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八十六章 手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雪白的衣袂在空中猎猎作响。

  周游的背后,那位女子天尊的模糊影像缓慢降临,与之一同浮现的,还有诸多山脉,奇峰,楼阁。

  巍峨蔓延的城池,雄关,高楼,缓慢燃烧。

  道宗千年难遇的道胎,燃烧了自己的涅槃道火,他的星辉开始变得极致纯粹……扶摇的头顶有那位巍然而立的远古神灵坐镇。

  于是周游也请来了道宗媲美不朽的古天尊。

  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

  请神而至,雄关漫道一条条凝聚而出。

  那位女子天尊,看不清具体容貌,整张面容都被浅淡云气所遮掩,她的两袖大袍开口如江海广阔,缓慢凝聚落在周游背后,伸出一只手来。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周游身上的伤势,在涅槃道火的燃烧之下,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愈合,无数雪白光华覆盖在其上,火光燃烧,流血停止,迅速结痂,而后痂壳掉落。

  他背后的长发,簌簌摇晃,几乎垂落到了脚底,还在继续生长。

  周游闭起双眼,感应着自己体内不断增长的气息……

  一寸发丝,十年修行。

  如今已是白发如瀑,不知多少个一寸,亦不知抵得上多少十年。

  那柄拔罪,震碎剑鞘之后,就悬浮在他的手边。

  道宗最锋锐的古剑,在大隋天下第一次露面。

  ……

  ……

  “这把剑的气息……是拔罪么?”

  李白麟身旁,执法司大司首的神情陡然变了,他盯着莲花道场上的白发道士,脑海里把一连串的前因后果串联起来,恍然大悟地喃喃道:“道宗史上杀力最强的剑器……难怪周游可以在不老山斩杀雪魔君。”

  云洵笑了笑,阴柔道:“这把古剑,需要大量的生命力去透支。想要催动它,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拔罪的主人是太乙救苦天尊。

  那位女子古天尊的音容,在道宗三清阁内也没有记载,无人知晓她的具体容貌,只知道这位大能,在道宗久远的历史里,一直被奉为与不朽相媲美的人物。

  手持拔罪,摧山开城。

  “拔罪”之剑,据说连冥冥之中的因果都可以斩断,而这等锋锐的剑器……需要付出的代价,自然也和寻常之剑不同。

  历代拔罪主人,向来短命。

  寿元被剑气汲取干净。

  每出一剑,身上的寿元,便会抽走。

  这便是周游一直不愿意轻易出剑的原因……拔罪出剑的条件太苛刻。

  莲花道台下。

  两位大司首的对话,李白麟并没有如何去听。

  他神情平静,目光虽然搁在莲花道场,心思却不在那里。

  手指轻轻敲打着膝盖。

  脑海里,一场酝酿已久的风波,在一幕一幕,缓慢推进。

  在他的计划中,扶摇的传道结束之后,在万众瞩目之下登场的那个主角……应该是自己。

  他要确保所有人都能看得到这一幕……而珞珈山的开幕圣会,正是符合自己想法的最好场合。

  唯一的变化。

  就是周游上台挑战扶摇。

  这件事情,就连西境都不曾得到丝毫风声。

  他目光转向不远处的道宗,苏牧此刻的焦灼神情,正好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周游的登场挑战,就连道宗自己人都没有告知。

  这是一个突发事件。

  不过这一战打得实在精彩,比起大朝会,吸引了更多的目光,不仅仅是来珞珈山听扶摇讲道的……有些不需要聆听讲道的人物,想必此刻也注意到了这一战。

  这对他而言,反而是一件好事。

  ……

  ……

  莲花道场上,极其强大的威压,盖了下来。

  扶摇头顶的那位神祇,手捏三根漆黑长线,弓拉满圆,整个人绷紧如一根箭弦。

  浑圆如意。

  刹那破风!

  三道贯穿道场的漆黑长线,疾射而出。

  那位大袍飘摇的白发女子古天尊,悬浮在周游背后,在那位远古神灵松开搭弦之手的刹那,她的眸光陡然凌厉起来。

  白发飘摇的周游,抬起一只手,那柄拔罪顿入掌心。

  道宗古天尊的形体虚无缥缈,此刻虚虚握住无形长剑,斜切而下!

  “铛”的一声。

  天地万物,再是坚固,都要在这一剑之下被切斩开来!

