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七十九章 扶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清焰登场之后,莲臺山所有的目光,都涌向了她一个人。

  她看着道宗所在的方向。

  宁奕也看着她。

  黑纱女孩默默坐在靠近莲花花蕊的位子上,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眼观鼻鼻观心。

  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徐姑娘身上的气质似乎有些变了。”

  丫头站在宁奕身旁,她轻轻说道:“变得……有些沉重。”

  宁奕缓缓点了点头。

  他在徐清焰身上,看到了一股淡淡的悲伤之意……

  那个女孩不是傻子,从头到尾,她都知道命运两个字意味着什么。

  因果的丝线收拢,笼中雀的结局就要到来了。

  皇帝打开了笼子,放她来到珞珈山,来看这场大朝会……并不是皇帝松开了拎笼的手。

  而是,这座天下都是巨大的囚牢。

  她逃到哪里都没有用。

  ……

  ……

  一片梧桐叶,被大风吹得很高。

  一颗通天珠,悬浮在莲臺山上,被这片梧桐叶短暂地遮住了一刹。

  一叶可以遮天,如果离得够近,整个世界都会被这片叶子遮住……但如今的莲臺山,汇聚了无数名门望族,权势贵人,十大圣山,三司持令使者少司首以及两位大司首。

  如此盛大而又隆重的场面。

  即便没有通天珠,也绝不会有任何的意外发生……不会有一只不该飞的鸟飞入莲花道台,不会有一片不该落下的落叶落在大隋皇室的肩头,遮住他们的视线。

  到场的星君,已经有了双手之数。

  剑湖宫闭山不出,柳十和徐来都没有参加这场大朝会。

  但小无量山来到了珞珈。

  在徐藏斩杀小无量山的老山主,以及覆海星君之后,这座圣山元气大伤,原本横行西境,现在大部分弟子领命修行,减少外出。

  直到新任山主的出现。

  小无量山的新任山主是一个极其低调的男人,他一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看不清面容和神情,一个衣着打扮与其相似,但气势弱了许多的年轻人,稍稍靠后一些,如果不错,就是小无量山的年轻圣子了。

  这一次,小无量山带来的门内弟子也并不多,零零散散坐在莲花道台,只占了一小半的位置,还有很大的空缺,只不过人人身上带着煞气,一言不发,也没有其他宗门的修行者与其套近乎。

  就这么沉默不发地坐在席位上。

  即便是徐清焰登场,他们目光也没有过多的挪移。

  那位一身黑布麻袍的小无量山圣子,膝盖上隔着三把刀剑,长短不一,他从落座到如今,一直都把目光放在宁奕的身上。

  覆海星君是他的师父。

  覆海星君死在徐藏手里。

  徐藏星辉枯竭而死,这笔账……自然要算在宁奕的头上。

  ……

  ……

  至此,莲臺山的“大人物”几乎已经到齐。

  东境三圣山的山主,周身笼罩星辉,看起来或是金光璀璨,或是紫气流淌,看不清真实面容,宛若天上神灵下凡。

  星君境界之后,星辉便可以离开肉身,凝聚法相。

  只要神念足够强大,便可以驾驭星辉而行,道宗的古天尊可以在梦中证道,一缕神念夜游千里,其实便是这个道理。

  东境三圣山的三位山主,单论气势,的确恢弘壮阔。

  然而宁奕与周游并肩而立,见了这一幕,他的神情一片淡然。

  星君境界,若是单挑,在座的除了羌山神仙居大客卿,还有谁能与自己师姐一较高下?

  星君境界的星辉法门,确实可以凝聚出一尊气势磅礴的“法相”,但仅仅是“唬人”而已,真正杀伐之时,并不会有人以法相厮杀,这尊法身对于星君境界以下的修行者有着碾压的优势,但太过消耗星辉。

  坐在李白麟身旁的两位大司首,并没有动用如此法门……并非是他们境界不够,而是他们实在不需要去树立所谓的“高不可攀”的神仙形象。

  所有人都落座之后,堆积在莲臺山道场中心的几片枯叶,犹如龙积水般袅袅而起。

  骤散之后。

  莲花道台的花心之处,多了一白一红两道女子身影。

  扶摇,叶红拂。

  被誉为珞珈山千年一见的“神才”,扶摇身上的大道气韵全然内敛,与东境三圣山的圣主形成了鲜明对比,单单从肉眼来看,这个身披宽大白袍的好看女人,就像是一块恰到好处的羊脂玉,苗条至极,不失丰腴,身上流淌着令人垂涎三尺的神性光辉。

