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二十三章 我想吃掉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深夜。

  荒芜的山道。

  车厢颠簸。

  带着雪粒的烟尘溅起。

  这截车厢,由两匹没开化启灵的“龙马”拉扯,嚼着缰绳,车厢飞驰的轱辘处,符箓光华亮起,如一颗明珠。

  月光皎皎。

  四周是茫茫大雪,妖族天下的气候与大隋不同,虽有四季,但因为城域不同,血脉传承不同,各地环境也有所不同。

  妖族天下当然也有代行工具,譬如灞都城古王爷,出了名的“冰雪龙辇”,可惜的是大部分妖族,没有丰厚的家底,施展本命真身赶路又太过耗神,索性就以大隋天下那边传来的“符箓阵法”之道,驱动车厢。

  从朱雀城离开,想要抵达与大隋天下的交接口。

  长路迢迢。

  这是一段漫长的“旅途”。

  宁奕并没有选择一条直线的迅速南下,而是一路西行。即便离开朱雀域,也没有让红雀施展真身,而是在荒郊野外,靠着“扮猪吃虎”的手段,在几个倒霉蛋的身上搜刮了些残余的铁料,以火焰淬炼铸造成一个简陋的车厢,按照自己路上见闻的那样拼凑起来。

  最后在野外抓了两匹龙马,直接以神魂威压驯化。

  他隐隐有些预感。

  自己的身份,可能在朱雀城已经曝光了?

  自己大隋天下的身份。

  这条草蛇灰线的尽头,隐约通向南妖域的灞都城,宁奕知道这座超凡势力在南妖域的地位,若是自己按照原先计划那样,直接莽上南妖域,恐怕会撞在铁板上,头破血流。

  宁奕的直觉向来很准。

  ……

  ……

  灞都城内,已经炸开了锅。

  对于这位斩断姜麟“狩水”的罪魁祸首,几位师兄早有耳闻。

  宁奕,蜀山小师叔,大隋天下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其实对于年轻一辈佼佼者的这个称呼,灞都城内只当是一个笑话……姜麟的天赋之强大,有目共睹,除了东妖域金翅大鹏,还有不知在何处的转世东皇,妖族这边无人可敌。

  稳坐前三甲。

  宁奕……又是什么东西?

  与洛长生比,与曹燃比,与叶红拂比,比得了吗?

  若不是拿了杀胚徐藏的“细雪”,又有多少人会知道“宁奕”的名字?

  “狩水”的质地太差,只不过是粗钢炼制而成,与“细雪”自然无法媲美。

  折断狩水,并不是战胜了姜麟。

  然而让灞都城都觉得匪夷所思的原因,是“宁奕”的出现,毫无预兆,犹如鬼魅,没有任何一位妖圣发现……大隋天下的交接口,蹚水来到南妖域,有着极长的一段缓冲区,中间可能还要经过“悬空城”。

  由“南妖域”,再到“北妖域”,又是一段万里迢迢的路程。

  这是怎么过来的?

  而且,宁奕身上的气息,明显不是“命星”,这么一个修为薄弱的人族年轻修行者,如何徒步数万里,抵达北妖域朱雀域的?

  这成了一个巨大的疑惑。

  灞都老人亲自出手,以秘术捕捉天机。

  宁奕身上的那只红雀是突破口,若是施展妖身,泄露妖气,便快速捉到现身之时的所在地点。

  收拢的兜网已经布下。

  只不过“猎物”非常谨慎,且有耐心。

  姜麟在府邸内收拾行李,“白狮子”随身佩戴,“狩水”已经被师尊修好,他站在青木桌前,静静看着那些符箓。

  师父的话浮现在脑海里。

  三千大道,只修自己。

  姜麟不准备带这些符箓,本来这趟出行,这些符箓的助力就不大,大概只是偶尔会派上用场,譬如屏风蔽尘,再譬如避水驱雷。

  他的桌上还放着两把木刀,姜麟最原先,是准备带着木刀出门游行,但在穹殿看到的画面让他陷入了思考,最终还是决定把“白狮子”和“狩水”带上,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海底寝宫的那一幕画面始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自己的“狩水”被宁奕的伞剑砍断。

  这口气咽不下。

  此行出门,若是再见面,他势必要以双刀,砍碎宁奕的“细雪”。

  思绪缭绕。

  门外忽然传来了轻轻叩击的声音。

  “咚、咚、咚。”

  声音缓慢,而又轻柔。

  姜麟开门,却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

  黑袍雪肤,容貌生得清纯至极,乌黑秀发垂落抛洒在外,随风轻轻摇晃,几乎及地。

  姜麟微微凝神。

  这是灞都城新来的小师妹,黑槿。

  人如其名,第一眼看去,她的确就像是一朵生在沼泽之中,却淤泥不染的“黑槿花”。既妩媚又清纯,整个人的浑身上下,都带着一种空洞的美感。

  她的眼神之中,没有太多的色彩。

  美而无神。

  瞳孔的漆黑占据了很大的比重,乍一看,她的双眼就像是漆黑的珍珠。

  “师兄。”

  黑槿似乎在犹豫什么,开门之后,过了片刻才开口,她的声音也像是一朵脆弱的花,在风中一吹就散。

  姜麟轻轻嗯了一声,他蹙眉看着自己的师妹……不知为何,在这个未破千年之境的师妹面前,自己竟然觉得有些危险。

  姜麟不动声色,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姜师兄要出门?”

