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九十九章 下手轻一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九灵元圣禁区,据说是当年不朽者的战场,除了天神高原以外的诸多地区,大隋世世代代的涅槃大修行者,其实已经探索得差不多了,只要大家跟着手中地图的路线前进,那么便不会出现意外。”

  银雀在最前方领头,身后一行人,掠行在天神高原之上。

  宁奕低下头来,看着自己手中经过古法泡制的羊皮古卷,勾勒出了一整副九灵元圣禁区,高危的地方有两个,一个叫做“红山”,一个就是“坠灵谷”,二皇子和三皇子的核心力量,已经离开了天神高原,地图上大面积的绿色,意味着这片高原上......的确没有什么危险。

  天神高原,是被大隋皇室当做狩猎靶场的地方,有着诸多的三司大人物驻守,又距离妖族的领地十分遥远,即便已经不在北境,但仍然十分安全。

  宁奕注意到,所谓的九灵元圣禁区,八成的地域,是广袤的天神草原,一直向北蔓延......人族和妖族之间的缓冲区,诸多的禁区,只有九灵元圣禁区,多年以来,一直保持着太平无事的安稳程度。

  而天神高原横跨了好几个禁区,也仅仅在这里,是相对安全的。

  这片巨大草原的深处,同样生存着强大的原始妖族。

  一共十人。

  就这么一路前行,过了数个时辰,四周的景物开始变化,不再是一望无垠的平原,远方雾气渐来,山石陡升,这一路上,燕咨很是张狂地选择释放自己的星辉开道,倒没有遇到几只原始妖族。

  路上有些枯燥,宁奕骑在马匹上,闭目养神,分出一丁点心神在保持平衡之上,他吊在队伍的最后面,收回羊皮古卷之后,宁奕便将大部分的心神,沉浸在心湖上的三柄古剑之上。

  龙藻。

  白虹。

  龟文。

  这三柄书院飞剑,如果以“驭剑指杀”操纵,宁奕如今的修为,恐怕会“弄巧成拙”,与六境修行者对敌尚可一战,若是与七境的修行者,哪怕已经占据上风,一旦使出,反而会使局面反转......最大的原因,便是自己“指杀”的熟练度不够,他更倾向于持剑厮杀,走徐藏的路子,一剑在手,世间大道,尘埃规矩,通通劈开。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三柄飞剑的品秩太高,这本是一个天大的好事,但对宁奕如今来说,实在太不友好。

  细雪是赵蕤先生专门为蜀山子弟打造,宁奕从初境之前就握在手中,早已经熟悉了它的每一寸锋芒,每一处脉络。

  可是书院的三柄飞剑,与自己的联系十分陌生,即便能够从心湖当中搬出,也很难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如果宁奕可以在剑修道路上再上一层楼,也许情况会有所改观。

  自己的修为遇到了瓶颈,第六境晋升第七境,需要巨大的海量资源,宁奕原本以为,自己在第六境待的时间会更长一些,消化一些感悟......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很快就适应了这个境界,甚至在赴约的前几天,宁奕一直犹豫,要不要先回一趟白鹿洞书院,讨要一些书院陵墓下的堆积资源,把第六境破开。

  将成未成,只差东风。

  如果自己的星辉境界可以突破,那么诸多法门都会登上一个大阶梯,与七境的天才修行者对敌,便多了立足的根本,宁奕始终觉得,若是与后境对敌,仅仅只有剑道这么一条路子,那么自己的手段,实在有些薄弱。

  后境......

  他默默念着这两个字,诸多圣山的圣子,早些时候,就被怀疑有了第八境的修为,如今大朝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他却连后境都没有迈入。

  宁奕吐出一口长气,不再去思考那些令人焦虑的烦心事。

  将所有的心神沉浸在修行上。

  宁奕没有注意到外面发生的细微事件。

  ......

  ......

  十个修行者的队伍,掠入一处山谷之中,地形陡然变得狭窄起来。

  这一路上,几个人之间彼此有着眼神的交互。

  银雀在最前头,他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自己队伍当中,那些驳杂的念头,前行的速度并不慢,最后赶来的那个“九号”,一直吊在队伍的最后面,不紧不慢,似乎不担心自己会掉队,神念封锁,这是在修行?

