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二十五章 千堆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虎豹可尾,虺蛇可蹍,而不知其所由然。”

  “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宁奕坐在车厢里,掀起窗帘,看着雪木倒映着从自己眼旁掠过,大雪如刀,寒风呼啸凛冽,但所有的寒气……都被屏蔽在外。

  这是奔行的第十一天。

  车厢里贴着一张红色符箓,上书“琼炉”二字,方寸空间,温暖如春,滚滚热流既不干燥,也不炽烫,恰到好处。

  两人在大雪林里游行了近千里,相依为伴,从高空俯瞰,这节车厢孤独的滑掠,驰行,两拨雪潮纷纷扬扬碎开,然而缓慢复原。

  偌大妖族天下,大雪之地,长久寂静,这是一条绕过西妖域和北妖域交接口的长线,路途漫长,宁奕的神念丝丝缕缕放出,感应着某些“存在”的生机,知道自己终于要抵达边界壁垒所在。

  西妖域。

  红樱小妮子是个修行资质不高,但相当好学的小姑娘,宁奕偶尔讲解一些蜀山小霜山上记载的古典旧迹,有些是赵蕤先生游行路上记载的趣事,有些则是蜀山老一辈的文献。

  土生土长在妖族土壤的小妮子,对大隋那边的风土人情充满了向往,大多数时间都是两眼放光。

  不懂必问。

  宁奕收回车窗帘布,轻声道:

  “虎豹可尾,虺蛇可碾,意思就是,即便是凶猛的虎豹,也可以尾随其后,即便是险恶的毒蛇,也可以践踏身躯……许多事物,只看到表面,是不够的。”

  红樱似懂非懂。

  她轻轻喃喃着两个字。

  “虺蛇……”

  宁奕这几日在讲《东岩子游记》,赵蕤先生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师,但两人之间缘悭一面,有缘无分,徐藏在安乐城把细雪赠予自己之后,自己就是蜀山小霜山的主人了。

  赵蕤先生年轻时候的修行境界极高,而且为人和善,戾气不深,修行的乃是养气长生之道,与徐藏的道法截然相反,两人就像是一阴一阳,相互补缺,存在于这世间道法的石壁两面,很难想象,这样性格迥异的两个人,居然是亲密无间的师徒。

  徐藏十分敬佩赵蕤先生。

  不仅仅是徐藏。

  整个蜀山,都对赵蕤先生充满了敬意。

  陆圣山主离去的太早,赵蕤先生一个人肩头担起了蜀山的大梁,青黄交接之时,先后栽培了好几代小山主,最后才有了如今的千手师姐,还有剑胚师兄,稳住蜀山的局面。

  东岩子之威名,曾经响彻两座天下。

  据说赵蕤先生年轻时候,曾经游历过妖族天下,这个传闻在外界不知真实与否……但宁奕心底是清楚的。

  那本《东岩子游记》,他当时看了好几遍,赵蕤先生把妖族天下的所见所闻,还有一些陈年旧事,都记录在其中。

  越过北妖域和西妖域的雪林长线。

  如今抵达的地域……名叫“虺蛇域”,赵蕤先生在游记里标注了两件有意思的事情,蛇族凶狠阴毒,但大雪之时,往往都会囤积食粮,长眠度日。

  虺蛇并非如此。

  虺蛇生活在西妖域的雪林边缘,不仅仅没有“冬眠”的概念,而且天气越是寒冷,越是容易骚动,这一族相当谨慎,因为血脉强度并不算高,西妖域内只能算是末流,所以严守着这片荒芜之地,也并没有其他外人与之争抢。

  当年赵蕤先生游历到西妖域的时候,虺蛇一族的大统领,也只不过是千年左右的修行境界。

  千年境界,相当于人族命星。

  宁奕的神情还算平静。

  “这些年过去了,或许会有所变动。”

  不知族中是否有妖君坐镇?

  他沿靠雪林边沿前行,车厢前行的动静也不算大,应该不会引动不必要的麻烦。

  他的神念释放而出,木然俯瞰着这方圆一里的动静,在这片雪林之中,他感应到了零零碎碎的猩红影子,蛰浅在地底,看似“冬眠”,实则“假寐”,这些都是未启灵的小妖,真正族中的修行者,所谓的核心族人,至少也是化形之后的妖修。

  那些妖修应该聚集在雪林深处“蛇山”之上。

  赵蕤先生记载标注的第二件事,就是在那座“蛇山”之上。

  当年赵蕤先生隐藏身份,游行妖族天下,与叶老前辈的高调出行不同,“东岩子”是一个普天之下,只有小霜山才知道的秘密。

  年轻时候的赵蕤,行走妖族,来到虺蛇族,发现这里虽然天气大寒,但灵气却氤氲丰盈,尤其是蛇山之上,那里是虺蛇族群聚之地。

  赵蕤先生所在的山头,名为“小霜山”。

  取“霜杀百草”之意。

  《东岩子游记》里写了这么一句话,西妖域虺蛇族,蛇山山头,霜意极浓,若是蜀山后人有缘奔赴妖族,可以一观,观后必有所得。

  宁奕倒是没有去“蛇山”一观的念头。

  按照他的计划,这条路线安静行走之后,接下来越过西妖域雪原,再绕过灞都城,就算是渡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这段时期,可能需要数月时间。

  西妖域一直不太平,诸方势力厮杀不休。

  但比起直接撞在灞都城这块铁板上,宁奕还是愿意选择“稳妥”一些。

  ……

  ……

  车厢内,红樱小妮子还在咀嚼宁奕刚刚说的道理。

  忽然一道声音。

  “如果你胆子够大,待会可以不用闭眼。”

