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谁赞成,谁反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道冲霄剑气,从剑行侯府邸上空掠出。

  整座天都,都看到了这道气势磅礴的惨白剑气。

  “这道剑气从哪来的?”

  “剑行侯府,宁奕的剑行侯府?”

  “他在和谁打架?曹燃!?”

  ......

  ......

  天都深夜被剑气打破宁静。

  沸沸扬扬的喧嚣声音之中。

  蹲在剑行侯府邸不远处屋檐上的情报司少司首吴三,顿时头痛,执法司的同阶官员第一时间以星辉铭牌传音,几个相互交好的同僚,在铭牌里骂骂咧咧。

  曹燃回天都,而且拜访了宁奕府邸,这件事情,此刻终于纸包不住火的传开。

  吴三的耳边,传来了云洵的声音。

  “无事,一切有我。”

  这像是一颗定心丸。

  吴三蹲在屋檐上,像是松了一口气,仍然是愁眉苦脸,他看着那一道剑气之后,便只剩下死寂的剑行侯府,府邸内重新被人布上了阵法,一张张符箓悬挂诸天,重新包裹剑气,让整座府邸归于平静。

  “特么的神仙打架,百姓遭殃。”吴三喃喃自语,目光瞥见了趴在地上的龟趺山圣子,心里腹诽道:“幸好是曹燃来了,稍微教训了一顿,不然真要是被你陵寻踏进了人家府邸里,这个时候,不知道要被打成什么猪头模样?”

  曹燃不用剑。

  而那道威势煊赫的剑气,出自于谁的手中,已经不言而喻。

  那道剑气之中还带着一丝丝的炽烈红焰,显然曹燃打出了真火。

  以曹燃暴打龟趺山圣子的情况来看......如果曹燃不来,陵寻执意要踏入剑行侯府,刚刚打碎龟壳的画面,显然会重新上演。

  ......

  ......

  寂静无声的太清阁。

  所有人都看到了那道冲霄的剑气。

  太清阁的诸人,自然也不例外。

  天都夜空,都被那道剑气渲染,一瞬惨白,亮若白昼。

  苏牧面色震惊,喃喃道:“这是......”

  苦策有些讶然,回头望着剑行侯府邸的方向,语气里夹杂着不敢置信,道:“那个叫宁奕的小子,竟然有如此剑气?”

  龙凰眼神里闪过一丝凝重,认真说道:“是剑气。里面......还有曹燃的龙炎。”

  云洵淡定自若,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

  幽林里。

  苏牧刚刚说出口的话,还在林间回荡。

  “袁淳先生,如今宁奕与曹燃一战,您难道看好宁奕?”

  苏牧认为,无论如何,宁奕与曹燃一战,最终的胜者,都一定是曹燃。

  老人竟然犹豫了......难道还有转机?

  于是就出现了这道剑气。

  苏牧震惊而又失神,道:“宁奕能赢曹燃?”

  他把目光挪向袁淳先生。

  老人摇了摇头。

  苏牧有些不太明白,焦急问道。

  “先生,这是何意?”

  云洵瞥了一眼苏牧,这位太清阁的命星,看起来并不算如何聪明。

  云洵问道:“曹燃是几境?”

  苏牧老老实实答道:“十境。”

  情报司大司首淡然道:“曹燃不仅仅是十境,还是很强的十境,是放到如今的两座天下,都无人可以同境匹敌的强;也是扔到大隋历史里,都足以跻身一流的强。对于宁奕的修行境界,三司和两宗的高层都十分清楚,想必你也知道,刚刚迈入后境,对于诸多圣山圣子来说,都只是中规中矩,距离曹燃,差得更不止一星半点。”

  “曹燃已经臻至十境巅峰,而宁奕还不到十境,那层境界其中有多少玄妙,你苏牧走过,比任何人都清楚。”

  “两人之间,如隔云泥。”

  云洵端起茶盏,轻轻抿了一口,道:“所以老师的意思很简单,这一架,从一开始,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曹燃胜......宁奕负?”

  苏牧有些惘然,道:“那么今夜之后,星辰榜的第一位,就此易主?”

  紫莲花老人没有开口,而是把赞许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得意弟子,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云洵神情平静,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并不会。”

  苏牧站起身子,微微揖礼,表示恭敬,然后正襟危坐,示意自己将洗耳恭听。

  “宁奕坐在这个位子,是因为没有人比他更适合这个位子。”云洵放下茶盏,两根手指轻轻敲打桌面,道:“涉及到星辰榜第一......你是不是想问那两个名字?”

  苏牧点了点头。

  曹燃,叶红拂。

  云洵低垂眉眼,笑道:“问题就出在这里......你觉得他们俩,谁更应该坐在第一?”

  苏牧张了张口,最终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曹燃和叶红拂两人,轮换着坐在第二第三,两人之间真正的名次,其实并不重要。

  因为那个时候,洛长生坐在第一位,洛长生真正做到了完全压制二人,直到他离开十境,点燃命星,他都是这座天下年轻一辈,唯一的光芒。

  太过夺目。

  可是洛长生离开之后呢?

