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大雪洞天观大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漓江江面,不再平静。

  一圈一圈的水波,在两只小船周围荡开,如山峦起伏。

  漆黑洞天里,两道光华缓缓升起。

  柳十一的肩头,那道由剑气凝聚而出的“灯笼”,缓慢悬空上升,一直悬停在洞天穹顶之处,灯罩内剑气凝而不发,散发而出的光华,犹如一轮狭小红日。

  而那位缓慢起身的白袍女子,脖颈栓系一根红绳,看起来纤弱至极,随时可能会被风吹断,背后的大袍猎猎作响,一只手轻轻提着的那盏灯笼,光芒与柳十一截然相反,更像是一轮皎洁白月,她松开拎灯笼的那只手,一整盏油纸灯笼幽幽上浮,与柳十一的剑气升至同样高度,谁也不高谁一头。

  宁奕眯起双眼,盯着那盏油纸灯笼,神情不善。

  柳十一的剑气汇聚光华,照亮一方洞天。

  而那个女子的油纸灯笼,竟然察觉不出丝毫的星辉和外力痕迹,松开手后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浮了上去......这是什么手段,又是如何做到的?

  宁奕微微转头,目光望向青衣姑娘。

  丫头察觉到宁奕的目光,摇了摇头。

  “不像是大隋的手段......”她喃喃道:“此人的境界,高得有些离谱了?”

  漓江江面,生出了阵阵寒意。

  踩在船头的白袍女子,身材修长,五官柔和,像是一只狸猫,眉眼潋潋,左右两边,各自悬挂着一柄剑鞘,大袍被逐渐凌厉的江风吹拂向后,两只雪白如玉的手掌,便轻轻搭在剑柄之上,掌心抵住剑柄,并没有如何发力,看起来一副慵懒模样。

  女子轻柔开口,“我从西海来。”

  柳十一缓慢起身之后,那柄原本横在膝前的长气,便被他立在船头,轻轻戳入船头,小半截剑身犹如戳碎一层鼓面般,毫无阻拦地戳了进去。

  白衣剑痴双手按住剑柄。

  西海......

  师父对自己说过,西海的修行者,杀力尚不可知,但因为服用丹药的缘故,境界都相当之高......蓬莱与剑湖宫的修行路数截然相反,非但不主张压境而修,反而借用外力推助修炼。

  那女子身上的气机藏得极深,此刻一点一点显露而出,漓江的江水,以她为圆心,霜雪寒意犹如一张蛛网,在波涛起伏的大江上徐徐蔓延开来。

  两只小船,一前一后。

  随波逐流,顺延西境方向漂泊。

  两只悬空灯笼,同样一前一后,西海而来的白袍女子,面对柳十一而立,两旁山石巨岩缓缓而过,幽青色的寒意,凝出了实质,丝丝缕缕向着左右两边的剑鞘汇聚而来。

  柳十一脚底的船身,已经凝结了轻薄的冰屑,霜雪。

  漂泊起伏,颠簸下坠之时,都要抖落一层冰霜。

  宁奕回头去看,自己这艘小船已经行过之地,此刻竟然结了一层薄冰,西海女子的剑意释放开来,将翻滚而起的漓江江水冻结,凝形,保持在了掀起江花的那一副景象。

  柳十一吐出不带感情的四个字。

  “西海徐来?”

  白袍女子笑着回应了四个字。

  “西海徐来。”

  她的腰间,悬挂着一枚青翠欲滴的令牌,上面刻着“蓬莱”二字。

  大隋天下,对于西海修行者的了解甚少。

  蓬莱岛上,丹药,法器,这两样物事,能够辅佐修行和战斗,数量多不胜数,吞丹修行,符箓厮杀,阵法捉杀,这三件事情,其实是西海修行者最擅长的......比起北境那些武夫纯粹硬生生体魄的对撞和撼击,他们更倾向于以更高深的境界和更玄妙的手段压制对方。

  那枚“蓬莱”令牌,内里包裹着一抹惨白光华,并没有外放,若是打碎令牌,取出那抹幽光,便会发现,那道光华与悬在白袍女子头顶的油纸灯笼光华,并无区别,油纸灯笼里灯芯所燃烧的光华,就是使其升空的“秘密”。

  油纸灯笼内,幽幽光华贴着油纸内壁缭绕,徐徐划出一个“图案”。

  一只竖瞳。

  ......

  ......

  “师兄,你真的很厉害。”

  大雪洞天里,徐来的声音像是一缕温暖春风。

  只是他的眼神并不温暖。

  大雪洞天的长阶尽头,开了一线光明,徐来踏入之后,洞天重新合拢。

  柳十抬起头来,瞳孔收缩。

  自己头顶,洞天上方,悬挂着一根一根的冰渣。

  此刻一步一步踏着阶梯下来的徐来,神情阴郁,黑袍翻涌,信手一挥,此刻悬停在柳十头顶的那根冰锥,模样好似沉积千万年的钟乳石,只是棱角犹如剑尖一般锋锐,咔嚓一声自底部断裂——

  急速坠落!

