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长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件事。”

  “‘长陵’要开启了。”

  府邸内,宋伊人捧着茶盏,他说到“长陵”两个字的时候,神情有些微妙,眼神带着三分凝重,略有惋惜道:“如果不是时间太紧迫,其实我也想去‘长陵’看看。”

  天都皇城内,有些属于禁区,譬如皇宫深处,譬如某些不轻易开启的“秘境”,说起来玄乎,这些“秘境”,其实与圣山的禁区差不多,有些是因为过于危险,不对外人开放,有些则是因为太过珍贵,大部分时间处于维护状态。

  “长陵”是天都皇城内最少开启的秘境,红拂河有大人物看守,是大隋千百年来的立国根本,有气运流淌,根深蒂固,极少会对年轻一辈开放,若是踏入了足够的境界,便可以随意进出“长陵”。

  长陵是什么?

  是一座山,一座很高的山,被阵法所笼罩,常年雾气,外人不可入内,要出天都皇城,但仍在通天珠覆盖范围之内,与珞珈山一样,毗邻皇城,有最严苛的大隋律法缭绕不止。

  “宋天王没有带你去看过?”宁奕有些好奇。

  “没有。”宋伊人摇了摇头。

  “据说长陵内有造化,机缘,气运,诸多令人眼馋的东西......但大隋的规矩便是如此,笼罩‘长陵’的阵法不算如何了得,但是看守长陵的那人,修为极强,无人知道底细,相当神秘,至少是某位曾经赫赫有名的星君,甚至是只差半步涅槃的老古董......我爹娘自然可以进,但是带上我,就没有办法。”宋伊人有些无奈道:“长陵一开,你应该知道意味着什么。”

  宁奕默默攥拳,道:“那些圣山的天才都要来了?”

  “是的。”宋伊人认真说道:“龟趺山的不灭灵体,太游山双子,羌山小剑仙,东境圣山的那些天才,据悉已经联袂前来,要不了多久就会抵达天都皇城,除了他们,据说西境还有位剑湖宫的得意弟子,号称七境无敌......无论如何,你要多加小心,星辰榜第一的位子不好坐。”

  宁奕点了点头,平静道:“好。”

  他顿了顿,疑惑道:“长陵里有什么,天都皇城里冷寂了大半年,长陵还没开,他们就准备来了?是因为大朝会?”

  “算是。”宋伊人思忖片刻,道:“袁淳先生坐镇莲花阁,卦算大隋气运,逮龙捉鳞,每一次大朝会开启的时间,都不定,无规律可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大朝会开启,意味着我大隋国运上升到了顶点,这些年来,各方圣山都有消息,说是大朝会即将开启。”

  “如今的长陵先开,便算是一种预兆。”宋伊人说道:“各方人马纷至沓来,也是情理之中,恐怕除了‘谪仙人’洛长生,还没有谁有资格,瞧不起长陵内的机遇吧?”

  宁奕笑了笑,轻声说道:“那也未必。”

  虽然他还不清楚长陵里面有什么,但是想来丫头是瞧不上的......

  没有想到,这一次丫头竟然来了一丝兴趣,认真问道:“长陵有什么?”

  宋伊人低垂眉眼,缓缓道:“这倒不是什么秘密,以前我问过爹娘,整一座长陵,并非只是一座山头,但是对年轻一辈开启的部分,就只有这么多。”

  “长陵是一座很高的山,山上坐落着许多石碑,每一座石碑里,都蕴含着一抹‘意’。”宋伊人忽然坐直,三把长短刀横在桌面,他一只手按在刀鞘中端,正襟危坐,认真严肃道:“一般来说,涅槃境界的大能,在破境之后,会被邀请去长陵走一趟,并且在长陵的新碑里留下一抹自己的修行意志,长陵山上的诸多石碑,就是历经风雨洗涤,如此而来。”

  “我听宋雀说,有些顶级的星君,也会被邀请进入长陵,譬如说在感知能力抵达巅峰的千手星君,就可以进入长陵,留下一座石碑,来造福后人。白鹿洞书院的苏幕遮前辈,在涅槃之前,也有资格踏入长陵,应天府的朱候,其实如今大隋天下的星君,数量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想踏入长陵,不仅仅需要修为了得,还需要胸中有一口‘浩然之气’。”

  “浩然之气?”宁奕有些疑惑。

  “大隋天下,无奇不有,长陵是留给后人参悟的,续借气运,以东境甘露先生韩约的修为来看,肯定有资格踏入长陵,但他如果留了一座碑,篆刻魔道邪术,岂不是在败坏大隋国运?”宋伊人笑了起来,他轻柔道:“邪魔外道,难登大雅之堂,当朝局势,容得他在东境当一个山大王,却容不得他来天都,入长陵流芳百世。”