  太清阁内,紫莲花老人终于开口。

  “曹燃不在第一,是因为他已不能在第一。”

  袁淳先生亲自替苏牧解惑,温声道:“今夜之后,宁奕仍是第一,曹燃却不是第二。”

  苏牧先是微惘,而后恍然大悟。

  “这一架,他只是想看一看,坐在星辰榜第一的宁奕,究竟有多大的能耐,是不是配得上这个位子。”老先生的目光望向剑行侯府邸,笑了笑,无奈道:“曹燃是一个性子倔强的孩子,他一直卯足了劲,想证明我至少有一样东西是错的,宁奕被我放在高位,如果只是徒有虚名,即便得罪蜀山和道宗,他也会强行把宁奕打下来,证明我错了。”

  苏牧怔怔道:“那么,现在呢?”

  “现在?”

  “如果宁奕名不副实,那么就不会有这道打破天都寂静的剑气。”

  袁淳轻声笑道:“是非曲直,一条道,走到黑。曹燃其实并不在乎‘虚名’,他只在乎自己的道,黑白分明,绝不含糊,他很少看得起某个年轻修行者,越是欣赏,越是想与其打上一架。我看中曹燃的,正是这一点。”

  “这一点随俺。”苦策笑眯眯接过这句话。

  “曹燃可比你聪明多了。”龙凰冷冷瞥过一眼,没好气道:“憨子,只知道挨打的憨货。”

  ......

  ......

  府邸一片寂静。

  剑气仍然在呼啸。

  但镇神阵已破。

  保持着下压的细雪,并没有斩中,或者斩碎任何一样物事,而是被一根手指,拨向了一边,斜斜指着地面。

  一只滚烫冒着青烟的拳头,就悬停在宁奕的额前。

  宁奕面色苍白。

  那只拳头缓慢收回,擦过一个女子的发丝,面颊,带动热风缓慢吹拂。

  曹燃低头看着梢矮一头的裴烦丫头,微笑说道:“原来是紫山楚绡前辈的弟子......难怪有如此境界和杀力。”

  宁奕倾尽全部的那一剑,被曹燃硬生生打得破碎开来,改变了方向,冲破了镇神阵,击穿剑行侯府邸上方的天都夜空。

  而最后关头,两人之间,横横插入了一道娇柔身影。

  裴烦双臂摊开,挡在曹燃面前。

  热风吹拂面颊。

  她缓慢睁开双眼,眼神当中还有一丝不解。

  宁奕收起细雪,剑尖抵地,看着曹燃。

  “这一剑,不错。”曹燃缓慢向后退了两步,伸出了大拇指,漫天流火纷纷扬扬,汇聚而来,重新凝聚为一顶斗笠,他身上的气息不断跌落再跌落,直至与普通人无两样。

  生死未决,但胜负已分。

  曹燃笑眯眯说道:“虽然只有一剑,但险些逼出了我的压箱底手段,宁奕......你也不错。”

  看到宁奕还是那副愕然和无措的神情,曹燃环抱双臂,斗笠飞扬,笑骂道:“怎么?你以为我真的想要跟你去争星辰榜第一的位子?我真的在乎那个‘虚名’?”

  不等宁奕开口。

  “咦,好像确实有些在乎。”

  曹燃摸了摸下巴,啧啧道:“如果没有洛长生,这个位子由我来坐,似乎也并非不可,反正姓叶的那个女人肯定斗不过我。”

  宁奕有些明白了。

  “你比陵寻强,比东境的圣子强,比西境那些人也强,这个位子,由你来坐,最合适。”曹燃拍了拍宁奕肩头,笑道:“袁淳先生没有看错人。”

  宁奕怔怔看着曹燃,他回想着自己那一剑被破开的场景,曹燃之前的“竭尽全力”,在一瞬间被打破,这个男人施展出来的真正力量,远远超过自己的预计。

  最大的手段,蕴含着神性与剑藏的一剑,被他一只拳头就打碎。

  这是何等的境界?

  宁奕深吸一口气,道:“你呢。”

  曹燃笑了笑,道:“我?”

  “我在更高的地方等着你。”

  火红色长袍的年轻男人,伸出一只手,这一次火红斗笠凝聚,他以掌心微微按压斗笠边沿,遮住面容,转身推开府邸大门,高温直接将古门融化,即便曹燃动作已经十分轻柔,但青铜大门还是被推得差点飞出,触底之后“铛”的一声。

  推出了一个凸现出来的掌印。

  曹燃踏出府邸,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他低下头来,看着趴在地上的龟趺山圣子陵寻,淡淡道:“抱歉,让你失望了。”

  陵寻面色苍白。

  那一剑递出,天都便不再平静。

  所有人都知道,曹燃来到了天都。

  所有人都知道,曹燃来到了宁奕的剑行侯府。

  所有人都想知道,那一剑之后的结局,是什么?

  带着斗笠的红袍年轻男人,清了清嗓子,抬起头来,朗声说道:“我,曹燃,要对天都说几句话。”

  情报司少司首吴三,已经压不住涌来的修行者,执法司,书院,东境莲华,西境圣山,南疆术士,北境散修,诸多人影,密密麻麻立在屋檐上,此时此刻,看到曹燃身上气机并没有丝毫紊乱,其实就已经猜到了结局,这些修行者同时还看到了如今重伤躺在地上的龟趺山圣子,对望一眼,神情各异,复杂难言,但彼此脑海里已经想象出,之前在宁奕府邸前,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一副景象。

  目光汇聚到唯一的焦点上。

  曹燃的声音,响彻长夜。

  “星辰榜第一的位子,宁奕来坐......谁赞成,谁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