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十三章 铁剑山拔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清晨,天尚未亮。

  宁奕就已经穿戴整齐,换了一身干净利落的黑袍,取了一根丫头特意制作,类似于“缠缑”的黑色束剑带,围绕着细雪的首尾两端,将油纸伞细细束起。

  这根束剑带,是收剑之所用。

  细雪的剑身与剑鞘,与寻常剑器不太相同,收剑与伞无异,然而瞬间开剑时候的冲击力极大,时常蓄力拔剑,对宁奕手腕有着极大的磨损。

  束剑带具体的用法,宁奕并不清楚,只知道是这么捆缚伞尖和伞柄即可,裴烦丫头的原话是,束剑带可以稍作缓冲,而且......可以让出剑的姿态,变得更好看一些。

  宁奕用力甩了两下细雪。

  嗯......束剑带捆缚之后,雪白的细雪首尾两端如烫黑漆。

  甩出去的那一瞬间,残影不再是一片惨白,变得更像是一尾黑白交接的毒蛇。

  除此以外,并无更多区别。

  竹楼里丫头还在熟睡,宁奕并没有打扰,而是收起细雪,就此离开小霜山。

  蜀山的雨后,古木林荫之间,湿气弥漫,鸟雀轻鸣。

  此时虽早,但已有弟子醒来,开始修行,或者是忙着处理宗门事宜。

  “师叔......早。”

  路上有一群人走过,数量约莫在十三、四个,为首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憨厚青年,身后领一群孩童,此刻见了宁奕,停住脚步,恭恭敬敬揖了一礼。

  “早。”

  宁奕随意笑了笑,点头算是见过......这位跟自己打招呼的弟子,名叫吴清俊,长得倒不算清俊,自己以前在小霜山修行的时候曾见过的,如今他的背后,有着一些稚嫩的孩童。

  吴清俊腼腆笑了笑。

  “这些,是蜀山的新弟子?”宁奕随口一问。

  “宁师叔,还不算是。”吴清俊笑道:“今年是蜀山启山的第一年,隐宗的长老也会出山,按规矩来,这些孩子们会带到齐锈师叔的铁剑山,若是能成功拔剑,便可以入我蜀山。师叔今日若是无事,可以来铁剑山看看。”

  蜀山在天都血夜之后,便不再收徒。

  往常每年都会面对整个西境,招收弟子。

  今年是重新开山的第一年,备受西境各大势力关注,层层选拔之后,能走到这一步的,已是极少数。

  这些弟子,如若不出意外,就是蜀山未来的新鲜血液。

  铁剑山......拔剑......

  宁奕的目光在人群当中扫视一圈,与一个瘦削的孩子对视一眼,笑着点头,然后离开。

  擦肩而过之后,吴清俊有些感慨,领着孩童继续前行。

  有个锦帽貂裘的七八岁稚童,脖前拴着一柄长生锁,七八个紫色腰囊傍身,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大户人家的子嗣,轻声嘀咕着问道:“吴师兄,这位是谁,很厉害吗?”

  身后的那些稚童,都有些不解,他们大多家境殷实,能够拜入蜀山,根骨也算是上乘。

  离家之前,家中长辈多有交代,西境犬牙交错,能拜入最是太平的蜀山,便是福分。

  吴清俊回头看了一眼锦帽貂裘的稚童,蜀山此次招收弟子,这位名叫“顾咎”的小男孩,天资最是上乘。

  “宁奕师叔,是如今大隋星辰榜的头榜头名。”

  吴清俊笑呵呵说道:“可厉害了。”

  “吴师兄,你说得不对。”锦帽貂裘的顾咎摇了摇头,平静道:“我知道大隋星辰榜的头榜头名,是羌山神仙居的谪仙人。”

  紫袍顾咎挑眉问道:“这位宁奕师叔,能比那位神仙居的谪仙人还厉害吗?”