  珞珈山对她的寄望……可绝不只是星辉,在扶摇年少之时,天都第一山几乎倾尽家当,赌得便是她的未来,不仅仅要成为大隋最强大的星君。

  还要成为……最接近不朽的修行者。

  当时珞珈山的高层,希望扶摇能够成为改变两座天下格局,书写人族历史的。

  半神。

  ……

  ……

  扶摇一出现,宁奕的身旁,周游的眼神便炽热起来。

  白发年轻道士的眼神里带着三分欣赏,一片平和,他腰间的“拔罪”不断震颤,剑鞘与剑器不断碰撞,或许是感应到了主人的战意,这柄古天尊遗剑,此刻不断积蓄剑气。

  “欢迎诸位道友,莅临珞珈。”

  扶摇的眼神掠过莲臺山上落座的所有人,她扫视一圈,声音通过山顶的通天珠,回荡在整座珞珈山的山门。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莲臺山上的十六片花瓣,整座珞珈山门,七十二峰,还有外门的区域,都回荡着她清亮的声音。

  扶摇抬起一只手来,那片袅袅而落的枯叶,瞬间划过一道弧线,掠入她的掌中。

  她举起这片叶子,轻柔道:“承蒙各位抬举,珞珈能够有今日盛状,在下无以为报,讲道半日,希望在修行路上,能对诸位道友有所帮助。”

  宁奕看着站在莲臺山中心的那个白袍女人。

  他没有想过,徐藏口中的“疯女人”,看起来温文尔雅,落落大方。

  扶摇的这句话,说得太客气了。

  以她如今的修为,境界,绝对有资格在莲臺山开坛讲道。

  不仅仅是山内山外,大部分不及十境的修行者,就算是圣山山主,执法司和情报司大司首,此刻的神情都带着三分凝重……显然,他们赶到这里,就是为了聆听扶摇的这次讲道。

  珞珈尽全力供奉的未来半神。

  十六片莲花花瓣,场上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一片安静。

  落针可闻。

  扶摇两根手指捻着枯叶,并没有急着开坛。

  她低垂眉眼,神情虽是平静,但眼神之中,仍然有一抹黯然。

  “在讲道之前,有一件事,我要代表珞珈山……向诸位公布。”

  东境三圣山圣主的神情还算平静。

  李白麟一只手掌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看着道台中心的白袍女人,显然也知道对方即将说得是什么……整座莲臺山,坐落的已都是天都权贵,大修行者,但除了极少数的人物,大部分人还是有些惘然。

  珞珈老山主的死讯,一直被封锁。

  珞珈封山,锁死了这个消息,一直到扶摇北游归来,才被少数的凤毛麟角所知。

  “在下今日将会辞去小山主的位置,接任珞珈圣山山主之位,这是经过七十二峰长老客卿商讨之后……做出的决定。”

  扶摇的这句话,让原本鸦雀无声的珞珈莲臺山,炸开了锅。

  不仅仅如此,七十二峰,以及外门,等候的江湖修行者,都有些懵了。

  刚刚发生了什么?

  扶摇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一片哗然之后,有人明白了扶摇的意思……

  她将成为新山主。

  而如此重大的盛会,宣布珞珈山主交接的消息之时,老山主没有出现……

  那位老人家,仙逝了。

  大风吹过莲臺山,大部分修行者的神情有些黯然。

  守在七十二峰诸处,莲臺山各出入口的珞珈子弟,此刻默默卸下刀剑,以尖头抵着地面,双手杵刀剑而立,轻轻默念哀悼。

  扶摇神情平静,继续道:“我的弟子叶红拂,将接任小山主之位。”

  红袍女子微微点头,揖了一礼,弯腰之时,于“不经意间”展露出自己背后的那颗赤红色星辰。

  这颗赤红色的星辰,煞气极重,带着浓郁的死气和剑气。

  李白麟眯起双眼。

  这颗命星的出现,同样引起了一阵波澜。

  叶红拂突破成为命星。

  看到那颗大红色摇曳的星辰……几位圣山的圣子,神情不算平静,书院的几位大君子也是一阵沉默。

  半年前驾临天都,一拳打崩龟趺山的曹燃,还只是半步命星的虚境。

  如今的叶红拂,直接迈出了那一步门槛。

  天壤之别。

  曹叶二人出道之时的光辉太盛,圣山勒令圣子避其锋芒,但待到圣子出关之时,才发现与这二人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拉越大。

  曹燃没有出现在这一次的大朝会上。

  但如果没有意外,这位北境小烛龙,此刻也稳稳踏过了虚境的过渡期,点燃了自己的那颗本命星辰。

  说完这几句话后,扶摇便不再说什么。

  她宣布了珞珈山的两件大事。

  接下来,便是讲道。

  白袍女子的两袖,无风自摇,如大江过境,盈满涨起。

  她一只手按在眉心。

  另外一只手,以两个手指捻动那片枯叶。

  一缕神念,波荡开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