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王与子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红山顶上,两道身影站立。

  四周山河不断破碎,九灵元圣的复苏趋势,愈发壮大,四面八方,除了两位涅槃道侣脚下的山体,其余的已经尽数坍塌,瓦解,游掠,最终凝聚成为一股龙卷,围绕着古老宫殿,周旋不止。

  瑶池圣主注视着那座恢弘无比的海底寝宫,从云海落下后的九灵元圣,抱着双臂蜷缩悬浮在宫殿之中,吞噬血肉来恢复自己的全盛之姿,无数的血气,丝丝缕缕向他疾射而来。

  “这座宫殿......有太乙的气息。”瑶池圣主眯起双眼,她轻声道:“我似乎在宫殿里,感受到了一丝拔罪剑的气息。”

  宋雀挺直脊梁,青袍猎猎飞舞。

  “太乙救苦天尊。”

  他先是轻轻念了这六个字,然后皱眉道:“据说这位女子天尊,活过了五百年的大劫,在这个世上走了一段漫长无比的岁月,然后成功坐忘......开辟出了第二世的寿命。”

  辜伊人摇了摇头,这位天池主人,虽然身居道宗高位,手中掌握的权力极大,丝毫不输给三清阁的阁老,可以随意翻阅道宗所有典籍秘藏,但是对于太乙救苦天尊的事情......她也没有更多的了解。

  瑶池圣主叹声道:“岁月会抹去一切真相,过往的事情已不可知,道宗典籍里没有记载,就算这位女子天尊真的活出了第二世,想来也没有重新复苏回忆,与道宗渐行渐远,已成陌路人。”

  宋雀目光停留在寝宫里那道不断发出狮吼的身影。

  他若有所思道:“这头狮子是太乙的坐骑?”

  “算是。”辜伊人淡然道:“这个在道宗典籍里有记载,能入三清阁的都会知道,不算什么秘密,这头狮子在弱小时候曾被我道宗所救,一路修行,因果纠缠,到了现在,爱恨交织,至于他曾经拼命想要跃出倒悬海的原因......这个倒是尚不可知,有人说他想要替太乙救苦天尊完成一桩夙愿,有人说他被人镇压在倒悬海底,永世不可返回陆地,各种说法都有,与他的主人脱不开联系,太乙救苦天尊音信全无,那些所谓的‘真相’......自然也是无根浮萍,一个也信不得。”

  宋雀嗯了一声,他吐出一口浊气,疑惑道:“陛下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头狮子初时抬棺而起,精气神都在千年来最衰弱的阶段,我只需要一剑,就可以让这头狮子神魂破碎,肉身全无。”辜伊人眯起双眼,她的面容并不显老,与宋雀不同,这位天池主人相当注重自己的容颜,身为涅槃境界的大能,区区二百年的岁月,无法在她脸颊上留下太多痕迹,她只需要施展一些小手段,就可以做到“永葆青春”,所以看起来,就只是一个接近三十岁的年轻妇人。

  辜伊人披着白色大氅,气息内敛,但是魂湖之内星火沸腾,真正了解这位瑶池圣主的大修行者,便会知道,此言非虚。

  狮子扛鼎,元圣出海,这一幕固然惊人,但彼时九灵元圣还没有在云海上借到那一滴精血,还不算跨入涅槃境界,真正面对瑶池圣主这种级别的大能,辜伊人最多也就是两三剑,就可以将其打得魂飞魄散。

  因为宫内的意志,所以两人并没有急着出手,来到红山,先是保下了兽潮当中濒临绝境的两位大隋皇子,然后便是提防妖族天下的强者出现在此地。

  皇帝陛下的意思很明确.......他要亲自打杀这头狮子。

  宋雀和辜伊人这对道侣,便站在红山山顶,一个背负双手,警惕着云海四周的妖气,另外一个掷出仙剑,封锁红山半里波动。

  “现在他的气息,已经有些不可测了。”瑶池圣主眯起双眼,盯着寝宫里的模糊影像。

  如果说,刚刚出海的那头狮子,自己还有把握一剑灭杀。

  在他接了一滴精血之后,便不再只是一头普通的狮子,而是修行千年的涅槃境界妖圣!

