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五十一章 出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蜀山。风雷山头。

  一身劲装,双手手腕捆缚布条,身子骨已不再瘦弱,隐约可见肌肉鼓涨的小不点,穿梭在十八铜人阵中,拳脚与铜人交撞,打出噼里啪啦的爆响。

  如今的谷小雨,刚刚点燃星火,以星辉篆养身躯,自身的这副“先天金刚体魄”,在经历了前期的亏损之后,终于缓慢弥补不足。

  每日的铜人阵,是必修功课。

  手腕捆缚的布条下,其实是十斤重的铁块。

  脚腕同样如此。

  不断加重,不断锤炼身躯。

  因为年幼时候,吃得太差,营养不足,即便后天觉醒了星火,谷小雨鬓角的两缕黄发,仍然没有变黑,看起来仍然有些病怏怏的模样。

  打完铜人阵,谷小雨浑身是汗,他简单洗漱了一下,走出屋门。

  谷小雨的心底有一丝烦躁。

  他发觉今日的气氛,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太一样。

  风雷山头顶的天幕阴沉,低垂。

  滴滴哒哒的小雨垂落,砸在门前。

  谷小雨惊喜看着远方,风雷山的山阶,有一道熟悉的黑白大氅,行走在模糊的水汽之中。

  “师父……”

  他的声音夏然而止。

  千手的神情并不好看,眼神里带着一抹悲伤,从藏经阁的闭关状态之中醒来,这位小山主身上的气息更加圆融,似乎浸入了某种玄妙境界之中,她缓步来到自己刚收的弟子身前,一只手搭在谷小雨头顶。

  谷小雨心思很是敏锐,他立马捕捉到了师父的不对劲……师父整个人,或者说,整座蜀山,似乎都沉浸在一中不太妙的状态中。

  远方响起了钟鸣。

  “铛——”

  钟声在雨丝之中扩散。

  千手大人一只手拍了拍谷小雨肩头,没有说话,转身来到风雷山顶。

  谷小雨沉默跟在身后。

  他站在山顶,看到无形的钟浪击破雨水,层层叠叠,波散开来,蜀山的一座座山头,一位又一位的弟子,从洞府之中走出。

  发生了什么?

  谷小雨抿起嘴唇,随着穹顶一道落雷炸响,他的脑海里,也落下了一道雷霆。

  轰然一声。

  这个心思淳朴的少年郎,神情恍惚。

  隐约之间……他想到了一个不太可能的事情……

  雷霆所落方向,是蜀山后山,陆圣大人的禁制拦住了所有人,即便是如今的千手,似乎也没有能力硬闯入内。

  千手大人的手掌缓慢摊开。

  叶长风老先生,曾给过她一份造化,由剑气和神性凝聚而出的玉牌,能让千手在观想执剑者画卷之时,神魂能够得到庇佑。

  这样的一块玉牌……某种意义上,就是西海老祖宗的命牌。

  小山主的手心莹润如玉,而捧在手心上真正的那块玉。

  却碎了。

  四海皆震。

  这样的消息,是瞒不住两座天下的大能者的。

  叶长风在蜀山阖世。

  谷小雨面色苍白,怔怔看着细碎的玉牌,从师父掌心簌簌落下。

  如灰尘一般。

  烟消云散。

  他像是被一击重锤砸中,惘然坐在地上。

  谷小雨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那个笑意盎然的老先生,蹲下身子,抚摸自己头顶的画面。

  老祖宗每日都会从风雷山经过,那柄“稚子”会带着自己下山游玩。

  老祖宗……对自己很好,非常好。

  谷小雨想到了下山的宁师叔,想到了平顶山一别时候,宁师叔对自己所说的话。

  “蜀山很温暖,我很喜欢这里。”

  他也是如此。

  在这里修行半年有余,他早已把这里当成自己唯一的家。

  小不点咬紧牙关,仍然有泪水从眼眶里溢出。

  千手远眺蜀山,浩浩荡荡,风雷波散。

  她平静开口,“谷小雨,随我下山。”

  ……

  ……

  铁剑山上空,一缕风雷激荡而出。

  一位新晋的星君,气息强盛,从闭关之中走出。

  满头霜白的瞎子齐锈神情凝重,默默拔出插在地面的铁剑,他破开了自己最大的门槛,面容却没有丝毫的欣喜,一步一步,步伐坚定,麻袍随风抛飞。

  这位新晋的剑道星君,走下铁剑山,在大雨之中,向着蜀山后山的方向走去。

  衣袍之间,尽是煞气。

  天地肃清。

  他的身后,跟着许多沉默的弟子。

  蜀山在风雨飘摇之际,能得太平,在羌山拜访之时,能得尊重,在这半年能得安稳——

  全是因为那位姓叶的老先生。

  雨丝飘摇。

  齐锈的身旁,多了一位道袍绣金的道冠男人,温韬的神情再也没有玩世不恭,他戴正了金冠,神情悲恸,与齐锈并肩而行。

  蜀山的隐宗山门,也陆续激起一道道剑气光柱,一位位弟子神情沉重。

  叶长风是大隋这五百年来数一数二的传奇人物。

  他给蜀山带来了许多。

  自徐藏之后,宁奕在这半年来的讲道,已获得了蜀山上下所有人的尊敬和认同,这位老前辈教导的弟子,的确是大隋数一数二的天才人物……此时此刻,许多走在队伍里的弟子,心里竟然有那么一丝的释然,宁奕不在蜀山,或许会好一些?

