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六十一章 那扇门关上之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紫山风雪原。

  那扇古门的锁链,被磅礴的劲力拉开,哗啦一声,无数大雪倒灌着倾泻而下。

  裴丫头和徐清焰,都在紧张地等待着。

  就连紫山山主楚绡,此刻都默默攥拢了十指,指尖轻轻嵌入掌心,抿起嘴唇。

  因为这些大雪,来自另外一座天下。

  紫山的这扇古门,已经有很久没有开启过了,送“吴道子”去往妖族天下的时候,风雪原阵法并不吃力,去是一回事,回是另外一回事。

  楚绡心中隐约有些不祥的预感。

  这扇古门,由她的星辉来承载,裴丫头已经跟自己打过了招呼……这一次古门的开启,可能会“超载”,自己做好了负担大量星辉燃烧的准备。

  然而此刻,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情况出现。

  连接两座天下的古门,燃烧着大量的星辉,以及雪屑,瀑布一般的雪潮滚滚而落,瞬间冲刷而下,而古门的那一边,传来了浅淡的血腥气息。

  丫头和徐清焰闻到这股气息,面色变了。

  大开的白银古门,雪潮之中,传来了一声雀鸣。

  “是周游先生的‘红雀’。”丫头眼神一亮,三年前珞珈山一别,周游先生把自己的红雀留给了宁奕,此后一直被宁奕带在身上。

  裴灵素双手撑开风雪屏障。

  她看到了一道艰难在雪潮之中滚动的红色肉球,像是潮水中沉浮的一枚石子,被跨越两座天下的大雪潮掀动,红雀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一路奔掠,厮杀,最终总算抵达了“终点”,白帝的威压对它而言,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折磨,那位东妖域的“大帝”,与它一样同出于鸟雀之身,帝威不可抗拒……若不是宁奕留了一口剑气在身边,抵御掉大部分的压力。

  它已在“往生之地”跪下臣服。

  裴灵素的腰间,那柄“稚子”,轻轻震颤,瞬间脱离剑鞘掠出。

  一抹长光,剖开大雪,顺应裴丫头的心意,为红雀开辟一道无垢之路,接引回归。

  丫头皱起眉头。

  宁奕呢?

  她隐约有种不祥的念头。

  就在这道念头刚刚浮现之时,红雀发出了一声嘶鸣,目光投向古门的某个方向,“稚子”立马心有灵犀,化为闪电掠去,雪屑瀑布微微一滞。

  一个浑身染血的男人,从古门之中坠落。

  吴道子的半条手臂,扭曲不成形状,那位东妖域太子爷的最后一击,杀意太过凛冽,又来得太过迅猛,以他的凡人身躯,根本承受不住……虽然凄惨,但总算是保住了性命。

  吴道子神情苍白,眼神里一片木然。

  虽然他保住了性命……

  但是,这一次,仍然看着另外一条无辜的生命,在自己眼前凋零。

  他与那位名叫“红樱”的苦命女子,并没有太多交集。

  但是在“往生之地”前,已经打过照面。

  朱雀城的酒楼。

  他那时还是一位身份神神秘秘的“说书人”,在妖族天下四处游历,收集着“复苏之术”的消息,在得知大隋的动荡之后,他开始在妖族天下找寻“宁奕”的下落……于是在那座酒楼里,他“偶遇”了这个女子,她的身上有着宁奕的气息。

  那一段时间,红樱时常会来酒楼。

  装作一个喜欢在窗口看城头游行唱戏的“普通人”,离自己不远也不近,实际上,总是想从自己口中,听到一些“奇闻异事”。

  吴道子看破不说破,他默默装作一个“什么都懂一些”的“说书人”,捡着那个姑娘想听的说,一连说了好几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萍水相逢”的“陌路人”,他却要“多此一举”的做这些,说这些。

  当然不是讨好。

  可能只是一种“可怜”罢了。

  在妖族行走的几年里,他见了太多下场凄惨的人族女子,不是被虐打致死,就是被贩去城池里,给大人物充当所谓的“修行炉鼎”,那些大妖可不会讲究“怜香惜玉”,人族的女子在他们眼中,比起卑贱的下人还要不如,被送去当炉鼎的“可怜人”,多半活不到第二年,就被玩弄致死。

  他行走在“朝圣地”中,找寻着“白帝”的大秘密。

  在妖族天下,被篆养的“人类”,找寻着一个突破口,然而这份巨大的种族冲突,压迫着他们,两族在北方天下的力量相差悬殊,他们想要逃离……就只有找寻“信仰”。

  于是就有了“往生之地”,那么多披着黑袍,飘荡在大雪地里的孤魂野鬼,然而即便肉身毁灭,只剩下一缕魂魄,他们也并不知晓自己的真实情况……只以为自己真的找到了“解脱”。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骗局。