  若是在九灵元圣刚刚吞噬精血之时,瑶池圣主便持剑出手,以她的道行和杀力,胜面大概在九一开,最多半柱香的时间,这头刚刚复苏,重新踏回涅槃境界的妖圣,还不熟悉自己的秘法和体魄,就会被斩杀。

  可是时间越往后,瑶池圣主的把握便越小。

  溅开在巨大寝宫石壁上的血花,已经有数万朵......这个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这千百年来,红山的原始妖族,依山傍水,一点点吞噬气运,逐渐繁衍后代,每一头妖兽此刻的死去,都会把当初吞噬的气运,混杂在血肉里倾吐而出,然后被九灵元圣所吸收......这是一笔巨大的造化和气运。

  大隋把这里当成狩猎场,任其予求,这些原始妖族长得越好,自己狩猎时候的收成便越好......三司的大人物,恐怕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这几年来的造化和积淀,全都便宜了这头远古狮子。

  每一头惨烈撞死的妖兽,身体里的那些血液,都流淌着九灵元圣的血脉,这是一种高等与低等的精神联系,祖宗与后嗣,强者与弱者。

  当九灵元圣复苏之后,这些妖兽便不受控制的奔走而来,遇山翻山,遇海填海,想要把自己的骨和肉,还有血液,全都奉献给那个至高无上的存在。

  这种关系,更像是......王与他的子民!

  寝宫里的那道身影,已经蜕化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万千子民,血肉之躯,将这座寝宫涂抹上一层猩红。

  这座古老的海底寝宫......此刻更像是一个庞大的茧壳。

  蜷缩身子的九灵元圣,窝在“壳”里,他仍然保持着人形,他的发丝轻微漂浮,肌肉不断震颤,伴随海底寝宫一同上浮的沉重海水,围绕着他旋转,磅礴的水灵气,似乎成了一道道的枷锁,困缚着这头狮子,不让他挣开双臂。

  “前世因,今世果......”

  元圣的声音,带着一丝虚无缥缈,他抬起头来,注视着大殿的上空。

  猩红的双眸里,闪逝着一道道水灵气枷锁的倒影。

  他知道,外面那座唯一还屹立不倒的红山之上,有两位大隋的涅槃境界修行者,战力非凡,杀力不俗。

  但那不是自己这一次要面对的敌手。

  血,肉,骨,灵......丝丝缕缕渗透水灵气的枷锁,抵达他的肺腑,五脏之中,犹如点燃了一盏明灯,发出幽幽的火光,他攥拢双拳,沉重而魁梧的力量不再长眠,而是一节一节在血液和骨骼之中流淌,翻腾,飞舞,攀升!

  “哐哐哐”的三道暴鸣声音。

  九灵元圣挺起脊梁,整座巨大的寝宫,都伴随着他的挣脱双臂,自内而外的摇晃破碎。

  “来啊!”

  他怒视着穹顶,大殿破开了一道口子。

  幽幽长光射入。

  一股磅礴的压力,缓慢在穹顶流淌。

  ......

  ......

  站在红山上的一对道侣,面色凝重起来。

  宋雀摊开掌心,在悬挂红山的仙剑上加持了一道自己的梵咒,佛光流淌,四射溢散弹射,迸溅如水珠,叮叮当当被不断震飞,又重新汇聚到山壁之前。

  瑶池圣主眉眼认真,说道:“那头狮子恢复到全盛姿态了......远古妖兽,果然名不虚传,放到当今的两座天下,单论杀力,一对一单挑,几乎可以横着走。”

  她顿了顿,犹豫道:“同为涅槃境,我并不想与此刻的元圣交手,如果打起来,很难收场,最好的结局也是两败俱伤。”

  宋雀点了点头。

  “陛下等的就是他恢复全盛......”

  微微停顿,佛门客卿郑重无比吐出两个字。

  “来了。”

  宋伊人瞳孔收缩。

  他的出生,注定了他将不会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因为他什么都见过......所以这个世上,能够让他觉得好奇的事情,并不多。

  但宋伊人一直好奇,皇宫里的那位皇帝陛下,是什么模样?

  皇帝活了六百年,很少出宫走动,能够有资格见上一面的,都是极少数的存在,即便是宋伊人也不例外,虽然身在北境待了多年,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并没有入宫觐见的机会。

  宋伊人屏住呼吸,准备一睹真容。

  穹顶风云骤变。

  漫天风云倒卷,向着一个方向疾掠而去,云从龙,风从虎,龙虎吟啸,围绕着裹挟着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宛若天神一般惶惶不可直视。

  那道身影,乍一看,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看不清容貌,看得清身材,的确挺拔而又伟岸,但是并没有生出八只手臂,一对翅膀......这终究是人,而不是天神。

  宋伊人自嘲地笑了笑,大隋境界的子民,都太过于相信自己所拥簇的皇帝,六百年过去,十几代人花开花谢,那人仍然没有丝毫苍老的意思。

  皇帝坐在云端之上,身上缠绕着云雾。

  他抬起一只手掌,微微压下。

  红山大地,数万妖兽的嘶吼,被狂暴的风气压过——

  如果说九灵元圣是这片红山的王,这些妖兽是它的子民。

  那么此刻坐在云端上的男人,是整座大隋天下的王。

  不仅仅是大隋的人类,还有每一座城池,每一道高墙,每一根草屑......还有他麾下,天地间的每一寸光明,每一缕永夜,每一道疾风,每一片骤雨——

  都是他的子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