  如果宁奕亲自见证了这一幕,不知会不会因为叶老先生的离去,太过悲伤,从而道心出现裂痕?

  背负古剑的蜀山弟子,汇聚如潮水。

  来到了蜀山后山的巨大山石前。

  然而有一位青衫女子,肩头被雨丝打湿,早已来到了这里。

  她背对所有人,发丝散落,站在雨里,单单是一副背影,便让人心神恍惚。

  惊为天人。

  青衫女子转过半张侧脸,面容已褪去了稚气,面颊两边还留有些许婴儿肥。

  回眸一瞥,摄去不知多少人的心神。

  就连年幼懵懂无知的谷小雨,也喃喃自语。

  “好美……”

  一把古剑插在地上,裴丫头双手按在剑柄两边……宁奕在后山拔出了“稚子”,却没有带走,而是留在小霜楼。

  今日的“稚子”,剑身不断震颤,剑鸣不断,阵阵凄惨,犹如撕心哭泣。

  但没有了叶长风和宁奕,即便是锋锐如它,也挤不进后山禁制,剑气早已尝试了无数次,那张陆圣的“敕令”犹如天堑,不可跨入。

  这座后山,千手进不去,稚子也进不去,无人可以进去。

  所以……

  后山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无人知晓,也无人可以知晓。

  叶长风老前辈忽如其来的“死讯”,如今注定只能是一个不可解的谜。

  ……

  ……

  后山从未如此拥挤过。

  即便是教宗陈懿在徐藏葬礼上发生了如此大的意外,蜀山后山,也没有出动如此多的弟子。

  如今,这么多人到场,只为了祭奠。

  大音希声。

  一直到雨停。

  谷小雨跟在师父身旁,没有离去,几座山头的大人物都领着弟子离开,铁剑山破境的齐锈师叔与自己师父耳语了几句,跟温韬师叔也一起离开……

  后山剩下的,就只是那位闭关半年之后,整个人气质和形象都截然不同的青衣女子了。

  裴烦以黑色布条,耐心捆缚“稚子”,就像是当年徐藏捆缚无鞘细雪的那样。

  她的眼角多了三分凌厉。

  小霜山闭关半年之后,她的境界更加高深,更加令人捉摸不透。

  千手看着丫头,欣慰道:“不愧是裴旻的后人,闭关半年,竟然踏足了如此领域……年轻一代,单论剑道天赋,还有谁是你的对手?恐怕珞珈山的叶红拂,都不如你啊。”

  谷小雨心生无限感慨。

  珞珈山的叶红拂……那岂不是继位扶摇之后,下一代的天都小山主?

  对此如此大的夸赞,裴烦只是摇了摇头。

  她看着小山主,轻声说道:“闭关半年,如果还不能达到这一步,我体内就白流了他的血。”

  千手笑了笑。

  “宁奕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会很难过的。”

  丫头的眼神有些黯然。

  她手指摩挲着“稚子”,喃喃道:“他下山历练,竟然没有把‘稚子’带走……是因为已料到,叶老先生可能会离开么?”

  其实丫头的猜测,与宁奕的真实想法,大差不差。

  宁奕离开之时,拿起这柄古剑,最终掂量二三,还是选择放下。

  留“稚子”在蜀山,就是留一个陪伴旧主的善始善终。

  蜀山后山的禁地,宁奕没有能力踏入,但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真正的不朽可能就住在里面。

  那根“大阳之物”是类似于白猿的毫毛,几近不死不灭,一根毫毛,便可令狮心王的千军万马退让。

  可见正主的力量,有多强大。

  叶长风老前辈此行是为了不朽而去。

  这么多年,已再无一人可成不朽。

  若是失败……结局自然是,灰飞烟灭。

  ……

  ……

  后山雨停,青衫肩头的剑气蒸发,将雨丝都蒸散。

  裴丫头将“稚子”栓系好,背在身后,她出山之后,已第一时间找暗宗了解了宁奕的去向,对于东境发生的事情,也大概清楚了。

  千手神情凝重道:“东境最近有些乱,尤其是大泽,你要小心行事。”

  丫头淡然道:“无事。”

  “我送你一程?”小山主的提议,丫头并没有拒绝,而是点了点头,道:“好。”

  跟屁虫谷小雨跟在师父身旁。

  磅礴的星辉逆转,包裹三个人,拔地如长虹。

  连续跨越了三四座圣山的地界。

  送到了中州与东境交界之处。

  别离之时,千手站在一座小山头,风沙飘摇,她取出了一枚玉牌,沉声道:“遇到生死危机,就捏碎它,东西两境相差太远,但十境左右的对手,还是可以直接瞬杀的。”

  丫头只是笑了笑,没有去接,柔声道。

  “我出山之后,已十境无敌。”

  青衣女子摆了摆手,起身掠入大漠黄沙之中。

  腰间一柄稚子,眉心万千古剑,剑气声如震雷。

  滚滚东逝,最终消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