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徐姑娘的几个问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左转......之后右转。”

  “直行。”

  “......”

  女孩的声音,在狭窄的山道里响起。

  细雪披荆斩棘,相当及时地调整方向,在经历了刚刚的对拼之后,宁奕已经确定了,身后的女孩,对于路线的把握,比自己来得更加准确,在红山内的逃亡和躲避,交给她就可以。

  只是有一件万分不幸的事情......

  宁奕脑海中的念头已经逐渐开始模糊。

  从与银雀生死厮杀开始,到对抗韩约,再到红山内砍翻年轻大妖的那一剑......宁奕消耗的精神力,已经严重透支。

  如果不是坚韧不拔的意志,一直支撑着自己的肉体和躯壳,这个少年早就倒在了红山草原之上。

  剑器长鸣。

  女孩从后面抱着宁奕,她似乎觉察到了少年的不对,这柄剑器飞快掠行在山壁之中,但是摇摇晃晃,上下不平,几度起伏连绵,在空中如遇波浪。

  宁奕的精神状态很虚弱,剑器在不断震颤,在提醒他,不可在此地倒下。

  宁奕强打着精神笑了笑,道:“徐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一阵沉默。

  “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方式。”宁奕的声音带着三分沙哑,他盯着前方的山道,疲倦笑道:“我们要去原始禁地?”

  红山是九灵元圣最深的禁区,大隋的两位皇子,开启原始禁地,在空中所引起的那副异象,宁奕当初也看在眼里,那副异象的起源,原始禁地所在之处......就是现在的这个方向。

  徐清焰声音极轻的嗯了一声,她搂紧宁奕的腰。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于是前方的少年,便停了口。

  两个人的飞剑,摇摇晃晃,前行的速度逐渐缓慢。

  细雪震颤。

  少年的身子向前摇坠。

  宁奕的心湖,逐渐冰冻,不再是之前的那副欢脱模样,他已经透支了所有,无论是星辉还是神性,如果放到自己的府邸,恐怕要睡上很久,能够御剑飞行至此,已经是依靠非人的意志力。

  一道声音,在心湖响起,模模糊糊。

  “宁奕先生......”

  是女孩的声音,语调带着一丝焦急,担忧。

  宁奕努力瞪大双眼,疲倦和困意,不可抑制地涌上心头,眼皮之间如坠千斤,他甩动脑袋,才能恢复一瞬的灵智清明。

  后背之处,传来了一股暖流。

  干涸的丹田,得到了一股滋润,冰冻的心湖,重新开始消融。

  那个女孩,是世上所有人的甘霖。

  宁奕揉了揉面颊,他的情况好转了一些,虽然没有到山穷水尽,但是也相差不远,他的精神仍然可以支撑,但是肉体实在有些吃不消了。

  “徐姑娘......你可以问我一些问题。”宁奕盯着前方,他努力保持着注意力的集中,飞剑重新平稳,划破空气,向着某个笃定的方向掠去。

  提出问题是为了让他保持清醒。

  就像是大雪天里被冻得昏昏欲睡的人类,如果就此睡去,那么将永远的睡去。

  被那头大妖以及东境韩约追杀的宁奕,知道自己“睡过去”的后果,好一点的结果,是被大妖吞了,更坏的结果,是被韩约抓住炼了。

  他需要保持清醒。

  抱着宁奕后背的那位“徐姑娘”,犹豫了很久,似乎不知道该怎么问。

  “宁奕先生......”徐清焰低垂眉眼,道:“随便问什么都行吗?”

  宁奕哑然失笑:“随便问什么都行。”

  “宁奕先生......以后我就喊你宁奕,可以吗?”

  女孩竟然问了这个一个问题。

  宁奕觉得有些好笑。

  他认真嗯了一声,听到自己的背后,传来十分辛酸的一道轻柔笑声。

  “宁奕。”

  徐清焰将面颊贴在少年后背,眯起狭长双眸,轻柔道:“能够再一次遇到你,我......我真是太开心了。我给你写了很多信,他们有送到你的府邸吗?”