  宁奕也笑了。

  “不仅仅是不可留碑,连踏入长陵也不可以。”宋伊人一根手指,缓慢叩击刀鞘:“按理来说,他不拓碑,是可以允许入内的,参观拜访,观摩一二。”

  “韩约提前提出过这个请求,但是直接被否了。”宋伊人眯起双眼,喃喃道:“从灰界归来的韩约,铁血手段拢和东境,东境诸多圣山,莫敢不从,正是他意气风发之时,已然站在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正值巅峰的韩约拎着灯笼,来长陵拜访守山人,大隋铁律的压制下,提出要与守山人打一个赌,若是赢了,便破开规矩,让他入一次长陵,看看究竟,并不留碑。”

  “然后呢?”宁奕的神色带着一丝好奇。

  “然后韩约输了,输得很彻底,无话可说的那种,听说琉璃盏差点被守山人打碎了。”宋伊人笑了起来,他笑眯眯道:“你应该知道的,韩约是人精,绝不会跟明显比自己强出一个层次的人打赌对敌。”

  宁奕点了点头,这一点他深有体会。

  韩约已经活成了老妖怪,愿意跟长陵守山人打赌,说明在他的眼中,两人绝对是一个层次的,都是星君顶尖的战力,而且他还有着相当大的胜算......想一想,从灰界斩妖而回,纵横东境无敌手,在星君境界必然已经抵达了顶端,又怎会想到,自己会在长陵守山人的手下输得如此彻底?

  “天都的水,深不可测。”宁奕喃喃开口,他想起了韩约那一次在天都郊区客栈时候的神情,明明是东境第一人,仍然在天都如此谨慎,原来是在长陵吃了一次大亏,长了记性,知道这里蛰藏着真正的高手,不敢太过放肆。

  “是的。”

  桌对面的阴柔男人,笑着说道:“说回正题,连韩约都眼馋长陵里的造化,你想想,是不是天大的机遇?”

  宁奕认真点头:“的确如此。”

  “无论是剑修,还是刀修,修行哪一种兵器,都可以找到自己前辈留下来的石碑,那些石碑里面蕴含的‘意’,对修行者而言,有着莫大的好处。”宋伊人平静说道:“剑修一境,相当于后境一境,剑修三境,相当于后境九境,若是走单纯极致的剑修,带来的杀力恐怖绝伦,但同时也极难获得进境。”

  宁奕和丫头对视一眼,看出了彼此的意思。

  显然,剑修之路,刀修之路,那些纯粹的意境之路,每前进一境都万分艰难,但带来的效益却无可比拟,这是大隋天下修行者所公认的。

  “长陵内的石碑,所蕴含的意志,都是大隋流传数千数万年来的强者,所留下来的,最纯粹的精神。”

  “如果能够把心神浸入其中,攫取精髓,那些上古剑修,有些甚至已经抵达剑修十境,对剑道修为的体悟,大有裨益。”

  说到这里,宋伊人顿了顿,看着宁奕,道:“宁奕,我知道你在白鹿洞书院,与那位剑器近结缘,纵观两千年,剑器近也是最强级别的剑修,他有没有给你留下来一些剑意?”

  宁奕有些无奈,惋惜道:“并没有......这位前辈没有给白鹿洞书院留下一丝一毫的剑气遗藏。”

  “那的确有些可惜了。”宋伊人的眼里也有惋惜,道:“如果剑器近给你留了一缕剑意,你在剑气境界上会更上一层楼。”

  “这就是那些圣山天才来到天都皇城的原因。”

  “长陵一开,风雨飘摇。”宋伊人轻声感慨道:“虽说长陵届时便会开启,但听说坐镇山脚的看守人性情古怪,想进长陵,也不是那么简单......当然,对于你,我,还有那些圣山圣子而言,踏进长陵只是小事一桩。每一次长陵的开启,规矩都不一样,只是这一次,我等不到了。”

  宁奕有些动容,道:“你要走了?”

  “时候也不早了。”宋伊人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灰尘,笑道:“我离开天都,本来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去一趟南疆,把那些烦人的,糟心的事情,全都一刀斩成两断,无牵无挂,才能无欲无求。”

  宁奕也站起身子,看宋伊人把三柄长短刀依次悬挂在腰侧。

  “我送你一程?”

  “没什么好送的,天都路短,南疆路长,山水迢迢,早晚会有再见的一天。”宋伊人挑了挑眉,大笑道:“宁奕,情报司的监察还没取消,这些日子,好好待在院里。”

  宁奕吸了一口气,认真道:“好。”

  “我等天都的好消息传到长白山。”宋伊人拍了拍宁奕肩膀,微笑道:“修行者岁月漫长,你我注定都要走到很高的地方,到时候并肩一起看山上的风景。”

  宋伊人身旁的朱砂,神情动容,外人不了解,但她心里知道,对于自己的少爷而言,这一句话,究竟是何等高的赞扬。

  这是笃定了,眼前这个叫宁奕的少年,能够走到最后的那一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