  听了这句话。

  吴清俊皱了皱眉,并没有回答,而是冷哼一声,显然是有了不快。

  他是一个老实人,从不说谎话......在他看来,大隋星辰榜的头榜头名,已足以证明宁奕师叔的强大了。

  然而上一位坐在榜首的,的确是东境谪仙人洛长生。

  而且洛长生的实力,有目共睹,给十大圣山年轻一辈带来的压力,实在太大。

  宁奕师叔......恐怕如今还无法与之比较。

  吴清俊冷冷道:“想要拜入蜀山,别问不该问的。”

  顾咎双手搭在脑后,笑意盈盈,目光四散地扫视着蜀山上沿路所见的草木花石,全当耳旁风,不以为然。

  人群之中,有一个衣袍破烂,比起其他人要落魄许多的孩童,他的脑后拴着一根不知从哪捡的黑木发髻,踩着草鞋,眼神倒是清亮,口中轻轻念着两个字。

  “宁......奕......”

  草鞋稚童想着刚刚的对视,以及那位宁奕师叔对自己隐约的点头。

  他默默回头,望着远方,那位宁师叔的身形已经消失在远方。

  他知道这位宁师叔,也见过这位宁师叔。

  两三年前,风雪飘荡的西岭。

  这位宁师叔曾经救过自己一命。

  草鞋稚童沉默了很久,跟着队伍一路前行,到了快上山的时候,他再次抬头,轻声自语。

  “宁先生......您还记得我吗?”

  ......

  ......

  “逍遥游的剑诀,记住了么?”

  宁奕点了点头。

  他来到后山,老前辈已经站在敕令之前,等候了一段时间。

  约莫半炷香的功夫,宁奕已经掌握了“逍遥游”的剑术要领。

  这门叶先生在剑湖宫上方施展的通天剑术,本身口诀并不复杂,难就难在驭使剑术时候所需要的磅礴剑元。

  这等剑术,一旦施展,整个人的境界如果不够,瞬间就会被榨干。

  “剑气三境之前,这门术法最好不要施展,太耗心神。”叶长风叮嘱道:“剑气境界,一境一重楼,不要急着先登顶,把眼前的风光多看几眼。再往后走,同样境界,彼此距离会越来越大,譬如同样是剑气第六境,有人把之前的五个境界,每一境都走到了极限,一旦交锋,几乎是碾压之势。”

  “什么算是极限?”宁奕记了下来,问道。

  叶长风摇了摇头,道:“因人而异,剑修踏出第一境后,丹田里会有一块剑元.......按理来说,剑元饱满,无法再吸纳更多的剑意,那么便是极限了。”

  宁奕明白老剑仙的意思。

  因人而异。

  有些人的剑元大,有些人的剑元小......所以攒满剑元所需要的剑意,自然也不相同。

  但是......

  宁奕下意识低下头来,神魂沉浸下去。

  他的丹田里,没有剑元。

  只有一块神池.......神性与剑气齐飞,那颗本命剑心高悬神池上空,宛若无底洞,多少剑气都无法将其攒满。

  “我对你的要求是,以下境,杀上境。”叶长风坐在后山前的大石上,凝视着宁奕,一字一句道:“以一杀二,以二杀三,以三杀四。”

  “剑气四境,就是星辉的圆满十境,这一境诸多玄妙,藏龙蛰象,所以做不到以四杀五也不算什么。”叶长风淡淡道:“剑气第五境半只脚踏入命星,正是如今大隋曹燃身处的境界,半只脚踩在水里,只差一步可以上岸,得窥命星大道,此境是剑修之路上第一个门槛,其内诸多玄妙,但不可贪多,当破则破,停留太久,聪明反被聪明误。”

  西海老祖宗的话,宁奕都烙在心底。

  曹燃与叶红拂的约战,估摸着也有这个原因,当破则破,身子站在江水里,一时贪凉,长久不上岸,恐怕就错失了上岸的机会了。

  修行上的问题,都请教了一遍。

  宁奕的困惑,其实都是一些细枝末节。

  一点就通。

  这些全都做完,也不过一个时辰左右的功夫。

  日出鸡鸣,两人在后山的阴翳下,一片清凉。

  “你的根基很扎实。”

  西海老祖宗看着宁奕,眼里很是欣赏,道:“我能教你的不多,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走。”

  对于宁奕而言,今日一上午的收获已是颇丰。

  他望向老前辈的腰间,那里仍是空空如也。

  叶老先生的面色稍有疲惫,涅槃境界的大能,除非受伤,否则气血畅通无阻,这位老祖宗一直面色红润,无半点颓态,怎么如今看起来,似乎有些精神不好?

