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四十五章 千佛塔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蜀山,宁奕。”

  这四个字的分量,重若千钧。

  在整座大隋天下,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时风头,尤盖过昔时年少徐藏。

  千佛塔内的古佛,巍巍坐在殿中,听了这个名字,神情仍是一片安详,看不出丝毫异常。

  烟尘滚滚里,缓缓走出一个黑袍年轻人,他撕去了书生的面皮,腰间的那柄油纸伞,剑锋旋出,在地面拖出一条夹杂着火星的长痕。

  姥姥盯着这个气机熟悉的年轻人,回想起那一剑的风采,仍然心有余悸。

  她沙哑道:“蜀山宁奕……你不远万里来东境大泽,只为了拿回傅清风肉身?”

  宁奕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他漠然看着头顶巨大发髻的丑陋男人,那柄栖藏“傅清风”魂魄的风雷古刀,就在腰囊里躺着,此刻他可以确定,傅清风的真正肉身,就在姥姥的手中。

  宁奕上前一步,一拳打出。

  佛塔内溅起层层音障,这一拳在“姥姥”的面前三尺之处,如砸大湖,无数虚空波纹荡漾开来。

  那尊宝相森严的巨大古佛,拈花手指微微翘起,周身数丈,泛起一阵七彩琉璃光华。

  被佛光笼罩其中的“姥姥”,抬起头来,看着自己背后那尊微笑的佛像,眼神里带上了一丝悲悯,她喃喃道:“还差最后一丝圆满……我明白了……尊上……”

  披着大袍的“男人”,气机开始溃散。

  修行接近千年。

  妖身被毁……它只留下最后的一丝残余,在这大隋天下,已然没有重新来过的可能。

  “与您融为一体,就得到了真正的不朽……”

  它轻轻呢喃,像是明悟了生死之间的大秘密。

  硕大而又冗重的发髻,化为丝丝缕缕的黑线,瀑散开来,如茧丝一般,缠绕在姥姥的袖袍间。

  它的眼神忽然闪过一丝阴沉,望着屏障外三丈的宁奕。

  “宁奕……你想要傅清风的肉身?”

  姥姥笑了笑。

  它一只手拎起傅清风,红纱飞扬,那女子的面容露了出来,双眸合拢,睡姿安详……这张容颜不可多得,但此刻的眉尖微微蹙起,显然是感受到了一抹痛苦。

  宁奕瞳孔收缩。

  站在古佛佛像下的“姥姥”,语调木然而又平静。

  “让我来猜一猜,你敛了她的魂,想借肉身,再让她重新醒来……那缕魂魄就栖身在染血的风雷刀上?”姥姥皮笑肉不笑,道:“宁奕先生,好大的手笔,如今你还未抵达十境,就要学那些强大星君逆施倒伐,忤逆天道么?”

  宁奕面无表情。

  但让他心底“咯噔”一声的……是姥姥所说的,都没有错。

  的确如此。

  傅清风的魂魄在风雷刀里。

  “这的确是个极天才的手法,能够‘救活’傅清风。”姥姥的身子,在黑色发丝包裹之中,逐渐变得臃肿,他的面容被发髻垂落的黑瀑涌盖,唇齿开启,“我若是毁掉她的身子,那么便是你有再大的手段,也无法救活她。”

  宁奕神情阴冷。

  他单手按在剑柄上,道:“你大可以一试。”

  他没有急着出第二次剑……整座佛塔内有古怪,他踏入塔内便有所察觉,蜀山修行而来的直觉告诉自己,此次出剑,若是不能一剑连同那尊古佛像一起斩开……

  那恐怕会有生死危机降临。

  宁奕一直在蓄力神性,以求像兰若寺外那样,一剑功成。

  姥姥笑了笑。

  她已到了最后的阶段,整具身子的力量,不断献祭给身后的那座古佛,头顶垂落的黑色发丝将她覆盖,吞噬。

  姥姥沙哑道:“我听人说,有时候,死并不是最痛苦的。有些事情,要比死去来得更痛苦……比如毁掉一个人,最在乎的东西。”

  宁奕瞳孔收缩。

  姥姥捏着傅清风的面颊,他低下头来,嘴唇对着嘴唇,汹涌的黑色发丝顺延其中,像是吸噬生魂一般,尽情享受着这具肉身的“美貌”和“鲜活”。

  傅清风的美貌,足以让常人嫉妒。

  它要带走这份容貌。

  一呼一吸。

  肉眼可见的。

  傅清风的面颊变得衰老,发丝变得枯白。

  紧接着刹那之间。

  整座千佛塔穹顶,便被一抹剑光斩碎。

  宁奕的细雪出鞘极快极猛,一剑就劈碎古佛笼罩地金刚方圆,姥姥那神情扭曲的面容,在须臾之间就被剑气吞没,临死之前,它发出了畅快而又尖厉的笑声。

  无数漆黑发丝化为齑粉,飘飘洒洒,整具身子就此湮灭……

  佛塔的塔顶。

  那尊古佛不再是之前那副巍然不动的模样。

  古佛缩小,犹如风雷山上的铜人,与宁奕个头差不多大小。

  那具古佛的眉心,一抹血红掠入,整个“人”犹如启灵,不再是那副漠然高高在上的俯瞰姿态,而是成为了一具鲜活的生灵,结跏趺坐,双手结印,而后缓慢站起。

  莲花生根。

  石壁上飞天的罗汉法相,一尊一尊掠出。

  细雪锵然入鞘。

  宁奕救下了“傅清风”,他低下头来,来不及去看那衰老的女人容貌,将风雷刀里的魂魄,一点一点注入这具肉身之中。

  十八尊“罗汉”已将他团团围住。

  “铜人阵?”

