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十九章 修行路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玉虚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

  他怔怔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位白袍老人。

  早些时候,他曾止步十境,找遍大隋四境之内,找不到破境机缘,只差一线,修行境界明明圆满,却困于囹圄。

  苦苦闭关亦是无用。

  那时候的姜玉虚,还不是如今大隋天下人人敬畏,就连诸位星君见了面,都要恭恭敬敬喊上一声“大真人”的神仙居大客卿。

  那时候的姜玉虚,还只是一介无名之辈。

  他的天赋并不惊艳,甚至不算是什么天才,一甲子才修成十境,步步艰难,走到这一步已是殊为不易,可即便如此,放在诸多圣山的十境与天才之中,也只是默默无名的一位。

  姜玉虚听说,西海的蓬莱仙岛上,有着极其难得的“仙丹”,若是服用了,可以冲破十境之下的任何一个大境界。

  于是姜玉虚收拾行囊,远赴了一趟西海。

  他本意是想去西海寻求一枚蓬莱仙丹,看看那枚仙丹能否帮助自己跻身命星境界。

  在西海蓬莱岛的祖师祠堂上,他看到了这位老祖宗高悬剑龛之中的命牌。

  剑龛之中,供奉的乃是西海老祖宗“叶长风”。

  当今天下最强大的剑修......没有之一。

  那时候北境长城还没有走出一个叫做“裴旻”的男人,神挡杀神,妖挡杀妖。

  整座西海能够逍遥世外,不被两座天下觊觎,全都是因为叶老剑仙的存在。

  一人一剑,万里辟易。

  姜玉虚恭恭敬敬在蓬莱大殿的剑龛里插了一炷香。

  然后磕了三个头。

  姜玉虚离开西海的时候,没有求到那颗蓬莱仙丹。

  但是出海之时,遇到了点破他十境的那位“贵人”。

  西海老祖宗出手指点,他回到羌山之后,立即闭关,然后顺利点燃了命星,此后的大道,一路平整,波澜不兴。

  他姜玉虚不是少年天才,而是大器晚成。

  命运的中转点,就是源自于西海老祖宗的指点。

  ......

  ......

  “叶,叶前辈。”

  姜玉虚确认了,站在自己眼前的,真是那位西海老祖宗。

  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向来缥缈无影,几乎只存在传说之中的老祖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山水瀑布之中。

  竹简画卷金光闪烁,从内跨步走出一位老祖宗,那位老祖宗牵着一头青牛,披着金光符箓,一团模糊光影,隐约能看出轮廓:两只大袖垂落在地,戴着一顶宽大斗笠,背后跟着一根巨大的烟枪。

  牵牛的长绳是一团金灿光索,随着老祖宗踏出瀑布,一点一点绷紧,最后扯得极直。

  羌山的老祖宗缓慢走出山水瀑布,一步踏出悬在空中,有些无奈,看了一眼身后四蹄抵地,赖在瀑布画卷内的老牛,捆妖索呈现一条长线,环环相扣,绷紧到不由自主地震颤,金光都有些不稳的迹象,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可惜那头老牛还是不愿意走出画卷。

  这头青牛,当年与自己在妖族天下行走的时候,见过叶长风出剑的景象。

  那一剑,直接劈碎了一位准妖圣的九千年妖丹,将其劈得神魂俱灭。

  就这一幕,吓了百年了......

  羌山的老祖宗拗不过老牛,叹气一声,松开金光璀璨的绳索,恭恭敬敬揖礼,道:“见过叶前辈。”

  这一句话让铁剑山上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顾咎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自家的老祖宗出山了......然后恭恭敬敬揖了一礼。

  要论修行境界,这可是超脱了生死的涅槃境大能啊......

  在痛苦之中睁开双眼的王异,看到这一幕,以为自己还没有醒,揉了揉双眼,怔怔看着那卷山水瀑布之中的老祖宗,还有那头十分熟悉的青牛......绝对不会有错,羌山的护山神兽,一尊铜像寄托神魂,就立在羌山山门之处。

  这是真的?

  蜀山这边,谷小雨神情恍然,他看着面露神秘微笑的宁先生,终于明白了先前那句对自己来说难以理解,甚至有些云里雾里的话。

  就算羌山请出了八辈子的老祖宗,蜀山也能顶得住。

  “嗯......当初的放牛娃长大了。”叶长风笑道:“小曾,迈入涅槃多久了?”