  很显然,不仅仅是银雀发现了宁奕在修行。

  先前对宁奕有所挑衅的两个女子,也发现了这件事情,来自南疆的两个女子,刻意放缓了速度,一度想看清那个带着狮心面具的九号,跟在队伍最后面,在修行什么功法。

  于是就有了隐约的眼神交互。

  两个女子加快速度,来到中间,与几位黑袍修行者交换眼神。

  星辉包裹着声音,在空气当中传递。

  “看起来不像是南疆的鬼修......也不像是大宗门的子弟。”

  “我本以为他是十万里大山走出来的那个‘鬼童子’,看来并不是。”传出声音的一位女子,眯起双眼,“听说鬼童子的天赋异常高超,已经被钦定成为韩约先生的第五劫,狩猎日结束之后,甚至会以‘鬼修’的身份,来参加中州大朝会。”

  几位修行者,大概交换过一些身份的,知晓彼此都是南疆修行者,各自山门背景相差不远,虽然不知道巨细,但这趟出行,已经联络了一些感情。

  那个巨大魁梧,后背贴了数十丈“鸿毛”符箓的“三号”,同样也是南疆鬼修的一员,他回头望着宁奕,看到那张“惘然呆滞”的面容,心中有了一些盘算。

  三号转过头颅,缓慢传音道:“是否出了天神高原?”

  这道夹杂着阴冷星辉的声音,传到了燕咨的耳中。

  他没有回头,漠然点了点头。

  三号面无表情,开始放缓速度。

  出了天神高原,三司的大人物便无暇顾及场外发生了什么,这里已经属于“无人监管”的地带,还是那一句话,生死有命,全凭本事......先前银雀曾经看似轻松的说了一句话。

  “请诸位下手干净利落一些,把自己的身份藏好,无须担心被人发现。”

  一语双关。

  随着三号一起放缓速度的,还有两个女子,以及两道瘦高男子,前前后后,一左一右,一共五道身影,将宁奕包在了中间。

  南疆的修行者,大多都是野修,在天神高原,他们惹不起那些修为比自己强的,也惹不起背景实力太强横的,但是如果同样是散修,那么便毫无顾忌。

  没有跟随他们一同降缓速度的,抱着一种漠然的观看态度......他们没有被南疆的修行者盯上,自然是有他们的原因,现在看来,他们很乐意看一下如今的冲突。

  在劫货之前,当一个乐子。

  宁奕仍然是闭目养神的模样,只不过早在第一次,有目光前来试探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察到了。

  蜀山的探知法门,天下第一!

  那些被星辉包裹着的声音,在宁奕的刻意捕捉之下,也被听得一清二楚,南疆的散修,或许在杀人的狠戾手段上高人一等,但是对于星辉的运用,他们是在太过拙劣,差人太多......宁奕懒得理睬,这一路上的奔波可能还有一些时候,银雀言语之间透露出的自信,让劫货看起来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宁奕素来谨慎。

  几道身影把宁奕包在中间。

  他淡淡道:“诸位,事情还没有办完......何必那么着急?”

  三号的声音浑厚如山,他贴着宁奕的右边,两者之间的距离逐渐加紧。

  “不急......我们五个从南疆走出来,互相扶持,总没有错,所以来到这里.......只是想问一问,阁下的师门,出自南疆哪座大山?”

  宁奕闻言之后,轻声道:“南疆十万里,师门说出来,你也未必认得。”

  三号冷笑一声,道:“那不妨露一手,让我们开开眼界?”

  宁奕仍然没有睁眼,他缓慢道:“我如果没有记错,李白鲸给各位令牌,为的就是不要暴露身份,至于我师从何处,是否散修,来自南疆东境,亦或中州......这些都无须告诉诸位。”

  宁奕的左边,缓慢贴上来一个女子。

  一直聒噪不歇的女人,很不客气的开口道:“这里已经出了天神高原。”

  “出了天神高原......”宁奕笑道:“所以?”

  另外一个女人阴声道:“我们是在提醒你,小心有命出去,没命回来。”

  图穷匕见。

  世道果然人心叵测,南疆鬼修的生存法则,就是打打杀杀,他们竟然把这一套搬到了东境莲华的阵营里,结交党派,欺软怕硬......不被他们牵扯的,在前面看戏的,多半是亮出了某座东境圣山的强大背景。

  这件事情,若是被李白鲸知道了,不知道他会被气成什么样子?

  宁奕觉得有些好笑。

  他缓慢睁开双眼,目光掠过前方的重重人影,笑着问道:“你也不管管?”

  最前方的银雀,似乎因为宁奕的这句话,陷入了短暂的思考,然后只是轻飘飘的扔出了一句,很不负责任的话。

  “下手轻一点。”

  这句话说完,几个围绕宁奕的鬼修,似乎都松了一口气。

  有人笑出了声音。

  宁奕则是幽幽叹了一口气。

  下手轻一点......这是让自己,不要闹出人命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