  宁奕压住疑惑,小心翼翼问道:“先生的稚子,去了哪里?”

  叶长风叹了口气,伸出一只手指向后山。

  “宁奕......蜀山后山,你进去过没?”

  老人一只手揉了揉眉心,回想起昨晚的景象,有些无奈。

  “去过一次......”宁奕略微犹豫,将自己的经历老老实实全盘托出,他和丫头能够触发陆圣山主的子母阵,是因为白骨平原的缘故,关于自己有着能够破开“奇点”的能力,宁奕也没有隐瞒。

  没有想到。

  叶长风默默听着,眼神愈发明亮。

  “就是这样......弟子从后山出来之后,隐约觉得没有走完。”宁奕目光望向悬浮在后山虚无之中的陆圣敕令,皱眉道:“山主大人的敕令威势太盛,一线天以外的地方根本无从得见......但除了这枚敕令,弟子并无其他办法进入后山。”

  叶长风点了点头,他目光也望向敕令,“陆圣是一个极罕见的阵法天才.......可惜我与他缘分不深,只是寥寥见过几面。”

  叶长风眯起双眼,喃喃道:“陆圣正值巅峰之年,一夜之间,忽然就此销声匿迹。我本以为,他是临近破境,寻一处清净之地闭关,很快就会复出......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宁奕有些忐忑地问出了蜀山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叶先生,山主陆圣......真的死了吗?”

  若这个问题有答案,若大隋有人知道陆圣的下落......

  “我不清楚。当年大隋最负盛名的四位天才,南疆余青水是一介散修,年轻皇帝与一个妖族女子关系亲密,走得极近。”

  “妖族女子?”宁奕皱起眉头。

  “可以确认是从妖族天下走出来的,不知身份和名讳,但是实力极强。”叶长风回忆着当时的画面,心有余悸道:“有过几次交手,当时打不过,后来......就再也没有听说过她的消息了。”

  连年轻时候的叶长风都打不过的妖族女子?

  宁奕想到了自己在红山海底寝宫所看的画面......他曾经推测,太乙救苦天尊转世成功,其第二世,很有可能就是尊为龙绡宫主人的泉客,号令倒悬海万族的海上王者,九灵元圣乃是其麾下座骑。

  不知为何,他心中隐约有所触动,觉得叶长风口中提到的,那位年轻时候惊才绝艳的妖族女子,与自己当时在红山的推测,是有所联系的......

  “蜀山的陆圣,与那女子也有交情。”叶长风瞥了一眼宁奕,道:“我无心插手纠纷,也无心争夺名号,但是当时的那四人里,余青水出身南疆,手段最毒辣,可惜没有活多久,据说十境就死了,天都的年轻皇帝,根基底蕴最丰厚。但若真论实力,放开全部手段一战,我觉得最终乃是蜀山的陆圣会胜。”

  “为何?”

  “因为陆圣......很强,非常强。”叶长风摇了摇头,道:“我一度怀疑那不知名讳的妖族女子,会是北方那座天下某位了不起大人物的转世,但几次见面,她身上妖气稀薄,不像是妖圣捻火的第二世,更像是大隋从北方游历而回的散修天才,当时我起了较量之心,但打了几次都不占优势,心想大隋天下恐怕没人治得了她了,结果意外撞见了陆圣出手。”

  “单论命星境界,陆圣绝无敌手,其他人只是余光,与他交手,都要沦为陪衬。”叶长风心生感慨,却又耸了耸肩,说道:“我本以为恶人还需恶人磨,没想到陆圣这厮还是一个明镜高悬的老好人,打来打去,分出高下之后,不分生死,留下一句‘姑娘境界还待修行’,转身就这么走了,真的没什么意思。”

  宁奕哑然失笑。

  叶长风老祖宗伸出一只手来,那枚悬停在蜀山后山的敕令嗡然掠来,直入掌心,这枚敕令被陆圣留在此地,镇压一整座后山,洞天之内无人可进,即便是千手师姐也无法破开,此刻就安静如处子躺在西海老剑仙的手上。

  老人摩挲敕令,喃喃道:“我不相信他就这么死了,天上地下,两座天下,谁能杀得了他?”