  那位羌山姓曾的老祖宗,被叶长风直接喊做“放牛娃”,金光笼罩的模糊面容上并没有丝毫不快,而是轻柔道:“已有百年。”

  西海老祖宗哦了一声,望着那头老牛,微笑道:“妖族天下杀妖圣的那一幕被你看见了,这是在害怕我把你烤了吃了?”

  听了老剑仙这一句话,那头青牛眼睛瞪得像铜铃,高高哞了一声,扭头就跑,山水瀑布竹简内一阵地动天摇,整座悬空的竹简都噼里啪啦震响。

  老人抬起一袖,一条大袖如白龙汲水,瞬间贯穿一人一竹简的距离,一条大袖砸入竹简之中,山水瀑布洞天的震颤瞬间停滞。

  ......

  ......

  片刻之后,叶长风的怀中多了一头眼神无辜的小牛崽,通体青灿如玉,只有襁褓中的婴儿大小,捆妖索栓在脖颈处,像是一块长生锁,动弹不得,老剑仙轻轻弹指叩击了两下牛头,被大神通强行拘出来的青牛,一副欲哭无泪生无可恋的模样。

  姜玉虚看着“护山神兽”,这头大青牛的牛劲,自己有所领略......一旦施展天赋,显现妖族本命真身战力,如果涅槃境界大能不出手,这具蛮横霸道的妖身,可以轻易踩碎大隋境内的任何一座圣山山门。

  如今到了叶长风的袖中,像是一头刚刚落地出生的小牛崽子,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

  对此,那位姓曾的羌山老祖宗置若罔闻,只当自己没养过一只牛犊子,目光与青牛交接刹那,相当无奈地传递了一个很简单的眼神......被老前辈惦记上了,自求多福吧。

  铁剑山顶的老人笑意盎然,神情温和,手掌一下轻一下重的揉捏拍打着怀中的青牛崽子,看起来是温柔的“抚摸”,但三四下后,这头小青牛的脑门上已经多了几个肿亮的大包。

  据说那位西海的老祖宗,静心修行之后,遇见修行生灵,都会指点一二,这些都是缘分,如今在这头羌山护门青牛脑门上做的,就不是“指点”那么简单。

  这是“敲打”。

  天大的福分呐。

  曾姓老祖宗看着自家的老牛涕泪纵横,默默地想:“得了西海那位叶前辈的敲打,其实也不尽算是坏事吧?”

  叶长风的目光瞥了一眼姜玉虚,先前已经喊出了名号,此刻他故作不识,微笑问道:“这位是?”

  姜玉虚只能弯腰躬身,姿态放到最低,恭恭敬敬苦笑道:“晚辈神仙居姜玉虚,曾在西海与前辈有过一面之缘。”

  “不不不......你不用说,我见过你,我认识你。”

  西海老祖宗一下一下敲着羌山护山老牛的脑门,敲打地老牛满面流泪,他看着姜玉虚,春风满面道:“这位是天大地大拳头最大的姜大真人?”

  要命啊。

  姜玉虚浑身都是汗。

  他几乎一揖到地,衣衫垂落,身后的弟子一片哗然,连忙跟着大客卿一同行大礼。

  羌山的一些弟子,甚至没有听说过西海这位极其低调的老祖宗......

  姜玉虚起身之后,神情复杂。

  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行过如此大礼。但刚刚的这一揖,非但没有屈辱,反而有些释然和解脱。

  对于西海那位老祖宗,他是发自真心的敬畏......

  姜玉虚长长吐出一口气来,肃然道:“叶前辈,晚辈知错了。”

  叶长风仍然一下一下敲击怀中小牛崽,漫不经心道:“错哪了?”

  敲打护山神兽。

  敲打羌山。

  若有所思的姜玉虚回过神来,态度诚恳,低声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晚辈以后一定低头看路,低调做人。”

  叶长风没有回答,仍然面带笑意看着中年儒士,只是手指敲打的力度更大了一些。

  一下一下又一下!

  疼疼疼......疼死老子了。

  虽未开口说话,但这意味已经传递出去。

  护山神兽瞪着姜玉虚,不断踢踏着短小四蹄,哞哞的声音从喉咙里出来,不像是方才在山水瀑布画卷里的浑厚,而是带着三分嘶哑的稚气,还有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姜玉虚一脸愕然,难道自己说错了......?