  黑槿“木然”看着姜麟,单单从面容上来看,即便是洞彻人心的老狐狸,也无法看出她的心思,因为她既不笑,也不怒,眼神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其他情感,七情六欲,似乎都被什么东西吞掉了。

  姜麟心思一转,轻声笑道:“的确要出门一趟,小师妹是来要涅槃翎羽的?”

  黑槿摇了摇头,“那个不重要。”

  “师兄是去狩猎吗?”她顿了顿,再次生硬问道:“那个叫‘宁奕’的人。”

  姜麟笑了笑,他这趟出行,早就已经定下了,破境之后,征服一座妖域,向妖族天下证明自己的实力,离开灞都城,应该就是沿途去挑战诸多小妖域,磨砺修为。

  最大的两个对手。

  一个是东妖域,金翅大鹏族的太子爷。

  另外一个,是不知所踪的转世东皇。

  至于……宁奕,还没有被他放在眼里。

  如今师尊正以秘术“钓鱼”,若是宁奕不慎动用那只红雀,便会上钩,到时候,自己顺路去收了那条人命便是。

  姜麟还没有开口。

  黑槿再次木然道:“师父钓不到那条鱼的。”

  姜麟怔了怔。

  灞都城如今藏着消息和风声,“宁奕”的身份尚未公之于众,若是以灞都城之名义,普天通缉,那么本领再通天的家伙也逃不过万物妖灵的法眼。

  但无须如此。

  师父出手,还有不成的道理?

  “他已经觉察到了。”黑槿平静道:“那只红雀,不会再用了。”

  姜麟皱起眉头道:“师妹……你的意思是?”

  “宁奕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黑槿一字一顿,重复道:“极度、危险。”

  “你见过他?”

  “并没有,在穹殿的那根翎羽幻化的画面中,是第一次见到……”黑槿望着自己的师兄,道:“我的直觉没有错过。他很危险,非常危险。”

  姜麟手指放在刀背上,轻轻叩击。

  宁奕的危险……他倒是没有觉察到。

  但宁奕的警惕,的确出乎了自己的预料,这几日师父布下的秘术一直没有反应,若是宁奕不动用红雀,似乎灞都城真的很难在莽莽土地之中,找到这个人。

  “狩猎‘宁奕’?”姜麟笑了笑,他捋清思路,“似乎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么值得我亲自出手。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怎么找到他?”

  怎么找到“猎物”?

  如果那条鱼,在深海之中潜了下去。

  不吃鱼饵。

  不动鱼钩。

  怎么办?

  姜麟的问题抛了出来。

  似乎是早就料到了这一幕,黑槿的神情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容颜姣好的年轻女子,黑袍下身子轻轻前后摇晃,她咧开了唇角,缓慢而又无声的笑了起来。

  姜麟瞳孔收缩。

  大月之下,自己的府邸外面,涌来了一大片漆黑的阴翳,顺延地面,伴随着“黑槿”轻轻摇晃身子,这些阴翳掠入了黑袍之中,地面重新变得光滑而又明亮。

  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这具黑袍下的身躯吞掉了。

  “我能找到他。”

  黑槿的声音从喉咙里极轻的传了出来。

  姜麟与自己师妹的目光对视,他在这一刻,明白了自己心头的那股不适感从何而来……黑槿拜入灞都城,师尊并没有交待她的血脉背景,所有的师兄弟都在猜测。

  草木?凶兽?亦或是古道这样的皇血后裔?或者是火凤、姜麟这样当今世上仅存一位的珍稀古种?

  都不对。

  都不太对。

  姜麟的脑海里闪过了某种“禁忌”一般的妖灵,与北荒某个吞吐云海朝游暮归的“大家伙”有些类似,这种妖灵在远古时期,只闻其名而不见其真身,究竟是否真的存在于世,有着万般质疑和猜测,却无法印证。

  黑槿抬起头来。

  她刚刚深深吸了一口气,吃掉了屋外的一些“黑暗”,如今屋子里变得亮了一些。

  而她的眼眸,此刻一片漆黑,也一丝眼白也无。

  她神情真挚看着姜麟,说出了自己第一眼看到“宁奕”之时,就萌生出来的想法。

  “我想找到他……然后吃掉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