  宁奕揉了揉脸,消化着老祖宗刚刚所说的话。

  蜀山山主陆圣若是活着,那几座强盛的圣山,珞珈山,羌山,北境昆仑山,都算不上什么。

  如今在大隋天下行事霸道的那几座圣山,背后都有涅槃境界的老祖宗撑腰,譬如青山府邸一战之前的应天府,朝天子和圣乐王两位涅槃大能坐镇,的确有着睥睨天下的资格。

  隐宗的那几位长老,在赵蕤先生离去之后,并没有任何一位能够站出来,破开星君境界的那道屏障,捻火成为涅槃。

  隐宗不出,蜀山的顶梁柱,就只有千手师姐......

  宁奕想到了那袭喜怒不形于色的黑白大氅,师姐这些年,看似不动如山,站在大隋天下前三的星君阵列之中,实则顶着巨大的压力......蜀山的重量都在她一人的肩上。

  只要不成涅槃,在大隋天下的圣山之中,就很难有话语权。

  宁奕长长吐出一口气来。

  陆圣离开了,还有赵蕤先生在,当赵蕤先生也走了。

  那么蜀山,就需要一个新人站出来。

  这就是细雪传承下来的意义。

  宁奕手指摩挲细雪剑柄。

  叶长风缓缓站起身子,将那枚敕令重新掷回原处,符纸飘摇,凭空荡漾波纹。

  “宁奕,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老人的白袖一挥。

  斗转星移。

  宁奕的耳旁只听到一声风气撕啦之音。

  他低下头来,看着明亮的溪水流淌在自己膝间,将黑袍冲刷成细碎的剪影。

  蜀山的每个角落他都去过。

  而这里并不认识。

  这里是......后山。

  而且是自己未曾去过的地方。

  宁奕抬起头来,看到小溪对岸的那片密林,林深雾气浓,看不清密林深处有什么。

  哗啦啦的水流声音缭绕。

  身处此地,雾气流淌,仙霞氤氲,颇有三分神仙洞天的感觉。

  紧接着他便蹙起眉头。

  宁奕明白了叶长风前辈,像是一整宿未睡那般神情疲倦的缘故了。

  密林之中,先是响起了一阵簌簌落叶之音。

  宁奕看到了一只倒悬在树上的白毛猿猴,怒目圆瞪,盯着自己,面目变得狰狞,张大双唇,喉咙翻滚,下一瞬间,便叫破了此地的宁静——

  第一声尖厉的嘶鸣响起.......紧接着,一整片密林都摇晃起来。

  漫天的猴叫声音连了起来。

  一声胜过一声。

  紧密犹如潮水。

  宁奕心头咯噔一声,拧起眉头,反应极快的第一时间从袖中取出两张隔音符箓,抖动两下,以神性燃烧催动。

  结果毫无效用。

  符箓燃烧,四周声音却愈演愈烈。

  这些猴子的声音,竟然可以穿透隔音法阵,不仅如此,声音入耳之后,去势不停,直接凿入神魂,只不过三四个呼吸,宁奕的神池就溅起滚滚风波,声音坠入神池池底,神性形成涡旋。

  聒噪!

  世间一等一的聒噪!

  叫人不得太平!

  宁奕面色苍白抬起头来。

  他望向叶长风老前辈,看到了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下一瞬间,两人重新回到后山的那块大石旁边。

  宁奕双手按在大石上,发丝垂落,发梢已经湿透,模样有些狼狈,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没有办法......”

  “蜀山后山之地,不可轻易杀生,这些猴子不能打杀,否则会引上灾祸,我只能把它们捆在树上。”叶长风的神情也不好看,他沙哑道:“也幸好......它们此时被我捆在树上不得动弹,否则就不仅仅只是喊叫那么简单。”

  宁奕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从未想过,后山会是这样一副景象......”