  小妮子听着有些微惘。

  宁奕放下车帘,他双手按在膝上,细雪完整如初,被他按住剑身剑柄,铮铮而鸣。

  车厢颠簸,窗帘摇曳,但是雪屑却丝毫不得入内。

  他的神念散开。

  远方数里之外,似乎有什么在雪层下涌动。

  是一条硕大的虺蛇。

  长约十丈,粗细有三人合抱,潜行在雪层底下,若是抬起头来,可以直接撞碎一颗参天雪木。这等势头,比起在大隋生长的妖蛇,要来得猛烈许多,果然这座天下才是妖灵的生长地,仅仅是神念一瞥,就能看出那东西的生长势头与修行境界完全不成正比。

  这等庞大身躯,连启灵都没有。

  这虺蛇的妖族本命真身,估计能抵得上化形八九百年修为的大妖了,把当年书院的后境小君子喊过来,恐怕一个人无法搞定这大东西。

  自己已经很小心了……

  宁奕皱起眉头,有些不解,是自己惊动了这条“虺蛇”?

  雪潮逐渐掀起。

  那条大虺蛇惊动了数百条连绵起伏的小虺蛇,像是滚雪球一般,方圆数里的雪潮不再太平,一颗又一颗漆黑的头颅在大雪里飞快掠行,这些雪地生物,差几步就是化蛟,在雪层里的速度犹如飞起,红樱好奇掀起了帘布,吓得面色苍白,在车厢上俯瞰,远方雪潮里就像是摇曳着数百条闪逝的长尾蝌蚪,又像是由远而近的一条条漆黑雷霆。

  两匹雪白的龙马,隔着数里地,就受了惊吓,喷着响鼻,飞快前进。

  宁奕抬起两袖,袖内飞掠出七八张青色的“鸿毛符箓”,毫不吝啬的催动山字卷,以星辉驭使符箓,让这节车厢的速度猛地暴增。

  雪地之中,马蹄踩踏如雷,滚滚声响愈演愈烈,拽着一节流淌青光的车厢奔驰飞掠,几近飞起,化为一根脱离弩膛的重型弩箭。

  破风声音轰隆隆响起。

  红樱小脸煞白,但胆子极大,仍然双手扒着车厢厢口,那七八张青色符箓从宁奕袖口飞出,顺着两旁车厢窗口缭绕,贴在车厢和马蹄之上,她便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推背感”,整个人向后一滞,宁奕仍然是神情平静,双手平稳按在剑身之上。

  数百条虺蛇,数千条虺蛇,在雪潮之中穿行。

  两匹踏雪就要飞起的龙马,拼命拽着车厢,努力想要在蛇潮抵达之前,射穿这片大雪。

  红樱屏住呼吸,她盯着远方大雪,看着车厢那一侧的蛇潮侧面冲击而来,然而龙马在符箓的加持之下,速度实在太快。

  真的要逃出去了。

  下一刹那。

  地底的雪潮一松。

  小妮子发出了一声惊呼。

  雪地之中,猛地抬起一颗数丈大小的三角头颅,大雪炸开,一只冰冷如车厢大小的竖瞳在红樱丫头的面前三尺左右亮起,嘶嘶的蛇信吐出。

  前方是龙马撕心裂肺的狂呼乱喊,肝胆俱裂。

  红樱的呼吸几乎停滞。

  四周是倒退只剩下模糊影子的古木,残枝,远方那些虺蛇被甩地越来越远,而这个“大家伙”看起来悠闲自得,并没有多么吃力,漠然而又轻松地跟在车厢的左侧,一路撞碎古树和顽石,逐渐抬起身躯,不再是潜行在雪层之下。

  令人窒息的阴影笼罩在龙马头顶。

  红樱脑海里都是宁奕的那句话。

  “如果你胆子够大,待会可以不用闭眼。”

  她的胆子并不大。

  在刚刚虺蛇出现的那一刻,那颗不大的胆子,几乎就要被吓出胸膛了。

  但宁公子对自己说这句话……说明不会有危险。

  红樱无比信任自己身旁的年轻男人。

  宁奕一直闭着双眼,紧锁眉头,似乎在思索着某件事情。

  这些虺蛇……什么原因暴动的?

  是自己吗?

  他的神念不断蔓延,到了那片阴翳飞起笼罩车厢的时候,他终于在数里之外,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轰隆隆”的雪潮挤压之音。

  那条十丈左右的巨大“虺蛇”,狠狠撞了过来。

  与此同时,宁奕睁开双眼。

  他一只手滑过细雪,像是做了一个舒展手臂的抬袖动作,两根指尖擦着剑身而过,不像是递剑,更像是把一缕剑气抹出去。

  红樱没有眨眼。

  她看到宁公子抬袖的动作了,像是弹琴一般轻松而又写意。

  车厢窗帘发出“嗖”的一声轻响。

  极轻极柔,像是钢针。

  这缕剑气掠入雪潮。

  发出“轰”的一声爆鸣。

  极快极沉,像是重弩。

  那条十丈长短的粗壮虺蛇,眼珠在这一瞬间,瞪得几乎凸出。

  雪潮之中,狠狠砸来的那个大家伙,来得快,去得更快,头颅被剑气钉穿,鲜血泼洒,轰然一声撞在一里地外的陡峭山壁之上,长尾摆钟一般扫出千堆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