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十八章 请老祖宗现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蜀山铁剑山上空。

  密密麻麻的银丝飞掠而出,将四柄羌山古剑捆缚住,四柄古剑剑气黯淡,被姜玉虚的拂尘卷中。

  谷小雨只觉得自己的身旁掀起了一阵劲风。

  小山主的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与千手一同消失的,还有瞎子齐锈腰侧的悬剑。

  那道黑白大氅的女子身影,一撞而过。

  出鞘剑光如一抹长刀。

  劈砍而下。

  铁剑山头,漫天拂尘绷紧的银丝,瞬间破碎开来。

  姜玉虚神情变幻,眯起双眼,两条大袖犹如龙卷席地而起,将千手包裹在内。

  小山主面色淡然,齐锈的佩剑在她掌中,其实她并不精通剑法,只是以自身的力道施展出来,霸道无双,无物可拦。

  漫天布条被劈得破碎爆散。

  坐在神仙居大客卿之位百年之久的姜玉虚,微微一跺足,铁剑山头的大殿殿石便是一条龙脊连绵而起,然而龙首抬至千手闻仲脚底之时,被蜀山小山主一脚踩下。

  一整条蛰伏涌起的龙脊,瞬间就被踩得寸寸炸裂。

  烟雾弥漫。

  一片死寂,被一缕霸道刚猛的“刀气”震碎。

  小山主面色淡然,以掌心抵住师弟佩剑,轻轻震掌。

  站在小山主后方,约莫十丈左右距离,齐锈低头蹙眉,面颊旁边一缕劲风闪逝而过,石壁被疾射而来的佩剑钉穿,剑首铮铮作响。

  弃剑。

  改用双拳。

  黑白大氅被气机震得一寸一寸飞起,千手闻仲的脚底,地面激荡,这缕气机还算是平和,未曾迸发之前,先前被打得已经破碎的殿面,没有遭受再一度的创伤。

  遍地碎石,如浸沸水,不断弹跳。

  宁奕缓缓落在地面,站在了二师兄的身旁,他先是看了一眼入鞘入石三分的铁剑,这一剑的震掌之力,看似轻描淡写,若是被正面砸中,就算是命星境界的大修行者,也要胸膛凹陷,浑身气机都被打散。

  宁奕猜不到,自己的师姐,如今走到了哪一步......大隋天下最接近涅槃境的星君,修行体魄,这一双灿白如玉的拳头,到底能不能擂碎神仙居大客卿的飞剑?

  姜玉虚的袖袍里,一缕一缕剑气,二指并拢粗细,婴儿小臂长短,被纯白的气息裹挟着,看不真切,但是四周空间波动流淌,犹如炎炎烈日之时的景象,可见其剑气锋锐程度......一九是一组,一共九组,围绕抱团,犹如九轮并不炽目的小太阳。

  九缕剑气悬挂头顶。

  两位大隋公认最强之列的星君如今站在了对立之面。

  两方阵营,神情微妙。

  羌山神仙居刚刚收下的小弟子顾咎,有些紧张,攥紧小拳头,看着身前道袍飘摇的大真人。

  宁奕的身旁,谷小雨揉了揉面颊,大战一触即发,不知为何,他竟然感觉不到紧张感......谷小雨仰起头来,极低声音问道:“宁师叔......师姐打得过那个破烂真人吗?”

  宁奕会心一笑,并不言语。

  “宁师叔......我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谷小雨扯了扯宁奕衣袖,神情忧患道:“我的直觉很准的......羌山那边可能准备了我们没有想到的手段。”

  谷小雨微微一怔。

  他的脑袋上,落了一只手掌。

  宁奕气机变得缓慢而又悠长,懒懒道:“你看好了,就是羌山把八辈子的老祖宗请出来......蜀山也能顶得住。”

  谷小雨神情有些古怪。

  小不点在心中腹诽,八辈子的老祖宗,要是还活着,那不得活了四五百年了......这世上哪有这种级别的老怪物?

  ......

  ......

  “闻仲,你我今日若是一战,可知是何后果?”

  姜玉虚背后九缕剑气,不断撕裂空间,涡流如日。

  小山主只是淡然一笑。

  “我若全力出手,无论你能否撑得住,整座蜀山山门,都将夷为平地。”姜大真人眉尖带着一抹肃杀,道:“今日若让羌山把长气带走,贫道可以当做无事发生过。”

  “无事发生过?”

  千手笑了,道:“平南侯府小侯爷被打的这件事情,也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吗?小剑仙王异和那缕洛长生剑念,也可以当没有出现过吗?”

  姜玉虚眼神难看,冷冷道:“闻仲,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九缕剑气,瞬间掠出。

  黑白大氅挥袖笼罩一方天地。

  宁奕面前一黑,铁剑山头飞沙走石。

  千手师姐也不废话,甚至都懒得另辟战场,直接挥袖将铁剑山方圆半里笼住。

  天地之间,一片昏暗。

  九道金铁交撞的刺耳声音接连响起。

  一声沉闷的冷哼。

  千手师姐平静的声音响起。

  “姜玉虚,能奈我何?”