  看到那些活着的猴子......其实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后山已死寂了数百年。

  上一个自由出入的,不是别人,正是陆圣先生。

  赵蕤先生似乎也只是在陆圣山主的敕令符箓下畅行无阻一部分区域。

  几百年来,蜀山从来没有传出过,后山有猴的消息......这些叫声穿金碎石的白毛猿猴,各个体魄强壮,生活得滋润无比,刚刚的举措,就像是在护主。

  那片密林的深处,难道有大能居住吗?

  宁奕抿起嘴唇,想到了那位“云游四海”,最终“销声匿迹”的陆圣先生。

  叶长风看出了宁奕的念头。

  “你觉得会是陆圣?”

  宁奕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而是谨慎道:“先生看到了什么?”

  “我在溪水里站了三天三夜,打了几声招呼,没有回应,于是便以稚子探路,剑身直入密林。”叶长风看着宁奕,说道:“稚子告诉我,这片密林的深处......并没有人居住。”

  “昨夜我持剑走了进去。”叶长风揉了揉眉心,卸下一抹疲倦,道:“那些猴崽子叫得很吵,走到尽头......果然什么也没有。”

  宁奕的神情有些失望。

  叶长风吐出几个字来,“只有一个奇点。”

  宁奕挑了挑眉:“奇点?”

  “早年踏遍两座天下,奇门异术我也稍会一些。”叶长风平静道:“这个奇点,我破不开,但是我可以肯定......上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破开了。”

  陆圣先生果然走到过那片长林的深处,而且破开了奇点。

  宁奕的心底生出了一抹好奇。

  蜀山后山的猴林深处,究竟有什么?

  “我若是暴力出手,恐怕会导致奇点背后连接的空间彻底碎去。”叶长风老祖宗看着宁奕,有些感慨道:“但有一点万幸,那个奇点,拦不住你......”

  宁奕眼神亮了起来。

  身为执剑者,背负白骨平原,这世上的奇点,都无法成为阻拦他的规矩。

  “只是有一点,宁奕......你的神魂太弱了。”

  叶长风惋惜说道:“以你如今的神魂,就算我出手带着你,恐怕也很难穿过猴林,你的神魂无法承受这些压力。”

  宁奕皱起眉头,猴林里的猴子有多少只,数百只,上千只,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自己站在那片猴林之前,声音如野火燎原一般,不断燃烧蔓延,愈演愈烈......自己的修为境界,断然无法承受如此喧嚣。

  可若是把那些白毛猿猴的声音,当做一种神魂的锤炼呢?

  宁奕深深吸了一口气,望向叶长风。

  “先生,我想再试试。”

  ......

  ......

  五个呼吸。

  宁奕没有想过。

  自己竟然是如此的......不堪。

  重新站回那片猴林小溪,从第一声戾鸣响起,到漫山遍野的猴子开始嘶叫,只不过五个呼吸,宁奕的眼里已是一片血丝,虽然他不曾说话,但神池已经隐约沸腾,神霞掠出,仍然无法抵御那些猴子入骨的雷音。

  这是什么?

  灵山大佛的普渡吗?

  还是道宗天尊的念经?

  像是正在被超度!

  宁奕只觉得自己耳朵都要炸了!

  自己如今第八境,神魂不输同境界任何一人,又有神池神霞护体,在这些破烂猴子面前,竟然抗不过五个呼吸!

  别说是自己,就算是把那位称霸年轻一辈的谪仙人洛长生叫来,在这片沸腾雷音的笼罩之下,又能比自己多撑多久?

  耳旁瞬间清净。

  大风掀过。

  宁奕捂着胸口,心如刀绞,把神魂穿透的痛苦一点一点缓冲过来,浑身的肌肉像是垮掉一般,他扶着大石缓缓坐下,看着叶长风老前辈。

  “如果想要以神魂硬抗那些声音,至少需要星君境界的实力。”老剑仙耸了耸肩,坦然道:“陆圣踏入后山,应该是在涅槃之后的事情了,所以他可以安然无虞穿过那片老林,一直走到尽头......偏偏他最擅长的正是阵法破道,所以那个奇点也难不住他。”

  就是这样了......

