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章 野火(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袍摇曳落定。

  徐藏站在了宁奕的身前。

  他的身子虽然瘦削,却像是一座大山。

  宁奕的鼻尖一酸,这些年来……他总是会想起草谷城安乐城练剑时候的场景,当自己陷入浴血奋战,即将支撑不住的时候,这个男人总是会准时出现。

  安稳而又可靠。

  风声呼啸,涌入大殿。

  这个时候,宁奕才发现,徐藏的肩头,燃烧着虚无的道火。

  这是涅槃境界的道火。

  “你说的很对。”

  黑袍男人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

  徐藏轻声道:“如果知道‘仇恨’的滋味,那么这一剑……就足够伤到你。”

  “‘仇恨’的滋味,我已经尝过太多。”

  徐藏微笑道:“你好像一直盼着我来天都……现在你等到了。”

  十年来的跌境与游历,不断忍受着圣山的追杀,逃窜……他从惊艳天下的天才剑修,沦为人人喊打的修行界耻辱,经受过嘲讽,谩骂,质疑,侮辱。

  他途径辗转,不知路过多少次中州。

  却从未踏足过皇城。

  一次也没有。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十年来的隐忍是为了什么,这十年来的跌境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今日,能够站在这里。

  面对那个大隋天下最强大的男人,说上一句。

  “我来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徐藏的神情一片轻松,他站在这片大殿上,站在宁奕的面前,站在呼啸而来的狂风里。

  也站在皇帝的面前。

  太宗听到这句话,眼里闪过了一丝异样。

  有惊讶,也有困惑。

  还有一抹隐藏极深的笑意。

  他的一整只手臂,都被细雪洞穿,徐藏的剑气不断注入这条手臂之中……如果不出意外,皇帝手臂内的血肉和经脉,会迅速被剑气侵蚀,而后凋零。

  但他并没有抽开那只手。

  甚至看他的面容,似乎没有觉察到多大的痛苦。

  皇帝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意气风发的徐藏,像是看到了很久之前在自在湖刻字的那个年轻人,时间在徐藏的面颊上刻下了一道疤痕,但他一如既往的自信,自负……自在。

  太宗笑着问道:“你没有死?”

  徐藏笑着反问道:“死人会说话么?”

  说完这一句话后,他攥了攥手中的细雪剑柄,继续问道:“死人……能够伤到你吗?”

  太宗低垂眉眼。

  他似乎顺着徐藏的话,认真在思考一个深奥的问题。

  他又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徐藏挑了挑眉。

  对面的声音再一次问道。

  “怎么做到……重新活过来的?”

  “想知道啊?”徐藏笑了笑,道:“我教你啊。”

  他攥拢细雪,剑锋风雷震颤,这一剑刺穿了太宗的手臂,在此刻拧转起来。

  徐藏冷冷道:“在这之前……你需要先死一次!”

  皇帝的喉咙里传出了一声闷哼。

  徐藏双手握剑,浑身劲气压在一点,身子前倾,黑袍翻飞。

  两人之间,地面寸寸掀起,承龙殿殿柱隐约承受不住威压,发出不堪重负的碎响声音。

  宁奕被这道劲气直接掀翻,轰得倒飞而出,他咬紧牙关,“皇权”的枷锁已经荡然无存,星辉和神性都恢复了流淌。

  他掌心发力,青衫丫头的身子被神性汲取过来,两个人前后叠在一起,被气浪掀得飞出,重重砸在一根殿柱之上。

  而这一切的中心。

  黑袍与皇袍纠缠的方圆十丈,地面炸开一道又一道蛛网,无形暗雷在空中炸响。

  剑气在虚空之中游掠。

  漫天剑气如深海游鱼,凝聚如实体,顷刻之间尽数向着皇帝刺去。

  一道苍黄色的屏障在皇帝体外升起,不是神性也不是星辉,更像是某种血脉之间的威压。

  徐藏神情依旧平淡,但他的眼神却一片凝重。

  这世上,任何一位涅槃大能,在面对大隋皇帝的时候,都要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他曾见过这缕气息……在感业寺,三皇子李白麟召起红拂河护道者之时,那位大隋的星君就曾动用过这等术法,这是皇族之间的秘术,初代光明皇帝留下来的血液,有着破开黑暗和业障的宏伟力量,每一位血脉强大的皇族修行者都有着初代的传承。

  这些血液,会在体内丹田之处,坐落凝结,形成一张阵图。

  这门秘术便叫做“皇图”,血脉越强大,修行境界越高,这张“皇图”笼罩的范围就越大,自身的坚固程度就越强。

  不仅仅可以抵御外界的剑气,星辉,神性……就连神魂的攻击都可以抵扣。

  这是皇族修行者最强大的倚仗之一,一般而言,生而具有大隋皇族的天才,修行路上只要不起邪念,不走岔路,绝不会走火入魔。

  这张“皇图”此刻从太宗丹田之中旋转而出,整座大殿响起一声龙鸣!