  他咬了咬牙,快刀斩乱麻道:“长陵赌剑,愿赌服输,晚辈不应该来此地讨要‘长气’。”

  叶长风仍然没有回答,笑眯眯不说话。

  敲打的力度更大了。

  护山神兽的脑门上,已经没有一片完好的地方了,这头大妖的体魄极其强横,一头能撞塌一座小山,此刻脑门上生出糖葫芦般的小山包。

  “晚辈知道了......晚辈错在不该让弟子挑衅蜀山。”

  “晚辈错在教徒无方......”

  一句又一句。

  姜玉虚说到最后,叶长风的面色笑容越来越少,到了最后,很是奇怪地看着这位当年点拨之时并不愚钝的神仙居修士。

  姜玉虚快要哭了.......他说了这么多,还没说对吗?

  数十个呼吸过去,那头护山神兽不断蹬踏四蹄的力度,逐渐变弱。

  进的气少,出的气多。

  曾姓老祖宗叹了口气。

  姜玉虚眼前一道金光闪过,根本来不及反应,面颊上便“啪”的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脊背撞在铁剑山大殿上,撞出一张蛛网。

  羌山老祖宗出手并没有留情面,打得这位大真人头晕目眩,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耳旁仍然模糊,犹如雷音恍惚。

  大殿内,曾姓老祖宗的声音响起,道:“姜玉虚识人无度,不识前辈您的弟子,一掌还一掌,他要打宁奕的那一耳光,我方才已是还了。”

  这句话说出来,叶长风才算是颇为认可的点了点头,松开了敲打青牛的那只手。

  护山神兽被他抛过去扔给了羌山曾姓老祖宗。

  叶长风淡淡道:“当年你观摩我斩杀妖圣,这头青牛守不住嘴巴,把消息传出去了,妖族天下的大能追了我九千里,今日敲打,算是代为教训。”

  曾姓老祖宗同样给了这头牛崽子一记板栗,看似轻描淡写,但牛头上肿了一个比先前都大的肿包......将其掷回山水瀑布画卷之后,曾祖声音极轻道:“前辈教训的是。”

  两位老前辈说完话后,大殿的氛围变得很沉闷。

  落针无声。

  一片死寂。

  不仅如此,大殿内的目光也变得很奇怪。

  被打了一记耳光的姜玉虚,摇摇晃晃,站稳身子,揉着半边面颊,努力回想着自己刚刚听到的话。

  老祖宗说......自己识人无度。

  不认识西海老祖宗的弟子?

  弟子?谁?宁奕?

  姜玉虚有些失神,声音沙哑,喃喃道:“前辈,您......的弟子是?”

  这就是大殿死寂的原因。

  叶长风笑道:“我的弟子?”

  老人的声音响起。

  “宁奕。”

  满殿如风雨来临前,无数目光晦暗难言。

  羌山的,震惊,愕然,嫉妒。

  蜀山的大抵同样。

  谷小雨神情复杂看着黑袍宁先生施施然走了出去,站在了叶老前辈的身旁。

  宁奕揖了一礼,笑道:“见过诸位同好。”

  殿内再度响起了一声惊呼。

  “不好了,师兄昏过去了!”

  有人倒了下去。

  一片慌乱。

  羌山的弟子忙着去搀扶师兄王异,刚刚醒过来的这位神仙居小剑仙,喷了一口血,再次昏了过去。

  ......

  ......

  叶长风收徒的事情,在羌山内一传十十传百,然后扩散到整座东境,接着便是大隋四境,整座天下。

  在大隋,出身圣山,背后有一位涅槃境界的大能,这是最顶级的背景了。

  而像西海老剑仙那样,一人之力撑起一座蓬莱的传说人物,更是涅槃境中最强大的人物。

  大隋的修行者从来没有想过,这位老剑仙会亲自结庐,收下弟子。

  而那个人......叫宁奕。

  羌山的拜访,讨要回了“长气”,但骑牛的老祖宗送出了一柄品秩极高的飞剑,赠予谷小雨,对这个金刚体魄的穷苦少年郎,那位骑牛老祖宗似乎颇为喜欢,送了许多零碎物件,那位老祖宗说不值钱的小玩意,但真到了涅槃境界,随手送出的宝器,都是极其罕见的珍物。