  宁奕心有余悸,看着后山那枚符箓敕令悬浮的方向。

  如果修为不够,硬闯后山,这是要死人的啊......

  那些猴子单单叫起来就如此骇人,如果再跳过来挠你几下,宁奕无法想象,漫山遍野的白毛猿猴扑过来的壮观景象,就算是千手师姐那道坚不可摧的地藏屏障,能扛得住那些猴子吗?

  难怪陆圣老祖宗要留一张敕令。

  “这些日子,你就来此地锤炼神魂吧。”

  叶长风拍了拍宁奕后背,星辉注入体内,替宁奕抚平神魂的躁动,望着猴林方向,柔声道:“有我在,不用担心留下神魂方面的道伤。”

  ......

  ......

  叶长风前辈去了蜀山的藏书阁,翻阅陆圣老祖宗留下来的道籍,看看有没有关于后山“奇点”的线索。

  宁奕在后山大石上修行了一段时间,没有尝试再去对抗那直击神魂的刺耳声音。

  细细把一些驳杂的东西咀嚼消化。

  时间飞快。

  抬起头来,天色已晚。

  回小霜山的路上,人影稀少,偶尔见到几位弟子,来不及打招呼,都是神色匆匆,向着铁剑山的方向赶去......

  铁剑山......今日是蜀山收徒拔剑的日子......

  宁奕拉住一位弟子,皱眉问道:“宗内如此动静,可是发生了什么?”

  那弟子衣冠不整,神情匆匆,见到是宁奕,急切道:“宁师叔......铁剑山那边......出了一件事情......所有人都在往那赶......”

  ......

  ......

  蜀山的拔剑大典,在铁剑山举行。

  铁剑山是二师兄齐锈所居的山头。

  顾名思义,铁剑山,满山插满铁剑。

  而且这些铁剑的品秩都不算低,齐锈修行之余,每日都会锤炼剑器,然后将成品插在山门之处,论锋锐,比不上什么名剑,但是足以用来修行,尤其是给蜀山寻常的弟子门徒,已经是相当奢侈......所有的入门弟子,都能够得到齐锈的一柄铁剑,日后下山执行任务,也算是有一样拿得出手的武器傍身。

  蜀山今年初启的入门仪式,便是拔剑。

  西境各地而来的孩童,有些已经点燃了初境,有些还未曾破境,不过资质都经过了认可和筛选,被带入铁剑山后,便开始了试炼......若是能够拔出铁剑山上的剑器,就算是成功入门。

  拔剑,说易做难。

  齐锈师兄身为命星境界的大修行者,在铁剑山上按照品秩高低插剑,拔剑者的入宗地位,也根据其拔出剑器的品秩来定......齐锈在临近山顶的地方,安置了几柄相当锋锐的剑器,摘自于败在他手上的命星人物,绝非凡品,若是有能力拔出命星剑器,自然会受到蜀山那几位大修行者的青睐。

  此刻的铁剑山山头,蜀山的大修行者相聚。

  隐宗的三位长老,负责此次的收徒,都处于命星境界,放眼铁剑山,西境各地而来的“天才”,都在忙着拔剑,到了此刻,仍然没有拔出剑的,占了半数......这些人都会被淘汰。

  有人已经拔出了铁剑山上的铁剑,而且心满意足收手,选择完成这次试炼。

  这是蜀山时隔多年之后重开的拔剑仪式。

  这一批的弟子,悟性和资质都相当的高。

  然而此刻,山顶上,所有的目光都被一个人吸引。

  三位隐宗长老的目光盯着铁剑山上,一个披着紫袍的稚嫩孩童,举手投足满是贵气,腰间的紫囊有雷霆噼啪跳闪。

  那个叫顾咎的孩童......天赋很好,非常好。

  如果能引入蜀山,未来必定会是一个震动大隋的剑道奇才。

  因为他拔出了不止一柄剑。

  准确来说,不止一柄,是很多柄,很多很多柄......

