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只有一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烟尘四溅的山道。

  浑身狼狈的魁梧男人,面色阴沉从烟雾之中走出,他的白色麻袍沾染了大片大片的灰尘,即便是之前对敌三位小无量山修行者的剑阵,也远远没有现在狼狈......金色与黑色交织蔓延的纹路,缓慢褪去。

  终于追上他的鹰隼,声音哀怨,扑打双翅,缓慢落在肩头。

  无形的雷霆之力在年轻大妖的肩头炸开,那头鹰隼声音凄惨尖啸一声,连忙拍着双翼掠起,不敢停留。

  年轻大妖的眼神看似漠然,但神情却带着一片隐藏不住的阴鸷与愤怒。

  “这个人类女孩,跑不了多远.......”年轻大妖看着四处滚落的碎石,红山的狭窄山道,那截车厢硬生生扛着自己一路前行,不知道凿穿了多少座禁制,把自己带入了红山深处,自己的直觉不会出错,那个车厢里的绝美女孩,是三皇子垂涎已久的重要“东西”,比起那副美貌,他更在意女孩能够驱动符纸的“能量”。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那样物质,比星辉还要强大,还要浑厚......很有可能,就是迈向不朽之路上,必不可少的“神性”。

  普通的符纸根本无法承载神性的迸发。

  即便是三皇子留给女孩的那张符纸,也无法持久的燃烧下去,回想刚刚的画面......到了最后,功败垂成,如果自己没有被那截车厢碾倒甩开,要不了多久,那截符纸就会燃尽,那个女孩将失去最后的手段,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鹰隼惶恐不安,盯着自己的主人。

  年轻大妖的眼神平静下来,他蹲下身子,环顾四周,轻轻嗅了嗅,烟尘之中带着一股容易分辨的女孩清香,这个人类姑娘身上的气味很好闻,就像是世上独特的甘饴,让他有些难以自拔,想要攫入手中,好好把玩蹂躏一番。

  她逃了......能逃到哪?

  红山多的是丧命的禁制,一个不通修行的凡人,长得好看可没有半点用途,徒步前行,很快就会被禁制困住,老死终生都是一个万幸的结局,引来了原始妖族,就只能沦为口腹之食,死相凄惨。

  微风吹过,年轻大妖抬起头来,蹙起眉头。

  风中的清香很快抖散,然后徐徐消弭。

  如果风气太大,那么女孩的踪迹将会被吹散......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他不可以施展全部的速度进行追击。

  年轻大妖站起身子来,若有所思。

  悬浮在他肩头的鹰隼,轻微抖了抖双翼,目光投向远方的红山,它声音极低的轻鸣,提醒自己的主人.......来到红山,并不是为了狩猎人族,当务之急,是要去往红山的原始禁地。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相遇就是缘分,你总不会劝我放弃这个完美的猎物吧?”

  一只手摘下鹰隼,将其搂入怀中,轻轻捋顺其毛发的年轻大妖,高高跃起,身子掠过悬崖峭壁,重重砸在地上,烟尘弥漫之中走出,闲庭信步一般,向着红山深处行去。

  年轻大妖笑道:“我倒要看看......她能逃到哪去?难道能逃出红山?”

  ......

  ......

  徐清焰深吸一口气。

  她合上手中有些破碎的羊皮古卷,在刚刚与那头年轻大妖的追逐战中,磅礴的妖气,将这张羊皮古卷侵蚀了一大半,很大的一部分,如被浓墨浸泡,已经处于不可辨识的地步。

  但是她已经不需要这张“红山地图”了。

  她的身体里,那些悬浮的“神性”,在开启红山石壁,注入车厢符箓之后,仍然有着极其庞大的积累,此刻密集震颤起来......就像是钥匙需要门,阴阳之间的呼唤,她感应到了一个模糊的方向。

  那里有着一道熟悉的气息......

  徐清焰将羊皮古卷丢在地上。

  她的脚踝被红山横生的藤蔓刮伤,踩着尖锐的石子,雪白的脚底划出了好几道血痕。

  身体的透支与神性的输出,让大脑一片绞痛,肉体与精神都承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苦难,但女孩并不在乎这些疼痛,她面色如常,嘴唇苍白,扶着石壁,跑到没有力气,缓慢闭起双眼,努力感应着心中的那个方向......

  不需要地图。

  她真的可以逃出红山。

  彳亍前行。

  走了一段时间,女孩忽然睁开双眼,她停下脚步,有些惘然地抬起头来,伸出一只手掌,一滴水珠落在她的掌心,溅出一片极其细腻狭小的涟漪,叮当碎裂开来。

  下雨了?

  ......

  ......