  或许是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羌山那位老祖宗,看向谷小雨的时候,眼神里多是一些感慨......其他人则是羡慕嫉妒尽皆有之。

  短短一夜,这个铁剑山拔剑的西岭稚童,便从一无所有,变得家当丰盈。

  千手小山主收了谷小雨当座下弟子,拿了羌山一副字画,这副字画相当名贵,据说画卷之中,包含了涅槃之后的秘密,属于有价无市的那种。

  那位骑牛老祖宗出手阔绰,真的要将字画送给千手,后者却没有当真收下,只说是借来观摩一年,一年之后便会重新归还羌山神仙居。

  羌山的这位“曾祖”,为人大度,气魄非凡,对叶长风老先生相当尊敬。

  讨要“长气”的事情,以及一系列的后续,在两位大能的意志面前变得不再曲折,甚至一些弯弯绕绕不好放在台面上的旧事,都这么被抹去。

  两人在蜀山藏经阁聊了数个时辰。

  羌山临行之时,那位大真人姜玉虚找到了宁奕,言语之间已无之前的那般高高在上。

  “宁奕......叶前辈对我曾经有教诲之恩。”神仙居大客卿想了想,还是开口道:“论修行境界,我不如叶老前辈,若要指点,我更是远远不如那位前辈,但今日......姜某还有几句话,不得不说。”

  宁奕看着这位大真人,他倒是没有想到,身份尊贵的姜玉虚,竟然会“屈尊”找到自己。

  宁奕道:“姜真人请讲。”

  “修行路途,最忌心浮气躁。这一路,本就是蝼蚁登天,飞虫扑火,大家苦苦求索,只要没有抵达最后一步,那就并无差别。”姜玉虚语气郑重,道:“在这一点上,你与我,甚至与曾祖,与叶老前辈,都无区别。”

  宁奕静静去思考这一句话。

  修行之路,的确如此,徐藏告诉自己,是人都要死,为了不死,无数人踏上了修行的道路......如若不是成就了最后的不朽之身,到头来都是一抔黄土。

  死去万事皆空,生前种种,不过浮云罢了。

  这句话倒是有些意思。

  姜玉虚神情凝重,一字一句道:“有些人生而天才,有些人天赋不够,但大家在这条路上追寻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所以有人求而不得,放弃了自我,有人找到了自己的机缘。”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切忌不可松懈,有幸跟随叶前辈修行,不要觉得自己就如何厉害,目中无人了。”

  宁奕明白了姜玉虚的意思,他忍不住笑了,这位大真人一本正经的模样,倒是有些始料未及......

  姜玉虚目光望向两位老祖宗谈话聊天的藏经阁,感慨道:“叶老前辈踏破了五百年的大限......但这也证明了他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神仙居大客卿神情复杂,拍了拍宁奕肩头,道:“你如今坐在星辰榜第一,的确有资格被那位前辈看中......若是有机会,你可以来神仙居做客。”

  宁奕点了点头,微笑道:“我很想见一见那位‘谪仙人’。”

  姜玉虚沉默片刻,摇头道:“洛长生不在神仙居。其实以你如今的境界,见他也不是一件好事......修行路长,只要你一路走下去,就一定能见到他。”

  宁奕挑了挑眉。

  姜玉虚说这句话的时候,态度很诚恳,宁奕扪心自问,这位大客卿说得并没有错......大隋天下的盛世已到,有太多的天才应运而生,想要追赶洛长生的人物数之不清,除了曹叶,其他人都被一骑绝尘地远远抛开。

  “那四柄古剑,其实剑气被磨损地很严重。”姜大真人犹豫片刻,如实说道:“你在铁剑山上能够劈掉它们,因为王异道行太浅,修行不到资格。洛长生离开神仙居已有一年,他持这四柄古剑的时候,已是在四五年前,剑念几乎所剩无几。”

  “剑气境界,如何登楼?那位老祖宗应该告诉过你。”姜玉虚语重心长道:“以一杀二,以二杀三,以三杀四......最难的就是以四杀五,剑气第五境,半只脚踩在命星门槛上。”

