,今夜闹了一些误会,剩下的算是同僚,一座出自东境太游山,一座出自东境羌山。”

  “他们知道我姓宁。”宁奕幽幽道:“这趟出行北境,我还不想暴露身份。”

  瘦高男人挑了挑眉,站起身子。

  客栈外面,两道身影破壁而出,掠向茫茫大雨之中。

  等候已久的桃花,毫不犹豫的出手,将两位圣山邀来的客人捏死在自己掌心。

  ......

  ......

  “宁先生,现在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了。”

  重新坐回身子的瘦高男人笑了笑,道:“我想和你谈一谈......东境的诚意。”

  宁奕抱着油纸伞,笑道:“我也很想知道,东境这一次出动了如此大的人力物力,对狩猎日势在必得,而请我出手......恐怕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环节,竟然值得你亲自来谈?”

  瘦高男人笑着摇了摇头,不置可否。

  “我该怎么称呼你?”

  宁奕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那具书生尸体,低垂眉眼,身子抱着油纸伞向后仰去。

  他靠在柜台上,笑着问道:“韩先生?还是甘露先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