  他们的人生,从生在妖域的那一刻起,便是一场悲剧。

  大家都是在命运洪流下挣扎的蝼蚁,有些人知道结局是失败的,但也绝不会放弃。

  有些人看见了光,便不想回到黑暗中。

  吴道子恍恍惚惚,有些明白自己“痛心”的原因了。因为他与“红樱”都是一样的人,都是在黑暗中,奋勇扑向烈火的飞蛾,哪怕做出的努力再多,也改变不了“身为飞蛾”的事实。

  随意一颗火星,便可以燃去他们的生命。

  他曾经站在往生之地的庙顶,看着无数朝圣者拥挤在大街小巷,这些同胞,忘却了“生”的“意义”,也失去了对“死”的恐惧。

  或许“白帝”做的是对的?

  制造一盏假的明灯,灯芯没有火焰,却热烈万分。

  欺骗那些飞蛾,对飞蛾,对掌灯人,都是一个好的结局。

  思绪用尽,大脑像是被榨干了。

  吴道子坠下古门,狠狠跌在大雪之中。

  他有些无力。

  面对别人的“死亡”,他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

  而且,也没有带回宁奕。

  和尚艰难翻了个身,鲜血潺潺落下,铺满了后背的雪原。

  他仰面怔怔看着头顶的古门。

  漫天的大雪不再倾泻而下。

  大开的白银古门,被虚空之中射出的锁链缠绕,一点一点重新合拢。

  操纵阵法的裴丫头,神情苍白,嘴唇微微颤抖,她的神念掠过了风雪原的大地,一寸又一寸的扫荡而过……只有两个“人”从古门中坠出。

  没有宁奕。

  裴灵素望向自己的师尊。

  扎着羊角辫的红衣女童,神情有些遗憾,她望向丫头,摇了摇头。

  徐清焰握着命字卷的那只手也开始颤抖起来,所有人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一整场“营救行动”的失败,她们在风雪原筹划的这一切,吴道子在妖族天下所作的蛰浅,都为了救回宁奕。

  躺在雪地上的吴道子,闭上双眼,艰涩开口。

  “东妖域的小白帝赶到了。”

  “宁奕……在最后关头,选择破境。”

  声音断断续续。

  他狠狠握拳,面颊上一片含糊。

  “宁奕,留在了妖族。”

  ……

  ……

  一片死寂。

  风雪原一片死寂。

  巨大的雪屑还在呼啸,兜转在高空之中,紫山的碑石无声肃立,亡者的低语伴随着北风轻声呜咽。

  裴灵素坐在那块碑石之上,发丝微微有些凌乱,她怔怔出神,手指指尖触碰着碑石,不知在想什么。

  徐清焰站起身子,她戴上了那顶帷帽,默默拍打着身上沾染的风霜和草屑。

  紫山山主拎着那只红雀,她没有开口,去打扰自己的弟子,还有那位从天都城远道而来的“徐姑娘”。

  徐清焰轻声道:“我……”

  顿住。

  她低垂眉眼,皂纱下的目光有些模糊,甩了甩头。

  一身紫衣,坐在碑石前的裴灵素,沉默不言,片刻之后,才沙哑道:“徐姑娘……这几日,辛苦你了。”

  徐清焰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吴道子大字型躺在雪地上,他的眉头高高扬起,像是痛苦,也像是惘然。

  飞雪飘在男人的面颊上。

  滚烫的温度将其溶解。

  所以他的面庞有些湿润。

  他很想知道,妖族那边……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

  短暂的沉默之后。

  裴灵素忽然开口,道:“我不会放弃。”

  吴道子微微抬起头来,他看到了坐在石碑前的那个紫衣女子,轻声喃喃,像是自言自语,更像是一种宣誓。

  一只手扶着帷帽,已经准备转身离开的徐清焰,在心底轻轻效仿着开口。

  “我也……不会放弃。”

  说完这句话,她忽然顿住身子。

  因为想起了一件事。

  一件很重要的事。

  她在命字卷里,占卜这趟“回归”,看到了漫天的大雪,像极了今日的风雪原……但一切都万分模糊,似乎有血光和刀剑,还有模糊的呐喊与厮杀。

  今日宁奕没有从那扇门回来。

  自己看到的……是另外的一副场景么?

  徐清焰抿起嘴唇,轻声问了一个问题。

  她抬起一只手,指向头顶,无数风雪包裹着那扇巨大白银古门。

  风雪缩小。

  那扇古门逐渐消弭。

  连接两座天下的“奇点”,被打碎的“空间”,重新修补。

  一切就像是未曾发生过的那样。

  风雪原四下皆寂。

  只有徐清焰提问的小小声音。

  “门关上之后,宁奕还能从哪里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