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三十九章 风雪之中的第三个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要……吃掉你!”

  黑槿的声音,含糊不清的响起。

  她恶狠狠咬了下去,牙齿刺入宁奕的肩头肌肤之中。

  她真的试图咬下一块肉来。

  宁奕深吸一口气,额头青筋鼓起,这个女人是疯子吗?

  这种厮杀,完全不讲章法!

  宁奕浑身上下,犹如金刚,体内气血如汪洋大海一般澎湃,感应到了剧烈的威胁之后,“白骨平原”陡然震颤,肩头之处,血液之中,有神霞滚滚而来,震得黑槿唇齿齐颤,头颅向上飞起,整个人险些被震飞。

  长相看起来纯良无害的“小饕餮”,双手按住宁奕肩头,两个人缠在一起,保持着“亲昵”而又“危险”的距离,黑槿眸光凶狠至极,抬起头来,又是张嘴咬了下去,她万万没有想到,宁奕的体内还有如此浩瀚的力量。

  她的本命天赋就是“吞噬”!

  若是让她的獠牙刺入宁奕的血液之中,要不了多久,她便可以将对方吸成人干!

  宁奕抖肩抬臂,一只手掌按在黑槿额头,手臂撑直,两个人的模样看起来滑稽而又荒唐,饕餮的“凶牙”露了出来,只可惜距离不够,被宁奕掌心死死卡住。

  宁奕按住饕餮额头,用力极深,两个人的距离死死卡住,黑槿双手死死“搂住”宁奕,整个人盘在宁奕身上,龇牙咧嘴,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吼声,最终却无法得逞,愤怒至极,咬牙切齿道:“松开!”

  四周大雪纷飞。

  两个人撞碎古木,撞碎屋楼,撞塌古庙,翻转身躯,但却始终保持紧绷,角力,谁也不肯松手。

  宁奕同样咬牙切齿,他在黑槿的身上,感到了极大的威胁,刚刚的那一口,若是被她咬实了,不知道自己要掉多大一块肉,就算是金刚体魄,恐怕也扛不住这女子的“饕餮一口”。

  他死死按着黑槿,恶狠狠道:“你松口,我就松手。”

  哐当哐当的牙齿交撞声音,四周风雪破碎。

  这咬合力……让宁奕有些头皮发麻。

  两位宿命对立面的“执剑者”,第一次见面,本该是严肃无比的画面,此刻却变得有些滑稽,甚至有些荒诞。

  宁奕忽然感到,自己的掌心,逐渐变得滚烫起来。

  黑槿的眉心,那抹漆黑如长夜的光华,再度亮了起来。

  这头“远古凶兽”的光洁额首,符箓铭文缓缓流淌而出,围绕着两人,在风雪之中勾勒,描绘……这是古老的饕餮秘术!

  黑槿的额头,那股远古的苍莽力量轰然汇聚,化为一道收缩的漆黑圆线,所过之处,风雪皆被斩开。

  对准宁奕的手腕斩下!

  宁奕猛地发力,磅礴的神性透过掌心击打而出,这一掌,本可以直接击碎一位十境修士的头颅,此刻只是震得黑槿脑袋向后仰去。

  瞬息之间,抽手而回。

  饕餮的黑线撕啦一声斩切而过,险而又险。

  两人重新陷入气机角力的近身厮杀。

  宁奕从未遇到过如此难缠的修行者,妖修的体魄本就极强,这头“饕餮”更是强悍,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天材地宝。

  灞都老人从悬空城带回了“黑槿”,在捡到她的时候,这头“小饕餮”在悬空城禁制内漂浮,的确吞了不少宝物,金身已经初具规模,堪称横行同境无敌手。

  黑槿同样惊讶。

  她震惊于宁奕这么一个人类,竟然把体魄锤炼地如此强大。

  “离字卷”斩切着风雪,无数次划过宁奕的肌肤,不过只能斩开一道浅淡的白痕,连鲜血都不曾溅出,很快便重新愈合。

  两人重新撞在一起,炸开漫天风雪。

  ……

  ……

  “灞都城弟子,似乎也不过如此。”

  宁奕面无表情开口。

  肉身厮杀。

  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是要耗下去,他有山字卷,这里虽然没有星辉,但是山字卷仍然可以大大增强他的耐力。

  黑槿眯起双眼,她还有着好几道压箱底手段。

  她仔细打量着四周。

  从那座大雪山离开,来到这里。

  她便觉察到了异样。

  “这里封禁妖力,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们人类需要的‘星辉’,也被封禁了。”她冷冷开口,道:“若是有所谓的禁忌手段,你大可以试试……看看我们俩,谁先死在这里。”

  宁奕坦诚笑道:“我打不死你。”

  这句话看起来“坦诚”。

  但宁奕真的起了杀心。

  自己最大的手段,应该是神性拉满的全力一剑,但是刚刚的“砸剑”,似乎被这个女人以“离字卷”躲掉了,想要斩杀这头饕餮,至少要摸清楚对方的底牌,两人选择近身厮杀,都是因为对自己的体魄极有信心,想要依靠体魄分出高下,至少可以多逼出对面一张底牌。

  饕餮的肉身,比宁奕想象中要强。

  动用全部的“神性”,去递出斩杀一剑,太不理智。

  宁奕隐约猜到了黑槿的心思。

  如今局势,攻比守难。

  于是那颗杀心,被宁奕轻轻拎起,轻轻放下。

  他平静道:“若是黑槿姑娘有什么手段,宁某倒是愿意见识一二。”

  黑槿没好气笑道:“你会看到的。”

  两人只是光说话,不动手。

  显然看穿了眼前局势。

  宁奕轻声笑道:“灞都城在西妖域,费心费力,驭动百族,推动棋盘,就是为了把我逼到这一步?你们……似乎失算了。”

  黑槿皱起眉头。

  灞都城推动棋盘?

