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七十八章 黑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先生,裴姑娘,别来无恙?”

  一道倩音打破了平静。

  白鹿洞书院的琴君,一身黑色轻纱,背着巨大的琴匣,对着周游揖了一礼。

  对于这位白鹿洞书院年轻大君子的揖礼,周游并没有漠然回应,而是笑着点了点头,年轻一代,他欣赏的人不多,声声慢就是其中之一。

  江眠枫早早就安顿好了自己的同门,在陵寻来之前,其实她就有上前一步,想要与宁奕交谈的意思,只不过出于礼貌,她稍稍后退了一步,接着便是乱七八糟的“三教九流”,这位琴君的涵养极好,一直在后面默默等待,没有出声。

  如今大朝会的坐席已满,该到的几乎都要到齐了。

  宁奕这边才稍稍安静一些。

  “我听说前不久的东境……出了一些变故。”声声慢笑了笑,道:“二位无事便好。”

  “水月先生近来如何?”宁奕也笑着问道:“那次藏剑山之后……就没有见到了。”

  “水月师叔顺利破境了。”声声慢的声音并没有太多喜悦,她黯然道:“但似乎仍有心结,放不下,解不开……师尊这些日子一直在试着帮师叔解结。”

  宁奕和丫头对望一眼,都沉默下来。

  不用去说,都知道水月的心结是谁。

  徐藏死后,这个心结……已成为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死结。

  “有一件事……我从皇城而来,不知宁先生最近有没有关注宫里的消息。”

  宁奕皱起眉头。

  “徐清焰从东厢被请了出去……”声声慢的神情凝重起来,她压低声音,道:“搬进了陛下的寝宫。”

  宁奕沉默下来。

  他的那半片骨笛叶子,已经有很久没有响应了……自己来到珞珈山,距离天都不远,另外一半仍然死寂,宛若石沉大海,一片安静。

  其实他心中隐约就猜到了。

  如果在这世上,有着某些地方,能够阻断白骨平原之间的联系,那么皇帝所在的寝宫,必然是其中一个。

  单单是住进寝宫这个消息,并不能证明什么。

  天都沸沸扬扬的风雨,传得人尽皆知……中州雷雨都奔着皇宫而去。

  陛下的身体抵达了修行路的大圆满。

  即将成为“不朽”!

  而宁奕比任何人都清楚……徐清焰在皇帝的眼中,是怎样的存在。

  如果说,太宗成为不朽,需要磅礴的神性作为支撑。

  那么徐清焰就是为了他而生的最后一枚“棋子”。

  叩子而下,神性圆满。

  徐清焰那张没有缺陷的面孔,还有完美的身躯……对于成就那一步而言,并没有太大的诱惑力,如果只是贪恋肉体,皇帝早就可以把她唤进寝宫侍寝。

  她体内的神性很不稳定。

  这些神性能否安稳的取决点,其实就在于她的情绪……如果发生了某件令徐清焰情绪大为波动的事情,那么这颗完美无瑕的棋子,或许会让一整局棋局都就此毁掉。

  皇帝从红山归来,就把她放入东厢好生篆养,等待着今日。

  瓜熟蒂落,只待采撷。

  ……

  ……

  珞珈山的莲花道台,忽然传来了一阵轰动。

  声声慢挑起眉头。

  一辆白色的莲花马车,从入口之处驶来,缓缓停靠。

  一身白袍的李白麟,神情平淡,一登场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视……这场大朝会,莲花阁已经确认了不会出席,东境二皇子离开了天都。

  他自然就是最大的焦点。

  李白麟下车之前,似乎还在对车厢里的某人说着话,下车之后,车厢里的那人并没有随他而下车。

  三皇子目光遥遥望向了莲花道台另外一边的方向。

  他与宁奕隔着极远的方向对视,微微一笑,算是见过。

  两人的笑意各自灿烂,却又各自冷然。

  宁奕皮笑肉不笑道:“他倒是春风得意啊。”

  三皇子的身后,跟着情报司大司首云洵,执法司大司首墨守,以及一干人等……因为莲花阁并不出席,所以两位平妖司的大司首也没有露面。

  有龙凰和苦策的场合,基本上意味着曹燃也会出席……而如今,大隋的高层会避免曹燃与叶红拂的见面。

  所以,宁奕目光扫视一圈,并没有看到那个戴火红斗笠的男人。

  不过也是。

  以曹燃的性格,怎会乖乖跟在这位三皇子的屁股后面走路?