  宁奕记得叶长风对自己说过,当时说的是......以四杀五实在太难,做不到也没什么。

  “洛长生也修剑气,而且完成了比‘以四杀五’还要更难的成就。”姜玉虚摇头道:“世人只知其强,却不知有多强,就算是视之为一生之敌的曹燃叶红拂,交手次数虽多,他却从未竭尽全力。”

  神仙居大客卿说出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不仅仅是羌山,神仙居......整座大隋,都在不遗余力地倾尽资源,培养他。”

  “洛长生在这里没有对手,但并不意味着那座天下没有。”

  姜玉虚伸出一只手,指了指北方。

  那里是妖族天下。

  “妖族天下......姜麟?”宁奕下意识念出这个名字。

  姜玉虚摇了摇头,道:“那个麒麟子,不够资格。”

  “妖族天下有一个疑似大能捻火转世的年轻人物,修行境界高的没边,在灰界几次出手,无人可挡,曹燃也很难拦住。”姜大真人面色凝重道:“那人自称‘东皇’。”

  东皇......

  宁奕怔了怔,自己神池之内的狮心王结晶,听到了这个名字,轻微震颤一下。

  天神高原,两千年前北境长城的殊死一战,狮心王率铁骑厮杀,亲手将妖族天下的东境之主斩下头颅。

  那位东境之主,便是“东皇”,几乎快要一统妖族天下。

  狮心王斩下他的头颅之前,无人知晓这位东境之主的本尊是何方神圣,此后有人询问狮心王,北境皇帝并没有回答......“东皇”的秘密便就此掩埋下去。

  如今妖族天下最妖孽的天才修行者,顶得便是两千年前东境之主的名讳?

  姜玉虚看出了宁奕眼神中的意味,他轻声叹道:“正是两千年前被狮心王斩杀的‘东皇’,这个名讳的气运很重,杀孽也很重,但那人的确配得上,几次出手,横扫无敌,只可惜灰界有灰界的规矩,贫道也不能擅自动手。”

  “四柄古剑,此番讨要回去之后,贫道便会将其剑气修补。”姜玉虚认真道:“若是组成一套剑阵,威力便会激增,甚至可以越境诛杀,如若不出意料,便会用在那位‘东皇’身上。”

  宁奕皱起眉头,挖掘着话中深意,道:“洛长生要迎战东皇?”

  姜玉虚摇了摇头,“尚不知具体时间,但目前看来,未来必有一战。”

  “东皇虽是大隋公认的妖族天下年轻一辈第一人,但他自认还没有坐稳这个位子,此刻正在游历妖族天下,挑战上古血统的妖族天才。他在灰界出手已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横扫之后,只留给大隋一句话,等他游历回来,便要与大隋的同辈第一人一较高低。”姜大真人细眯起双眼,语气不善道:“麒麟子还没跟东皇交战,剩下的人也不多了,为了‘东皇’这一战的造势,妖族天下陪衬了十二件星君宝器,三件涅槃宝器,逼得皇族和十圣山不得不全部跟上,事关一整座天下的颜面,这一架不能输。”

  宁奕一只手默默按在腰间鞘身上。

  这一战......现在看来,似乎没自己什么事情。

  貌似也没有人比洛长生更有资格迎战“东皇”。

  姜玉虚摇了摇头,把这缕阴影甩开,道:“宁奕,我说这些,并不是想打击你,只是想让你更好的认清楚现实。如今的大隋看似繁华,但其实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么强大,洛长生,叶红拂,曹燃,都是顶级的天才,能够与妖族天下的麒麟子‘姜麟’等人一较高低,但是后面出现了断档,即便是坐在星辰榜第一的你,修行境界仍然不够。”

  宁奕静下心来,这位大客卿说得不错,他的境界的确不够。

  他吐出一口气,揉了揉脸,道:“姜真人今日所说,宁某会牢记在心。”

  姜玉虚再次郑重道:“宁奕,还有一句掏心掏肺的实话。”

  “当十境无敌的洛长生,不如当登顶涅槃的叶剑仙。”姜玉虚说了一句不该由他来说的话,由衷道:“若我大隋,能多一位叶剑仙,多一位皇帝陛下,妖族就是两千年前的鼎盛东皇坐镇,又有何惧?”

  宁奕心头轻轻的一震。

  “修行路长。”姜大真人意味深长道:“看得远一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