  持有“拔罪”的周游,此刻拔剑出鞘,周遭的无形因果似乎都被剑气所斩开,据说“拔罪”是一柄可以切开命运的利刃,只要承担得起代价,便没有什么不可斩开的。

  三道黑色长线,噼里啪啦断开。

  整座莲花道场,气浪翻滚,剑气切斩,犹如镜面一般光滑平整的空气被切得支离破碎。

  站在道宗后方的宁奕,看着那位白发道士,还有背后的那位女子天尊……心头隐约浮现了一抹熟悉的感觉。

  在红山高原的时候,他见了一面传说中的“太乙救苦天尊”。

  在红山石壁的画像上。

  遥隔千年的惊鸿一瞥。

  那位女子天尊,周身笼罩在云雾之中,看不真切,怀中一柄拂尘,腰间悬着一柄剑身扁平的七星剑……现在想来,那柄七星剑就是如今的拔罪。

  单单是在画中所见,已经能窥到三分仙人神韵,这位古天尊如今在拔罪剑气的催动下显圣而出……宁奕的心湖莫名有了颤动。

  他的心底流淌出一些奇怪的情绪。

  神池的池水也好,自己的本命剑心也好……都透露出一股淡淡的哀伤。

  他应该认识这位女子天尊吗?

  宁奕有些惘然。

  ……

  ……

  “不可解开神藏的最后一层!”

  这是珞珈山老山主,对扶摇的警告。

  年少时候,她一只手横扫诸多圣山的同辈天才,却在徐藏和周游的联手之下吃了大亏……那一次,她将神藏掀开了接近九成,神智模糊之间,老山主的那个声音仍然在心中回荡,这是她紧紧守住的最后一道界限。

  而从那天之后,她已经很少动用“神藏”。

  修行之路,降服心猿,神藏里住着的那片黑暗,不断被她压制,炼化。

  除了周游和徐藏,其他人也不配见到她的“神藏”。

  扶摇遇上敌人,大多情况下,只需要依靠袖内的磅礴神性,便可以直接横扫。

  心底的那一片黑暗,已经被她压到了最低,最低。

  这世上,有光就有暗。

  神藏的力量,释放开来,就像是划破苍穹黑夜的雷霆,或者是暗室之中炸开的古灯。

  而神藏最深处的那片黑暗,就像是幽冥洞天最深处的深渊。

  北境游历修行的日子里,扶摇不断压制自己,她一点一点品尝着神藏的负面情绪……那是曾经导致她失控的主要原因,她已经抵达了自己师父当年的境界,在品尝黑暗之后,她终于明白了师父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世上有善人,也有恶人,区别善恶的不是肤色,衣袍,身高……而是藏在胸膛里的那颗心脏。

  善念与恶念的切换,就只在一念之间。

  若是能够握好神性,那么她便是师父寄以厚望的珞珈圣主,珞珈山前所未有的未来半神。

  若是她不能把握好……那么她曾经有多么光明,被吞噬之后,就会有多么黑暗。

  扶摇曾经很是自负。

  她自负地认为,自己面对所有的对手,都不需要走到那一步。

  即便不动用神藏,她也是最强大的那一个。

  但是在面对周游和徐藏的时候,她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一个自负的天才,终于摸到了自己实力的天花板。

  她这时候才发现,神藏也不是万能的。

  她的修行之路,由修行神性开始,却绝不该以这个结束……她该修行的,是自己,而不是神池里的那些力量。

  扶摇头顶的那位远古神将,身躯不断有甲胄发出噼啪碎响,鱼鳞一般的甲片掉落,这些鳞片……并非是自然掉落,而是被撑得碎裂开来。

  那位原本魁梧有三四人高的漆黑神灵,低声咆哮,喉咙里震出雷音。

  此刻他的肩头,钻出了荆棘般的倒刺,脊背拔高,整个人巍巍如山,一次次的骨头震颤之中……拔高到了原先的两倍之大。

  扶摇的面色,由于开启了第二层的神藏,变得苍白起来。

  她的气息却并没有任何虚弱。

  神藏的开启,对她而言不是一种负担,反而是一种供给……体内的血液流淌速度都加快起来。

  在苍白面色的对比下,扶摇的唇色一片大红……像是含了一片胭脂。

  她的眼神一片纯净,里面有琉璃般的色彩倒映。

  扶摇举手投足,无数神霞流淌,将她映衬得宛若一位天上仙人。

  她抬起一只手,四根手指微微拢起,言语之间,带着笑意,轻声道:“连道宗古天尊都出来了……周游,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手段?”

  白发道士笑了一声。

  他将那柄“拔罪”向后递去,身后的那位白袍天尊接手而过,并没有立马挥斩,而是持剑如持刀,立在眉心一条线处。

  周游抬起头来,整个人向上飞掠而去。

  他立起一只手掌。

  燃烧着的道火,在空中发出璀璨的爆响声音。

  向上掠行的速度越来越慢,直到悬停。

  他低下头来,看着逐渐变小的莲花道场。

  那只手掌缓慢翻转,对准下方。

  天地凝滞。

  扶摇瞳孔收缩,抬起双袖,那位巍峨如山的魁梧神将,抬起双手,挡在面前,咆哮一声,冲了出去。

  漆黑的流光,在空中瞬间被打散。

  轰然一声。

  莲花道场像是被人一掌拍中,凹陷下去,无数碎石化为齑粉。

  袁淳先生的阵法,发出了剧烈的轰鸣。

  整座道场的地面,凹陷出一个巨大无比的手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