  那两位大司首,宁奕见过了其中一位。

  云洵的面容带着三分漠然和悲悯,在曹燃天都宣战的那一夜,曾跟随紫莲花老先生出现在剑行侯府的小巷口,身为袁淳先生的得意弟子,他肩负情报司大司首之重任。

  如此场景,三司大人物是要露面的。

  云洵与墨守并肩而行,站在李白麟左右两边。

  那位执法司大司首的面颊,犹如刀凿斧雕般,一片四平八稳,眉宇木然,眼神里满是平静至极的黑色,颧骨有一道淡淡的疤痕。

  第一眼看上去,这就是一个冷漠而不讲感情的狠人。

  宁奕与执法司大司首没有见过面。

  但他已经隐约有过交手,阳平洞天的那座禁制,就是这位执法司大司首亲手所布置,入魔的胤君就是被他亲手镇封。

  身为将军府三大星君,胤君之强,毋庸置疑……更何况被影子附着之后,几近不死不灭,饶是如此,仍然被墨守死死镇压。

  墨守身为天都执法司大司首,大隋朝野之人,是不会与修行宗门的星君强者进行比较的。

  因为他从不对违反大隋律法的人物出手……所以无从判断他的真实境界。

  只知道他很强。

  至于究竟有多强……无从得知。

  有人曾说,这位天都执法司大司首,完全可以与“姜玉虚”这等顶级星君相媲美。

  因为墨守就任执法司大司首之后,出手的战绩极为恐怖,即便是出手对抗星君境界的大修行者,也是全无败绩,而且全都以碾压之姿完成镇压。

  但很可惜,当今世上的三位顶级星君,并没有人与大司首墨守交过手。

  最后的这一行人,有西境三皇子李白麟在,理所应当地压轴登场。

  然而在莲华花瓣的那一端,隐约有着喧嚣声音传来。

  李白麟落座之后,皱起眉头,他似乎没有想到,还有人比自己来得晚……侧过头来,他眼神愕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蓝褂大袍身影。

  海公公!

  从来只在宫里的海公公……整座大隋,谁的命令都不予听从,除了陛下的。

  青山府邸的那一次钟响,便是海公公率骑出宫,抵达应天府府邸,宣告了皇帝的态度!

  这位大宦官的出现……就意味着。

  李白麟的眼神有所收缩。

  道台那边,所有人都在想,随海公公一同而来的到底是宫里的哪位……一开始,天都权贵的猜测还摇摆在皇后娘娘和素华娘娘之间,后来他们忽然产生了一个荒诞的念头。

  那辆极其朴素的马车停靠之后。

  海公公翻身下马,轻轻笑道:“咱家从寝宫来,一路奔波,诸位让一让道。”

  他并没有压低自己声音的意思。

  于是这个声音,便让莲花道台上所有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寝宫。

  从寝宫来……

  “徐姑娘,到了。”

  他声音极轻的开口。

  马车车帘拉开。

  一身朴素简单的黑色纱裙,雪白的小腿从车厢迈下,莲花般的手指拎起裙摆。

  徐清焰没有戴帷帽。

  也没有在耳旁挂上遮掩面容的皂纱。

  她低垂眉眼,缓缓下车。

  于是一声又一声的惊叹,整齐而又壮观,从莲花道台的这一边,传递到了另外一边。

  李白麟眯起双眼。

  他的身后,除了两位大司首,三司大部分的修行者,都忍不住站起身子。

  龟趺山,太游山,应天府,即便是白鹿洞书院这样的女子书院……那些自诩还算漂亮的年轻女子,也都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因为她真的生得太好看了。

  白玉无瑕。

  不染尘垢。

  三皇子默默攥拢十指,握紧拳头,搁置在自己膝盖之上,他的神情看不出任何的端倪,目视着徐清焰在海公公的护送下,找了一个最前方的席位。

  太宗陛下这么做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现在全天下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惊艳的女孩,住在陛下的寝宫。

  无论她是不是陛下的女人。

  她都只能是陛下的女人。

  这个身份,将在她的人生之中,打上一个深深的烙印。

  李白麟攥掌之后,袖内小臂之处,肌肉鼓起,青筋毕现……

  在很久之前,他养了这么一只笼中雀,一开始的目的,只是为了送到宫中,来讨好自己的父皇。

  至少在东西两境的角力之中,能够换来一些筹码,缓解自己的压力。

  而如今,局势不一样了。

  他已有了很多。

  他还想要更多。

  李白麟缓缓扭头,他的目光木然望向不远处的徐清焰。

  只可惜徐清焰并没有看他。

  一身黑纱的年轻女孩,神情平静而又肃穆,这一身黑色衣物……带着三分孤独自哀的悲伤,这是陛下特地为她挑选的,看上去像是要参加谁的葬礼。

  徐清焰手指紧紧放在胸口。

  那里是半片骨笛的方向。

  她坐在道宗的对立面,整座莲花道台,无数道目光汇聚到她的身上。

  而她的目光落在道宗最后方的那个人。

  宁奕。

  两个人隔得这么近,又那么远。

  咫尺天涯,无数喧嚣。

  徐清焰握着半片骨笛叶子,怎么用力,也无法触动一丝感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