  这个叫做顾咎的孩子,一路向着山上前行,闲庭信步,拔出了自己看到的第一把剑......然后随手丢在了地上。

  接着就是拔第二把剑。

  寻常人需要以意念沟通剑身,然后艰难耗费数个时辰的拔剑过程,他只是轻松的单手一抓,就这么拔出来了。

  这么一个天才,自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围观。

  当顾咎走到铁剑山山顶的时候,他的手中仍然没有剑。

  因为他把所有的剑都扔掉了。

  这是看不上?还是其他的原因?

  无论是哪种原因,瞎子齐锈的神情都很不开心。

  果然。

  接下来,三位长老在顾咎的口中,听到了很不愿意听的话语。

  稚嫩的孩童,一路上拔光了自己所见到的铁剑山剑器,来到山顶,对着蜀山的大修行者揖了一礼,然后恭敬道:“家父是平南侯。”

  平南侯。

  平南侯这三个字,已经足够让三位隐宗长老的面色变得难看。

  瞎子齐锈则是默默一只手按在了腰间的剑鞘。

  山顶末席的吴清俊,忽然明白了这个叫做顾咎的孩童,为何言语之间,对蜀山多无敬词,而是对羌山有吹捧之意......蜀山启山的收徒大典,面向整个西境,但是平南侯府,本是处在南疆,那位平南侯爷则是将其迁移至东境。

  那位面容稚嫩但气质老成的孩童,面对蜀山的几位大修行者,神情故作坦然,从腰囊里取出两枚令牌。

  其中一枚令牌,雕刻着妖异的黑色莲花,工工整整写着“平南”二字。

  这枚令牌,代表着东境莲华。

  而顾咎来到蜀山铁剑山的意图......已经很是明显了。

  他手中的另外一枚令牌,则是刻画着云雾缭绕。

  羌山。

  这个资质过人的天才孩童,已经被羌山收为弟子......而且他手中那枚羌山令牌的颜色极纯,一片银白。

  神仙居。

  顾咎拜入神仙居,那么他的大师兄便是洛长生......

  吴清俊眼神冷了下来,怪不得先前要拿宁奕师叔与神仙居谪仙人一较高下,这是早就入了门,瞧不得其他人家的好?

  齐锈双目无神,脸色却阴沉地可怕,他缓慢扶着座椅把手,站起身子。

  “东境......羌山?把能说话的喊出来。”

  一旁的温韬眯起双眼,知道二师兄这是动怒了。

  顾咎低垂眉眼,小心翼翼撕破一个锦囊。

  蜀山铁剑山上空,一阵空间波动,星火燃烧,烧出一扇门户。

  紫袍孩童顾咎向后退了一步,这扇门户内,缓慢走出了几道身影。

  “齐老二,许久未见了......被我戳瞎的那只眼,如今养得怎么样了?”

  这道声音,来源于一位面容相当阴柔的白袍中年男人,面如冠玉,头戴白玉冠,但是半只袖子空空如也。

  齐锈冷不丁笑了:“陈七,果然是你,你放心,你那半条手臂已经被我喂狗了。”

  铁剑山上的气氛,变得凝固起来。

  温韬面色冷了下来。

  他一个眼神,蜀山的几位弟子立刻心领神会,还没来得及去通知小山主,铁剑山的上空,一缕缕银丝便扭曲汇聚而来。

  黑白大氅落地。

  “原来是羌山的陈七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千手不动声色,现身之后,坐了下来,淡然望向不远处的羌山人马,平静道:“陈七公子的境界突破了,可喜可贺,但若是以为成就了星君之位,就可来我蜀山撒野,恐怕今日要失望了。”

  千手的目光望向陈七的另外一条手臂,微笑道:“一条手臂,换一个教训,不亏。”