  砸在地上,冰屑四溅。

  披头散发的柳十,呼吸并没有丝毫波澜,他盯着那根就在自己面前三尺之处钉入大地的冰锥,锥头破碎绽开冰花,朝天的底部,切口相当平滑。

  而自己那位看起来甚是愤怒,但面容仍是稚气未脱的师弟,走下大雪洞天长阶之后,就这么坐在了冰锥断面上,冷冷盯着自己。

  徐来寒声道:“师父的大雪,你到底藏到哪了?”

  柳十笑了笑,并不言语。

  徐来的愤怒,此刻看起来,竟然显得有些滑稽,这位眉眼清稚的星君大修行者,离开大隋的时候太早,拜入西海蓬莱岛之后,身子骨还是青年时候的模样,一直服用丹药修行,导致他如今的这副皮囊,凌厉的剑气有,海外的仙骨也有,但更多的......是棱角没有磨平的桀骜不驯。

  柳十看着师弟,嘴唇干枯道:“你想要师父的大雪剑,来完成合璧.......但不要忘了,当初师父是什么原因,才死在天都的?”

  徐来沉默下来。

  他离开剑湖之前,窃走了师父篆养“大雪”的剑鞘。

  剑湖宫的至宝,虽然名叫大雪,但其实是一柄双生剑,“大雪”和“长生”缺一不可。

  长生剑鞘被他窃走之后,师父没有远赴西海蓬莱,追究自己的罪过......徐来稍稍安心,放下了提心吊胆的念头。

  再后来,当他再听到剑湖宫的消息的时候。

  便是师父长逝的亟讯。

  黑袍青年坐在冰锥断面上,他神情里闪过一丝复杂,而后眼神旋即恢复了之前的冰冷。

  徐来木然道:“逝者已矣,人死不可复生......柳十,我与师父,与你,都有着修行理念上的冲突。当年我们争论不出对错,但时间会证明一切。师父说要压境而修,可他少了一柄剑鞘,就被裴旻当场格杀......就算当年给他那柄长生,又能如何?”

  漫天锁链哗啦啦震颤。

  柳十的面颊忽然前探,身子拽着冰霜锁链,震起一阵阵冰尘。

  “师父当年把你捡回剑湖,教你练剑,抚你成人,你要争圣子的位子......可剑湖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你拿走长生那一日,对我说,只是借剑一用,很快就还,而还剑的那一日,你又在哪里?”

  “我替你领了惩罚,在大瀑布山下闭关十年......十年!”

  “徐来......即便如此,我亦不曾怨过你。但师父因长生之故,死在天都,如今......你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柳十的声音,字字咬牙切齿。

  “简直是,大逆不道!”

  大雪洞天的雪屑四飞。

  湛蓝色道袍的衣袂碎片,丝缕飞舞。

  柳十攥拢双拳,锁链绷直拽紧,说出这些话后,他胸膛里仍是一片滚烫,火热。

  一个个字,坠入心湖。

  大逆不道......

  徐来沉默片刻,接受了这个评价。

  坐在冰锥上的黑袍青年,深深吐出一口气,看着自己师兄被风霜摧残至有些沧桑的面容,他的愤怒一点一点消散。

  徐来疲倦开口。

  “把大雪剑给我,我来带领剑湖宫重新走向大隋的顶峰......此事就此了结,拿到剑后,我放你离开这里。”

  柳十自嘲笑了笑。

  “别急着拒绝我。”

  徐来伸出一只手。

  冰雪汇聚,漫天而来,在他掌心,凝聚出一枚精致的小灯笼。

  那盏灯笼内,燃烧着雪白的灯芯,光华皎皎如月。

  与漓江江面上的那女子,松开手后自行悬浮的灯笼,一模一样。

  “莲花阁千机术......”柳十眯起双眼。

  这门术法,是从蓬莱学来的……但刨根除底,的确出自于天都莲花阁的袁淳先生手中。

  于是徐来只是神情平静凝视着那盏灯笼,并没有否认。

  那盏灯笼被他轻轻掷出,在空中便燃烧开来。

  灯笼燃烧之后,在湛蓝色道袍男人的面前,雪白内芯化为光华,铺展开一副画面。

  漓江江水,起伏凝聚,两只小舟,一男一女。

  自己的徒弟,双手按在一柄长剑十字剑柄两端,站在舟首。

  “十一…….”柳十神情变得苍白,漓江是中州水路通向西境的必经之处,自己弟子如今乘船而来,所为何事,再明显不过。

  徐来笑了笑,道:“你我的弟子,在漓江上遇见了……本以为朝露要踏出西境,费好大一番功夫,才能找到,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师兄,我要向死去的师父证明,他是错的,你也是错的。”

  黑袍的神情,变得沉重起来,他盯着柳十,道:“今日,我就会证明给你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