  下雨了。

  崭新雪白的霜草与枯萎漆黑的野草,随风飞扬,直上云霄,有些被雨珠打落击中,就此坠下,有些则是凝聚成为龙卷,在红山前的那片草原上,缓慢扩散开来。

  破碎出一张蛛网的大石,矗立在草原上,这块石头在久远的年代之前,从红山山顶滚落......或许就是因为某一场大雨,被雷光劈中,才会导致它今天处在这么一个位置。

  摇摇晃晃站起身子的少年郎,背部靠着石块,浑身像是燃烧了血液,沸腾驱赶了痛苦,他拎着那柄“细雪”,收拢的伞面,缓慢抬起,指向远方草原的某个方向,无数的雨花在收拢后的伞身身上溅开,噼里啪啦,剑锋没有旋出,所以击打在厚重的布料上,带着沉闷的响声。

  少年郎伞尖所指的方向,缓慢站起了一道瘦高身影。

  狂风骤雨,雷光乍现。

  那道瘦高身影,在雷光之下,露出了一张血淋淋的猩红脸孔,他的面色原本苍白,鬼童子那张稚嫩的童颜还没有长开,就被凹凸不平的骨骼撑起,颧骨高挑,面相刻薄,两行血泪从眼眶下陷流淌而出,蔓延一整张面颊。

  将死未死,煞是凄美绝艳,“韩约”笑出两行血泪,伸出双手,十指如钩,生出一副阴柔与决绝的姿态。

  仰天,撕裂唇角。

  他从喉咙之中,缓慢拔出了什么.......像是一把剑。

  微弱的光芒亮起。

  在大雨磅礴之中,像是一抹跳动在孤灯灯盏中的灯火,摇曳不定,随时可能熄灭。

  灵山教义云:“涅槃之后,方得重生。”

  “涅槃”本身的意味,代表着“被吹去,被消去”,就像是油灯里的油,燃尽了,便就此湮灭......韩约的修行自来如此,杀死之后,重获新生,他的琉璃盏里,储存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有些是玩物,有些是藏品,有些是缠绵耳鬓的情人,有些则是怨恨滔天的宿敌。

  他就像是行走在这世上的“菩萨”一般,芸芸众生,大千法相,他有一千张不同的面孔,可唯独没有“慈悲”的那一张。

  他赠予世人“永生”的礼物,就是与“永生”一墙之隔的“长眠”。

  宁奕的面色有些苍白。

  他盯着远方那道愈发盛大的火光,在大雨之中迷离而又艳丽,缓慢从韩约的嗓子里,被拔了出来,那的确是一把剑,仅仅露出了一截剑柄......宁奕已经能够感知到,这柄剑器的与众不同。

  滔天的阴煞之气,从红山的地底涌出,这片禁区,不知道死过多少的人类修行者,花开花谢千百年来,埋藏的尸骨,不仅仅是大隋天下的人族,还有禁区内土生土长的原始妖族,这是阴气极重的地域。

  南疆十万里大山,鬼修之中,“不可触碰雷霆”,已经是被奉为圭臬的一句话。

  不断被雷霆劈中,仍然可以屹立不倒的“瘦高身影”,坚持着拔剑的动作。

  宁奕认出了那把剑,于是他的面色更加苍白。

  韩约在完善东境琉璃盏之前,斩杀妖族天下的诸多妖君,割下他们的头颅......依靠的就是那把剑。

  元阴剑。

  这位东境第一人,竟然把元阴剑带到了北境,给自己只有十境修为的一具宿主身躯来使用?

  那柄元阴剑,乃是一把“柱脊剑”,剑身近似柳叶形态,脊隆起呈圆棱,与圆柱形茎相同成为连续的圆柱。

  韩约的双手,所攥的剑柄......铸成了一副精妙绝伦的“圆雕男女人像”,男性双臂下垂,双手护小腹,女性双臂曲臂交叉在胸前,背贴背相生交叉。

  这柄“元阴剑”,从喉咙里拔出,还粘粘着些许血丝,大片的污秽流淌而下,嘀嗒砸落在地......剑身的铜锈被雨水冲刷,随着污秽一同流淌。

  弧曲的剑刃切割雨水,缓慢转动,被“韩约”转出一个“剑花”,像是轻薄的长刀切割雨水,最终骤然停下,剑锋架在肘部。

  剑尖指向少年郎。

  宁奕面色苍白,靠在石壁上,大声笑道:“原来是个阴阳人?”

  韩约声音极轻道:“身有男女身,心无男女相,大千众生,只要愿意随我一同证道,何必有男女之分?”

  细雪剑锋旋出,雨水不再是沉闷的“啪嗒”,而是“叮叮当当”溅开。

  宁奕戏谑笑道:“韩约,你难道还想到灵山当一尊菩萨不成?”

  瘦高男人同样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站在红山草原的最中心,再一次开口道:“我若要涅槃,哪道天雷敢劈我?”

  声音淡然,法相庄严。

  天雷滚滚,俱不敢下。

  这一次,截然一番景象。

  天雷之下,韩约最后一次轻柔劝说道:“宁奕,你此刻若愿随我入琉璃盏,此后荣华富贵,长生不老,诸多痴念,我都可满足你。”

  宁奕抖擞精神,剑尖抵在地上,震颤的星辉不断将周围的雨水蒸发。

  宁奕笑着问道:“真的?”

  后者点了点头,面相恬淡而自然,若不是那副酡红凄厉的面容,真如一副圣洁菩萨。

  “韩约......”宁奕感慨道:“我只愿你,早死早超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