  陈七默默攥拳,看到千手出现,将一肚子的火气咽了下去,并没有选择硬怼,而是深吸两口气,默默向后退了半步。

  这一退,退到了一位踏出门户的中年儒士的背后。

  千手望着羌山的来客。

  那个叫顾咎的少年,只是一个引子,这是存心在蜀山的拔剑大典上,来打蜀山颜面的。

  闻仲的眸光冷了下来,自从她封号千手,打遍大隋星君无敌手,就罕有修行者来蜀山地界挑衅,涅槃境界的大能碍于大隋铁律,无法轻易动手,诸多圣山的山主,都奈何不了她。

  然而眼前的中年儒士,是一个难惹的例外。

  大隋公认的星君前三,是西境蜀山的小山主千手闻仲,潇洒自在的地府二殿下楚江王......以及东境羌山的神仙居大客卿姜玉虚。

  其余的,像是道宗紫霄宫宫主周游,珞珈山扶摇,这些后晋的星君,还没强大到能够跟老一辈顶级星君相争的地步。

  这三位星君的强大,是与其他星君不同的强大。

  应天府的朱候,很强,但无法与这三人相提比论。

  就算是白鹿洞书院的府主苏幕遮,在破开涅槃境界之前,也无法与千手、楚江王、以及神仙居大客卿相比。

  涅槃之下无敌手,不是说说而已。

  “姜玉虚。”千手眯起双眼,仍然坐在竹椅上,只是神情凝重起来,她不含感情地开口道:“好大的风,把你刮来了。”

  那位衣着古朴的中年儒士,一件简单青衫,洗得发白,像是一位道士,身上不沾风尘,颇有三分成仙得道的意味。

  姜玉虚神情从容,轻柔开口,并无居高临下之姿态。

  “羌山无意上门叨扰,只不过有些事情,今日需要一解恩怨。”

  千手笑了,“一解恩怨?你我令辟战场,在西境白骨山打上一场,既分胜负,也分生死,是这个意思吗?”

  姜玉虚笑了笑,道:“你我并无恩怨,小山主何必生怒?”

  千手面无表情起身。

  “贫道今日前来,并非死战。”姜玉虚瞥了一眼千手,淡淡道:“这位是我神仙居的弟子。”

  说罢,大袖轻推。

  一位面容清秀的稚嫩少年,从姜玉虚的背后站了出来,神情倔强,看起来像是一个瓷娃娃般,白玉无瑕,年龄极小,比起铁剑山上还在拔剑的蜀山入门弟子,也大不了多少。

  但是偏偏是这个少年,身上气息却锋锐凌厉,已经踏入了第八境!

  天才。

  罕见的天才。

  千手不动声色收回目光。

  姜玉虚平静道:“此子名叫王异,羌山小剑仙之名,想必各位也有所耳闻......”

  铁剑山上,果然不再平静。

  剑湖宫有位七境无敌的剑痴柳十一。

  羌山走出了一个稚嫩的小剑仙,在长陵山下指名道姓要先拳打声声慢,再脚踢柳十一。

  铁剑山上,站在末席的吴清俊,神情有些精彩,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位小剑仙刚刚从长陵出来,没来得及拳打声声慢,也没来得及脚踢柳十一......就被准备入长陵的宁师叔撞见了,好生教训了一顿,还没收了“长气”。

  小剑仙神情通红,咬着牙齿,环顾一圈,道:“姓宁的在哪里?”

  姜玉虚微微一笑,一只大袖笼罩在王异头顶,掌心隔着袖袍,轻轻拍了两下。

  王异乖乖闭嘴。

  中年儒士心平气和道:“我此行,一是为讨要长气而来。”

  对前因后果了如指掌的千手,语气淡然道:“长气之事,愿赌服输,恕不奉还。”

  姜玉虚仍然是那副微笑神情,道:“你先别急,长气的正主还没到......此行的第二件事,便是想看一看,如今的蜀山,到底还配不配得上西境圣山的名号。”

  千手面色淡然,身后的几位大修行者神情皆是不善。

  铁剑山剑拔弩张。

  “羌山远道而来,还望蜀山赐教一二。”姜玉虚淡淡道:“大修行者之间不可出手,便让小辈争一争高低好了......今日听闻蜀山拔剑收徒,不知可有哪位看中的高徒,能与我刚收的弟子,平南侯府小侯爷顾咎过上一两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