  宁奕怔了怔。

  这并不是一个类似于“提出问题”的话语,但是却让宁奕的精神不再那么疲倦。

  小雨巷的那场巷杀......起始于那么一封信。

  三皇子麾下医师白起源,来到宁奕府邸,送来了徐清焰的一封信,那封信里的内容,大概是朋友之间的叙旧,些微提到了一些想念。

  宁奕对于这位生得惊为天人的徐姑娘,并没有过多的心思......无他,他觉得对方太好看,而心思又太单纯,与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所以那一封信,宁奕也只是当做一个朋友之间的闲叙,他当时很惊讶于“徐姑娘”还记得自己,更惊讶的......则是现在徐清焰所说的话。

  “我给你写了很多信。”

  这一句话,让宁奕沉默下来,看来三皇子想要杀死自己,有着足够充分的理由了,送到自己府邸的就只有一封信。

  宁奕能够理解女孩的这份“苦痛”,在西境当一只笼中雀,她十多年来没有见过光明,唯一给过她短暂光明的,就是自己。

  所以徐清焰把自己当做唯一的朋友,唯一可以倾诉痛苦和烦闷的对象,在天都的日子里,给自己写了很多的信......这些信没有送到宁奕的手上,只是挑选了其中最平淡的一封,想必其他的那些,已经被三皇子阅后焚了。

  嫉妒和憎恶是人类永恒的朋友。

  宁奕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李白麟看向自己的时候,每每都带着这种情绪,自己出身卑微,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夺取了对方想要而不可得的“东西”。

  宁奕抿起嘴唇,笑道:“我本以为你会忘了我的......”

  女孩的声音很惊讶:“怎么会?”

  感觉到脚下的飞剑开始平稳。

  徐清焰的声音也逐渐稳定起来。

  她小声而又谨慎的开口。

  “哥哥以前对我说过,一个人活在世上,只有那么几个重要的时候,只有那么一个重要的人,该抓住的,一定要抓住。”

  宁奕听着这番话,忽然有些沉默起来。

  他沙哑问道:“你觉得我对你很重要?”

  徐清焰轻轻嗯了一声。

  细雪的剑身很小,驭剑法诀之下,两个人只能挤在一起。

  她面色有些通红,道:“宁奕先生,我很难忘记你。我哥说......念念不忘的,就是重要的人。”

  宁奕心底感慨一声,他无法忘记这个姓徐的姑娘,因为徐清焰太过好看......而自己能够被这位徐姑娘记住,着实是因为这位徐姑娘,一直住在感业寺里,只见过自己。

  “你哥说得不全对。”宁奕长叹一口气,道:“念念不忘的,不仅仅是要抓住的重要的人,还有可能是势不两立的仇人。譬如......我现在就对红山里的那两位皇子念念不忘,恨不得拿细雪打爆他们俩的脑袋。”

  “况且,你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宁奕说完这句话,意识到自己似乎不该如此评判徐清客,立马回头去看徐清焰的面容。

  那张好看的脸上,晦暗不定,更多的是一种难过的情绪。

  “不是这样的......”

  徐清焰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小,越往后越小。

  “小时候,哥哥会凿碎墙壁带我去看戏,他那个时候,是一个很好的人,有吃食会先让我吃,衣服一定先给我穿,不让我冻着,饿着......那时候日子很苦,但是他对我说,以后会慢慢好起来的,世上之事,总是苦尽甘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她想要替徐清客辩解。

  这些年来,她经历的苦并未减少,可直至如今,仍然没有怨恨。

  “你哥骗你的。”

  宁奕淡淡说道:“人们总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并不想做什么人上人,可这世间疾苦,照样没能放过我。”

  徐清焰沉默下来。

  宁奕说话之时,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另外一副景象,很久之前,他背着丫头走夜路,趟水过河,冒着骤雪,去陵墓,猎野兽。

  日子过得很苦......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但他知道,如果有一天,让自己把丫头交给大隋皇族,来换取未来的锦绣前程,宁奕一定会拒绝。

  他宁可继续这么苦下去,十年二十年一辈子。

  “徐清客是西境第一的谋士,他的确是一个厉害角色,这一点已经在天都得到了普遍认可。”宁奕平静开口:“他当初为西境做的谋划,一桩一桩浮出水面。莲花阁有大儒评价他:雷霆手段,生死勿论;为达目的,不惜代价。这种疯子,为了自己的目标,宁可牺牲性命,谁都不知道徐清客想要做什么......但有一点毋庸置疑,他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你的命又算得了什么?”

  徐清焰的眼神逐渐黯淡下去,她喃喃道:“我哥他变了......现在我已经不认识他了。他之前不是这样的。”

  宁奕整理思绪。

  他认真道:“如果有一天你必须要做出选择,你该怎么去选?”

  宁奕的本意是,让徐清焰在未来的自由,和迁就哥哥的掌控之中,做出一个选择。

  但没有想到。

  徐清焰认真说道:“我会选择......站在你的身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