  漫天的剑气骤雨一般倾泻,紧接着尽数弹回。

  徐藏的出鞘剑,胜在快如雷霆,防不可防。

  踏入涅槃境界之后,更是无人可以比肩。

  承龙殿大殿,如今刺入太宗肩头的那柄“细雪”,便足以证明徐藏的剑有多快。

  快到皇帝都没有反应过来。

  快到连“皇图”都没有防住。

  ……

  ……

  徐藏的眉尖挑起了一个弧度。

  他仍然攥着细雪,但是剑锋上蕴含的力量,已经让他生出一丝想要松手的念头。

  他抬起头来,看着那个披着皇袍巍峨不动的男人,心想……这是什么怪物?

  细雪的剑气何等凌厉?

  刺入手臂之中,硬生生被太宗用血肉钳住,这个活过了五百年大限的老不死怪胎,对身体的掌控力度,抵达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地步,徐藏丝毫不怀疑,每一寸肌肤,每一缕血肉,甚至连每一块骨骼……太宗皇帝都可以轻松自如的控制。

  自己的剑,竟然被夹住了?

  而且有着一丝一丝,被挤压退出的趋势!

  顶着细雪的剑气,皇帝的伤势正在疯狂修补,滋养,这种痊愈的速度……就像是一个不死不灭的神灵,他用手臂内的骨骼和血肉,擦着细雪的剑锋,将其一点一点,逼退而出。

  徐藏的双脚抵在地面,脚后跟垒起了一个细小的土坡。

  他瞳孔收缩,惊骇的回头,发现自己连人带剑,被一点一点逼得向后退去。

  太宗的声音在大殿内幽幽响起。

  “那三个人里,你是最先参透生死的……也是最先成为涅槃的。”

  皇帝看着那张清癯俊秀的面孔,看着徐藏由灰生黑的鬓发。

  他轻声笑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这句话说出,细雪已经被完全逼出了手臂……没有鲜血流出,也没有一丝痛苦的神情流露,他的掌心攥着细雪的剑尖,拉动这柄古剑。

  徐藏瞳孔陡然缩放,剑尖上传来的巨大力量,迫使他要放弃“细雪”。

  而作为一名剑修。

  要他弃剑。

  除非他死。

  于是徐藏整个人被太宗拉了过去。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几乎是面贴面的靠在了一起。

  太宗一拳狠狠打出。

  这一拳……毫不夸张的说,可以把一整座承龙殿打得崩塌。

  这一拳奔着徐藏的腹部而去。

  如果打中。

  那么即便徐藏已经踏入涅槃境界,也绝不可能存活下来……他会被直接打成一团血雾,他只是一位剑修,没有与境界相匹配的强大的金刚体魄。

  妖身法相强大如红山上的那只九头狮子,面对皇帝,也只是轻飘飘一掌,就被拍碎了额头。

  而下一刹那。

  皇帝愤怒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

  他的拳头并没有打中徐藏。

  只差那么毫厘……他的拳头对上了一个极致坚硬极致滚烫的东西。

  那是一缕赤红色的影子,只有两根手指长短。

  一闪即逝。

  徐藏的神情一片平静,甚至有些漠然,他抬袖的动作有些“浮夸”,那柄赤红色的剑影从他黑袍背面射入,穿透衣袍射出——

  一剑射入皇帝的拳头之中!

  与细雪入体不同——

  这一柄飞剑,将皇帝的拳头射得爆碎开来,血肉和骨骼都四散溅开。

  紧接着,金光璀璨的皇图,被这一剑直接射穿。

  “嗖”的一声!

  “野火”穿透了皇帝的腹部,射塌了承龙殿的皇座。

  太宗万年巍峨不动的身影,被这一剑射得向后跌去,踉跄两步。

  “裴旻!”

  他愤怒的声音在这大殿之上响起,他下意识想到了十三年前的那一场血夜,那个男人神出鬼没的飞剑之术。

  防不可防。

  挡不可挡。

  野火重现人间。

  这一缕剑影先前便曾“暗算过”他……可惜的是,当时动用这一剑的,只不过是十境的裴烦丫头。

  如今,是踏入涅槃的徐藏。

  ……

  ……

  烟尘滚滚。

  那缕赤红色的剑影,缭绕在大殿之中,速度快得不可捕捉,最终围绕着一道漆黑的长袍。

  那道长袍站在承龙殿上。

  徐藏平静看着太宗皇帝。

  他缓缓开口,道:“教我道术的赵蕤先生,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

  赵蕤先生的那句话,深藏在小霜山内,无人得知。

  是一句谶言。

  野火缭绕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最终悬停在徐藏的面前。

  单指轻轻触碰火红飞剑的男人,笑了笑,道:

  “大隋将被一位徐姓之人,点起燎原之火。”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