  再次挥袖,沙石尽散,这件黑白大氅徐徐落定,小山主的一双玉手,荡漾层层湛蓝光辉,看不出有丝毫交撞痕迹。

  另外一边,姜玉虚的神情苍白三分,微微后退了一步,九缕悬在头顶的剑气,不住震颤,先前已经交战过一轮。

  他不曾想到,蜀山这位小山主的天赋,竟然如此之高。

  短短的数十年时间,已经跻身星君之中绝对的前三甲。

  虽然刚刚的那一击,只是初步试探,但对方的体魄之强,已经远远超过自己想象,放眼大隋四境,星君之中无一人可以匹敌,甚至足以横闯灵山。

  这一战,若是双方底牌尽施,孰胜孰负还不好说。

  怪不得先前千手的底气便如此之足。

  他姜玉虚站在星君境界最高的那层楼上,俯瞰天下山河,当一位驭剑睥睨的长生活神仙,若是为了一柄古剑,燃了自身的涅槃道火,反而因小失大。

  姜玉虚长长吐出一口气来,道:“千手,你很好......不愧是蜀山这一百年来最惊艳的天才。”

  “呵。”

  披着黑白大氅的小山主淡淡道:“我可不是蜀山这百年来最惊艳的天才。”

  姜玉虚眯起双眼。

  “徐藏师弟若活着,此刻你已是一具尸体了。”闻仲讥讽笑道:“姜玉虚,你在星君顶楼待了多久?是造化未至不敢破境,还是担心自己修为不够,就这么燃成飞灰?”

  大真人面容并无恼怒之色,反而微笑道:“徐藏天才不天才我不知道,人已死了,死去万事皆空。听说他的这口棺就埋在蜀山,若是有本事,你可以把他喊出来,刺上一剑,贫道绝对不躲。”

  闻仲眯起双眼,默默攥拢双拳。

  “姜大真人这么想见徐藏师兄?”

  铁剑山那边,宁奕一只手按住细雪剑柄,按住满腹怒火,看着这位言语之间多是不敬的神仙居大客卿,皮笑肉不笑道:“你老人家日子也快到了,这个愿望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完成。”

  “宁奕,你以下犯上,该掌嘴!”

  姜玉虚自诩“大真人”,素日来对神仙居道观内的弟子,都是心平气和,极少有心境波澜之景,此刻胸膛鼓荡,气得眉须哆嗦,一巴掌扇了出去。

  宁奕的身旁,一尊地藏法相浮现,千手开屏。

  姜玉虚再一次与千手师姐硬撼了一击。

  “砰”的一声,烟尘四溅。

  这一次两人皆是后退了一步,看不出谁占了上风,谁落入下乘。

  “闻仲,蜀山有你这么一位小山主,的确可以坐在圣山席位之中。不是涅槃,却是星君境中无敌手......”姜玉虚反复深吸,几次运转心法,艰难将被宁奕扰乱的心境压下,他盯着那袭气度从容的黑白大氅,道:“既然如此,贫道也不多说废话。”

  “今日这柄长气,贫道一定要带走。”

  姜玉虚从怀中取出一卷竹简,一缕金灿圣光栓系,从取出的那一刻,圣光如细绳碎裂,一卷长简如瀑布垂落,啷当挂泉,其内蕴含阵阵令人心悸的大道气息。

  “你在星君境界,再是惊艳,终究不是涅槃。”姜玉虚面无表情,说完这一句后,松开长简,一卷竹简此刻已经逐渐羽化,真真化为一副袖珍版的玲珑瀑布,山水落地,大真人脚底便化为一方墨池。

  姜玉虚微微躬身,向后退了一步,轻柔开口道:“请老祖宗现身。”

  山水瀑布之中,先是一缕神念传出。

  羌山的老祖宗,只是一缕微弱声音,如春风过境。

  这位老祖宗的声音如一坛老酒般醇厚,字里行间确有一股久经岁月的气息。

  “这件事情的经过,我已明了......”

  那位老祖宗的一缕神念掠出山水瀑布,瀑布内的声音缓缓道:“宁奕,你把长气归还羌山,作为补偿,我送那个黄衫少年一柄不输长气的古剑,你看这样行不行?”

  姜玉虚忽然皱起眉头。

  老祖宗的态度为何如此温和?

  大真人面色不善,提醒道:“山主,这位千手星君先前与我......”

  山水瀑布里的声音一滞,道:“千手丫头,方才与姜玉虚起了争执,我也都看在眼里。此事是我羌山不对,我赠你神仙居一副字画,内蕴涅槃大道意境,此事就当赔礼道歉,你觉得行不行?”

  姜玉虚一脸惘然。

  这......这是什么意思?

  他以这卷竹简唤出老祖宗,可不是想赔礼道歉,再送出等值的古剑,字画。

  他是要横着来,横着走,羌山如今隐约有天下第二山的名号,老祖宗功参造化,修行境界不断突破,为何要在蜀山如此低调?

  “山主......”姜玉虚的额头,忽然渗出了一滴冷汗,他似乎想到了一个隐约的可能。

  山水瀑布里的那道声音没有理会姜大真人,再次轻柔道:“你叫谷小雨?先天金刚体魄,是个很好的苗子,就是修行需要极多的资源锤炼身躯,十境之前的隋阳珠,作为易剑的补偿,我会派人送到你的面前,长气不适合你,我会给你一柄更好的......”

  谷小雨揉了揉自己的面颊。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愕然和惘然的神情,让自己看起来很是平静。

  今日之前,他怎么也想不到。

  大隋最强大的几位老祖宗......自己不仅有机会见到,而且还能得到对方如此和善的夸赞,以及馈赠......

  这是为什么?

  谷小雨眼神从对方不远处惊愕无以复加的顾咎身上掠过,他抬起头来,望向宁奕。

  宁奕的神情是万年不变的“早该如此”。

  山水瀑布里顿了顿,称量一二,确认自己拿出了足够多的诚意,于是缓慢问道:“你......觉得如何?”

  蜀山藏经阁。

  一位老人搁下手中书卷,伸了伸懒腰,站起身子。

  下一瞬间,老人便来到了铁剑山顶。

  姜玉虚毛骨悚然,双腿一软,看着这位白袍老人的眼神像是在看鬼。

  叶长风笑意盈盈,一字不差地问道:“姜玉虚,你觉得如何?”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