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二百零二章 复生之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在蜀山亲眼看到了他的葬礼,这个问题,你比我要清楚。”

  紫山山主没有回头,对于这个问题,她似乎回答的兴致并不高。

  “人的眼睛是最可靠的东西。蜀山的葬礼,天宫地府诸多圣山全都来了......最重要的是,徐藏身上背负着大隋皇族的‘皇血诅咒’。”楚绡淡然道:“他杀死了红拂河的护道者,身上的烙印永远无法洗涤,只有死去,才能够让那道印记消散天地之间,”

  宁奕自嘲笑了笑,道:“问题是,徐藏曾经对我说过,人总是过于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所以在揭开棺木的时候,我仍然抱有一份幻想,这个男人没有死,还活着,不然为什么蜀山会闭山一年?”

  他鼓起勇气,揖了一礼,认认真真道:“我没有勇气去看这个男人死后的模样,但我始终觉得,他那样的人不应该如此死去,如今观摩长陵剑碑,我身上缠绕死气,心里有一种模糊的预感,将来会有劫难落在我的身上,无论结局如何,总不会像是徐藏那样,悄无声息就在紫山坐逝,再无相见之日。”

  楚绡缓慢转身,那柄边翼轻薄但宽大的伞面,罩住她的面容,道:“你来长陵观尽剑碑,就是为了体验死气到来时候的感觉?”

  宁奕咧嘴笑了笑,道:“不全是。徐藏走过的路,我想试着走一走,看看他有没有骗我。”

  伞下的紫山山主沉默了半晌。

  “你要么是个疯子,要么是个傻子,从来没有人会吸收死气,只为了体验‘死劫’到来时候的感悟,若是无法渡过,那么你就真的死了。”

  宁奕等这一句话已经很久。

  他轻轻吸了一口气,虔诚问道:“那么,若是真的死了......有没有死而复生之法?”

  楚绡被气得差点笑出声来。

  “紫山研究生死禁术......可是你把我当什么?救命的活菩萨?就算是灵山的大德,也无法救活一个已死之人。”她下意识挪开伞面,云雾嗤然而散,露出了一张可爱稚嫩的娃娃面颊,因为生气动怒,使得这张粉嫩脸蛋上生出了三四分肃然之气,楚绡没好气道:“你是变着法子希望徐藏能够走到你面前给你一剑鞘?”

  宁奕看着紫山山主的面颊,一时之间有些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修行“生死禁术”的紫山大能,竟然把自己修成了这副模样,据说楚绡前辈是与蜀山的陆圣先生一个时代的人物,活了快要五百年,竟然只是一副......幼嫩的女童面容?

  他连忙回过神来,认真说道:“无他......只是心存好奇,难得见到前辈真人一面,这些问题若是不问,便再也没有机会。更何况,前辈在这个禁忌领域,乃是排在大隋天下第一的位子。”

  楚绡冷哼一声,对于宁奕的马屁完全置之不理,听到了少年下意识加重的“前辈真人”四字,她挪回大红油纸伞,伞面下垂,云雾重新归位,将其真面容遮掩。

  宁奕见到此幕,讪讪笑了笑。

  伞下的女童,犹豫一二,似乎是在想要不要开口。

  楚绡的这具身躯,倒并不是她想要示人的心仪所选,之前在徐藏踏入紫山之时,她一度没有出面示人,便是因为功法缘故,最后不得已以一缕神念来到徐藏身后。

  紫山常年闭山。

  自从聂红绫死后,紫山便只剩下她一个“人”,楚绡修行的功法能够让她活过第一个五百年,可是传承将断,此番出行,便是趁着大世,好寻觅一个自己看得上的弟子。

  因为修行功法出了一些差错,最后出行之时,只能拿这具略显稚嫩的女童姿态行走世间,好在这一行路上,楚绡都没有遇到“不识好歹”的蠢货,能够一路安安静静,以女童形态,一个人来到天都,这柄油纸伞占据了极大的功劳。

  宁奕的眼神放在那柄红伞上,他试探性问道:“前辈的这柄伞......”

