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女子天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个人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

  徐清焰注视着宁奕,看着对方或者蹲下,或者站起,敲敲打打,有时用力捶一下墙壁的动作。

  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大约半刻钟。

  徐清焰疑惑问道:“宁奕......你在找什么?”

  宁奕站在石壁前,他十分苦恼,死死盯着石壁,想要看出一些端倪来,然而只是徒劳,这面石壁上并没有什么机关,也没有什么妙处。

  “倒悬海曾经出世过一柄古剑,引起了道宗的震动,无数强者出行北境,想要觅回那柄太乙救苦天尊的古剑,甚至与北境的妖君发生了争斗,最终仍是无果。”他盯着石壁,喃喃道:“如果太乙救苦天尊,真的动用了‘坐忘经文’,开启了第二世的轮回,那么那柄仙剑的震动,便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

  “所以我怀疑道宗太清阁真的有秘术,可以让人脱胎换骨,重生一世。”宁奕叹气一声,道:“泉客生来便是大海的主人,呼风唤雨,如果是拥有泣珠的大成者,更是可以在禁锢修为的倒悬海上肆无忌惮呼唤星辉和神性助战。红山一直下雨,此地又凭空多出如此多的水灵气......我一开始生出了一个十分荒诞的念头,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徐清焰抿起嘴唇,望着宁奕,她忽然明白了宁奕生出的是什么念头......

  太乙救苦天尊收养了一头狮子,而死后坐忘,重新活出了第二世,为了追求修行上的长生大道,选择蜕变出一具完美的躯壳......

  宁奕苦笑道:“这片禁地,可能真的是一片独立空间,自成天地,外面是太宗给两位皇子设置的考验之地,如果我们以强大的外力砍碎禁锢,从两边的杀阵走出去,应该就能够看到那两位皇子了......”

  徐清焰忽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不过你可以放一万个心。”宁奕的眼神里闪过一抹冷意,他平静说道:“西境三皇子的手段我已经领略过,此地封禁星辉,他可没有外面那般滔天的本领。”

  宁奕顿了顿,讥讽道:“大隋皇族的行事风格,我想也不用去想,无非是明里一套暗里一套。如果真的被我们阴差阳错碰上了,这两位皇族正统血脉的继承者,恐怕还温风细雨在一起谈笑风生呢,这片禁区的正常道口,必然有通天珠传递画面,一者是为了让皇宫里那位皇帝看清楚两个儿子的表现,好让这位大隋主人,心里有个高下衡量;二者是以免出现什么意外,刚刚的那头年轻大妖,不敢直接入内,必然就是如此。”

  徐清焰低垂眉眼,柔柔道:“我不喜欢李白麟。”

  宁奕怔了怔。

  他淡然道:“我也不喜欢他,我恨不得拿剑削了丫的。”

  徐清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看着宁奕,觉得这人说话实在有趣。

  她轻声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宁奕苦恼叹了口气,道:“原路返回?”

  “然后呢?”

  “我送你回大隋?”

  “外面有两个很厉害的家伙......而且随时可能会进来。”徐清焰努力憋笑,她并不觉得这里是如何危险的地方,这个眼前这个少年郎待在一起,时间似乎也变得很慢,她很好心地提醒对方,只是想看看宁奕的回答。

  就算能够出去,能够回到大隋,再然后呢?

  徐清焰看着少年忽然面色凝重起来。

  宁奕咬了咬牙,他想到了自己在剑器近小洞天前的经历,那一套......说不定在这里也行得通。

  于是宁奕低声嘱托:“要替我保密。”

  徐清焰微微眨眼,重重嗯了一声。

  “退后。”

  接过火折子,默默退后三四步的女孩,看着少年缓慢对准石壁,双手拎起那柄洁白如雪的剑锋,清凉的剑光竟然在剑身上流淌,逐渐汇聚,到了剑尖之处,便如飞叶一般,四散开来。

  宁奕站直身子,伸出手掌向上,漫天的白色流光飞掠四散,围绕着两个人,如游鱼一般,逐渐回笼,到了宁奕合拢的掌间。

  徐清焰好奇伸出手来,捉住一条白色游光,那抹光芒并不反感她,也不觉得如何刺手,而是微微一凉,接着便温暖如玉,令她觉得好生舒服。

  女孩讶然看着白色光芒缓慢消弭,宁奕摊开的掌心上,多了一枚白色的骨笛。

  她曾经在感业寺见过那抹骨笛,那枚骨笛便是引导两个人见面的楔子,徐清焰一直觉得,宁奕身上有一股令人觉得舒适,至少令自己觉得舒适的气息,而那个气息......很大的可能,就来自于这枚骨笛。

  再次见面,她并没有见到那枚骨笛,本以为是被宁奕贴身保管,倒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以如此的方式,安置在了这柄细雪之内。

  “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一柄钥匙。”

  宁奕轻声道:“但是这里没有门......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是试一试,总是没错的。”

  宁奕站在石壁前。

  他握拢骨笛,缓慢以掌心贴在石壁之上,满怀期待,等待着这个世界的异变。

  然而让他失望了。

  整个世界一片安静。

  是啊......这的确是一柄钥匙,但是如果连门都没有,又该如何开启秘锁?