  她沉默下来。

  而宁奕则是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丝异样。

  自己说错了?

  风雪之中,两人尚未松开对方,但是紧绷的角力,此刻变得有些松弛。

  宁奕默默以心力去推算。

  而黑槿则是回想着自己这千里的经历。

  千里追行,极其不顺。

  因为所行之处,大大小小忽如其来的动荡,让自己的猎物……眼前这个叫宁奕的家伙,不断变更方向。

  若非是自己和师兄被逼着不断改变方向,距离缩近又被拉开……这一切,早就结束了。

  于是——

  最终来到了这里。

  的确有人在推动这局棋,但……

  “不是灞都城。”

  黑槿的神情并不好看,她声音沙哑开口。

  这句话与宁奕以心力推演而出的结果一同水落石出。

  宁奕深深吐出一口气来。

  他眼神复杂,面容变得阴沉起来。

  两个人之间的风雪仍然在呼啸,但声音小了许多,山字卷和离字卷,仍然在纠缠,但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是灞都城。

  还能有谁?

  ……

  ……

  风雪的那一边,有人发出了轻轻的笑声。

  声音清脆如铃。

  但宁奕听了,神情更加阴沉。

  那人坐在古庙的庙顶,屋脊之上,双脚垂落晃荡在屋檐檐角,她双手按在青砖檐瓦之上,大部分的古庙都被宁奕与“地藏菩萨”厮杀时候的劲气余波摧毁,这座古庙是为数不多“幸存”下来的建筑。

  白郡主的心情很好。

  她高坐在庙宇屋檐之上,掌心按着一条白蛇,白蛇悬挂在檐角,像是一根绷紧的长绳,尾端裹着一个挣扎的蓑衣男人。

  那男人的面容被笠帽遮住,看不清容貌,嘴巴似乎也被什么封住,喉咙里发出呜咽的挣扎声音。

  黑槿尚未撤力。

  于是宁奕也只能保持着这股力劲。

  两个人僵持在一起。

  “你认识她?”

  宁奕眯起双眼,压低声音。

  “认识……但没见过面。”黑槿神情不善,“她是东妖域白重楼。”

  东妖域那位臭名昭著,心狠手辣的白郡主。

  宁奕盯着那个悬挂在屋檐下面,相当凄惨的蓑衣男人……虽然有宝器遮掩面容,但他还是一下就猜到了那厮的身份。

  这气息实在太熟悉了。

  当初在青山府邸下面,吴道子信誓旦旦说要找“复苏之术”,后来便在大隋消失无影。

  果然在妖族。

  坐在屋檐上的白重楼,神情淡然,她看着宁奕的目光,心知自己猜的果然不错。

  白重楼微笑道:“大隋的宁奕,久仰大名。”

  宁奕只是沉默。

  白重楼缓慢调整目光,望向与宁奕角力厮杀的那个黑袍女子,轻柔笑道:“你就是姜麟的师妹?生得不错,乖巧可人。”

  距离很近,以至于宁奕能听到此刻黑槿唇齿的摩擦声音,估计这头饕餮动了杀心,恨不得现在就吞掉这位所谓的东妖域郡主。

  白重楼算计的不仅仅是自己。

  还有灞都城的黑槿。

  按自己的推演来看,姜麟应该也来了。

  宁奕抿起嘴唇,能拦住姜麟的,东妖域如今只有一个人。

  那位小白帝。

  他目光不易察觉的望向远方那座大雪山的方向,那两位才是真正棘手的存在,自己一日未入命星,便一日不可与其争锋。

  白重楼的双脚在古庙檐角晃荡。

  她笑眯眯道:“其实两位大可以继续厮杀,分出胜负,再分出生死,我可以保证在那之前,乖乖坐好观战,给你们二位挪出战场。毕竟这里可是西妖域少有的‘禁忌之域’,谁打死谁,都不用负责。”

  一片死寂。

  宁奕能感觉到,黑槿按压自己肩头的力度变得逐渐降低。

  两个人都在试探。

  黑槿先卸了一份力。

  于是宁奕也默默卸下一份力。

  正如白重楼所说的,这里是一片少有的“禁忌之域”,无人踏入这里,无人知晓发生了什么,谁打死谁,都不用负责。

  于是宁奕和黑槿,此刻都起了杀心。

  只不过针对的不是对方。

  而是那个设下棋局,此刻在风雪之中怡然自得,坐山观虎的第三个人。

  古庙屋檐上,一声叹息。

  幽幽荡开。

  白郡主满脸无奈,一只手攥拢白蛇,道:“果然……你们两位,似乎并不领情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