  宁奕冷笑一声,他一只手掌按住一尊“罗汉”面颊,五指覆盖,瞬间发力,那尊罗汉竟然被掌心雷劲凿得倒飞而出,轰塌一小面塔壁。

  就像是回到了风雷山。

  只不过这一次的铜人,似乎比师姐炼制而出的要稍微耐打一些,自己也不用担心用力过猛。

  拳掌指肘,宁奕的浑身四处,无一不是淬炼如金刚的宝器,轰砸倾泻而出。

  十八尊在佛塔内供奉多年,得了精血的“罗汉”,身躯本来硬如宝器,此刻与宁奕对轰之下,一具又一具的抛飞而出。

  在外面观看,一阵阵惊心动魄的击打声音,在极短的时间内接连响起,如疾风骤雨,瞬息之间,千佛塔的塔身便被砸出一个又一个的凸痕。

  宁奕按住一尊罗汉额头,紧接着按住头颅,将其狠狠灌向地面,轰然一声,千佛塔震颤一下,塔顶的地面绽开一张巨大蛛网,那尊罗汉被宁奕踩在脚底,双手掌心按地,不知疼痛地想要站起,但背上那黑衫年轻人的力度之大,匪夷所思。

  他脊背刚刚抬起一个弧度,就被宁奕重新踩得“咔嚓”一声碎响断开,整个人嵌入地底。

  宁奕抓住另外一尊金身罗汉的手臂,抬起一脚,一击膝撞顺势递出,叩在面门处,砸得金身罗汉满面鲜血飙飞,但宁奕并不松手,而是攥紧对方手臂如摇晃麻绳,在极短的时间内,于空中狠狠兜转七八圈之后,猛地松手。

  失去意识的金身罗汉,瞬间激射远去,砸得千佛塔向着地面开始倾塌。

  那一袭速度极快的黑袍身影,在数量逐渐减少的金身罗汉阵中穿梭。

  这些“罗汉”的体魄极其强劲,耐打,此刻拦住宁奕的目的也很简单。

  不让他接近那尊大佛。

  只可惜他们只能拦住片刻。

  ……

  ……

  千佛塔出现一丝倾塌,那地底的巨大心脏,跳动声音,愈发明显。

  “砰”“砰”“砰”的声音,犹如擂鼓。

  佛塔顶层,宁奕最后按住两尊罗汉头颅,将两颗金灿额首撞在一起,砸得支离破碎,至此十八尊从壁画里飞掠而出的“罗汉”,已无一具可以重新站起来。

  宁奕身上并非没有伤势……他的肩头腰背,四处骨骼,都被那些金身罗汉捶伤,要说安然无恙,那是不可能的,换做任何一个同等境界的修士,体魄再强,也不可能做到“完杀”。

  寸寸紫霞流淌,包裹着宁奕。

  这些伤势正在缓慢愈合。

  让宁奕真正感到有些窒息的,是这尊古佛苏醒后的“气势”。

  佛塔将倾。

  只可惜并非是“古佛”镇压佛塔。

  而是此塔镇压“古佛”。

  塔身倾泻之后,疾风骤雨滂沱,有一缕尘封多年的不死气息,就这么溢散而出。

  千佛塔高十数丈,层层壁画,数千位远古大能,此刻形影模糊,要挣脱石壁,脚踏祥云,飞向塔尖。

  须臾之中。

  宁奕抬起头来,望着自己头顶。

  那座古佛有天顶之高。

  一只手缓缓抬起。

  垂天之云。

  掌心向下,还没有彻底开始下落,整座千佛塔就已经受不住如此磅礴的威势,“缓慢”坍塌。

  古佛大,黑衫小。

  四面是崩碎飞溅的巨大石块,带着烙刻千年的灿青色佛光,风雷呼啸,坠向大地。

  兰若寺塌,千佛塔倒。

  与无数大石一同下坠的,还有一尊巨大古佛,以及一个外放星辉裹挟“红纱女子”的黑衫年轻人。

  巨大古佛掌心抵在黑衫年轻人的头顶,在坠入地面的过程之中, 寸寸逼近。

  然后是一声巨大的轰鸣。

  尘埃落定。

  古佛手掌压住年轻人。

  ……

  ……

  四面八方一片漆黑。

  有一点温热的红芒。

  宁奕的面颊沾染了一些鲜血,他眼神澄澈,抬头看了看头顶,自己被“古佛”镇压在掌心。

  他把细雪插在地面。

  那抹温热的红色光华,从风雷古刀里丝丝缕缕掠出,揉入“红纱女子”的眉心。

  于是,那张衰老,枯竭的女子面庞,眼角轻轻动了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