  这片天地的内部,或许真的藏着秘辛,或许真的有着某个不为人知的真相,但是开启的方式,还没有被找寻到,连骨笛也无可奈何。

  宁奕叹了口气,准备收起掌心骨笛。

  站在宁奕身后的徐清焰,她挑了挑眉,忽然涌起了某个有趣的念头,轻声开口道:“等等......”

  于是宁奕便下意识的等了一等。

  甩手两下熄灭火折子的徐清焰,一只手缓慢搭在了宁奕的后背。

  轻微而薄弱的神性,通过一座桥梁,传递到了宁奕的掌心,然后一路流淌过血液,骨骼,来到了掌心,来到了那枚骨笛之上。

  宁奕的瞳孔微微放大。

  徐清焰的耳旁,似乎传来了轻微的震颤声音。

  整面石壁都在震颤......

  不是因为这片小天地没有门,而是因为,触发的条件没有达到。

  如溪流一般的神性,流淌在骨笛之上,在这面石壁上勾勒出星星点点的火光,四四方方蔓延开来,像是一扇门户。

  宁奕不敢相信,这种看似荒诞无稽的方法,似乎真的可行,而眼前那扇逐渐成型的门户,就是最好的证明。这座小天地里,为了隔绝堪舆大师,以及诸多神仙人物,用了这么一种苛刻的手法,谁会想到以神性开路,把古壁上的那幅门户之图描绘出来?

  那副女子天尊的神仙人像,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衣袂飘飘,在神性的灌输之下,云雾似乎都散去一半,遮面逐开,露出微微上翘的唇角,在即将到来的两位客人面前,这尊女子像,显得神采飞扬,绝世而又独立。

  宁奕的声音有些沙哑。

  他努力向前抵掌,随时准备推开这扇大门,口中喃喃道:“大力一点......不要停......”

  徐清焰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古怪,于是两只手掌一起抵在宁奕的后背。

  石壁之内,光芒溢散。

  千年暗室,终于明亮。

  一前一后。

  前面的那人,陡然跌了出去,像是猛地推开了尘封千年的古门,眼前再无阻挡,于是徐清焰也不受控制的扑了出去。

  ......

  ......

  “咕隆。”

  水泡声音。

  女孩瞪大双眼,发觉自己处在水中,一根漆黑的海草掠入眼前,她伸出一只手想要扒开,却发现并没有想象中划出一道颀长水痕。

  “宁......”

  声音发出,并没有被水所阻挡。

  一张苍白的符箓,被两根手指夹住,在她眼前轻轻晃了晃,收回符箓的宁奕,声音传了过来,言简意赅说了三个字。

  “避水符。”

  少年拉着徐清焰向前飘掠,推开门户之后的世界,像是一条平行地面的狭小水道,宁奕举着骨笛,幽幽白光开道,照亮狭小的世界。

  “我家丫头给我做的,星辉被封禁了,但是神性竟然可以催动符箓,而且效果比星辉更好更强大。”宁奕回头看着女孩,轻声感慨道:“这真是一种奢侈的手段,我想都不敢想......你可真是一个宝贝。”

  这句话稍有歧义,让女孩觉得有些脸红。

  两道身影,在狭长的水道里游掠,少年的身材修长,姿态十分矫健,女孩婀娜多姿,只看影子也让人心头惊艳,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看起来像是两条古老的鲛人,或者说是“泉客”。

  四周有破败的珊瑚礁岩,生垢的海草。

  细微的声音,在骨笛光芒中响起。

  “这里的尽头,是什么地方?”

  “大概就是红山主人的......寝宫?”

  “九灵元圣的寝宫?”

  女孩的声音说出来,就立马停止,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九灵元圣......不不不......”宁奕的声音带着一丝感慨:“九灵元圣可不修行水道。”

  九灵元圣在红山死去。

  他生前无数次想要突破倒悬海。

  是不是为了那个“死去”的主人?

  如果太乙救苦天尊真的坐忘成功,而且第二世以“泉客”的姿态活了过来,无论是那柄仙剑,那把拂尘,还是妖族大圣九头狮子,都将认出她......

  红山的真正主人。

  恐怕是那位女子天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