  “蜀山的陆圣先生赠予我的。”楚绡声音极轻地开口,道:“陆圣与赵蕤是感情很好的师兄弟,二人昔时,常来紫山玩耍,一柄红伞一柄白伞,都是蜀山品秩极高的宝物,赵蕤后来在北境猎杀大妖,抽其筋骨,与妖族天下的一头巅峰大妖决战,打坏了一柄伞器,这一战打出了‘东岩子’的名声,锻造出细雪之后,陆圣已经不在蜀山,杳无踪迹,便将细雪作为剑骨,长久以来,都是撑伞所用。当年徐藏佩剑下蜀山,腰间挎着一柄长剑,一把油纸伞,世人皆以为那柄长剑才是‘细雪’,徐藏凭借一柄普通长剑杀人无数,以杀气养剑气,打到诸多天才破胆,与星辰榜第三决战的那一天,拔出细雪,一剑斩杀,这一日终为自己正名。”

  宁奕听着这些蜀山的陈年旧事,恍恍惚惚,仿若回到了那个年代。

  难怪徐藏会把细雪做成那个模样......安乐城出行杀马贼的那一夜,徐藏对自己说,这把油纸伞,是一个重要的东西,自己以为细雪很重,可是越往后走,越知道,这样东西的重量,还是被自己低估了。

  宁奕吸了一口气。

  “这把红伞,本来是我准备留给聂红绫的宝器。”楚绡声音沙哑,“她与徐藏,两人曾经同游大隋天下,细雪红伞,若是没有后面的事情,我应该也不会出这一趟紫山。”

  “前辈这一次出山......是为了寻觅弟子?”宁奕似乎捕捉到了紫山山主话语之中的重点,听这个语气,好像还是刻意说给自己听的,“前辈已经有了人选?”

  楚绡并没有躲避宁奕的问题,而是直接道:“有的。”

  宁奕低垂眉眼,笑了笑,也不多问,隐晦说道:“若是不愿,前辈总不能明抢吧?”

  楚绡冷哼一声。

  宁奕嬉皮笑脸道:“紫山是个好地方,可惜我早早拜入蜀山,不然一定死皮赖脸跟前辈修行生死大道,现在还来得及吗?楚绡前辈,随便教我一点法门,不说把洛长生打得屁滚尿流,能把北境曹燃打一顿就足够了。”

  “能啊。”红伞下的女童掀起伞面,露出一张含笑面容,目光若有所思围绕宁奕转了一圈,道:“想要轻轻松松拾掇曹燃是吧,没问题。”

  宁奕忽然觉得有一股寒意,他顺着紫山山主的目光低下头来,觉得浑身一个哆嗦。

  “宁奕,你的资质的确不错,想什么时候拜入紫山都可以,只可惜我紫山不收男人,想要拜入我的门下,你可以试着挥刀自宫,若是下不了这个决心,我现在就来帮你一把。”红衣女童笑得灿烂,抬起一只手,长陵的漫天雾气就此呼啸而来。

  “不了不了......”宁奕连忙摆手拒绝,他额头已经渗出冷汗,眼前的红衣女童挥了挥手,漫天云雾呼啸而来,呼啸而散,来去匆匆,一个呼吸,便重新回归平静。

  收回散去长陵雾气的红衣女童,看着宁奕,平静说道:“这世上未必没有能使死人重新活过来的复生之术。”

  雾气的一来一回,看似随意,信手而为之,实则内蕴动机。

  宁奕抬起头来,发现自己的神念已经无法传递而出,这片地域,都被楚绡的天大手段所屏蔽,所有的声音都无法传出。

  宁奕抿起嘴唇,他知道,这位紫山山主接下来要说的话,恐怕是真正触及到那个禁忌领域里面的内容。

  “道宗的坐忘,佛门的捻火,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复苏之术。”楚绡平淡说道:“佛门的菩萨,道宗的天尊,把自己的毕生修为传递到下一任的有缘人身上,这的确是天大的造化,却不是我紫山所追求的‘死人复苏’。”

  “你若是见过灵山宋雀,瑶池圣主辜伊人,就会知道,这两位的修为传承自缘故的大能,若是以道果来论,天尊和菩萨的确活了过来,但是前世的记忆已然有些模糊,只余下零零散散的碎片。”红衣女童的面容波澜不惊,“我紫山被列入大隋圣山,数千年风雨动荡,山门一块青石不曾损坏,靠的就是世上最强的‘生死禁术’!”

  “前辈......死人复苏的法门,在紫山吗?”宁奕满怀希望开口。

  “紫山的法门,通向的方向,也不是‘死人复苏’,而是:若修行者未死,那么便想方设法,让自己活得足够长久。”楚绡摇了摇头。

  红衣女童眯起双眼,打量着宁奕,发现后者的脸上似乎有一抹失望之色闪过,调侃笑道:“说了这些,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玩你?”

  宁奕摇了摇头,苦笑道:“前辈说的这些,其实我都知道。”

  楚绡淡淡道:“十年来,除了千手与徐藏入山,我紫山便再无其他人拜访......只有一个例外。”

  宁奕惘然抬起头来。

  “前不久,那个叫‘吴道子’的人又来了。”楚绡看着宁奕,挑眉道:“那个人说,他找到了复生之术的线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